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 八 章 奇人村中访奇人

作者:李凉

马车一直在范通控制下往南行。

沿路不断有丐帮弟子指引路线,马车得以顺利找对方向。

半月后,天河口已临。

南宫鹰和范王伤势已好转七八分,几乎可恢复正常跳掠、练功,三人始舍去马车,改为

步行。一身乞丐装已换回普通百姓装扮。

吃过中餐后。随便打探,即问出奇人村在东山脚下。

三人迫不及待赶奔而去。

连奔二十里,东山在望,奇人村亦隐隐现形。

此村坐落于两山之间,一条山溪出村口处,隐含一股地灵人杰、山明水秀气息。

尚未进村,只见特殊景象堆列于五里方圆之间,或而几堆蒙古包帐篷凸显村落,或而失

如古塔耸立其间,更有不少各俱特色之茅屋、木屋、石砌怪屋散落四处,严然一幅种族大熔

炉,任何奇形怪状建筑物皆有。,

范王两眼睁大:“好像杂耍团,要什么有什么,一定精彩得很!”

南宫鹰道:“进去便知结果。”一马当先,行向奇人村。

此村并无界线、街道,全凭个人高兴,谁想在哪儿筑巢即筑巢。谁想大地铺即打地铺,

没人管,也没人理,各自我行我素,难得者乃是一团和气,似乎从未引起纷争。

或许这跟齐人有关。

南宫鹰已发现,来此者有两种人,一种是凑热闹者,话声特大,指指点点。另一种则是

纯粹具有特殊才能,他们甚少开口,平常全心全力训练或表演自己特殊才艺,遇有讯问,始

考虑是否说话。如此各自为政奇景,本就是奇人村特色之一。刚进村,范王发现那茅屋左着

一名关头佬,两眼如豆直瞪他。他一时好奇,问道:“你有什么才能?”

你身上有三十五两银子,两錠元宝。关头佬静静的说。

范王不信,抓出银袋算算,竟然一两不差,吓得他眉眼直跳。“你能看穿我口袋里的东

西?”

关头佬含笑不语。

“那,那,那在你面前,不就等于没穿衣服?”范王极力想淹小鸡鸡。关头佬道:“我

只对银子杆兴趣。”

“其他看不穿?”

关头佬笑而不答。

范王心下稍安,斥笑道:“光看银子有什么用,能透视隔墙壁你准可考上状元,何必蹲

在这里呢?”

“人各有志。”

“你根本看不透!”

“你屁股有颗红痣!”

“唉呀!”范王尖叫,赶忙掩往臀部,这还得了,这光头佬分明身怀天通眼,站在他面

前,简直毫无保留,吓得他猛南宫鹰及父亲:“快走快走,如果找一个随时能看穿自己穿什

么内裤的家伙在身边,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南宫鹰亦是心头毛毛地:“不知他如何看?”

范通道:“奇人就是奇人,多想无用.因为常人根本不能了解他们那一套。”

南宫鹰一眨眼:“或许他对咱飞鹰堡有所用处。”

“到那天再说吧!”范通瘪笑道:“属下一想要光着屁股面对他,已是一点儿安全感也

没有了小’

南宫鹰何尝尝不是如此:“或许真是此原因,他到现在还没有被聘走。”

范王道:“还是躲开为妙;到那头瞧瞧!”

拉着两人,前往左侧一排竹造房前,见及有人吃玻璃,有吞火、吐火,学口技。这些技

艺较为常见。三人逛逛,也就来到一石头居前。

那里坐着一位瘦小老头,在要着一条黑色小东西,那东西似花似草,东摇西晃,甚至还

能蠕动。

见着南宫鹰,他忽而叫道:“你们看过会跳的房子没有?”

这倒是新鲜了!南宫鹰自是摇头小‘房子怎么跳?”

范王道:“我只知人会跳.兔子会跳.房子没脚怎么跳?”

“我给它装了脚!”

小老头突然跳往石屋,猛用力道往下顿坐,石屋受力竟然跳弹数尺高,落地之后还晃个

不停。

南宫鹰惊诧中,已发现石屋四个角落装有东西,不免泄气:“你装了弹簧,当然会

跳!”

“我做的弹簧天下第一强,怎么跳都断不了!”

“小老头立即抓来装有弹簧鞋子,跳落地面,蹦跳不停满是得意:“看吧!耐用韧性又

强,谁请了我,谁准发财。”

“发什么财?范王捉笑:“跟袋鼠抢饭碗?大财就此滚滚跳来?”小老头仍自信满满笑

着,等待识货者聘用。

“这双鞋子倒可满足不懂轻功的家伙……”

范工仍想奚落,南宫鹰已把他拉开,毕竟人各专精,不能因此而贬低他人。

“其实,他也满好玩的。”范工顿觉自己表现过火,立即改口:“这么认真在卖弹簧,

总有一天会有出息啦!”干笑地掩饰自己困境。

三人逛向他处,很快地又被其他奇人奇事给吸引。

正逛得起兴,忽闻炮声隆隆传至内山谷,那分明是有人在玩火葯。

南宫鹰这才想起来此真正目的,立即说道:“咱们到里头看看。”

怀着一股期盼,领着范通、范王父子穿出奇人村,往两山间小溪谷行去。

婉蜒行约半里,早人深处,忽闻烟硝味浓沉扑鼻,该是摸对地头,再行百步,已见着一

块巨石被刻上“雷公区,闲人免进”草体狂字。

范王想笑:“这人自比雷公?他会打雷?”

范通道:“方才那声音,不就跟打雷差不多?”

范王想想也对,好奇使然,他急于想瞧瞧这位异人,于是再往前行百丈,前头已出现一

排乱石堆积而成之石堤,写着“留步,留步”四字,日久未整理,乱石已塌了不少。

三人欺往乱石堆,往里头瞧去。

只见是偌大数百丈山谷东一堆碎石,西一堆凹坑,灰泥、黑土、黄屑散乱各处,尤其正

对面山峰,早被轰如蜂巢般难得再见绿树青草。

而在溪谷中央,正有一位披头散发,满身泥灰,大概是老头的魁梧大汉,在搬动一尊铁

黑色大炮,他不断调角度以瞄准,对山那边似乎堆了几颗红石子之目标。

南宫鹰眼睛锐利,已瞧清此人面如将军,甚至衣衫都可见及战甲般鳞片,其满身肌肤已

被硝硫火葯灼伤似地,粘了不少斑斑疮疮,他仍一副认真,着实奇人一个。

“该多点硝石粉,方才轰得弱了些……”

那将军将大炮架于木头以及石块搭成之炮塔,瞄准之后,立即抓向旁边一包包红蓝绿黄

黑不等之东西,丢人炮管里头。

想想,再多丢两红包,想想,又丢两红包,这才心满意足搬来一颗膝盖大炮弹,塞人炮

管中。

他满心高兴蹲在炮管后面,以目测瞄着目标,然后不停,点头,邪邪笑起:“这次非命

中不可。”

他很快插上引信,然后点燃引信,众人心情顿时随着火花挤紧,但见引信越来越短,短

到钻入炮孔里头。

猝然轰然一响,地动山摇,震耳慾聋,南宫鹰三人尖声大叫,双手掩耳,但那叫声仍被

炮声压去。

三人不肯错过机会,淬见炮管猛喷烈火,或而是后作力太大,整支炮管,连同炮塔木

头,甚至石块顿时反弹暴飞,吓得那将军没命抢扑地上,南宫鹰三人刹又尖叫,猛躲石堆

下,脑袋方缩回。那头乱石僻僻啪啪落如雨点打来,吓得大气不敢喘一口。

又自一阵轰声传至对山,震音、回音连连,直若置身战场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似乎平静下来,始听得将军自嘲一笑“妈的,硝石粉放得过多,又

把炮塔轰掉…”

他虽自嘲,却总带得意地想搬回被弹开之炮管。

南宫鹰这才敢伸出脑袋瞧去,老头更是满脸泥灰,他却不在乎,仍认真工作。忽而见及

范王捉謔笑起.南宫鹰莫名瞧向他.竟也笑起,由于石堤仍有空隙,方才反轰过来之泥灰竞

然穿透间隙.印得范王满面斑如麻花,难怪他想笑。

范王却更笑:“公了你变成花花公子了!”

“我?”南宫鹰这才想到,既然范王变花脸,池当然也逃不掉。哪有心情再笑别人,稍

窘地伸手打脸:“没想到会在此当上花花公子!”

范王还想笑。。

范通一巴掌捣来:“没大没小,你敢乱讲话!””

范王吃了响头,这才想起少堡主之尊,不敢再鬼扯,强憋笑意,仍抽笑不止。

三人各自解嘲发笑之际,那将军已发现有人躲在后头,逐大大声道:“谁啊!那么听话

的窝在后面?”

照往常,总有人大胆走前过来。当然,他们大都灰头土脸走人,自也是将军闲来乐趣一

桩。。

南宫鹰闻言,赶忙抹去脸面泥灰,含笑走出:“大将军好威风!轰得正中目标!”

远山那堆红石已碎烂。自是命中红心。

大将军爽声到:“我已经很久没当将军啦!”

“可是将军威风仍在!”

“这话倒中听!”大大将军瞄向南宫鹰,见他器宇轩昂,亦有气势,立即问道:“你带

过兵,打过仗?”

范王顿时接口:“当然,我家公子踏遍东西南北国,简直所向无敌!”

范通猛敲他脑袋:“少胡说!”

正式场合.他不希望儿子乱说,范王顿时知错,哪敢再吭声,抚头干笑,愣在那里,不

知该说什么。南宫鹰道:“在下打过仗。有点儿经验!”

大将军忽而哈哈大笑:“对,男于汉,大丈人、就要统领大军叱咤沙场。哪像一般武林

掌门人,每天耍耍几剑即陶醉了,他们根本享受不到大军压境,万马奔腾之快感!”

南宫鹰自能领会大将军心境,但瞧他如此痴醉模样,敢情是个战争狂。

他淡笑:“大将军当然也证战沙场,屡建奇功了?”

“当然!”大将军哈哈大笑:“老夫攻占过高丽国,南蛮,还打过匈奴,直逼西域,哪

一样不是威风凛凛的,当年我还被皇上策封镇大人将军呢!”

南宫鹰皱眉:“大将军功业彪炳.怎又沦落至此?”

“别说啦!’大将军不想说,却又哧哧含笑带得意说道:“火炮惹的祸!”摸着炮管,

活像爱儿般:“我轰了皇上的金鸾殿,还差点儿被砍头,还好,逃得快!呵呵呵……”说到

得意处,更笑得不停。

“你轰了金銮殿?”南宫鹰想笑。

大将军捋着满是泥灰胡子,威风凛凛道:“当然,虽是担心,却也心甘情愿。”他道:

“有一天,我忍不住想向皇上进献新发明的新火炮,就这么抬到金銮殿,谁知逍误触引信,

火炮轰掉金銮殿半片墙,吓得皇上落地当狗爬、我看情势不对,马上开溜.就这样啦!”

南宫鹰、范通、范王想笑而呵呵笑起.没想到这位将军还有这么一段伟大历史。

“脱离军队,不习惯吧?”南宫鹰问。

大将军道:“有一点儿,但……。”忽而更形得意:“我发现领兵作战虽然威风,可是

我最喜欢的还是火炮,一轰两瞪眼,,虽有千军万马也抵不过火炮威力来得强大,你没听那

火炮轰声?震得地动山摇,无坚不催!”南宫鹰心知那种气势足可吸引任何血气奔腾之人,

而且掌握火炮,等于掌握战争致胜因素。

这将军是奇人,只是过于性情,反而惹及皇上而沦落至此,但话又说回,若非他是性情

中人,又怎可能全心全意研究出精良火炮呢?

“大将军的火炮,比起四人唐门的霹雳弹又如何?”南宫鹰问。

“唐门霹雳弹?”大将军一脸肃然起敬:“那是绝世珍品,老夫欣赏之极!不过,老夫

十数年研究下来,已能明白霹雳弹威力为何如此之强。”

南宫鹰问道:“你能配出此秘方?”

“当然可以!”大将军想到什么,立即四下翻找,终在小溪旁一颗红色石块下掀出一小

铁盒,他小心翼翼抽出小指般大小玻璃管,里头装有透明液体,欣笑道:“这就是从霹雳弹

拆下来的秘方,是一种油(类似甘油),它加上硝石粉,那可威力大无穷。”

他找来硝石粉包,将玻璃管裹住,突然丢向远方,咚咚落地,轰如火山暴发,炸得石屑

喷高十数丈,地震轰来,吓得四人趴地猛躲,石屑乱砸头背,痛得四人唉唉苦叫。

直到石屑落定,范王始惊心动魄说道:“好厉害的玩意儿,要命,要命!”

南宫鹰抬头望向那大如池塘深坑,此时已被溪水渗流,不久将成深水潭,不禁喷喷称

奇,如此一丁点儿东西,竟然能炸出这么一大坑洞?实让人难以想象。

大将军爬起,拍拍胸脯泥灰,自得笑道:“只要炼出这些东西,要轰掉整座金銮殿,轻

而易举。”

“炼这个,难吗?”南宫鹰问。

“不容易,但可慢慢炼!”大将军道:“何况这东西不必多,只要够纯即可!”

南宫鹰思考着该如何提炼这玩意儿。一时气氛稍稍沉静来。

大将军忽而觉得话说得太多,误了工作,遂摆手赶人:“你解够多啦!可以走了吧!老

夫还要研究怎么样才可以做出百百中的火炮呢!”摆摆手,又去扛那尊重炮管。

南宫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 八 章 奇人村中访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