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十七章 老鸟菜鸡上仙台

作者:李凉

半个时辰之后,单于天阴声道:

“宋启麟如果没死,目前尚天天在大明湖边洗澡,你若有机会,不妨走向他求证一

番。”

那十四名老者立刻神色复杂的低下头。

贺鹤沉吟片刻,道:

“我相信你们所说的一切,不过,我仍坚持要接掌此地的基业,不过,要恢复东湖堡之

名称。”

“嘿嘿,老夫只要那个铁匣,并不稀罕什么基业,你最好在明夜此时将它送来,否则,

休怪老夫无情。”

樊淑惠倏然叫道:

“姓贺的,你这个人面兽心的……”

“妈的,住口,我方才还打算救你哩,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说完,迳自转

身慾走。

单于天立即喝道:

“小兄弟,站住!”

“哇操,有何指教?”

“小兄弟,你明夜要不要来赴约呢?”

“哇操!不一定,必须经过帮中兄弟们公议。”

“这……等一下!”

说完,二魔立即以传音入密交换意见。

贺鹤故意仰首望着天上的明月,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半晌之后,只见单于天在樊淑惠的身上大穴连拍六掌,阴声道:“小兄弟,老夫明夜此

时恭候大驾。”

说完,立将樊淑惠掷给他。

贺鹤伸手接住她,一见她咬紧牙根全身直颤,淡淡的道:“不见不散!”立即转身掠

去。

那十四名老者立即紧跟而去。

夜空中立即传出飞天双魔的得意笑声。

贺鹤回到庄内之后,沉声道:

“烦请各位加派人守住暗道出入口,天亮之后,立即设法封闭各处暗道。”

“是!”他们立即匆忙的离去。

贺鹤挟着樊淑惠进入怡珠居大厅,一看见韩珠娇迎了出来,立即道:“奶奶,请你察察

惠姐的穴道。”

韩珠娇将她朝桌上一放,右手食中二指立即搭上她的腕脉。

盏茶时间之后,只听她道声:

“好狠的截脉手法,是飞天双魔下的毒手吧!”说完,立即开始脱卸樊淑惠的衣衫。

一阵轻细的步声过后,韩珍娇及宋玉兰、宋玉芳已经走到桌边。

贺鹤立即道声:

“是单于天下的毒手!”

韩珠娇忙道:

“姐姐,惠儿中了截脉手法,任脉交给你啦!”

韩珍娇点头,双掌立即按在樊淑惠那赤躶的小腹。

贺鹤立即将经过告诉宋家二女。

二女听完详情之后,宋玉兰立即上前问道:

“妹妹,没事了吧?”

“大嫂!”樊淑惠立即扑入她的怀中。

“妹妹,别伤心,先设法救回你爹娘吧。”

“大嫂,都是小妹惹的祸,小妹真该死。”

“妹妹,你别如此自责,飞天双魔心怀不轨图谋甚久,即使没有擒你走,他们也是另有

诡计的,先洗洗身子吧!”

说完,牵着她行向浴室。

韩珠娇立即含笑低声道:

“鹤儿,恭喜你啦!”

贺鹤微微一笑,道:

“飞天双魔也真狠,不但废了樊天霖的武功,而且还当面欺负他妻子哩。”

“你确定樊天霖的武功已经被废了吗?”

“我虽然没有把过他的脉,不过,一见他那灰败及痛恨慾绝的神色,和右肩伤口一直流

血,够他舒服的啦。”

“苍天有眼,报应不爽!”

“哇操,还是你的那句老话,恶人自有恶人磨。”

倏听宋玉芳低声问道:

“鹤弟,你明晚真的要去赴约吗?”

“哇操,我又不是傻鸟,我才不去哩。”

“你打算约他到石大婶隐身之林中吗?”

“不错。”

韩珍娇含笑道:

“你们聊聊吧!我去煮些面,鹤儿,你可要好好的陪惠儿,她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头。”

“奶奶,谢谢你啦,说真的,我对她很内疚哩。”

“傻孩子,别放在心上啦。”

说完,立即与韩珠娇行向厨房。

宋玉芳轻轻的依偎在贺鹤的怀中,道:

“鹤弟,你待会带惠姐回信情居去休息,可要好好的安慰她哩。”

贺鹤亲了她一下,道:

“芳姐,你的肚量真大呀。”

“去你的,又来啦,你以为我喜欢挺大肚子呀!”

“冤枉!小弟绝无此意!”

“鹤弟,姐姐跟你闹着玩的,不过,飞天双魔已练成‘龟甲神功’,你可别轻敌哩。”

贺鹤含笑道:

“姐姐的金言玉语,小弟一定会牢记在心的!”说完双chún一凑,立即贴上她的樱chún。

他们片刻之后,已经紧紧的吸吮了起来。

直到远处传来宋玉兰的一声轻咳,两人方始分开身子整理衣衫。

宋玉兰走到厅中,含笑道:

“鹤弟,烦你去拿套惠姐的衣衫吧!”

贺鹤点点头,立即疾掠而去。

宋玉兰含笑低声道:

“妹妹,他和你说了些什么?”

“他……他说……他……”

宋玉兰立即捂嘴轻笑道:

“妹妹,小心动了胎气哩。”

“不和你说啦!”

“妹妹,瞧他对你百般呵护的模样,实在令人羡慕极了。”

“姐姐,如果你想要尝尝害喜的滋昧,我待会就请他留下来吧。”

“不!不!别开玩笑!时候未到,我毕竟还在守丧哩。”

“呸,守什么丧呢?他们一死,帮中人离去,我们去迎回爷爷,补办一个婚礼,如

何?”

“好呀,姐姐也希望如此呀,届时,我们就在此过着与世无争,相夫教子的生活,只羡

鸳鸯,不羡神仙,多逍遥呀。”

倏听贺鹤接道:“附议!”

声音方扬,他已掠入厅中了。

二女想不到被他偷偷听个正着,不由双颊通红。

贺鸿朝她们微微一笑,立即走向浴室,二女被他这一神秘的微笑,笑得全身一阵燥热,

立即低下头。

突听“唰”的一声细响,贺鹤已去而复返,他一见到二女的羞赧模样,正慾逗她们,突

听一阵脚步声从厨房传出来。

他立即朝厅外一瞧,道:

“时间过得真快,天又快亮了。”

韩珠娇含笑接道:

“天快亮了,肚子也快饿扁了,来,吃面,吃八宝粥,由你们自己挑吧。”

说完,又和韩珍娇各端一个小锅走了出来。

贺鹤嗯了一声,眯眼一嗅,道:

“哇操,好香喔,我两样都要吃,等我一起喔!”说完,笑着走向浴室。

半晌之后,他带着樊淑惠走入大厅,一见一张空椅之上并摆两个大碗,不由“哇操”一

叫。

宋玉兰姐妹不由捂嘴轻笑不已。

“哇操,惠姐,你瞧芳姐待你多棒,请上座吧!”

樊淑惠含笑摇摇头,迳自坐在一边。

“哇操,芳姐,你真的叫我把这两大碗面及八宝粥全都吃光呀,我又不是大肚汉,对

了,怎么没有见到裘大叔他们呢?”

樊淑惠低声道:

“你一失踪,他们外出寻找,至今毫无下落。”

“哇操,会不会出事了?”

“这……不会吧?”

“哇操,你们不知道他们曾用毒包子伤过六十余名丐帮高手,后果不堪设想哩。”

宋玉芳含笑劝道;

“鹤弟,你放心,他们能够潜伏那么多年,一定会小心的啦。”

“惠姐,你待会先去我那铁匣,我出去转一转!”

“外头情况复杂,你可要小心些。”

韩珠娇沉声道:

“鹤儿,我待会儿陪你出去走走吧!”

“哇操,谢啦!有了你这张护身符,我可以纵横武林啦。”

众人不由莞尔一笑。

韩珍娇含笑道:

“鹤儿,趁热吃吧!”

“哇操,奶奶,你真的要我吃这么多呀?”

“呵呵,奶奶无权作主,你问问芳儿吧。”

宋玉芳含笑道:

“鹤弟,你方才是不是叫着要吃粥及面的吗?”

“是呀,可是,我没有说吃这么多呀!”

“你就尽量吃吧,如何?”

“哇操,这才差不多。”

说完,立即动筷挥著忙碌起来。

诸女见状,含笑各自用膳。

不到盏茶时间,诸女一见贺鹤居然已将那碗面及八宝粥吃得精光,不约而同的睁目瞧着

他。

贺鹤双手抚腹,唔了一声道:

“哇操,有够累,芳姐,你的床铺借我歇歇气吧!”说完夸张的弯腰抚腹行去。

韩珠娇微微一笑,立即起身回房更衣。

半个时辰之后,贺鹤、樊淑惠与易容成中年文士的韩珠娇含笑离开怡珠居,直接来到大

厅门口。

樊淑惠关心地道:

“鹤弟,谨慎些,别忘了有很多人等着你回来哩。”

“哇操,惠姐,你放心啦,我们一定会在黄昏之前回来的,有关找出铁匣及封锁暗道之

事,就编劳你啦。”

说完,朝门口那六名大汉回过礼,与韩珠娇并肩离去。

沿途之中,正在搬运砂石的大汉们纷纷点头问好,贺鹤含笑以“辛苦”费了盏茶时间,

方始踏上下山道路。

“鹤儿,你可以获得最佳人缘奖哩。”

“哇操,不敢当,樊天霖待他们太严太苛,我比较尊重他们,因此,我觉得天下这么

大,能够相处在一块,挺不容易的哩。”

“对,这就是‘敬人者,人恒敬之’的道理,不过,这些人久处绿林,个性稍嫌偏激,

你可别和他们太过于亲近。”

“我知道,这些人多多少少被‘天心一剑’所慑,我如果哪天垮台了,他们说不定会趁

机打落水狗哩。”

“嗯,你能看得如此透彻,我就放心了,要不要入林去看看她们?”

“不,大白天的,说不定有人在暗中监视哩。”

韩珠娇“嗯”了一声,立即朝那两侧林中默察着。

两人默行盏茶时间经过那处树林之后,只听贺鹤含笑问道:“奶奶,我是不是可以向你

请教一个问题?”

“说呀。”

“奶奶,当年若非发生泰山客栈那件事,你们二人及夏爷爷会不会结合?”

韩珠娇苦笑道:

“应该会的,算了,时隔这么多年,何必还提这么多呢?”

“不,我一直愧对夏爷爷,因此,想稍作弥补。”

“傻孩子,奶奶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难不成还要扮家家酒吗?”

“奶奶,你们看起来才只有四旬左右,夏爷爷受了这么多的活罪,虽然稍嫌苍老,我相

信他那颗火热的心,仍然是年轻的。”

“这……鹤儿,解铃还需系铃人,你懂这个道理吗?”

“我不懂,不过,夏爷爷一直愧对你们,岂敢再提这种事儿,我觉得有必要把那件事告

诉他,对吗?”

“好吧,届时烦你告诉他‘往事如烟,来日不多,顺其自然’吧!”

贺鹤低声念了一遍,道:

“奶奶,谢谢你的成全。”

“鹤儿,你宅心仁厚,难怪上天会如此的厚待你!”

“奶奶,你太夸奖了,我挺同情夏爷爷的哩。”

“唉,别提他了,顺其自然吧!鹤儿,别回头,我们被盯梢了。”

贺鹤心中一震,边走边凝神默察,果觉身后半里远处有六人,立即低声道:“奶奶,好

象有六人哩,咦,前面也有二人哩。”

“鹤儿,别慌,先弄清楚他们的来意再说吧!”

两人立即默默的朝前行去。

不久,果然看见两名中年叫化迎面而来,那二人乍见到贺鹤立即神色一变,半句不吭的

转身疾掠而去。

“鹤儿,丐帮之人既已在此现身,唐家之人必也在这附近,但愿瑶儿已见了家人,否

则,恐要费些chún舌了。”

“奶奶,瞧他们的反应,不大乐观哩,怪啦,后面那六人好象要超越我们哩,要不要留

住他们呢?”

“见机行事吧。”

两人继续前行半里之后,果见有六名魁梧青衫大汉手持狼牙棒匆忙的擦身而过,怪的

是,他们竟然不吭半句哩。

六人驰行甚疾,眨眼间已驰出半里远。

“鹤儿,这六人乃是塞北血狼帮之人,该帮之人素以孔武有力,心狠手辣见长,一向不

与各大门派来往,此番来此,必有阴谋。”

“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上淹,怕什么?”

“对,既在江湖走动,就该不惹事,不怕事!”

“奶奶,前面林中有不少人,可能生意上门了哩。”

“呵呵,让奶奶再见识一下‘天心一剑’的威力吧!”

贺鹤摸摸背上那把剑,笑道:

“芳姐的这把剑不会生锈吧?”

“呵呵,此剑名曰追风,已埋没半甲子,今日由你的手中重现江湖,势必会再创出一段

轰轰烈烈的事迹!”

“咻”的一声,一支响箭已钉在贺鹤二人身前丈余外,贺鹤立即“哈哈”一笑,道:

“好狗不挡路,出来亮亮相吧!”

说完,已走到那支响箭边。

一阵“嘿嘿……”阴笑声中,自左右林中娇捷的掠出四十余名手持狼牙棒的青衫壮汉立

即挡去他们去路。

贺鹤将真气一提,笑嘻嘻的道:

“血狼帮的大小狼们,有何指教?”

居中的喝道:

“小子,你客气点!”

“哇操,见孔子谈礼义,见你们,狗臭屁!”

一声吼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老鸟菜鸡上仙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