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 七 章 发财有术

作者:李凉

半月后,三人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咸阳,南宫鹰决定混入号称天下第一大帮的丐帮,看看

它是如何收入财源以养兵的。

三人一进城,便发现街头散散落落不少拿竹杖、捧饭钵的乞丐四处游走。这些人早已习

惯此生活.显现一股精明油条风貌,瞧来似乎并不好对付。

南宫鹰想及自己将变成如此模样,不禁想笑,怎生出这馊主意?但想着将来目标,也就

坦然面对了。

“不知丐帮分舵在哪里?”

南宫鹰正想打探,范王已代替.奔向一名中年乱发乞丐,问道:“你们丐帮的咸阳分舵

在哪儿?”

中年乞丐瞄他一眼:“懂不懂规矩?”手中木钵抖了几下,表示要银子。

范王不解:“什么规矩,问个路也要过路费?”

“不然,你以为我们乞丐吃什么?”

“岂有此理!”范王斥道:“我是想加入丐帮,你竟敢对自己人要钱?”

中年乞丐瞄他一眼,邪声直笑:“那你更该给钱,因为你一定是我的小辈,不孝敬我,

孝敬谁?”

范王一愣,这倒是真的,要是加入丐帮,岂非归他管?现在得罪他,将来怎好过?不得

已,装出笑脸找老爹付帐:“他要问话费而且得罪不得。”说出重要关键。

范通较老练,为求通行无阻,花点儿小钱也是应该,遂掏出一两银子,交予中年乞丐,

客客气气问道:“兄弟现在可说否?”

“最近骗子很多,我得先鉴定银子真假!”中年乞丐张嘴咬了一口,始心满意足收落袋

中,讪笑道:“这么有钱还当乞丐?想自找麻烦是不是?”

范通道:“或许进丐帮,比较有发展吧?”

“希望你一帆风顺!”中年乞丐道:“街后往右拐有间地藏庙,地头就在那里啦!保

重!”

“多谢兄弟指点!”

范通这才领着儿子和南宫鹰,往街尾行去,及至尽头,果然发现一栋已被熏得发黑之地

藏王神庙,那里香火鼎盛,信徒络绎不绝,乞丐跟着多起来。

到底哪个才是分舵主?范通甚是烦恼,看来又得花银子了。

范王直道这些乞丐简直吃人,光问个路,就得耗尽银两,可是又不得不问,眼巴巴瞧着

父亲猛送银子,心头可疼得很。

范通终于问出分舵主在地藏庙后头那间禅房。

三人始又往后头行去,已见着千年樟树下那间古朴禅房,库门大开,两名年轻乞丐守在

门口,冷目直瞪逼进来三人。

范工道:“该不会又要银子吧?”

范通快步迎前,拱手道:“在下想求见分舵主。”

年轻乞丐上下打量范通:“找他干啥?”

范通道:“在下三人想加入丐帮,还望分舵主收容。”

“想加入丐帮?”

两名乞丐不断打量三人,不禁呵呵笑起,那眼神,似在耍小丑般。

里头粗沉声音响起:“哪个家伙想进本门?”

话声方落,一名四十上下,身材矮如小孩,却胖得离谱之音衣中年乞丐走出大门,他两

眼如豆,嘴大、鼻塌,直如小丑般长相突出。

范王见状一时忍不住,得意忘形地哈哈怪笑:“你就是分舵主?怎么比我矮?”站过

去,竟然高出半个头,笑得更德。

分舵主白他一眼:“周遭百里,只有你敢对我巨天神孔有力比身高,而且指指点点!”

范工仍不自知,讪笑道:“你叫巨大神,我岂非叫巨无霸?”

“霸你的头!”范通突然敲他脑袋,斥道:“他是分舵主,将来的上司,你敢这样对上

司指指点点,大吼大叫?找死不成?”

范王被揍得头昏眼花.急忙醒神过来:“他是未来上司?”越想越对,赶忙道歉:“大

人不记小人过,小的有眼无珠,还请分舵主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差点跪下来告罪以求原

谅。

巨天神孔有力斜眼瞄来:“我看你还是另找行业,加人本帮,死定了!”

“我也这么想……”范王越想越不对,自己此时岂非自投罗网?急急瞧往父亲:“我看

我还是别混的好……”祈求眼神直送来。

范通冷道:“你不加入,谁加入?给我跪下,且听分舵主怎么虐待你!”

范王自知逃不掉,立即下跪:“巨天神您大人大量,原谅小的无心之过好吗?”

巨天神讪笑道:“那得看我老人家高不高兴再说了!”

“你现在在笑,当然高兴了!”范王一脸干窘笑容。

巨天神讪声道:“这是虐待的笑容,你死定了!”

“好嘛!您到底决定如何处罚我?”

“那得看我收不收容你们!”巨天神瞄向范通及南宫鹰,捉狭笑着:“三个人都要加入

吗?”

“正是。”范通道。

巨大神直瞪南宫鹰,冷道:“他分明是你家公子,为什么想加入丐帮?想耍什么诡

计?”

范通一时紧张:“他不是……”

巨天神斥道:“少说谎,丐帮不容人撒野,快说实话!”

南宫鹰心知他是厉害角色,瞒他不得,遂道:“在下想知道丐帮如何赚钱,而且想走过

乞讨生涯,如此而已。”

“真的?”巨天神冷目如电直射过来。

南宫鹰保持冷静,仍一脸诚恳。

“好吧!暂时相信你们!”巨天神似乎瞧不穿南宫鹰心思,不能径下判断,说道:“暂

时试用三个月,如果习惯再进行入帮仪式。”

范王闻言欣喜道:“这么说,我可以不罚了?”

“还早得很。”巨天神讪笑:“试用期间照样必须照帮规处理,想逃?门都没有。”

范王虽装出一脸惊惧,但他心头早就想定,三个月长得很,到时说不定少堡主已探得发

财方式而脱帮,自己根本不必买他帐。

纵使少堡主还在帮中,自己躲起来不就没事?

他暗道:“想整我?没这么简单,矮冬瓜!”暗自笑的得意。

巨天神哪知小鬼心思如此厉害,以为恫吓得逞,谑声不断:“衣裤至少十六补丁,自行

想办法解决。照你们资格,连打狗棒都得自备,勉强可挂一个麻袋。张强,丢三个麻袋出

来!”

年轻乞丐应声,想拿新的,但想想,干脆将身上三个小麻袋分别给南宫鹰、范通及范

王,弄声而笑:“记住,看到任何两袋者,你们只有听令的份!”

三人齐声应是,抓着小麻袋,自嘲笑声不断。

“真是快乐小乞丐,现在还笑得出来!”巨天神讪笑道:“整装一番吧!本舵主刚好今

天升级,调任洛阳分舵主,三位就跟我到洛阳打天下,那里财源更广,包准你们爱之不

去。”

“去洛阳?”

南宫鹰甚惊,那水牡丹即是洛阳王女儿,自己一直想避开那地头,没想到又混到洛阳当

乞丐,要是被洛阳王发现,岂非糗大了?

巨天神瞄眼:“有什么疑问吗?对本人升迁,你们感到很不舒服吗?”

“不,不是这意思……”南宫鹰急忙解释:“只是小的出身洛阳,此次回去未免……”

“放心啦!现在当乞丐,比任何人都有面子!”巨天神讪笑道:“你可不是因为穷才来

当乞丐,又有什么好怕?走走走,越是亲朋好友越有前途,我就是看中你人品不差,才想把

你带在身边,要是别人,可没这福分!”

“多谢舵主提拔……”南宫鹰干笑着,他只能另找理由,反正身为乞丐,不但能掩饰身

分,更可找到水牡丹那毒女人报仇,一举双得,何乐不为。

“想通就好,想通就好!”巨天神笑得捉黠:“把衣服剪缝补丁吧!咱们可要上路

了!”说完返回禅房,捉笑声更浓。

范通父子困笑不已,不知此行是否搞对门,然而情势已至此.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当

下合力将南宫鹰衣衫撕得百孔千疮,然后找来粗线又缝又补,缝完少堡主,换自身,这一折

腾,一个时辰已耗去,三名叫化立时出现。

瞧及对方狼狈模样,三人讪谑直笑,此时恐怕任何人也认不出自己身分了吧!

巨天神早等三人弄妥,立即现身,手抓打狗出自己身分了吧!

棒,猛地一挥,引带三只小狗,威风凛凛直往洛阳方向行去。

丐帮弟子果然尊卑分明,分舵主过处,个个毕恭毕敬拱手送行,倒让后头三只小狗与有

荣焉,走得更是威风。

三天后。

洛阳城已近。

巨天神稍微带着三人在街道转一圈之后,停在大榕树下,说道:“你们要出人头地,得

拚业绩,也就是每个月要三十两银,连续三个月,准升小队长。”巨天神弄笑着:“知道

吗?丐帮弟兄五万人,每人要十两银子,每个月即有五十万两进帐.想不富都难!”

已说出丐帮致富秘方。

南宫鹰纳然不解,难道丐帮真的只靠行乞发财?

“认真学,不久的将来,你会明白,丐帮自有一套理财术!”巨天神黠笑着:“分舵就

在西灵湖畔观月楼顶,比起咸阳,舒服多了!等你们达到业绩时再见吧!”说完,扬长而

去。

范王瞄眼:“矮冬瓜也这么神气,丐帮好像真有这么回事?”

“天下第一大帮,当然有这么回事!”范通道:“好好行乞吧,三个月后,你就变成小

队长了。”

“小队长有什么优待?”范王思考这问题。

范通懒得理他,转向南宫鹰道:“行乞之事由我和小儿即可,少保主大可运用从堡中所

带银钱,换得职位,以免遭到不必要麻烦。”毕竟少堡主身分在他心目中仍高高在上。

南宫鹰笑道:“不必考虑我,既然来了,就混点经验也好,咱们还是先选地盘吧!”

远远望去,南街那一排古林道旁之雄伟宫庭般建物,不就是洛阳王之居所?得避开才

行。

范通知道主人在想什么,遂道:“咱们往东街聚宾楼那头瞧瞧如何?”

南宫鹰没意见,三人遂往东街行去。

那聚宾楼高三层.白墙红瓦,耸向天际,气势不凡,王公贵族川流不息,生意旺得很

呢。

三人第一次行乞,哪敢像两位叫化子,气定神闲地守在聚宾楼左右两侧,木钵这么一

摆,任那走客爱给不给。

或而丐帮名气太大,聚宾楼不敢得罪,只能任其行乞门前。

南宫鹰三人则躲在对面本是算命摊,此时却空出地头,正可栖,三人三钵这么一摆,开

始营业起来。

然而过客似乎忘记三人存在,东走西晃.就是没人投出救济银子,反倒是小鬼耍弄地直

逗来,还得靠范王发威,始将小鬼驱走。

从中午蹲到黄昏,眼看天色将晚,竟然连一文钱也没赚着。

范王不禁发牢騒:“什么生意嘛,这么难做?我看到街上拉客算了!”

他瞄向聚宾楼那头,准备抢地盘,那两名乞丐亦瞄眼过来,似在着笑话般,不断讪笑

着,范王越看越不顺眼,遂请示南宫鹰:“我去收拾他们如何?”

“好啊!’南宫鹰想看他如何收拾。

范王于是大摇大摆走过去,傍晚时分,聚宾楼生意正旺,范王逢人便叫大爷行行好,小

的已三天没吃饭,结果那些王公贵族避之犹恐不及,远远即丢银子过来,范王倒有了收获,

立即进帐三两数钱,乐得直向南宫鹰及范通挥手。

“这招管用啊!”范王频邀人助阵,倒忘了抢另两名弟兄地盘。

那两位中年则化瞧得直皱眉头,左侧那位较瘦,脸面倒是干干净净,下巴稍长,直若再

斗,瞧起来总带点神秘笑意,凭他胸挂着四个麻袋,辈分并不低;右侧那名较壮,理着短

发,一张脸有棱有角,两条手臂粗如腿,该人胸前挂着三个麻袋。左侧那人叫戽斗侠田生

竹,右侧那人叫铁臂人李宽。李宽忍不住冷笑道:“这小子太不上道了,不知是哪个管

的?”

那戽斗侠田生竹淡笑:“新人门的吧!麻袋只一个。”

李宽道:“来点教训如何?”

不必他找人,范王已找向他,颇带自得说道:“喂,大个子,现看你蹲在这里已大半

天,一文钱也没捞着,该换人蹲了吧!”

他准备拦下聚宾楼所有客户,来个变相收保护费。

李宽瞄眼:“你倒管起我来了?”胸口一挺,三口麻袋现形,硬要压下某人。

范王稍愣,这才想到所有洛阳乞丐辈分可能高出自己,实在不好混,然而又不得不混,

于是干声笑道:“我知道你们辈分高可是有油水,总不能不捞,两位不妨到对面休息,让晚

辈替两位捞,不管多少,都平分如何?”

戽斗侠眯眼道:“你可真会说去,明明想抢地盘,却说替我们代劳?”

范王干笑:“前辈言重了,大家都是丐帮弟子,还分什么彼此?何况晚辈是替两位赚

钱,自不能算抢地盘吧?”

李宽道:“你入帮多久?”

“呃,要紧吗?”

“我想知道你了解多少规矩?”

“呢,三天!”范王稍急:“我犯了什么规矩?”对于帮现,他一点儿也不懂。

“三天?”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 七 章 发财有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