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十五章 青梅竹马先上床

作者:李凉

“卡!”的一声,木门一关,贺鹤的那颗心却好象脱缰而出的野马般不停地疾速跃动,

令他几乎窒息。

不懂歧黄的他,一见唐碧瑶仍然昏迷不醒心中一急,立即剥光身上的衣衫,然后伏上她

的胴体。

可是,当二人的身子刚接触,贺鹤立即又撤军。

他瞄了她半晌之后,方始悄悄的“闯关”。

唐碧瑶虽然已经天地双娇慷慨的打通全身穴道,却又被韩珍娇在临别之际,悄悄的封住

“黑甜穴”,因此,虽遭贺鹤闯关,却仍无反应。

贺鹤好不容易闯入“玉门关”之后,先暗暗的嘘了一口气,再按照韩珠娇的吩咐吻着她

的双chún。

好半晌之后,他方始松口气再贴chún输送真气。

面对这种扣人心弦的艳福,贺鹤由于经常与唐碧瑶拌嘴,因此,好象在作贼般一直提心

吊胆着。

足足的过了半个时辰,他方始习惯成自然,胆气一壮,他立即施展更顺利了。

可是,好事往往多折磨,他刚渡完一口真气松口气之际,突觉两侧腰眼一震,全身一阵

无力,不由“啊”的一叫!

唐碧瑶连吸三口气之后,缓慢的睁开那对清澈的凤眼,默默的盯着他,那平静的神色令

贺鹤心中直发毛。

双chún一阵颤动之后,立即听到他那颤抖的声音道:“我……我……我……”

唐碧瑶仍然默默的盯着他。

事实上,贺鹤此时如果不是那么的紧张及惊骇,他一定可以感受到自那紧贴的玉女峰中

央所传过来的剧烈心跳。

唐碧瑶已经醒转半盏茶时间,少女的敏感使她知道自己正被一位异性接吻,怪的是,却

有一股股暖洋洋的气流自喉间传入体中。

她出身武学世家,又有一个医术独步武林的祖父,因此,不但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而且

有精湛的武学修养。

因此,她任由那暖洋洋的气流在体内游荡。

当她发现那股气流居然破天荒毫无阻碍的通过任督两脉之时,她差点就惊呼出声啦。

因此,当贺鹤的双chún刚刚离开她的双chún之际,她竭力忍住内心的激动,缓慢的睁开眼而

且默默的盯着他。

当她一见到居然是令自己私心爱慕万分却又按捺不住要和他拌嘴的贺鹤时,她的那颗芳

心倏地作“百米冲刺”!

此时,她一见到贺鹤的窘迫神情,立即忍不住“噗嗤”一笑!

她这一笑好象百花怒放,够迷人的,贺鹤却为之一怔!

尤其当她问出那句:“你在做什么?”时,他更是无言以对。

唐碧瑶暗一咬牙鼓起勇气,再度问道:

“你为何要助我?你是大风帮的总护法,你不是要毁了我吗?”

“我……我……”

“你,你怎么啦?你往日的锋利口才哪儿去了?你这个可恶的家伙,你这个专会欺负我

的小飞仔……”

低骂声中,她鼓起最大的勇气搂住他掉换阵地之后,她边生硬的扭动低声骂道:“小飞

仔,我揍死你……”

破瓜之剧痛使她冷汗直流,不过,她却心甘情愿,因为,她知道他若非爱自己,岂非拼

着损耗功力替自已疗伤及打通穴道呢?

因此,她选择了“献身答谢”这条原始途径!

满室春光,令人陶醉。

此时,天地双娇正坐在怡情居大厅与樊天霖沉声交谈哩。

“樊帮主,你以这种令人发指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少女,太过分了吧?”

樊天霖跟着爱女来此,并非关心唐碧瑶,他只是要看看天地双娇会不会走进怡情居这个

以前令她们厌恶的地方。

因此,当他刚进入大厅一见到天地双娇时,心中实在欣喜万分。

此时一听到韩珍娇的质问,他立即陪笑道:

“前辈,晚辈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为了护住小犬的尸体及留住人质,只好出此下

策。”

“好,那丫头既已身负重伤,你打算怎么办?”

“请前辈吩咐!”

“好,老身姐妹及鹤儿负责救那个丫头,不过,不准外人来打扰!”

“谢谢二位前辈的成全,晚辈照办。”

“那就请吧!”

“是,是,晚辈告辞。”

天地双娇一见他们父女已经离去,在暗暗放心之余,立即重回房间一边调息,一边替他

们二人“护法”。

一直到了晌午时分,贺鹤方始衣衫整齐的走了出来,韩珍娇立即呵呵一笑:“小子,恭

喜你啦!”

贺鹤将木门带上之后,立即含笑:“谢啦!”

韩珠娇含笑道:“她怎么啦?”

贺鹤俊颜一红,道;“正在休息!”

天地双娇知道唐碧瑶一定被摆平了,相视一笑之后,立即站起身子,只听韩珠娇含笑

道;“鹤儿,我们二人要走啦!”

“奶奶,谢谢你们,真的,万分感激你们!”

“呵呵,只要你别喜新厌旧,奶奶就很高兴了。”

“奶奶,你们放心,我不是薄情郎呀。”

“呵呵,奶奶就怕你太多情哩!好好陪她,别送我们啦。”

贺鹤将她们送到大厅门口之后,立即听见寄情脆声道:“总护法,素月方才来问您要不

要参加少帮主的葬礼,已被属下拒绝了。”

贺鹤含笑搂着她,道:“梅姐,你做得很对,裘大叔他们呢?”

“喔,他还是您的大叔呀,他们一家三口和舒情都去参加葬礼了。”

“好,趁着此时没有人,我告诉你一件好消息。”

寄情身子一震,低声问道:“是不是二位宋姑娘已接纳了我了?”

“哇操,不错,你好聪明喔。”

寄情拭去兴奋之泪,低声道:“您去找二位韩前辈拖了那么久的时间,我就猜忖您一定

在为我争取此事。”

“哇操,我只是把你的自我牺牲精神告诉她们,她们就答应此事,不过,可要委屈你作

妾,好吗?”

“够了,我太满足了。”

说完,自动的献上热吻。

足足的过了好半晌,寄情才气喘吁吁的移开,及拭去泪水。

“哇操,梨花带泪,好美喔。”

寄情双颊一红,立即低垂不语。

“梅姐,唐姑娘已经不和我作对了哩。”

“恭喜!恭喜!对了,帮主曾与小姐来此,虽被二位前辈训了一顿,却笑嘻嘻的接受规

定,立即离去哩。”

“什么规定呢?”

“在唐姑娘伤势未愈之前,不准有外人来此打扰。”

“哇操,好棒喔,梅姐,早点把身子养好,我们好好的疯一疯吧。”

“您可以找家姑娘,舒情姐及唐姑娘呀。”

“哇操,要跑三个地方,太累啦。”

“格格,对不起啦,俗话说小产如同坐月子嘛!”

“好,好,全依您!”

“谢谢您,唐姑娘不要紧吧?”

“我没有乱来,她应该不要紧的。”

“我去厨房热热那小锅粥,您陪她吃些东西吧。”

***

盏茶时间之后,贺鹤抱着身穿衣衫的唐碧瑶走出浴室,轻轻的侧放在榻上,另以棉被让

她侧靠着。

贺鹤端着一碗粥坐在榻旁,含笑道:“瑶姐,吃点东西吧。”

唐碧瑶羞赧的低嗯了一声,张口吃下一口粥之后,立即细咽着。

贺鹤连吃三口,赞道:

“好口味,瑶姐,再来一口吧。”

两人情意深浓的费了将许半个时辰将那小锅粥吃光之后,贺鹤含笑道:“瑶姐,你还饿

不饿?”

“不饿,谢谢你。”

“哇操,受不了,你干嘛如此的客气呢?”

唐碧瑶双颊立即一红。

“瑶姐,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要……不要……你陪我……聊聊吧!”

“聊?好呀,聊什么呢?”

“鹤……鹤弟,你怎会进大风帮的呢?”

“哇操,这是一段充满离奇及……荒唐之故事,我保证字字真实,句句坦白,你可别笑

话我喔。”

唐碧瑶立即羞赧地点了点头。

贺鹤立即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刚说到与宋家姐妹结合之时,突听三声轻细的敲门声,贺鹤起身打开房门,立即看见

寄情提着食盒迎门而立。

“哇操.要用晚膳了呀?”

“是的,方才小姐曾来找您,已被属下婉拒了。”

“哇操,她有什么事吗?”

“她吩咐属下送来这瓶葯,指明要给唐姑娘疗伤的。”

贺鹤接过一个小瓷瓶及食盒,含笑道:“寄情,谢谢你。”

“总护法,您太客气了,属下告退。”

贺鹤锁上门房,刚提着食盘走到榻前,唐碧瑶立即起身侧立,道:“鹤弟,我们到桌上

用膳吧。”

“可是你的伤口没好呀?”

“没关系,反正有椅垫,对不对?”

贺鹤应声:“好,你稍候。”将食盒朝桌上一放,立即抱着她坐在椅上,同时以枕头垫

在她的右臀下。

唐碧瑶羞赧地道:“鹤弟,你别这样子,我并非林黛玉呀!”

“哇操,小心为要!免得伤口又迸裂了。”

唐碧瑶闻言,立即想起自己在浴室内狂欢导致伤口迸裂流血,及贺鹤替她拭葯的窘迫情

形。

她立即羞趣地低下头。

贺鹤摆妥菜肴及碗筷,含笑道:

“来,趁热吃,同时听故事,一律免费招待,请别客气!”

唐碧瑶噗嗤一笑,脆声道句:“受不了!”立即含笑用膳。

这一餐足足使用了两个时辰,直到贺鹤说完亲身经历方始结束,立见唐碧瑶羞赧地道:

“请原谅我以前对你的误解及无礼!”

“哇操,一笔勾销,你有没有吃饱?”

“有啦,肚子胀死啦。”

“哇操,还是扁扁的嘛!”

“去你的,衣服这么宽,你看得见呀!”

“哈哈,爱说笑而已啦,谈谈你来此的经过吧。”

“鹤弟,你先送我去浴室,我想方便一下。”

“好,好!”

贺鹤送她进入浴室之后,立即将碗盘送入食盒,然后提着那个食盒及那个小锅走进了大

厅。

寄情含笑接过之后,道:

“总护法,韩前辈送来那些衣衫供唐姑娘更换,麻烦你一并拿走吧。”

“哇操,太好啦,她有没有说什么?”

寄情双颊一红,蚊声道:

“她说您及二位家姑娘已经同意接纳属下为妾,属下不知应该如何表达谢意?”

贺鹤搂住她,低声道:

“大家和睦相处,就是最佳感谢!”

“属下会的。”

“哇操,姐姐,此地又无外人,改口吧。”

“鹤……鹤弟……”

贺鹤亲了她一口,低声问道:

“姐姐,请问芳名?”

“闻淑华。”

“哇操,人如其名,华姐,你真美!”

说完,又在她那通红的双颊各亲一口之后,方始提着包袱回房。

唐碧瑶正在房中来回漫步,一见到贺鹤进房,立即问道:

“鹤弟,你去哪儿啦?我好焦急喔。”

贺鹤锁上房门,一扬手中的包袱,含笑道:

“奶奶替你准备的衣衫,先擦葯,再换衣衫,如何?”

唐碧瑶双颊一红,接过包袱,打开一瞧,只见里面除了有两套全新白衣裙及肚兜,裤及

锦靴以外,尚有一封信。

信封上端书一行绢秀的字迹道:“瑶妹亲启。”

唐碧瑶打开信封,取出一张信纸,只见上面写道:“姻缘三生定,祈妹多珍惜。”

左下方是宋玉兰及宋玉芳顿首。

言短情长,唐碧瑶喃喃自语道:“二位姐姐,小妹誓死相随!”

贺鹤微微一笑,取出樊淑惠所赠瓷瓶,道:“瑶姐,你别忘了惠姐尚赠你一瓶疗伤圣葯

哩。”

唐碧瑶接过那瓶葯,兴奋的道:

“鹤弟,她们全是因为你才对我这么好,我真该好好谢谢你哩。”

“哇操,你打算如何致谢呢?”

“你说呢?”

“很简单,早点把伤口养好,小弟愿意再‘挨揍’!”

唐碧瑶“呸”了一声,立即低头打开木盆,只见瓶口塞着一张纸条,贺鹤不由“哇操”

一叫。

唐碧瑶打开字条一瞧,立即递给贺鹤。

贺鹤纵目一瞧,只见上面写着两行绢秀的字迹:

“大义灭亲见真情,

生生世世永相随!”

贺鹤怔了一怔,将纸张撕得粉碎塞入口中,斟起一杯茶稍润数口,立即将碎纸吞入腹

中。

“鹤弟,你何需如此的谨慎呢?”

“身在虎穴,小心为要,准备拭葯吧!”

唐碧瑶双颊一红,转身脱去衣衫之后,立即伏在榻上。

贺鹤心儿一荡,颤抖的双手轻柔的替她上过葯,将包袱放在她的身边,立即向后转道:

“瑶姐,请着衣吧!”

唐碧瑶蚊声道:“合身吗?”

贺鹤转身一瞧,立即一把搂住她,叫道:“哇操,好一个凌波仙子!”双chún一凑,就慾

亲吻那两片樱chún。

唐碧瑶以掌接住他的双chún,啐道:“少不正经!”

贺鹤朝她的掌心一吻,道:“好细,好柔,好香喔。”

唐碧瑶双颊一红,挥掌佯作慾劈。

贺鹤毫不在乎的吻上她的双chún,立即贪婪的吮吸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青梅竹马先上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