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 十 章 大白鲨变成泥鳅

作者:李凉

贺鹤刚踏入“怡情居”的花园之中,立即闻到沁脑的清香茶味,扬头一瞧,立即发现寄

情及舒情竟然盘坐在厅前檐下煮茶!

他立即快步走了过去。

舒情及寄情一见到贺鹤,立即起身相迎道:

“总护法,您回来啦?”

“不错!吃饱就回来,你们吃过了吧!”

“多谢总护法的关心,属下已经用过晚膳啦!”

“哇操!你们可真是有心人呢!居然使用松枝煮起普洱茶了!哇操!这个八卦陶壶挺别

致的呢!”

舒情双目一亮,敬佩的道:

“总护法,瞧您年纪轻轻的,想不到居然也认也这具八卦壶,实在不简单!”

寄情亦脆声道:

“是呀!据属下所知,住进,怡情居之人虽然不乏嗜好品茗者,却鲜有精于茶道者!”

“哇操!拜托你们别再演相声哥功颂德了吧!否则,我一定会乐晕的,我可以坐下来品

茗吗?”

寄情脆色道:

“总护法,您的参与是属下二人的荣幸,您请坐,盘中已经剥有长生果,您慢慢的享用

吧!”

贺鹤刚盘膝坐在软垫上面,舒情斟茶,寄情递花生及瓜子,将他侍候得哈哈笑个不停

呢!

“哇操!你们再去拿个垫子吧!咱们就围炉夜谈吧!”

寄情脆声应声,立即掠入厅中。

半晌之后,三人依三角方位围坐在炉旁,只听贺鹤含笑道:“哇操!舒情、寄情,你们

去那儿捡来这些松枝的呢?”

“滇池畔有一片数公顷面积之松林,林中甚多枯枝,总护法既然提及松枝煮茶,属下理

应效劳!’”

“哇操!你们二人方才出去捡松枝呀?”

“是舒情姐去的,来回二十余里呢!”

“哇操!舒情,你叫我如何消受得了这份柔情蜜意呢?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口!”

舒情羞赧的垂头道:

“能为总护法效劳,乃是属下的荣幸,属下以这杯茶祝您万事如意,步步高升!”

说完,轻轻的喝了一口!

贺鹤喝了一口茶,道:

“哇操!舒情,多谢你的美言,我不求万事如意,只求能够逢凶化吉而已!”

寄情脆声道:

“总护法,您不但年轻有为,而且待人客气,属下相信您不但会万事如意,而且事事如

意!”

“哇操!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吗?”

“格格,别人没有,总护法福大,一定有的!”

“哇操!你怎么知道我福大呢?”

“总护法,属下可否冒昧的请问您一件事情,那就是您是否已经贯通‘任、督’两脉

了?”

“哇操!你猜呢?”

“格格!若以年纪来说,根本不可能,若以武功来说,甚为可能。”

“哇操!你见过我的武功啦?”

“没有!不过,以多情郎君的武功,能够折震他的人,非贯通‘任’‘督’两脉及有骇

人的武功,绝对无法办到!”

“哇操!你相信我真的胜过多情郎君吗?”

“相信!因为,此事已传遍武林,却未闻多情郎君反驳!”

“哇操!你可知道当时的情景?”

“据江湖传闻,多情郎君为阻碍本帮弟兄进攻杭州镖局高手,与你起了冲突,最后折辱

于你的手中。”

“哇操!你可知我和他打斗的情形?”

“听说你一掌将他震退出十余丈,然后比出一招剑术将他惊退!”

“哇操!舒情,茶味已淡,你再另泡一壶吧!寄情,你方才所述之内容迹近真实,是不

是小姐派人回来报告的?”

寄情避重就轻的道:

“属下也只是听帮中弟兄叙述而已,并没有追问这件传闻的来源,因此……”

“哈哈!好!我不追究此事,因为,有人愿意免费替我打‘知名度’,这实在是一件最

愉快的事情,不过,我必须补充两点。”

“第一,事发之时,我并非是为了大风帮,因为,我只是为了报答多情郎君昔日对我的

照顾而已!”

“第二,多情郎君与我对掌之后,发现招架不住,为了让站在他身后的那四名杭州镖局

之人闪躲,他在劈掌边退之下,才退出了十余丈。”

“至于他与我对掌之时,是否已经使出全力,我根本不知道,反正我当时已经使出吃奶

的力气啦。”

二女到吃奶,立即双颊一红!

倏听一缕清晰的传音飘入他的耳中,道:

“老身是韩珍娇,请问多情郎君是如何与你结怨的!”

贺鹤双目神光一闪,暗道;

“哇操!好轻功,我居然不知有人在旁收听实况转播哩!我该如何启口呢?”

思忖片刻,他立即有了主意,道:

“寄情,你方才讲到我这在,突然又扯到我的武功,究竟是怎么回事?”

“格格!总护法,以常理而言,你若非福大,怎么可能会在这个年纪就拥有这身超世惊

俗的武功呢?”

“哇操!我的确是有点横运,因此,误打误闯的练成了这身武功,不过,经过与多请郎

君打了一架,我倒觉得姜还是者的辣哩!”

“总护法,您不是已经击败他了吗?”

“哇操!他是对我的歉疚,所以,才让我的啦!”

“这……他怎会对你歉疚呢?”

“哇操!我自从五岁之时,即一直住在杭州西湖西冷‘贤鹤楼’,跟我住在一起的人就

是‘阴魂书生’贾贤。”

寄情“啊!”了一声,慾言又止!

贺鹤暗道:

“哇操!她一定知道死假仙受伤之事,我以后再找机会好好的问问她,目前暂别打草惊

蛇吧!”

心念一决,他佯作不察的续道:

“贾贤这个人虽然视我为奴叫我操持各种杂务,不过,他也传授我一套内功心法。”

“我在懵懂之中扎下武功根基,因此,当我有一次和我的一位好朋友有嬉耍发现我竟然

也会飞之时,我几乎傻眼了。

“就在这时,多情郎君出现了,他夺去了我手中的银子又跟我玩了一阵子捉迷藏之后,

然后就想离去。”

“我接住他抛还给我的那锭银子之后,曾经向他‘预约挑战’,因此,在侥幸获得奇缘

练成一身武功之后,我当然向他单挑了。”

“他在大意及歉疚之下,被我以快刀斩乱麻方式抢居上风之后,他当然识趣的摸摸鼻子

走为上策了!”

寄情颔首道:

“原来如此!”

舒情却含笑问道:

“总护法,你击退多情郎君的那一招剑式,是不是就是今日与帮主在比试之时所使用的

招式?”

“哇操!舒情,你可真细心哩!不错!同一招式,不过,我必须补充一点,我不敢与帮

主比划,我只是要印证一下传闻而已!”

“结果呢?”

“百闻不如一见,见面胜过传闻,本帮能够威震江湖,的确是有几下子,尤其身为龙头

老大的帮主更是名至实归。”

“总护法,依你的判断,帮主与多情郎君二人之武功谁高呢?”

“哇操!你挺关心帮务的哩!据我的估计,目前他们的是在伯仲之间,不过,多情郎君

年纪已大,帮主正值壮年,帮主将来必然可以胜他。”

“格格!总护法,据你这种判断,你将来岂非天下第一高手?”

“哇操!!寄情,你这句话会伤人哩!”

“这……总护法请原谅,属下别无他意!”

“哇操!我此次进入本帮,纯粹是为了报答惠姐的救命之恩及知遇之情,并不想和人争

夺名利,因此,请你今后匆再提此类之事!”

“是!属下遵命!”

倏听舒情含笑问道:

“总护法,可否赐知小姐救你的经过?”

“哇操!说起这件丑事,我就脸红,不提也罢!来!你们也吃点长生果吧!反正你们已

经过了长青春痘的年纪了!”

寄情格格一笑,道:

“总护法,听你之言,属下好似已经七老八十了哩!”

“哇操!我觉得咱们好似相处三四十年的老朋友般,十分的谈得来,一时幻觉,竟委屈

了你们这对大美人,实在失礼!”

“哇操!总护法缪赞了,属下丑得都不敢照镜子哩?”

“哇操!你们天生丽质,根本不必化妆,何必照镜子呢?”

“格格!总护法,你好会灌迷汤喔!”

“哇操!天下没有会灌迷汤的人啦!因为,那人一天到晚站在阴曹地府忙着替那些要去

转生投胎的灌迷汤哩!”

“格格!属下所说的迷汤不是那种令人失去上辈子记忆的迷汤啦!而那种令人听了会迷

迷糊糊的甜言密语啦!”

“哇操!!你有没有迷迷糊糊呢?”

“差不多啦!总护法,你此言何意?”

“哇操!你根本很清醒哩!你失言,该罚!”

“这……总护法,你真高呀!属下佩服,愿意领罚!”

“舒情,你说该怎么罚呢?”

“轻歌曼舞乃是寄姐的专长,总护法何不罚她表演一段?”

“哇操!好点子!不过,此地不大适合哩!”

“总护法,移师房内,如何?”

贺鹤一见她那对媚眼流眸连闪,心知她已经在动歪点子了,心中暗一冷笑,立即含笑点

点头。

寄情欣喜的脆声道:

“总护法,你先回房休息一下,属下二人先把此地整饬下,然后再去侍候你!”

贺鹤微微一笑,立即起身回房。

上榻之后,他立即以“最速件”十万火急的施展“御女保元术”了。

“哇操!这两个三八查某必须是‘大白鲨’级的大胃口动作,我如果不赶快自卫一番,

搞不好会被她们吃掉呢!”

真气澎湃,疾绕如飞,片刻之间即已绕行一周,贺鹤心中略安,一见她们尚未抵达,立

即加速催动真气。

当他施展三遍“御女保元术”觉得精关固若金汤之后,一听她们已经走了过来,他立即

下榻坐在椅上。

片刻之后,只见寄情斜抱一具古色古香的瑶琴,带着舒情走了进来,他立即含笑道:

“哇操!你们把家伙也亮出来啦?”

二女朝他颔首一笑,立即开始关门闭窗及放下布幔。

只见寄情掠上右侧壁间,将那幅山水画框一摘,嵌在壁上的那粒拳头粗的夜明珠,立即

了放射出澄亮的光辉。

舒情将烛火一熄,室内立即布满柔和的光辉。

“哇操!设备挺完善的呢!我真是大开眼?”

寄情将瑶琴放在圆桌上,脆声道:

“门窗一锁,不但声音不会外传,空气流动亦甚缓,因此,宜以这颗避尘珠取代烛

火!”

“哇操!这颗珠子就是罕见的避尘珠呀?”

“不错!帮主花费甚多的心力方始获得这颗既可照明又可避尘滤气的宝珠!”说完,立

即再度掠上壁间。

纤掌轻轻的一扣,纤腰一扭,她立即拿着那颗避尘珠跃落在贺鹤的身旁道;“总护法,

你瞧瞧吧!”

贺鹤接过那颗壁上珠,只觉入手生凉,生辉耀目,他立即叫道:“哇操!想不到我竟有

机会摸到这个罕世奇珠。”

他把玩片刻之后,将它递入寄情的纤掌道:“谢啦!”

寄情将壁尘珠嵌四壁间,又用贴有红纸之纱罩朝它一罩,房中立即放射出一股充满罗曼

蒂克的红色光辉。

贺鹤刚叫声:“哇操!”立即看见寄情已掠向桌后,同时舒情已袅袅的走了过来,他立

即暗道:

“哇操!好戏快要上场了!”

他暗暗的吸口气,含笑瞧着正调音的寄情。

悠扬的琴音正式洒出之后,立听舒情樱chún一启,清脆的吟唱道:

“东风弱弱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只恐夜深花睡去,尤烧红烛照红妆。”

琴音悠扬,歌声清脆,令人闻之回肠荡气。

举手投足,纤腰徐扭,蜂臂款摆,万般风情徐徐散发出来。

贺鹤微微一笑,启口轻声吟道: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舒情随着他的吟声婆裟起舞,那对媚眼飘呀睨呀不停的朝贺鹤倾诉情衷,身子也缓缓的

走向贺鹤。

贺鹤含笑道:

“哇操!舒情,你这艘万里船是不是要靠岸了?”

舒情抛过一个媚眼,玉首轻摇嗲声道:

“非也!人家想邀您乘风破浪直上青天,人家有这份荣幸吗?”

说话之中,纤指优美的一阵游动,紫衫上面的六粒襟结已经“分道扬镳”,立即露出雪

白的*沟。

“哇操!里面唱空城计呀!真够豪放!操!”

他含笑点点头,立即站起身子。

舒情将双肩一阵耸动,那套紫杉在“唰!”的一声之后,立即滑落在地毯上,一具足以

令人窒息的胴体,立即赤躶躶的呈现出来。

贺鹤身子一震,双目不由一亮!

舒情朝他抛个媚眼及媚笑,纤掌朝他的颈项一圈,身子一贴,随着悠扬的声音缓缓的左

右摇摆着。

贺鹤心跳如鼓,硬着头皮搂着她的纤腰及滑腻的酥背,边摇摆身子边颤声问道:“舒

情,你真够味!”

舒情身子一贴,搂着他的虎背边摆动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大白鲨变成泥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