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十六章 一回生来二回熟

作者:李凉

翌日晌午时分,贺鹤在神清气爽,气机如珠的情况下睁开了双眼,他果然看见石玉及石

珊盘坐在他的面前。

他另外还看见一份干粮及闻到香喷喷的味,只见他将右掌微微一抬,那份干粮立即飞入

他的掌中。

他拆开纸袋中,立即看见袋中装着两份各由两大片馒头包着炸肉片的“古代汉堡”,他

立即叫声:“好!”

声音未歇,他早就大口大口的咬嚼起来了。

石珊含笑道:

“鹤弟,别吃那么急!好好的品尝一下吧!这是娘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昆明城买来的

哩!”

“哇操!生意那么棒呀?”

“不是啦!娘是通过大风帮的严密封锁网才买回来的啦!”

“哇操,辛苦啦!他们还在找我吗?”

石玉含笑道:

“不错!我瞧他们不但面色沉重,而且双眼充满血丝,可能一直没有休息!”

“哇操!太感动了,可是,怪啦,我们目前距大风帮总舵并不远,他们干嘛一直找不到

我们呢?”

“我们洞外十丈外早已被贾贤布过阵,除非精谙阵式者,否则,根本会把十丈外之处当

作是一片石壁,怎会进来此地呢?”

“哇操!太神奇啦!”

“唉!这就是先父被尊称为‘璇玑老人’的原因,贾贤如果不走上歧途,凭他的才智,

必能将先父的武学发扬光大的!”

说完,神色一片黯然!

贺鹤已吃完那两块干粮,一见石玉的神色,目光朝铁匣中一瞧,一见铁巨中居然多了一

块生铁,他不由一怔!

石珊立即说道:

“鹤弟,娘想出一个鱼目混珠的主意,打算利用这个匣挑起飞天双魔及樊天霖的拼

斗!”

“哇操,好点子,说来听听吧!”

“你在待会就带着这尸体及空匣回去,这块生铁与金剑的重量差不多,应该可以瞒过他

们的。”

“至于这把金龙剑则由我替你保管,我会一直在此地等你,你只要把飞天双魔诱来此

地,就可以用金龙剑除去他们的!”

“哇操,好点子,你真是我的贤妻,未来的良母呀!”

石珊立即羞赧的垂下头。

“哇操,不行,还有两个漏洞哩!”

石玉含笑接道:

“鹤儿,你是不是考虑到樊天霖会到此地来看现场,还有万一他叫你打开铁匣,你将如

何应付?”

“哇操,娘,你真高明!”

“鹤儿,你太夸奖了,我们是再三的考虑才想到这两点漏洞的,而你却一下子就联想到

这两点漏洞,你更高明哩!”

“咳,咳,不敢当!我是喜欢和别人开玩笑,所以脑瓜子动得比较快,娘,你一定有妥

当的对策了吧?”

“我有初步的构想,你不妨再补充一些!”

“不敢当,请指点!”

“你不妨带樊天霖来此看现场,反正距离此半里远尚有个小山洞,我们二人可以搬到该

处布阵,配合你搏杀飞天双魔!”

“哇操,好点子,不过,我可要练练通行阵式之法哩!”

“这种障眼法,说穿不值钱,反正现场也要整理一下,你可以趁机练一练,至于铁匣之

事,不妨告诉他已被贾贤震坏暗簧了。”

“哇操,高明,这场戏交给我来表演吧!”

石玉点点头,立即指导贺鹤如何通行阵式。

石珊则红着脸整理她与贺鹤共同制造出来的“红白物品”以及将贾贤的尸体集中在贾贤

的一套青衫上面。

一个时辰之后,只见贺鹤左手提着铁巨,右手提着那套包着贾贤尸体的青衫缓慢的走出

树林。

立听一声惊喜的呼唤道:“总护法?”

“唰!”的一声,一名紫衣中年人已经自道路远处疾驰而来。

贺鹤微微一笑,点头道:

“刘义,辛苦你了!”

那名中年人一见贺鹤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欣喜之下,立即单膝跪地拱手道:“总护法,

恭喜您遇劫呈祥!”

“哈哈!托你的福气,免礼!”

刘义一起身,立即取出一个竹管朝空中一掷“咻……”锐响声中,昏沉的天空中,立即

迸散出一蓬烟火。

“总护法,您请返帮吧!”

说完,转身在前带路。

贺鹤稍一加劲,与他并肩而行,同时含笑道:

“哇操,想不到因为我的一时疏忽,却要劳动大伙儿的奔波,有够‘歹势’!”

“总护法,您大客气了!您若非太关心属下们,岂会发生这些意外,属下们已经决定在

未找到您之前,决不休息!”

贺鹤一见他的双眼果然已经满布血丝,立即苦笑道:“哇操,还好我闯了出来,否则,

岂不成为罪人了吗?”

就在这时,远处已经驰来一大群人,贺鹤抬头一瞧,丢下一句:“刘义,我先失陪

了。”立即朝前驰去。

来人乃是由樊天霖夫妇为首,跟在他们后面的除了樊淑惠以外,尚有天地双娇,难怪贺

鹤会疾驰而去。

双方速度均快,刹那间即已在相距六尺停下来了,樊淑惠却含泪唉声:“鹤弟!”立即

扑入他的怀中。

贺鹤歉然的低声道:

“惠姐,害你担心了,都怪小弟不好!”

“鹤弟,别说了,你只要回来,就没事了!”

说完,拭泪退回原位。

贺鹤将手中之物放在地上,拱手道:

“参见帮主、副帮主及二位奶奶!”

樊天霖上前扶起他,含笑道:

“总护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本应看弟兄们卖命寻找你之情景,真替你高兴。”

“这全是帮主平日领导有方呀!”

“哈哈,少往本座的脸上贴金啦!这个铁匣莫非……”

贺鹤故意回头朝四周望了望,立即点点头将铁匣送入樊天霖的手中。

樊天霖那双手情难自禁的轻轻一颤。

姚倩华欣喜万分的道:

“总护法,我们回去再说吧!”

“帮主,副帮主,您们先回去休息吧!属下必须在门口向每一位弟兄们表达歉意及谢

意!”

樊天霖点头道:

“好吧,本座夜晚设宴替你压压惊吧!”

说完,立即欣喜的和姚倩华联袂离去。

贺鹤刚提起尸体,韩珍娇立即含笑道:

“是贾贤搞的鬼吧?”

贺鹤边走边点头道:

“不错,我打算把他的尸体供起来,早晚警惕!”

樊淑惠柳眉一皱,道:

“那岂非臭死啦!”

“哇操,安啦,你闻不到臭味的啦!我打算把它放在那块大石上面,既可自我警惕,又

可显去本帮的威仪,如何?”

樊淑惠立即娇声道:

“好嘛,不过,我不喜欢看那种东西,我去吩咐素月她们煮碗‘猪脚汤’压压惊吧!”

“哇操,好呀!不过,别煮得太早,我可能要在此地待一阵子哩!”

“本帮弟子只在这附近十里方圆内搜寻,方才一看见信号,必然已经朝此赶回,大概不

会超出一个时辰,便可以全部赶回啦!”

说完,笑嘻嘻的离去。

韩珍娇含笑低声道:

“鹤儿,你实在令人心服口服,居然能够把这位目空一切的小蛮女驯得如此的乖巧!”

贺鹤打开包袱,含笑道:

“奶奶,这全是缘份,对不对?”

“对!你也相信这个吗?”

“相信,因为,凭我这个原本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不但能够练成这身武功,更有那么多

位姐姐关心,这全是机缘!”

说完,将贾贤的脑袋拿了起来。

韩珍娇含笑接过脑袋,道:

“此人上回曾闯入怡珠居,不但有一身精湛的武功,而且反应灵敏,想不到却会命丧你

手!”

说完,轻轻的朝那块大石一按,立即嵌入大石中。

“哇操!挺好玩的!怎么玩呢?”

“呵呵,力贯指尖,透体徐入,必可保持完整。”

贺鹤拿起右臂,运劲徐吐,果然将它按入石中,他在暗喜之下,立即将那左臂也按入石

中,双掌在胸前一拱,作拱手陪罪模样。

天地双娇不由呵呵连笑!

贺鹤将贾贤被震碎的胸腹肌肉随意排凑之后,立即将他的双腿一屈,作出下跪模样。

他拍拍手,退出六尺外,偏头左瞧右顾,不由哈哈一笑,道:“死假仙,你英雄何在?

枭雄何存呢?下辈子可别再走歹路啦!”

他的话声刚落,远处已传来一阵衣衿飘空之声音,贺鹤回头一看,见有十余人疾驰而

来,他不由微微一笑!

天地双娇立即含笑站在他的左右两侧,助其声势。

一阵惊喜的:“总护法,您回来啦!”那群人立即加速驰来。

贺鹤在他们行礼之际,含笑上前与他们一一握手,连道:“哇操,真‘歹势’!都是阴

魂书生搞的鬼,他在请罪啦!”

众人朝嵌入石中的肌肉一瞧,纷纷钦佩贺鹤超凡入圣的武功。

尤其,当其中一人认出天地双娇,悄悄的转告别人之时,那些人多少干过坏事,心虚之

下,立即听贺鹤的话进木屋休息了。

人群越聚越多,人人依序排队与贺鹤握手,兴奋的情绪将即将下山的太阳感染得依依不

舍斜挂在两边。

终于,在有姑娘撒娇催促之下,它不得不回家了。

贺鹤却仍一一与那排长龙握着手。

足足的又过了半个时辰,他一见到最后二人是飞天双魔时,立即含笑道:“哇操,堂

主,您们回来啦!”

单于天嘿嘿一笑,朝贾贤瞄了一眼,又朝天地双娇一瞥,道:“不错!老夫兄弟刚到

此,听说你曾被贾贤擒去,可有此事?”

“哇操,标准答案,他正向二位请罪哩!”

单于天嘿嘿一笑,右手食指倏地一弹,“叭”地一声之后,贾贤的额头立即被弹破一个

小圆洞。

嵌在石上的一根肋骨却神奇的飞入单于天的手中。

贺鹤喝声:“哇操,好功夫!”脑瓜子立即闪电般疾转。

单于天朝那根肋骨破裂之处,前前后后瞧了一眼之后,一边递给单于天,一边阴声道:

“总护法,贾贤真的死在你的手中吗?”

声音方出,双眼早又紧盯着贺鹤。

贺鹤心中暗骇,立即昂首哈哈长笑。

他突然发笑,一来拖延时间思忖如何作答,一来以笑声提醒樊天霖让他自己出来摆平此

事。

因此,他足足的笑了半个盏茶时间之后,方始停了下来。

单于天随地一抛,那根肋骨立即准确的重回原位,只听他阴声道:“总护法,以您的功

力,怎会有这种出力欠匀之现象呢?”

“哇操!二位堂主可知贾贤为何要捉我?”

单于天立即沉声道:

“他要你告诉他如何开启铁匣?”

“不对!他是逼我,并非要我,请二位堂主想一想,任凭我是钢筋铁骨,在连遭六个时

辰‘逆血搜魂’酷刑之后,好不容易趁隙冲开被制穴道出手伤敌,还能够做到真善美的境界

吗?”

单于天却沉声问道:

“铁匣在何处?”

倏听樊天霖自远处喝道。

“铁匣在本座之处,酒菜将凉,二位前辈、总护法及二位堂主,请入厅一聚!”

说完,倏地转身离去。

飞天双魔一听樊天霖竟将自己二人排列在最后,那两张原本深沉的鬼脸,立即变成苦瓜

脸。

一声冷哼之后,单于天阴声道句:“老夫已用过膳,恕不奉陪!”说完,立即与单于天

并肩而去。

贺鹤立即朝天地双娇眨眨眼。

韩珍娇却传音道:

“鹤儿,留神这两个老鬼的搞鬼,我们俩人必须回去怡情居,你待会再过来聊聊吧!”

说完,立即与韩珠娇并肩行去。

贺鹤吸口气,边走边稍为整理思绪,立即迳自步入大厅。

厅中只有樊天霖夫妇含笑而立,千千诸位侍婢也已经不在了,贺鹤心知他们必要与自己

密谈,立即含笑就座。

樊天霖含笑道:

“总护法,本座是不是可以改称呼你为鹤儿了?”

贺鹤心知他打算先使用美人计,立即红脸低头道:“帮主厚赐,属下岂敢不受,不过,

此事尚需惠姐点头。”

“哈哈!惠儿一向眼界甚高,此次破天荒的将你这位福将带回来,可见,她已经对你甚

为倾心,你何忍再辜负她呢?”

“可是,属下以天地双娇较技落败,已与宋家二姑娘成亲,事关名份问题,惠姐可能有

意见啦!”

姚倩华立即含笑道:

“总护法,你请放心,我已经与惠儿谈论过此事,她并不计较此事!”

“这……属下就以这杯酒多谢帮主及副帮主的成全!”

“哈哈,先干杯,再改口!”

“哇操,失礼,我该改口,爹、娘,谢啦!”

说完,果然一饮而尽。

樊天霖夫妇于杯之后.只听樊天需含笑道;“先用膳吧!”

贺鹤道过谢,立即开始用膳。

美酒佳肴加上樊天霖夫妇频频挟菜劝酒,贺鹤心中冷笑,表面上却装出十分欣喜之模

样。

好半晌之后,只见贺鹤捂着肚皮笑道:

“哇操,我这个肚皮也挺可怜的,不是饿得要命,就是撑个半死!”

“哈哈,这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一回生来二回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