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十二章 看我如何轰垮你

作者:李凉

贺鹤默默的跟着宋玉兰走到书房的入口,突然宋玉兰缓缓的转身低声道:“贺公子,让

我替你拭去葯味吧?”

“这……我回去用水冲一冲吧!”

“不妥,那会在书房中留下味道的!”

说完,走到贺鹤的身前,以衣袖轻轻的擦拭着。又香又痒的双重刺激之下,贺鹤立觉全

身不对劲。

拭净之后,只听宋玉兰低声问道:“贺公子,我可以再问你那件事吗?”

“可以,不过,夜色已深,等你觉得可以将你的秘密告诉我之时,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如何?”

“这……”

“你回去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说完,走到入口处,仔细瞧了一眼之后,轻轻的在一块凸按了三下,立即听见一阵

“扎……”的轻响。

贺鹤正慾走入书房,突然宋玉兰轻“啊!”一声,道:“贺公子,我记得咱们离开此地

之时,并没有关上这道暗门,是不是?”

贺鹤神色大变,点头道:“是呀!糟糕!”

倏见白影一闪,只见宋玉芳自大书桌旁疾掠而至,宋玉兰如释重负的嘘了一口气,道:

“妹妹,是你呀!吓了我一大跳!”

宋玉芳凝视贺鹤半晌,沉声道:“敬人者,人恒敬之,你懂吗?”

“哇操!天公伯仔为何将人创造成为一张嘴及两只耳朵,你懂吗?”

宋玉芳双目异采一闪即逝,沉声道:“但愿你心口如一,严守秘密!”

“哇操!但愿你们早点想通,我静候佳音,后会有期!”

说完,迳自踏入书房走向房间。

宋玉芳怔了片刻,立即掠入地道。

“轧……”细响中,入口逐渐紧闭,贺鹤躺在榻上却一直无法闭目。

一直到厅中传来寄情及舒情的轻细走动声音之后,他方始缓缓的起身调息。

半个时辰之后,他含着微笑走入在厅,一见桌上已摆着一个锦锅,打开一瞧,随即眯眼

吸口气道:“哇操!好香喔!”

一阵衣袂破空的轻细声音刚传入贺鹤的耳中,贺鹤回头一看,只听舒情脆唤一声:“总

护法,您早!”立即掠至桌前。

“哇操!舒情,你早,你在忙些什么?”

舒情咯咯一笑,道:“总护法,您先用膳吧!”

贺鹤点点头,道:“哇操!这是什么粥呀?挺香的哩!”

“龙凤八宝粥,是寄情姐亲手炖的哩!”

“哇操!嘉奖一次,她人呢?”

舒情盛妥一碗粥递给他之后,低声道:“总护法,您可知道二位堂主,少帮主及本帮三

百余名一等护法已经先后离帮了!”

贺鹤身子一震,低声问道:“发生何事?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寄情姐正在探听中。”

“哇操!我就静候佳音,你用膳了吗?”

“没关系!属下不饿!”

“哇操!黑白讲,人是铁,饭是钢,坐下来一起吃吧!”

“这……属下不便如此放肆!”

“哇操!黑白讲,先填饭肚子再说吧!”

“是!多谢总护法的关心!”

贺鹤一见她已坐下用粥,欣喜的道:“舒情,说真格的,我实在不习惯被人侍候,似现

在这样,多棒呀!”

“总护法,这是您体恤属下,若换了别人,甚至还会有百般挑剔哩!”

“哇操!那种人一宣心理变态,无聊!咦?寄情回来啦!”

舒情偏头望了片刻,果见寄情婀娜多姿的自院中行来,好立即佩服的道;“总护法,你

的武功实在令人佩服!”

“哇操!没什么了不起的!只是耳朵比较尖些而已,你们可别背后说我的坏话喔!否则

的话……”

话未说完,立即含笑瞧着寄情。

寄情咯咯一笑,问道:“总护法,瞧您们笑嘻嘻的,有何喜事呢?”

贺鹤含笑未说,只是朝她招招手。

舒情一见她迳自走向贺鹤,立即脆声道:“总护法说咱们如果若在背后说他的坏话被他

听见,他就……”

“咯咯,就怎么样呀!”

贺鹤拉着她的右手朝怀中一带,左掌立即在她的左右峰各拍一下,道:“我就‘扛

龟’,打得你们哇哇叫!”

说完,果真轻轻的连拍不已!

寄情被拍得一阵酥酸,慌忙挣闪开去。

“哈哈寄情,你敢不敢偷说我的坏话!”

“敢!不过,没有话题呀!”

“哇操!好甜的嘴喔!坐下来用膳吧!”

“这……”

“哇操!舒情说你一大早就起来炖熬这锅‘龙凤八宝粥’,快给自己捧场一下吧!”说

完,立即替她添了一碗粥。

“总护法,您太客气啦!属下承受不起啦!”

贺鹤低声道:“哇操!又不是在榻上,扯什么承受不起呢?”

寄情双颊通红,只有低头用膳的份儿。

贺鹤哈哈一笑,一口气吃了三碗粥之后,含笑道:“哇操!过瘾!吃得真过瘾,寄情谢

谢你啦!”

寄情羞赧的道:“班门弄斧,贻笑大方矣!”

“哇操!真的色香味具全哩!舒情,是不是?”

舒情点头道:“是呀!连属下都吃了两碗哩,寄情姐,事情探听得怎样啦?”

“喔,你已向总护法提过此事啦?”

“是呀!因为总护法寄情向你这位女易牙致谢,我只好据实以告啦!”

“总护法,您可知道因为您提过贾贤拥有‘天心老人’遗传下至宝‘金龙剑’及”天心

一剑’招式,本帮已有四千余人在找贾贤了。”

“于是,小帮主率领三百们余名一等护法赶去寻找贾贤,甚至连帮主亦在方才外出,已

将帮务交由副帮主代理了。”

“哇操!实在有够热闹,可惜,我无法去凑凑热闹。”

寄情低声道:“总护法,您放心!够你忙的啦!”

“哇操!为什么呢?”

“二拉堂主虽然已经练成‘龟甲神功’,又有软甲护身,可是,他们也无法抗拒那把无

紧不摧的金龙剑。

“因此,无论那个铁匣落入谁的手中,二位堂主势必会出手抢夺,即使是落入本帮之

手,他们也一定会出手抢夺的!”

“哇操!那把金龙剑真的那么利害呀?”

“不错!总护法,您如果有机会到泰山观日峰山,不妨看看那块十余丈方圆的石桌,听

说就是在昔年被天心老人用金龙剑一剑削平的!”

“哇操!十余丈方圆的石桌呀?”

“不错,本帮有不少人曾见过那块石桌,被削处那平整的模样,令人不敢相信那是出自

人力之杰作哩!’”

贺鹤听得双目神光炯炯的忖道:“哇操!单于天、单于地,你们好好的烧香祈祷金龙剑

别落入我的手中吧!否则,包你们爽!”

寄情及舒情见状,迅速的交换一个眼色之后,只听寄情又低声道:“总护法,帮主既已

亲征,随时会以飞鸽传书征调您,您是否要去休息一下?”

“好吧!”

当天晚上亥中时分,贺鹤吃完宵夜,躺在榻上默默的回想自己来到大风帮以后的情景之

后,不由失声一笑!

哇操!太顺利啦!

他正在陶醉之际,突听书房方向传来一阵细响,他立即暗道:“哇操!一定是宋玉兰又

来了,我该如何的回答呢?”

他立即一边瞧着门旁墙壁一边思忖着。

半晌之后,果见门旁的墙壁上在一阵“轧……”细响之后,立即现出一道方门,两道婀

娜身材立即自方门后掠了出来。

贺鹤一见宋家姐妹同时抵达,立即沉声道:“二位有何指教?”

说话之中,已经缓缓的坐起身子。

宋玉芳将窗前的绣幔一拉,嫣然一笑道:“聊天!”

“哇操!有女相陪,人生一乐,何况二位丽质天生,美若天仙,在下如果再推拒,未免

太不知好歹,二位请坐!”

说完,拿起外衫就慾穿上。

哪知,宋玉兰二人突然整齐或开始宽衣解带,刹那间已经褪去那套白衫,各现出一具迷

人的胴体。

“哇操!现代的怎么流行不穿内衣裤呢?”

贺鹤窘得急忙闭目转头。

宋玉芳沉声道:“贺公子,只要你说出那件秘密,愚姐妹任由你处置?”

贺鹤低头道:“咳……咳……那件秘密呢?”

宋玉芳将右脚心朝贺鹤面前一抬,沉声道:“贺公子,是谁把我脚心有暗记之事告诉你

的?”说完,双目紧盯着贺鹤。

贺鹤面种火辣辣的香艳场面,说多别扭有多别扭,只见他朝后一退,将头垂得更低道:

“哇操!有话好说!别来这样!”

“贺公子,你难道怕我食言而肥吗?好!我先付定金!”

说完,收腿掠身扑向贺鹤。

贺鹤“哇操!”一叫,慌忙朝右一闪,同时叫道:“哇操!免定金!免定金。”

宋玉芳神色一喜,停身道:“请说!”

“哇操!是一位神秘老人告诉我的!”

“神秘老人?他是何长相?”

“哇操!他不但不肯把姓名告诉我,而且全身完全罩着一件黑色宽袍,脸上也蒙着黑

布,我只知道他比我略高而已。”

宋玉芳望了宋玉兰一眼,沉声问道:“你在何处遇见那位神秘老人的?他怎么会把这件

秘密告诉你呢?”

“哇操!你们先把衣服穿上再发问,如何?”

“没这个必要吧?愚姐妹今夜来此,已决定要好好的侍候你了!”

“哇操!不行啦!你们不一样啦!”

“同样的是女人,愚姐妹自认比上数分,一向豪放的你,居然反而犹豫再三,难道是瞧

不起愚姐妹吗?”

贺鹤倏地来个“向后转”道:“哇操!你们长得太美啦,美得令人尊敬,我虽然乱来,

但也不能对你们无礼!”

宋玉芳倏地屈指连弹,贺鹤身子一震,全身已无法动弹,急忙叫道;“哇操!宋姑娘,

你想做什么?”

宋玉芳掠到贺鹤的面前平静的问道:“你见过我去找贾贤,对不对?”

“对!”

“你昨夜见过我和樊天霖在一起,对不对?”

“对!”

“请问,你对我有何观感?”

“我……”

“咯咯,你一定认为我如果不是一个花痴,就是天生婬贱,对不对?”

“不对!”

“咯咯,少口是心非,男人呀,没有一个好东西!”

“哇操!黑白讲!”

“哼!少来,我问你,你和寄情及舒情上过榻了没有?”

贺鹤双颊一红,无词以对。

“哼!没话说了吧?你才和她们见面多久,你居然马上和她们上过榻,你还扳什么假道

学脸孔呢?”

说完,开始除去他的衣衫。

贺鹤受宋启麟之托寻找宋家姐妹,他对于宋启麟既同情又感激,既然受人之托,就该忠

人之事,因此,他立即叫道:“哇操!住手!”

宋玉芳继续脱着他的衣衫,口中应道:“你放心!我虽然已经历三个男人,不过,身子

仍然干净的。”

“哇操!不行啦!”

宋玉芳将他得清洁溜溜,凤眼朝他那已经进入“备战状况”的“禁区”瞄了一眼,立即

不屑的冷哼一声。

“哇操!你听我说……哇操……”

宋玉芳一掌封住他的“哑穴”,轻叱一声:“假道学!”立即将他抱上榻,然后默默的

脱去二人的衣衫。

她正慾“闯关”之际,倏听宋玉兰道:“妹妹,停一停!”

宋玉芳身子一顿,道:“姐姐,你有何吩咐?”

“妹妹,你别如此逼他嘛!”

“姐姐,你太纯洁了,男人呀,好似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有一个不想占咱们女人便宜

的,你看我如何教训他吧!”

“这……”

“姐姐,你如果心软,就先回去吧!”

“妹妹,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可别弄出命案哩!”

“姐姐,你放心!我只要教训他而已,你先回去吧!”

说完,立即闯入“禁区”予取予求的厮杀着。

宋玉兰穿上衣衫,立即默默的离去。

贺鹤不到会遇见如此激进的女人,面对这种飞来的艳福,他不知是福?是祸,只好半闭

着眼任人宰割。

宋玉芳驰骋盏茶时间之后,突然停止冲刺默默的坐在“禁区”,不由令贺鹤奇怪的睁开

双眼。

只见宋玉芳双chún紧闭,全身轻轻的颤动着。

半晌之后,突然小腹在一阵蠕动之后,贺鹤全身倏地一颤!

宋玉芳见状,嘴象立即浮现出一丝得意的冷笑!

小腹蠕动之速度为之加快起来。

贺鹤的颤动频率迹随着密集起来。

双方僵持半个时辰之后,只见宋玉芳不但额上已经出现汗珠,气息也越来越粗,神色也

越见慌乱。

贺鹤虽然也和她的情景差不多,不过,由于尚未“交货”,不由今宋芳好奇之余,暗暗

的惊骇了!

因为,她目前所使用的这套功夫正是由其祖父宋启麟亲自以“先天气功”替她们扎下根

基,又由其双亲严加督促练成。

慧黯的宋玉芳在偶然之中自其父母双双的口中学到“素女御阳术”之后,好奇的偷偷修

练着。

因此,樊继刚才会被她以“分期收款”的方式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看我如何轰垮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