《狂侠南宫鹰》

第 六 章 收复铜城山

作者:李凉

两天后。

南宫鹰已抵铜城十八村。

这本是自己地盘,为了妹妹,把它当嫁妆送给了野心的朱铜城,他倒是闲不下来,将整

座钢城山挖得坑坑洞洞,活像开采金矿般热络。

“如果是金矿,他不就肥死了!”

若真如此,南宫鹰当然后悔莫及,还好,只是铜矿,勉强可以接受父亲的宽大为怀。

他策骑至山下,已有守卫拦来:“这是重地,闲人莫进!”

“我是南宫鹰,通报一下,我找朱铜城。”

守卫一时睁大眼睛:“您就是……”三天前,一夜之间踩垮铁蹄帮的主角竟然登门拜

访,迫得他不知所措。这煞星该不会把主意打到铜城派了吧?“小的立即替您通报!”

他哪敢耽搁,直往半山腰奔去。

果然,过不了几分钟,风度翩翩的朱铜城亲自前来迎接。他还是白衣玉扇,瞧不出受伤

模样,语气比往常客气多了。

“难得大舅光临,铜城顿感光荣。”朱铜城含笑道:“自从飞鹰堡倾巢尽出,一夜之间

打败铁蹄帮消息传开之后,大舅子已是大漠风云人物,甚至被形容无神化身,无所不能,连

我听及都感到无上光荣。”

南宫鹰一直注意他是否受伤,毕竟救走铁虎那名黑衣人曾挨了自己一掌,又怎会像他一

样毫无迹象呢?

或许他太会伪装了吧!

南宫鹰如此想,仍把他当嫌疑犯。

便淡声笑道:“那只是一次突袭,算不了什么。倒是半途杀出程咬金,让铁虎逃了,实

是美中不足。”

“哦?还有人敢跟少堡主作对?”朱铜城斥道,接着又道:“要是让我知道,我第一个

不饶他!”

领着南宫鹰回到住处,这是一倚椅山而筑,有若楼梯式之宫庭式建筑。红瓦白墙间仍植

有不少绿竹、花卉,直若人间仙境。

尤其高挑的竹木,本在大漠即属绝品,他倒功力深厚,弄得一大堆,以显现自己之不

俗。

南宫鹰被引至竹林间流水、小桥旁之古朴石桌亭里,轻风徐来,竹消轻晃,典雅中传幽

境,一段隐士生涯隐隐泛生。

朱铜城含笑道:“我喜欢清幽生活,不知少堡主是否习惯?”

“当然习惯。’南宫鹰喝口茗茶:“你一直都在这里,没出门一步?”

“怎么,大舅认为我做了什么事?”朱铜城稍惊:“你认为我是那黑衣人?”

“我可没说。”

“可是,你有那意思对不?”

“没有……”南宫鹰道:“只是传言,铁虎很可能藏在十八村里,你要小心为是!”

朱钢城稍愣:“怎么可能,他不是负伤而逃?本村一直戒备森严,该不容易让他混入才

对。”

南宫鹰道:“其实也还没确定,我只是前来通知你一声。”

“多谢关心。”朱铜城道:“不知大舅来此,准备往多久?”

南宫鹰道:“看看吧,该不会超过七天,我还得找妹妹聊,可以吗?”

“当然可以!”朱铜城笑道:“大舅说这话未免见外了。我这就去叫她,您稍等候。”

当下拜礼,穿出竹径,叫人去了。

南宫鹰实在瞧不出他有何可疑之处,但感受上一直认为他就是那位黑衣人,而且铁虎必

定躲在这里。

要如何揪出狡猾狐狸尾巴,已成了他最头痛问题。

不到半晌光景,南宫明珠兴高采烈疾奔而来。

她那削瘦的身躯,让人觉得弱不禁风似的,还不及十八岁即已一副历尽沧桑般眼角挂

愁。

虽然现在一股高兴,那只不过是暂时激情,若激情过后,那股眉头深锁的情景必定重演

出来。

“哥!您何时来的?我好想你啊!”南宫明珠急抓着哥哥双手不放。

南宫鹰瞧她身瘦如柴,这和昔日印象差太多,直觉她在此受到虐待,而且极不快乐,不

禁急道:“朱铜城虐待你?”

闻及丈夫,南宫明珠笑容顿失,紧张兮兮直道:“没有,我多是受了风寒,最近才瘦下

来,不过,会好的,再过几天就好了。”

若非妹妹临时抹鲜红胭脂,她根本是个死气沉沉病人。

南宫鹰心疼不已:“生病也不跟哥哥说一言,熬成这样子,是让家人知道,他们去抓你

回去的。”

“不必了,我很好,真的很好!”南官明珠极力否认遭受虐待。

南宫鹰道:“哪天我找神医替你看看,到底得了什么病,也好对症下葯。”

想及阿灵在临死之前不也病容满面,不禁特别担心,赶忙替妹妹把脉,并运功替她疗

伤。

当双手贴向妹妹背后时,那凹凸不感觉没传来,分明就是伤疤,他惊心动魄,朱铜城难

道敢对妹妹鞭笞成伤?

“这畜牲,哪天看我如何收拾他!”

为了不想刺痛妹妹,他不再问此话题,认真替她疗伤,功行三周天后,南官明珠气色好

得多,笑容甜得跟小孩般差不多。

“哥来这里,要住多久?”

“直到你康复为止。”,

“那我老病不好呢?”

“那我就永远不走!”

兄妹俩真情相见,尽谈些昔日趣事,直到谈及朱铜城,两人面色又开始吃重许多。

南宫鹰问:“他一直没离开过十八村?”

“我不清楚……”南官明珠出声道:“他的事,我一点儿都不清楚。”

南宫鹰知道妹妹似乎已被遗忘在象牙塔里,对外界任何事情恐怕一无所知,问也是自

问。心头不禁对父亲残忍更多了一分责备。

“我带你四处走走!”

“不,不要……铜城他只准我跟你见面而已。”

“管他什么朱铜城!”南宫鹰不禁有火:“我是你哥哥,他敢对你不利我第一个宰了

他!”

南宫明珠似受到惊吓,顿时低头,泪水含眶。

南宫鹰一时不忍:“好吧,你回去便是,晚上一起用餐,放心,哥哥来了,就不会放着

你不管!”

他决心找朱铜城算个清楚,竟然敢虐待飞鹰堡小公主,他是在玩命!

依依不舍中,南宫明珠始退去。

晚宴设在迎风厅,朱铜城显得热热络络却做作,南宫鹰不想当面撕破脸,免得妹妹为

难。

及至三更,宴会始散去,南宫鹰被安排在左殿松香阁,此处除了松林林立,别无他物,

该是利于监视区域。

南宫鹰知道朱铜城仍在防着自己,然而他却摆明地想查出什么,自是大大方方掠向屋

顶,四处探查任何线索。

及至三更天,已探遍整座宫殿,根本毫无所获。

正疑惑是否另有秘室之际,但见屋顶一角有道人影闪掠,他心神一凛,急追过去,那青

影似有意引人,直往山林掠去一还不时挥手示意,要人跟踪。

南宫鹰但觉莫名,这人似乎对自己甚是熟悉,他会是谁?实在猜不透之下,追势不由更

急,两人直往密林掠去。

陡见那青影顿停,含笑招手。

“范通?你怎会在此?”南宫鹰此时已认出这人正是自己最佳得力助手,不禁欣喜:

“怎会在此?”

“是您叫小的偷朱铜城炼铜之术秘密的啊!小的当然在这里!”

“我是说,在三鹰城作战时,你还在那头,怎会这么快又躲到此?”

“不快啦,已三四天!”范通道:“当时我在魔鬼峡发现黑衣人救走铁虎,就这么跟到

铜城十八村,当然比少堡主早到一步了。”

“这么说,铁虎的确藏在这里了?”

范通点头:“正是,可惜我还没查出藏在何处,否则早就通知少堡主前来。”

南宫鹰冷笑:“你却扯了朱铜城后腿,只要找出铁虎,我看他如何交代。”

范通道:“据我所知,铁虎藏在十八处矿坑的某一处,左边的我已查过,没人,只剩下

右边七处。少堡主有兴趣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多谢指点。”南宫鹰道:“我这就去,你自己小心些!”

说着掠身而起,直往左侧矿坑探去。

范通则暗中祝福主人得逞,心头已凝起计划——盯死朱铜城准错不了。

心意已定,他立即闪入暗处。

夜,仍自宁静深沉,似乎所有人皆不愿破坏这气氛。

南宫鹰利用一个更次时间探查两处矿坑,结果仍无功而退,眼看天色快亮,只好作罢,

等明晚再来吧,于是暗中潜回松香阁,和衣而眠。

当他返回松香阁之际,暗处又闪出一道白影,原是朱铜城,瞧他一副冷森姦笑模样,不

知又在耍何阴谋。

“敢动到我头上来,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朱铜城冷笑:“撒野也要看地方,我朱铜

城岂是你所能惹的!”越笑越冷,也已闪入暗处。

南宫鹰当然不在乎对方耍什么阴谋,毕竟自己早有心理准备,只要小心防范,他自信可

以应付得了。

于是,在第二天夜晚,他又往右侧矿坑探去,连探两座皆空无一人。

直到第三座,情况顿变。

此处不但是矿坑,而且是天然大石洞,里头摆了不少炼铜器,更有一堆日夜不熄之炉火

正炎炎生光,二十余名炼铜者光着上身,不断辛劳工作。

南宫鹰暗自揣想,若是自己想藏人,这或许会是个最佳地点,不但可掩饰,还可日夜监

视,好处甚多。

当下,他盘算地形,渐渐潜入。

这些工人武功似乎不高,亦或被炼铜之嘈杂声搞呆,对周遭任何变化背反应迟钝,说不

定大摇大摆走去,他们还会敬礼呢。

南宫鹰虽未到要人敬礼地步,却也毫不费劲潜及内洞。

此秘道似天然,亦似挖掘,除了石笋之外,仍见凿痕,南宫鹰无暇探查此事,他只想找

出铁虎,心想已入秘穴自该探个清楚,遂不管大小秘道,皆一一搜索。

此山洞倒是奇特,秘道之多已非开采铜矿,它甚至可说是一种掩饰手法,以掩饰里头某

个秘处。

他如此发现,不禁给自己莫大希望,一劲儿往里头钻。

忽而,他闻及某种呻吟声,淡淡地,似有似无。

但南宫鹰却兴奋不已,这分明是受伤或生病所发生之呻吟声,铁虎肩头受伤,不正需要

养伤吗?

他顺着呻吟声慢慢摸去,果然,声音越来越大。及至一石室,他已确定那呻吟传至隔

壁。

当下开始摸索这扇雕有龙纹之石壁,或许只要按对开关,石门立即开启。

他按向龙眼珠,毫无结果,又换龙须,照样不动,试了几次,终于轮到龙尾巴那两片青

绿鳞片。这么一按,石门突然滑开,里头灯光斗亮,一名大汉躺在石床上呻吟。

忽见大汉,南宫鹰欣笑起来:“果然是你!”

那人果真是铁蹄帮主铁虎。他虽肩背见血,但见及要命煞星突现眼前,吓得他魂魄尽

散,失足滚跃地面,仍滚身而起,没命逃去。

“还想逃!”

南宫鹰志在抓他当证据,以教训朱铜城。怎可让他走脱?登时掠扑过去,鹰爪顿展开来

想逮人。

岂知后头突然传来叫声,范通急忙闯入急吼:“追不得!”

南官房感觉有埋伏,想反动身影,岂知顶头铁栅门疾落而下,他尖叫不好,伸手挡抓过

去,排死命想挣开。

朱铜城却突然现身,宝剑猛抽,慾砍其双手,迫得南宫鹰不得不放手,铁栅门砰落地

面,想扣起它恐怕难以登天了。

“快退出石门!”

南宫鹰支使范通往石门推去,照样有若铜墙铁壁船坚固,就连南宫鹰猛击双掌,仍无效

果。

朱铜城冷笑:“省点儿力吧!石门里头早加了铜板,任你敲上三年也敲不穿,你还是安

心呆在此吧!”

铁虎虽是受伤在身,此时已不顾呻吟痛楚,换来一副嚣张:“三天前你行,三天后你照

样沦为阶下囚,好好等死吧!”

南宫鹰至此已确定方才全是对方要诡计以引自己上勾。没想到自己一时大意而中伏,看

来是凶多吉少了。

既然走不脱,他反倒落落大方起来:“朱铜城,你一直是我妹婿,这么做,未免太过分

了吧!”

朱铜城冷笑道:“什么妹婿?你们那套,以嫁女儿想笼络人心的方法,未免太可笑得极

丢脸吧!”

南宫鹰暗叹父亲做法实在自取其辱,冷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该吃里扒外,串通教人

谋我分舵地盘!”

朱铜城斥笑道:“你都可以背叛父亲,我为什么不能接收飞鹰堡!”

铁虎讪笑:“凭你,还没资格当堡主,趁早让位,留你一命!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的!”

南宫鹰道:“你果然野心勃勃,早在打飞鹰堡主意,可惜你太嫩了,飞鹰堡又岂是我一

人所能领导,更不是你所能控制的,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念在妹妹的分上,我不会公开此

事。”。

朱铜城讪笑:“有没有搞错?当囚犯还这么嚣张,你以为这里是飞鹰堡?你说我不行,

我偏要让你亲眼瞧瞧飞鹰堡沦落我手中!”

接着笑的更冷:“告诉你无妨,我不但要飞鹰堡,还要统一大漠,进军中原,这个野心

够大了吧!”

南宫鹰苦笑,这家伙天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 六 章 收复铜城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