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十一章 想要宰我稍息吧

作者:李凉

叱喝连连,拳风呼呼,剑光霍霍,“锵……”交织响起的兵刃交击声音,将大风帮总舵

衬托得虎虎生威。

贺鹤身紫色儒衫,在离开怡情居之后,穿行于每一处演武场逐一观看那些正在专心练武

的大风帮高手。

他由后往前走,由于瞧得专注,他足足的费了一个多时辰方始走到大门口,那六名大汉

一见到他到达,立即躬身拱手喝道:“参见总护法。”

“哇操!免礼!累不累呀!”

“不累!”

“多久换一次班呢?”

“一个时辰。”

“不没有人来找麻烦呀?””

“本帮威名远播,罕有人敢来找碴!”

“很好!不过,天有不测之风云,如果有人来找碴,你们如何处理?”

为首大汉立即朗声道:“誓死拒敌,同时向内通报!”

“如何通报?”

“竹哨、警钟及信号火焰!”

“嗯,很好!俗语说:‘树大招风’,你们绝对不可因为本帮势力如日中天而松懈戒

备,以免被那些不长眼的家伙闯进来!”

“遵命!”

贺鹤含笑一一轻拍他们的右肩之后,方始转身入内,心中却因为把他们训得伏伏贴贴的

而觉得乐不可支!

他刚走到大厅前三丈外,立即看见干千含笑自厅中掠出,他迅即停住身子问道:“千

干,瞧你笑嘻嘻的,是不是要报佳音呀?”

千千掠到近前检枉一礼,脆声道:“颤总护法,帮主有请!”

“哇操!果然是佳音,谢啦!”

进入大厅之后,他一见只有樊天霖端坐在主位,立即将双拳一拱,躬身朗声道:“参见

帮主!”

“免礼!总护法,你的右手姆指怎么还不伸出来呢?”

“禀帮主,属下今日尚在等待帮中高手的挑战哩!”

“嘿嘿,画蛇添足,没必要,何况也无人敢再挑战!”

“这……禀帮主,是否需再公开征求他们的意见呢?”

“好吧,来人呀!”

挺立在厅门两侧之两名大汉立即朗声应道:“属下在!”

“召集本帮弟子在厅前听令!”

“是!”

钟声立即疾骤响起!

不到半个盏茶时间,厅前立即骤集一片黑压压的人群,连单于天及单于地居然也并肩肃

然站在姚倩华的身后,贺鹤不由一怔。

只见姚倩华将右臂向上一抬,“叭”的一声,底下六百余人立即整齐划一的将双掌一

握,各自亮出了自已的衔级。

姚倩华将右臂朝前一挥,场中立即躬身吼道:“参见帮主!”

贺鹤正慾后退行礼,樊天霖已按住他的右肩,沉声道:“免礼!”

众人齐声应道:“是!”双手一垂,紧盯着樊天霖。

樊天霖左手一松,双目神光炯炯的扫视众人之后,朗声道:“本座今日召集各位来此,

乃是请各位确认总护法的职位!”

“各位乃是本帮之精英,任何人只要认为总护法不够资格担任此职位,皆可出面向总护

法挑战,开始!”

贺鹤先朝他拱手一揖之后;转身朝众人朗声道:“各位,贺某人年只浅,承蒙帮主栽

培.甚感惶恐,请各位多加指教!”

说完,抱拳朝众人一揖!

场中立即一阵寂静!

半晌之后,倏听单于天沉声道:“总护法,老夫可否请教你一问题?”

众人立即双目一亮。

贺鹤心中暗紧,朗声道:“堂主请说!”

单于天沉声道:“据闻,夏一凡曾栽在你的手中。”

“千真万确!”

“总护法可否叙述过招情形?”

“可以!”

说完,迳自走下台阶。

他走出十二步之后,面向单于天停了下来,道:“夏一凡先和在下拼了一掌,他自恃身

份未出全力,在下却毫不客气的全力一击。”

“轰的一声过后,他朝身后四人喝道;‘速退!’立即接连出掌,同时向后闪退,一直

后退十余丈才停了下来。”

“他一停下来,立即摆出一套掌式,在下不才,却发现那掌式不发则已,一发势必会落

得同归于尽的情景。”

“于是,在下摆出一招剑式,那位送把剑来?”

一声宏亮的“是!”之后,在他附近的一名大汉立即双手奉上一把长剑。

“呛!”的一声过后,贺鹤抽出那把长剑,同时摆出“天心一剑”起手式。

单于天神色一肃,立即缓步走了过去。

只见他凝视半晌之后,沉声问道:“总护法所使之剑招是否为‘天心一剑’?”

“在下只习过剑招及心法,并不知招式名称?”

“你是如何得到那份剑招及心法的?”

“得自敝主人‘阴魂书生’贾贤之手。”

单于天斩钉截铁的道:“不可能!”

“堂主以为在下说谎?”

“老夫不便如此明言,不过,贾贤若有这份剑招及心法,今夏岂会在此受创落得狼狈而

逃呢?”

“哇操!堂主所言有理,不过。堂主可知贾贤好似一位守财奴,虽有这份剑招及心法,

却不知如何使用?”

“这……你可否进一步明言?”

“好吧!贾贤有一个铁匣.他却不知如何打开它,在下有办法打开它,堂主是否满意在

下这种说法?”

“满意!请问,铁匣中有何物品?”

“在下可否保密?”

“这……可以,铁匣目前在何处?”

“不在我处!”

“你把它还给贾贤啦?”

“没有!有下只是将它摆回原处而已,目前已随着贾贤失踪了,至于它是否被贾贤带

走,或被他人抢走,那就是未知数了!”

“嗯,老夫明白!老二,要不要试,天心老人的傲世剑招?”

“嘿嘿!机会难得岂可错过!”

“唰!”一声轻响,单于天已掠到犄角之处。

姚倩华右臂一挥,立即飘至樊天霖的身旁。

樊淑惠立即和素月及素华掠出十余丈外。

樊继刚及宋玉芳立即也掠出十余丈外。

其余诸人立即散立在二十余丈外。

“毕剥”声响之中,单于天及单于地那身紫袍无风自动,那瘦削的身材,立即散发出一

团森冷的气息。

贺鹤聚集一的功力于双掌,一股股森冷的剑芒自那斜举的剑尖不住的吞吐,倍添一股霸

气。

单于天及单于地凝视一阵子之后,交换个眼神,立即缓缓的游走起来,气氛为之一紧。

二人越走越疾,盏茶时间之后,立即只剩下两道淡烟。

樊淑惠瞧得全身轻颤,娇颜苍白,素月慌忙轻轻的上前扶住她。

寄情及舒情心中暗叹,立即低下玉首。

贺鹤只觉得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紧缩,暗骇之余,立即张口一句:“哇操!”身子一闪,

疾速划出天心一剑。

一剑双式,似惊鸿一瞥,众人只觉双眼一花,场中已经传出一阵“啪……”疾响,三道

人影似踩地雷般向外弹射而出。

“砰!”的一声,贺鹤跃落在樊继刚身前尺余外,吓得樊继刚抽身暴退出十余丈才停下

身子。

宋玉兰双目异采一闪,却凝立不动!

贺鹤胸脯一阵起伏,朝那把只剩剑柄的断剑瞧了一眼,又朝单于天及单于地瞧了一眼之

后,立即朝她点头道:“你好!”

宋玉兰内心暗震,强自镇静的道:“好功夫!”立即走向樊继刚。

单于天右掌胸缓缓的道:“好剑法!”之后,立即望向单于地。

单于地摔落在十余丈外,左掌按在腰眼之间,一时无法挣起身子,那张森冷的枯干面孔

弄得添增一分厉色。

单于天掠到他的身边,右掌朝他的左肩一按,立见单于地跃起身子。

贺鹤一见单于天的胸口及单于地的腰眼各有一个小圆洞,却未见血迹,不由暗凛道:

“哇操!这两个老鬼的皮可真硬哩!”

突见单于天嘿嘿一笑,立即缓缓的走向贺鹤。

贺鹤将断剑朝地上一掷,不在乎的道:“堂主,还不过瘾吗?”

单于天嘿嘿一笑,道:“总护法高招,老夫佩服!”说完,左掌一抛。

贺鹤接过一瞧,“哇操!”一叫之后,低头一看,果见寄情替自己别在腰带上的那块翠

玉已经无翼自飞了。

单于天嘿嘿一笑,立即朝樊天霖拱手道:“禀帮主,属下兄弟二人竭诚支持贺少侠出任

总护法!”

樊天霖嘿嘿一笑,道:“二位堂主辛苦了!”

他的双眼刚一扬,四周诸人立即哄然拱手喝道:“参见总护法!”

贺鹤立即含笑作了环揖道:“多谢各位的支持!”

樊天霖倏然哈哈长笑,道:“各位,贺少侠从现在起出任本帮总护法,希望各位服从他

的指挥及领导!”

一声哄然:“是!”之后,众人立即向前向贺鹤行礼。

贺鹤含笑连道:“免礼!免礼,我不习惯这一套。”同时不停的与来人握手,足足的过

了将近一个时辰方始走入大厅。

厅中端坐着樊天霖夫妇及樊淑惠三人,贺鹤朝樊天霖夫妇行过礼之后,立即含笑走向樊

淑惠。

樊淑惠双颊一红,悄悄的朝樊夭霖身边的空椅指了一指。

贺鹤微微一窘,迳自坐在她的身边。

樊天霖夫妇见状,不由相视一笑。

樊淑惠瞄了双亲一眼,羞喜得双颊通红,低垂不语。

贺鹤将掌中那块翠玉一摊,苦笑道:“属下惭愧,方才若非堂主手下留情,属下早已当

场溅血了!”

要林含知摇摇头,道“总护法太客气了,在二位堂主联手之下,你尚能刺中他们的要

害,已是异数矣!”

“可是没伤到,又有何用呢?”

“嘿嘿,非二位堂主身穿软甲,你那把长剑如果是仙兵利器,必可伤了他们,因此,今

日一战,你已胜矣!”

“可是,我毁了长剑又摘下那块翠玉哩!”

“嘿嘿,那是因为你让他们占了先机之故!”

“哇操!真的如此吗?”

“嘿嘿,下回你若有机会与他们交的,只要一见面就动手,而且攻击其中一人之头部,

保证会有奇效!嘿嘿……”

那森冷的笑声充分流露出他心中的狠毒与冷酷,贺鹤听得心中暗惊,表面上却扼腕叫

道:“哇操!有理!”

一顿,又故意自言自语道:“哇操!不对呀!我与他们皆是同一帮派之人,怎么可能有

机会再交手呢?”

樊天霖阴声道:“天有不测风云,世事多变化,在江湖刀口上打滚之人,谁也无法担保

明日会有何变化!”

说完,双目紧盯着贺鹤。

贺鹤故意哈哈一笑道:“帮主所言有理,不过,属下应该是例外,因为,属下对目前的

情况实在满意哪。”

“嘿嘿!真的吗?”

“哇操!当然是真的啦!属下以前根本就是贾贤的奴才,今日却平步青云有担任总护法

的职务,怎能不满意呢?”

“嘿嘿!你不想有朝一日坐上帮主宝座吗?”

“哇操!爱说笑,属下怎能如此的大逆不道呢?”

说完,突然向厅外疾射而去。

樊天霖三人不由愕然而立。

贺鹤站在院中青石地面上高举右掌,朗声喝道:“皇天在上,后上在下,麻烦您们把眼

睛争大,把耳朵扒开听着。”

“我贺鹤如果想当大风帮的帮主,我就不是人!呸,我就是禽兽。呸!我就是畜牲!

呸,我愿遭天打雷劈,呸,听清楚了没有!”

他那声音贯注真气,立即传遍大风帮诸人。

他那四口痰各吐向身边东西南北方向,立即在四周丈余外,各射出四个深洞,令樊天霖

瞧得暗惊不已。

当贺鹤回头之际,樊天霖哈哈一笑道:“总护法,本座只是一句戏言,你何需如此的认

真呢?”

说完,上前一拍他的右肩。

贺鹤哈哈一笑,道:“哇操!属下这根肠子是单行道,又直又宽,不善于弯弯曲曲,表

明一下态度,免得别人瞎猜!”

“哈哈!痛快,走,陪本座喝几杯!”

说完,牵着他走入书房中。

两人在大师椅上坐定之后,干干、素月及素华各提食盒及器皿走了进来,行过礼之后,

立即在桌上摆设起来。

突闻香风一阵,姚倩华及樊淑惠已笑嘻嘻的走了进来,贺鹤正慾起身相迎,樊天霖已含

笑道:“总护法,进入此间就别再客套了!”

“这……太放肆了吧?”

樊淑惠格格笑道:“鹤弟,这间书房乃是本帮机密重地,爹把你邀请来此,就表示把你

引为心腹,你就别客气啦!”

“是!是!”

“格格!又来啦!真讨厌!”

樊天霖哈哈五笑,道:“入座吧。”

四人就座之后,千千三人立即忙着在旁侍候。

樊天霖举杯含笑道:“总护法,欢迎你加入本帮,干!”

说完,一饮而尽。

贺鹤干了那杯酒之后,一边以右手扇嘴,一边叫道:“哇操!又呛又辣的,这是什么酒

呀!”

樊淑惠格格一笑,道:“云中仙,取滇池之水自酿而成,乃是酒中极品,即使是皇帝老

儿也无福饮一口哩!”

“云中仙,哇操!是不是喝了以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想要宰我稍息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