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十三章 你乐我乐大家乐

作者:李凉

宋玉兰轻声道过谢,立即坐在椅上。

贺鹤陪坐在茶几旁,歉然道:“抱歉,无茶可待客!”

宋玉兰垂头低声道:“公子太客气了,我深夜冒昧来访已属不该,怎可再奢望您以茶招

待呢?”

“姑娘,有何指示?”

“公子,您知道舍妹已经有孕之事了吧?”

贺鹤尴尬的点了点头,无言以对。

“公子,你可知舍妹所怀之子乃是你之骨肉?”

“这……”

“不错,舍妹在与你一起之前曾被樊天霖糟蹋过,而且更与樊天刚经常在一起,按常理

说所怀之子无法确定是你之骨肉。

可是,请你再回想一下,她自从去杭州回来之后,即代替我去应付樊天霖,如果能怀

孕,早就怀孕了。

至于,她与樊天刚在一起,只不过三次而己,而且,每月定期一次,若能怀孕,也早就

怀孕了。

据舍妹表示,她曾练过阴功,可以随心所慾的控制身子,可是,她上回与你在一起之

时,她却无法控制,因此……”

说至此,双颊通红的低下头。

贺鹤听得俊颜一红,立即也低下头。

书房中迅即中一片寂静。

大约过了半个盏茶时间之后,只听宋玉兰轻咳一声,道:“舍妹托我请问您是不是想要

那个孩子?”“我……我……”

“公子,我知道你一时难以决定,因此,我打算将利弊分析一下。”

“请指教。”

“如果留下那个孩子,舍妹可以一口咬定是樊天霖之子,不会扯到你的身子,不过,日

后必须多费些精神向孩子解释此事。”

“哇操!万一孩子一出世,相貌与我酷肖呢?”

“这也有可能,公子您似乎不赞成这个处理方式哩!”

“请你再谈谈另外一个方式。”

“使用葯物将它打掉!”

贺鹤身子一震,低“啊!”一声,立即摇头道:“不行!”“那就使用第三案,我回去

陪樊夭霖,舍妹回来住在怡珠居,不过,必须设法早日离开此地另觅待产之处。”

贺鹤神色一变,低头不语。

宋玉兰紧张的等待他的答复。

书房中立即又一片寂静。

好半晌之后,贺鹤沉声问道:“姑娘,我如果向令妹求婚,行吗?”

宋玉兰“啊!”一声,张口说不出话来,瞧她那颤抖已的双chún及身子,可见她被贺鹤这

记怪招搞得惊讶万分。

贺鹤一脸诚恳的瞧着她,静候她的回音。

宋玉兰吸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沉声问道:“公子,你打算向舍妹求婚吗?”

“不错!”

“你可知道在你之前,她已经和三个男人在一起了吗?”

“我知道!”

“你不介意吗?”

“不介意!”

“真的不介意吗?”

“真的,我可以发誓。”

“不,不,我相信,不过,可以把原因告诉我吗?”

贺鹤微微一笑,立即以“传音入密”将“先天气功”口诀念了出来。

宋玉兰乍听口诀,立即满脸的讶色,当她继续聆听之时,一双眼情不自禁的一涩,喃喃

自语:“爷爷……爷爷……”

泪珠亦簌簌直流了。

贺鹤念完口诀之后,含笑问道:“姑娘,你相信我的诚意了吗?”

“我……我相信,公子,您见过家姐了吗?”

“没有……”

“啊!那您是见了他的遗物吗?”

“哇操!姑娘!你别急,令祖并没有死,不过,他被关在一处地牢,我有幸获他传授此

心法并代替他来寻找你们二人。”

“天啊!谢谢您,谢谢您留下爷爷一条命,公子,请随我来。”

说完,迳自走入暗道中。

贺鹤心知她一定要带自己去见宋玉芳,立即将暗道入口关妥跟随着她朝前行去。

前行不久,贺鹤立即跟着她走入书房,他朝四周瞄了一眼,暗道:“哇操!看样子宋玉

兰一定在怡情居。”

突听“呃……呃……呃”一阵呕吐声音,接着是宋玉芳的急促呼吸声音和韩珠娇的低细

劝慰声音。

贺鹤心中暗诧,跟着走入一间干净淡雅的房屋之后,立即看见宋玉芳趴在榻沿呕吐不

已。

宋玉兰疾掠到榻前扶起宋玉芳一边伸手在她的胸前按揉顺气,一边道:“妹妹……爷爷

没死!爷爷没死哩!”

宋玉芳拭去嘴角的唾沫,颤声问道:“姐姐,你说什么?”

“爷爷没死,他说的!”

宋玉芳身子一震,立即望向贺鹤。

坐在榻前椅上的天地二娇亦满脸讶容的瞧着贺鹤。

贺鹤乍见宋玉芳呕吐的情景,再怎么傻也知道这是害喜的现象,因此,怔怔的站在房

中,不知如何应付?

此时,一见八只眼睛皆盯着自己,他立即双额通红,全身似遭针刺。

宋玉兰欣喜的又道:“奶奶、妹妹,爷爷已将‘先天气功’传授给他了哩!”

宋玉芳道声:“原来如此!”苍白的双颊突然一红。

敢情,她已悟出自己会“教训”不成,反而坑了自己的原因啦。

韩珍娇冷冷的道:“你见过宋堡主啦!”

贺鹤摇头,宋玉兰道:“爷爷被困在地牢,贺公子是经由爷爷口授心法并依约来寻找我

们二人的。”

“喔!那地牢在何处?”

贺鹤摇头道:“为了安全,目前必须保密。”

“少故作神秘,说!”

“好,我说,宋前辈的四肢已被削断,全身功力只剩下三成,目前被一条铁练贯穿‘琵

琶骨’困在一间铁房内。”

“你为何不救他出来?”

“那铁牢乃是由六面干年寒铁焊成,没有钥匙,根本无法进去,何况,宋前辈根本不想

出来哩!”

韩珍娇立即默然思忖着。

宋玉兰姐妹乍听宋启麟之悲惨模样,咽声唤句“爷爷”立即抱在一起哭泣着。

韩珠娇忙道:“芳儿,别激动,小心会动了胎气哩!”

宋玉芳闻言,立即止住哭泣,低头拭泪。

韩珍娇却紧盯着贺鹤,沉声喝道:“小子,你打算怎么办?”

贺鹤身子一震,双目寒芒暴闪,可是,当他瞧见宋玉芳的苍白面孔,立即放缓语气,

道:“悉听前辈安排!”

“好,你马上带她走。”

“好,我走,不过,解救宋老前辈之事全靠你啦!”

“这……小子,你敢威协老身吗?”

“哇操!爱说笑,我有几个胆子敢威协你呢!”

“你……你以为老身救不了人吗?”

“哇操!前辈在一甲子以前即已威震武林,宵小及好色之徒闻风而逃,要救个人还不是

易如反掌吗?”

“好,你把地点说出来。”

贺鹤遇到这种脾气暴躁的老查某,实在是满肚子的大便——呕死了,可是,为了宋玉

芳,他只好硬忍下来。

此时,一见她咄咄逼人,他立即道声:“好,听清楚了!”

却听韩珠娇叱声:“慢着!”然后沉声道:“贺公子,你原本打算如何救宋老堡主,可

否说出来供参考一番。”

“哇操!当然可以,宋老前辈表示,铁牢之铁壁甚厚,又淹没不少的水,若用掌力硬

劈,不但无法奏效,反而会伤了他,我打算利用金龙剑救宋前辈出来。”

韩珠娇点头道:“好主意!不过,那把金龙剑目前在何处呢?”

“在贾贤保管的铁匣中,目前,大凤帮正在抓他,只要他们夺回那个铁匣,我就有办法

取得金龙剑。”

韩珠娇神色一肃,道:“贺公子,请原谅老身先前错估你了!”

“哇操!没关系,我一向只求心安理得,不会计较他人的毁誉。”

韩珠娇立即默默的低下头。

宋玉芳那苍白的脸孔立即洋溢出兴奋的光辉。

韩珠娇点头道:“贺公子年纪虽轻,却心胸豁达,实在令人佩服,请坐!”

贺鹤道过谢,朝椅上一坐,立即应道:“不敢当,这完全是环境的影响及宋前辈对我的

启示之故!”

“贺公子可否略述身世?”

贺鹤点点头,立即将自己的遭遇略述一遍。

四女听得暗暗称奇不已!

韩珠娇倏然抬头道:“贺公子,请原谅老身对你的误解及无礼!”

贺鹤俊颜一红,道:“前辈,您别如此客气嘛!事实上我是太乱来了,若依您们以前的

作风,我早被劈成粉身碎骨了!”

“贺公子…”

“哇架!奶奶,您可否唤鹤儿一声?”

韩珠娇身子一震,惊喜万分的道:“你……你唤我奶奶?”

贺鹤点点头,走到榻前,轻轻的拉着宋玉芳的纤掌,含笑道:“芳姐唤您奶奶,我是不

是也可以如此称呼您呢?”

“可以,太好啦!太好啦!呜……”

说至此,竟然捂面轻泣。

韩珠娇含笑道:“姐姐,你终于遇见一位真正男人了吧?”

韩珠娇拭去泪珠,连吸数口气稳定气息之后,点头道:“不错,这个邪门的娃儿实在顶

呱呱,居然赚了我的泪珠哩!”

“是呀,在我的印象中,你只有在六十年前曾经为了那件事掉过泪,今日乍见居然颇觉

新鲜哩!”

“够了,别再呕我了,谈谈下一步行动吧!”

“咦?你方才不是要赶他们出去吗?”

“这……那是气话啦,芳儿害喜到这个程度,那能出门呢?”

“那该采取那一案呢?”

宋玉兰含笑道:“奶奶,鹤……弟……方才曾提议让我回去樊继刚的身边及让芳妹留在

此地,再以闪电速度成亲。”

“啊!好主意!”

“对!我赞成!问题是该怎么取信帮中之人呢?”

“这……”

贺鹤一见她们一时束手无策,立即含笑道:“奶奶,你还记得咱们明早比剑之事吗?咱

们不妨作场戏。”

韩珠娇略一思忖,附议的道:“好主意,来,商量一些细节吧!”

五人立即低声商议着。

“一时失败免怨叹,一时失志兔伤心,

塞翁失马反是福,谨记爱拼才会赢。”

朝阳甫现,悠扬的琴声立即伴着贺鹤清朗的吟声自怡情居厅中传出,立即打破寂静的早

晨。

“唰!”的一声,天地二娇并肩射落在怡情居院中。

贺鹤哈哈一笑,立即缓缓的步出大厅。

只见他停在天地二娇身前六尺外,拱手一礼之后,朗声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

的虫儿被鸟吃,但愿我是那只鸟。”

韩珠娇深声道:

“得意须防失意时,年轻人戒之在傲,难得有此较剑之机,何防加些小赌注?”

“哇操!前辈高人好点子!在下若侥幸获胜,请助敝帮成霸业。”

“可以!当汝若不慎居下风,可否应允吾一事?”

“哇操!只要不叫吾叛帮,一切听从你吩咐!”

“好!进招吧!”

“唰!”一声,天地二娇立即身子一散挺立在犄角方位,“呛”的一声,二人已探肩抽

出一把寒芒隐吐的宝剑。

“哇操!好剑,看来我这把铜剑逊色多了!”

“呛!”一声,那把钢剑一出鞘,身子一旋,一摆出“天心一剑”起手式,现场的气氛

立即紧张起来!

天地二娇将剑诀一引,立即凝立不动。

时间悄悄的流逝着,朝阳缓缓的自东方往上升,将院中花木上面的露珠儿昭得晶莹亮

丽!

贺鹤三人无暇欣赏这份美德,默默的峙立着。

当阳光将露珠儿吸回怀中之后,三人仍然峙立着。

闻讯而来的姚倩华及樊淑惠肃立在五丈外,眉梢隐透焦虑。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二人的心情越来越紧张,可是,贺鹤三人却似石人般一直峙立不

动!

她们二人的手心越来越湿,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了。

可是,一直到了日正当中,贺鹤三人仍然峙立不动!

突见汗珠缓缓的自她们三人的额上溢出,那情景好似咱们目前在挤牙膏准备要刷牙般,

一滴滴的溢了出来。

偏偏三人仍似石人般僵立不动,任凭汗珠缓缓流下,即使是流过眼珠扯出了泪水,仍然

僵立不动。

樊淑惠紧张的双拳紧握,低声问道:“娘,怎么办?”

“解铃仍需系铃人,他们已经提足了功力,随时会一触即发,外人根本无法加以制

止!”

“那……谁居上风呢?”

“惠儿,你放心,他目前暂居上风!”

“娘,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惠儿,你瞧那三把剑的剑尖,他的剑尖未见颤抖,天地二娇的剑尖已见颤抖,显然,

她们体内的气机已久匀畅了!”

“原来如此!娘,依你看,他们会僵持多久呢?”

“很难说!他们这种比法乃是综合精、气、神,天地双娇的气机虽然已经欠匀畅,不

过,只要她们坚持下去,胜负仍然未定哩!”

“那……岂不是要拖得很久吗?”

“不错!不过,当分出胜负以后,双方在精、气、神皆损耗甚多之下,重则死亡,轻则

负伤,皆需疗养一段时期。”

“啊!这怎么可以呢?”

“唉!娘也无能为力了!”

就在樊淑惠焦虑不安之中,突听一阵“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你乐我乐大家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