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侠南宫鹰》

第 九 章 劫 囚

作者:李凉

一席酒,喝到三更天始结束。

倒霉的还是范通父子,不得不准备马车,将烂醉如泥之大将.军及贾状元和毛豆架上

车,拖回奇人村。l

至于银月也是醉了七分,静静地倚在南宫鹰怀中.装出九分.醉意,尽情享受那股深深

甜情蜜意,南宫鹰没惊动她,他何尝不想尽情呵护这位绝世美女啊!

唯有范通,已有八分醉意,还得驱马办事,幸好他吃过苦头,知道何者为重,倒也理得

有条不紊,驱着马车直往奇人村方向行去。

乡下道路,自是崎岖难行,颠簸中,犹见贾状元及毛豆想呕。这还得了?南宫鹰赶忙点

了他俩穴道,以免呕脏了车身.而无处容身。

范王则逍遥坐在车尾,两脚直晃,不自觉地还哼起小凋:“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

人变神仙!”

唱着,唱着,他忽然发现夜路上,不停有人影闪动,似在跟踪马车。

他惊觉地停止唱歌,全心全意注意夜路,果真发现有人影晃在后边,他急往南宫鹰喊

去:“公子,快!有动静!”

南宫鹰敏捷往回瞧:“何事?”“有人跟踪!”范王伸手指去。

南宫鹰顺其手势瞧去,那人闪人草丛,却使野草晃动,他冷道:“果真有人……”

想将银月置于一旁以办事,银月却自动醒来:“出事了?”

“可能有人跟踪……”

“去看看?”银月勉强坐起,理着秀发.以免形态难看。

南宫鹰正想回答,范王又叫:“来了来了,是女的!”

他已发现那人穿深色裙装,彩色上衣,正是女人装束。

“女的?”南宫鹰直觉反应会是水牡丹,可是人又没发胖,不知是谁?遂叫范通停下马

车,等那女子大驾光临。

那女子本有意躲闪,但似乎横下心,挺起胸脯走近,及至十丈远处,已可瞧清她相貌不

差,大约三十上下,梳譬于后脑,插着一只金凤凰,每走一步,凤凰即晃,闪闪生光,该可

感觉她出身不错。

再走三丈,她终于停步,说道:“该是南宫公子吧?”

“你找我?”南宫鹰颇诧异,他根本不认得这么一位女子。

那人没回话,仍说道:“我知道你在找寻发财方法,我可以提供你一辈子都取之不竭,

用之不尽的方法。”

“哦?”南宫鹰半信半疑。

“如果你想知道,三天之内到五羊城,我在那里等你!”

说完,那女子转头即去。

南宫鹰惊愕她说走就走.想追又不好意思丢下银月,情急中问道:“你是谁?我根本不

认得你。”

“生意谈成,不就认得?”那女子道:“我叫甘灵仙………”

话方说完,她已闪人弯道,消失无踪。

南宫鹰喃喃念着甘灵仙,还是想不出此女是何来路。

范通道:“要不要属下去查?”许久,他已没干本行了。“先送他们回去再说吧!”南

宫鹰道。

银月含情道:“我送他们吧!这点儿事,难不倒我。”

南宫鹰含笑道:“不急,她说有三天时间,不必急于现在.还是回去再说吧!”

他怕半途有听失闪,所以坚持这么做,银月也不多说,任由爱人安排便是。

如此一来.一路上反而显得沉闷.心头不断揣想这女子为何三更半夜找上门?

然而除了当面询问她之外,恐怕无人想得出原因吧。

范通加快马车速度,很快地,已抵奇人村。

南宫鹰示意将雷公、贾状元、毛豆全都移往山谷处.也好三人醒来时,继续今天交流感

情。

范通还是请示打探消息,南宫鹰只好同意,他欣喜不已,拱手即去。

范王想去,却被父亲挡下,留在山谷瘪心得很.南宫鹰不得不教他几手功夫,免得他无

聊而径自溜走。l

直到四更天,南宫鹰始有空儿陪银月.她老是体心会意地在替情人分担事情.知道雷公

之重要,不敢离去太远.免得雷公醒来,找不到人而发生情绪化举止。

南宫鹰走来,瞧及此幕,歉意升起,握着银月柔手.深深道声“对不起”。银月嫣然一

笑,直表示这是她该做的,不足挂齿。

两人眉传心意.感情不由更浓了。

“如果我去了五羊城.招待将军回飞鹰堡之事.恐怕就得靠你帮忙了。”

“放心,我会尽力的。”

银月靠向情人胸怀,说不尽满足甜蜜,南宫鹰拥着她.一切不必多说。两人心绪若彩

蝶,早不知飞向何处而紧紧纠缠,难分难离了。

次日。

雷公大将军醒来,果真延续昨日高兴心情,赶着替银月介绍火葯种种,银月有任务在身

———替心上人安抚这奇人,遂凑兴学习。

至于贾状元及毛豆.也由于混得够熟,照着昨天所聊事情,各自分工合作.配合着雷

公,开始研究如何改良火炮。

三入一人状况,开始进人了废寝忘食阶段,倒省了银月不少麻烦,忙里偷闲地陪着南宫

鹰逛向附近奇人村,探寻更多奥秘之处。

直到傍晚。

范通始赶回奇人村。

虽是一天一夜没睡,他仍精神抖擞,这似乎是练过茅山术之专长。

南宫鹰很快接待他于山谷石堤旁较隐秘之树荫下,问及种种原因。

范通道:“那妇人的确叫甘灵仙,不知来自何处?只知她嫁给刁青洋为妻,她丈夫却犯

了死罪,将在三天后问斩,她想叫你去,可能跟救她丈夫有关。”

“刁青洋犯何罪?”南宫鹰问。

“谋杀哥哥刁青海!”范通道:“有人亲眼看见他把哥哥推落五羊山上一处悬崖,因而

被定罪,他却矢口否认做过这种事。”

南宫鹰问:“你认为他做了没有?”

“很难说!”范通道:“五羊城府衙戒备森严,想潜进去并不容易,而且我得赶回来通

报,所以才放弃探寻监牢任务。”南宫鹰道:“甘灵仙呢?她真的知道发财术?”

范通道:“大概吧!她并未对丈夫陷人牢房而慌张,似算准公子会去救人,她当然应该

有把握告诉公子所想要的答案才是。”

南宫鹰道:“这么说.她也准备好,随时等着我去五羊城了7”

范通道:“为了她丈夫,她似乎没有必要再耍阴谋之必要。”

南宫鹰频频点头:“说的有理……”兀自思考起来。

范通道:“不知公子去或不去?”

南宫鹰笑道:“去去也好,我实在很想知道她有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发财方法。”

范王这才拍手叫好:“对嘛!有财不发.实在说不过去、”

范通瞄眼:“别高兴太早,少堡主未必会带你同行!”

范王一时焦急:“少堡主千万别把我留在此,我们一向同进同出,何况我的伤……还有

一点点没恢复……”

“这就是啊!”南宫鹰笑道:“此去可能会动手,你还是留下来养伤好了!”

范王登时改口:“不不不!我只是说还有一点点,这一点点大可忽略掉,其实,也该算

是痊愈了,您看!”耍了几手,劲道不错.呵呵笑起:“老实说,我对劫囚很有经验,带我

去,准错不了!”

范通瞪眼:“你何时劫过囚,我怎不知道?”

范王于笑:“在怒马堂啊!你一天到晚往外跑,当然不清楚了!”总带点儿吹牛心虚之

态。

范通斥道:“看是玩家家酒的吧!这次去可玩真的.你行是不行!”

儿子冒险,老爹总是不大放心。

范王道:“不经历过,你怎知我不行!”

范通还想说,南宫鹰已开口:“算啦!反正都跟到中原.再把他丢在这里,总是说不过

去。”范王登时欣喜:“还是少堡主明理,我爹就昏庸多了!”

“什么?你敢说我昏庸?臭小子,找死不成!”

范通立即追杀,吓得儿子没命逃开,一时喝喊连连,惹人笑意。

银月瞧着两父子追杀后,仍转瞧南宫鹰,含笑道:“你要走了?”

“嗯!”南宫鹰难奈别离之情,慾言又止。

银月倒落落大方,含笑道:“去吧!这里一切事,我会处理很好,几天后,也该跟爹回

大漠,到时希望能再见到你。”

南宫鹰深深点头:“我一定很快回来。”用力抓起银月双手,扣得甚紧,浓浓情感随那

力道传来,银月好生欣慰。

“我得走了,来日再见!”

“来日再见!”银月含情说完,忍不住欺身亲向爱人脸颊,惹来一脸红晕,轻轻退出几

步,笑的含情脉脉。

南宫鹰感受这股甜蜜之情,心知该是带着它离去之时,遂招招手,拿出男人豪迈气息.

告别而去,追向范通父子,临消失山谷转角处,始转过头向银月招手,叫声“保重”消失远

处。

“你也保重……”

银月招着手,追来两步,终究住足、虽仍甜蜜有加却也抹上。一丝别离惆怅,她极力往

好处想,否则漫长日子将又如何熬过呢?

夕阳渐沉,霞光满天,远山飞雁翱飞,独显孤寂。

五羊城最大特色即是捕快之多,全国第一。

有人说,随便把杯子往外丢,砸中的必定是捕快。

本来,此城落于长江支流三角地带,本是龙蛇混杂,犯罪连连,让人听而却步之城镇。

自从新太守上任之后,干脆把大半守卫变成捕快,日夜巡逻此城,起初还引起宵小反抗。

但三年下来,邪终于不胜正,干坏事者渐渐混不下去,转移他区。

五羊城终于平静下来,几乎已达到夜不闭户地步。

一时,落人五羊城的罪犯,即若羊人虎口,再也无法脱身,名不胫而走。

如此一个重兵城镇,想劫囚并非易事。

但南宫鹰和范通范王父子还是赶来。

三人走在路上,至少有一百颗眼珠子盯着不放。

南宫鹰直皱眉:“这些人吃饱没事干?老以盯人为业?”

范通道:“他们全是捕快,不管是身着官服或老百姓服装都有可能是捕快在身。”

南宫鹰道:“那咱们岂非成了眼中钉,很难逃掉?”

范通道:“反正没犯法,他们未必敢上前找麻烦,倒是想合甘灵仙碰头,得小心为是;

她就住在城西安宁客栈,咱们住进一道想办法跟她联络便是。”

走过四条街,安宁客栈在望,原是间布置高雅、颇有古朴代之客栈,住在那里,想来不

会太差才是。

三人先用过午餐,始住进客房。

范通早已注意四周状况,他道:“餐馆上有七名捕快监视中及厢房则有三组人员轮流看

守,尤其是甘灵仙所住厢房的墙壁,就有一组人员潜藏其中。”

范王道:“干脆全部把人放倒,咱们自可自由行动。”

刚学了点穴功夫的他,不停抖着食指,想点什么人。

范通斥道:“你敢保证街上那头永远不会走进门?”

范王干笑:“来一个点一个,怕什么?”“只怕你手指头点肿了,还有一大半仍想排队

进门!”范通斥“没事少出馊主意,这可是玩真的!”

范王干声道:“那谢怎么办?咱们跟甘灵仙足足面对面,想接并不容易。”

南宫鹰问向范通:“‘你确定她是住在对面?”

范通道:“没错,那厢房前挂了三盏红灯笼,听说是她为祈丈平安所点燃的。”

南宫鹰点点头,忽然一扬手,弹出一道指劲,直穿三十丈远灯笼,叭然一响,灯笼晃

动,打向门窗,那头立即应声谁,推开门,只见一袭黑衫女子现形,先见及她头上那只凤凰

闪闪生辉.已能确定她即是甘灵仙没错。

她那声喝喊,惊得潜伏捕快凝目盯去,南宫鹰则将门半掩,防被人发现,随又抓来纸

条,写上几字,揉成小豆般颗粒,照势过去。

他功力不弱,猛打出去,直若电光石火,让人瞧来似幻影.哪到会是传信纸团?尤其这

群捕快虽自认有两下子.但比起绝顶手可就差得太远了,根本察觉不到。

纸团打在甘灵仙头上.叭地若有惊动,她猝有所觉伸手摸头,摸着纸团,赶忙将窗放

下,打开纸条瞧瞧.已然明白来者何

“他终于还是来了!”

甘灵仙深深嘘口气,推开房门,径自走出,或许心感丈夫之死,她已穿上一身黑衣罗

裙,表情更是惆伤.连脂粉皆未施抹,显憔淬许多。

南宫鹰本是约她到后院隐秘地方相见,岂知她却大大方方来,还敲门,吓得南宫鹰、范

通、范王惊诧不已,她竟然大胆到这种地步?“是南宫公子吗?”甘灵仙已开口。

南宫鹰再怎么说也装不下去,遂道:“正是。”推开门,走了来。

此时,他才真正瞧清这女子,具有成熟风韵,嘴角长颗豆朱砂痣,凭添几许冷静、精明

之处,他顺便注视四周,七八对眼直瞪过来,摆明的监视,还露出猫捉老鼠神情,实让人碍

眼得很。

甘灵仙含笑道:“别理他们,在五羊城,不被监视那才怪事

反正都已穿帮,南宫鹰自是落落大方,含笑道:“别忘了,可能接受你的条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 九 章 劫 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狂侠南宫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