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十八章 旖旎销魂温柔窝

作者:李凉

石珊被贺鹤拉入浴室中,一见他自柜中取出一条大毛毯铺在那张石床上,立即低声问

道:“鹤弟,你要做什么?”

“补行周公之礼,上回在小山洞中,太委屈你啦!”

石珊双颊一红,颤声道:

“鹤弟,别这样嘛!惠姐及兰姐还在厅中,若让她们听见了,多难为情啦!”

贺鹤脱去外衣,笑道;

“哇操!安啦!这个房间有最佳的隔音设备,一定吵不了别人的!”

说完,伸手去替她解去腰结。

“鹤弟,你今夜是不要去赴约吗?”

“哇操!我就是为要调剂今夜的紧张心情呀!”

“这……这会不会影响你的体力呢?”

“哇操,安啦,我是无敌铁金刚啦!”

说完,轻轻的褪去她的外衣。

石珊立即羞赧的转身褪去一道道屏障。

贺鹤匆忙解除障碍物,立即“端枪前进”。

一番温存之后,开始在“钻探海底石油”了。

羞趣及欣喜交集的石珊一听见果然没有制造出什么“噪音”,心中一宽,立即闭眼品尝

这种蚀骨销魂的滋味。

可是,半个时辰之后,她情不自禁的自己违规开始制造“噪音”,而且是一声比一声

高,一声比一声急。

那种情急,要命的叫声除了在这种情形之下,才能欣赏得到以外,平时即使是以刀拦在

她的颈项上,她也叫不出来。

贺鹤太高兴了!

贺鹤太愉快了!

贺鹤探得更急,更深了!

石珊几乎要喊出救命了!

终于,在一声长叹“鹤……弟……”之后,她的泪水伴着汗水不停的溢出,倍添一股扣

人心弦的凄然之美。

贺鹤自被中取出毛毯盖在她的身上,微微一笑之后,立即走出浴室。

石珊知道他尚未尽兴,正在猜测他会去找樊淑惠或宋玉兰,以及他还能支持多少之际,

樊淑惠已经悄悄的进来了。

不到半个盏茶时间,自那关闭的浴室木门外面清晰的传来贺鹤及樊淑惠的嬉笑之声及奇

异声音。

足足的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石珊按捺不住好奇,悄悄的打开木门自门缝一看见樊淑惠在

主宰战场,她立即全身一臊。

在她的温柔保守观念中,女人怎能这样放肆呢?

可是,她继续瞧了一阵子之后,由贺鹤的赞美声音及樊淑惠的优美姿势中,她情不自禁

的偷学起来。

甚至连他们二人“交换战场”以后,樊淑惠那种“悍不畏死”的“反抗”情形,她也看

得十分的入神。

她躺回桌上,好象练武般扭动身子。

扭呀扭呀,她越扭越来劲了。

贺鹤将樊淑惠“摆平”之后,悄悄的来观察石珊有何不适,一看之后,不由低声一笑。

石珊抬头看见,羞得立即钻入毛毯中。

贺鹤立即掀毯闯入“禁区”。

石珊羞趣的以掌捂面,不敢轻举妄动。

贺鹤低声道:“珊姐,热情点嘛!”双手以食指立即轻轻的在她的腋窝搔痒,窘得她边

笑边扭着身子。

这一扭,就进入情况了。

她开始生硬的扭动起来。

可惜,盏茶时间之后,她正觉得有点得心应手之际,却觉后力不继。

贺鹤最疼这位青梅竹马了,岂肯再欺侮她,低声道:“期待,期待,再期待,珍重

啦!”

说完,替她盖上毛毯,然后含笑离去。

心满意足的石珊,立即闭目养神。

宋玉兰在客厅徘徊,突然看见贺鹤居然赤身躶体的走出房间,她立即走向寄情的房中。

一开门,贺鹤的双手已经搭上了她的外衣扣结,笑道:“兰姐,真‘歹势’,劳你久候

了!”

宋玉兰低头解开腰带,关心的道:

“鹤弟,这不会影响你今夜之约吧?”

“哇操,这只是一种调剂,我习惯了这种先肉搏战,再正式火拼。”

宋玉立即钻上榻。

贺鹤紧追不舍,老马识途的闯入禁区之后,立即大肆活动。

“兰姐,芳姐已经拔了头筹,你这个姐姐可要加油喔。”

“去你的,瞧芳姐前阵子的活受罪情形,有谁愿意呀?”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强迫中奖’!”

“你呀,最自私啦,自己享受,害人家为你受苦。”

“哇操,别说得这么严重嘛!母爱是最神圣伟大的哩。”

“我才不会那么傻哩,我要趁着年轻之时,多享受一下这种滋味,你瞧,芳妹现在已经

在干瞪眼哩。”

“哇操,有理喔,可是,又好象不大对劲呀。”

“去你的,少耍滑头了。”

“哇操,我耍滑吗?好,客人的要求,包君满意。”

说完,立即再度开始“钻探海底石油”。

宋玉兰首次尝到这种滋味,那对凤眼立即眯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胡说八道。

贺鹤全力以赴,拼着“钻头扭伤”也要钻。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之后,方始收工休息。

“兰……姐……你……中奖……啦……”

“中……就……中……嘛……

***

星月凄迷,贺鹤提着铁匣,带着那十六名老者再度来到荒坟场,他一见四周无人,立即

沉声道:“搜!”那十六名老者立即分掠而出。

片刻之后,突听一声惊呼道:

“禀总护法,属下发现两条断腿。”

贺鹤喝声:“小心有毒!”立即疾掠而去。

只见两条赤躶躶的血淋淋的齐股断腿拦住一座坟场,分明是一对男女的左腿。

贺鹤失声叫道:

“哇操,会不会是帮主与副帮主的左腿呀!”

“禀总护法,断腿下面有一封信。”

“念给我听,小心有毒!”

那名老者应声:“是!”立即取出一副皮套套入掌中,拿起信封小心翼翼拆御着。

“小兄弟:

老夫不习惯人多口杂的场面,明日午时,烦你带着铁匣单枪匹马至滇池旁清风亭中换

人,为了表示老夫兄弟的诚意及信用,先归还樊天霖及姚倩华的左腿,老夫不会对你下毒,

尚祈笑纳!

顺颂

时祺

飞天双仙敬上。”

贺鹤气得全身直颤,扬声喝道:

“妈的,单于天,单于地,你们这两只缩头乌龟太不上路啦,王八蛋!”

声音清晰的传出老远,却未听见回应。

贺鹤沉声道:

“黄老,齐老,麻烦你们回去召集所有的弟兄们在大门外集合,搜!”

两名老者应声:“是!”立即疾掠而去。

贺鹤与那十四人在坟场疾绕一周之后,方始掠回断腿边,只听贺鹤道:“柳老,钱老,

这两条断腿偏劳你们啦!走!”

盏茶时间之后,贺鹤十五人已经掠回大风帮大门外面,他示意三名老者站在他左右两侧

之后,立即肃容扫视现场。

火把掩映之中,两千余人井然有序的齐声拱手喝道:“参见总护法!”

贺鹤心中暗乐,却沉声道:

“免礼!柳老,钱老,麻烦你们高举断腿,秦老,麻烦你当众宣读那封信。”

两条断腿一举,众人立即神色一变。

这一念完,立即有人喊道:

“复仇,替帮主及副帮主报仇!”

群情沸腾,呐喊不已。

贺鹤心中暗喜,任由他们去发泄。

足足的过了盏茶时间,贺鹤右臂一扬,现场方始恢复平静。

“各位,帮主及副帮主一向对飞天双魔礼遇有加,敬重万分,想不到他们却恩将仇报,

干下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我当众发誓,今生今世如果不杀死飞天双魔,我誓不为人,希望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多谢各位!”

说完,朝众人作个环揖。

众人纷纷拱手,哄然应声:“遵命!”

贺鹤朝众人点点头,道:“多谢各位,现在请各位回去休息!”说完,转身走向摇摇慾

坠、泪流满面的樊淑惠。

樊淑惠倚在门旁,悲呼一声:“鹤弟!”立即扑入他的怀中。

贺鹤柔声道:

“惠姐,别伤心,我们必须化悲愤为力量,只要擒住二魔,再好好的将他们千刀万剐

吧!”

“鹤弟,你先派人赴清风亭布下天罗地网,今午一举将二魔一网打尽吧!”

“秦老,柳老,钱老,此事就偏势你们三位了。”

三名老者点点头,立即掠入内间去召集人手。

贺鹤吩咐站在门口的一名大汉道:

“吴应冲,把这两条断腿暂时埋在后院中,记住,要留下记号。”

说完,扶着樊淑惠走回大厅中。

樊淑惠越想越伤心,不由自主的轻啜不已。

贺鹤在无奈之下,只好吩咐素月送她去怡珠居,他自己则盘坐在太师椅上默默的调息备

战。

哪知,在半个时辰之后,突然看见柳老者神色慌张的在大厅外颤声道:“禀总护法.大

事不好了。”

贺鹤身子一震,沉声道:

“柳老,清风亭出事啦?”

柳姓老者掠入厅中拱手道:

“属下及秦兄、钱兄率领七十余名好手一接近清风亭十余丈,立即有人中毒倒地,所幸

属下备有灵葯及时掠出……”

“钱老他们怎么啦?”

“全部毒发而亡了!”

“啊,走!”

两人疾掠盏茶时间之后,已经接近清风亭,柳姓老者道:“总护法,请您止步。”

贺鹤停下身子,仔细观察尸体,不禁咬牙切齿的道:“哇操,他够狠!”

“禀总护法,那株树上似乎有一张字条呢!”

贺鹤朝柳姓老者所指方向一瞧,果见三丈外一株树干上钉着一张白纸,他凝神一瞧,立

见:“孙猴子难逃如来佛掌心!”

贺鹤“哇操!”一声,立即一掌拍了过去。

“轰!”声中,那株树应掌而折。

“轰隆!”声中,那株树三丈方圆内突然传出一阵爆炸声音,树枝,泥土及尸体不停的

冲天爆射而起。

贺鹤神色大变,暴退出二十余丈,一见柳姓老者也及时退出,道:“哇操,好毒的伎

俩!”

倏听远处传来一阵“轰隆”爆发声音及惨叫声音,贺鹤回头一看,大风帮大门外一片火

光,立即疾射而去。

他的速度虽快,却只能目送两道黑影分从左右扬长而去,他立即吼道;“单于天,单于

地,你们给我站住!”

说完,立即朝右侧那道黑影追去。

他刚追近十余丈外,突然看见一粒黑影疾射而至,急忙疾射右侧,上听“轰隆”一声爆

响。

他虽然没有直接被炸中,却被震得双耳嗡嗡作响,气血翻腾,连连吸气压抑翻腾的气

血。

如此一来,他只能任凭他们厉笑而去了。

他掠回大风帮大门外,一见上千人已经将火势扑灭,不由暗暗的摇了摇头。

突然听到远处传来:“鹤弟!”他抬头一见宋玉兰、宋玉芳、樊淑惠、石珊及天地二娇

焦急的站在大门口,他立即疾掠而去;

樊淑惠上前仔细瞧着贺鹤,松口气道:

“还好,你没有受伤,方才实在吓死人了,想不到二魔会有‘霹雳弹’!”

贺鹤苦笑道:

“这玩意儿挺恐怖的哩,芳姐,你怎么也出来啦?”

宋玉芳苦笑道:

“谁能放心呢?”

“哇操,没事啦,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去看看现场。”

众人折腾到天亮之后,方始埋妥尸体及收拾现场,贺鹤一听居然有五百余人被炸死,六

百余人轻重伤,不由仰天厉啸。

他吩咐那些人送入院中休养之后,立即令众人用膳及休息。

他走回信珠居,诸女默默坐在桌边,立即苦笑道:“惨败,真是惨败,先用膳再说

吧!”

众人默默的用膳之后,韩珍娇肃容道:

“鹤儿,敌暗我明,对方又有霹雳弹,此处四周必须先加强戒备。”

“是!”

“老身姐妹,即将易容外出搜索飞天双魔的形影,若有消息,会立即发现信号,鹤儿,

你随时来接应吧!”

“是,奶奶,你们多留神些。”

“老身知道,你最好去取出金龙剑,另外叫‘他’也出点力。”

“是!”

半个时辰之后,贺鹤才持布包包妥金龙剑回到怡珠居,朝樊淑惠道:“惠姐,你会怪小

弟瞒你吗?”

说完,缓慢的除去布条。

“唉,此情此景,姐姐怎能怪你呢?”

贺鹤缓慢的抽出剑,肃容道:

“惠姐,小弟问你保证,一定会手刃二魔,以慰本帮死去兄弟之灵!”

“鹤弟,你身负重伤,早点休息吧!”

***

黄昏时分,贺鹤诸人边用膳边听取天地二娇告知此行没有收获,正在暗自焦急之际,突

听一声朗喝:“禀总护法,急事禀告!”

贺鹤掠至院中,沉声道:“什么事?”

“春雪及春梅送帮主及副帮主的尸体返抵大门之后,已经毒发身亡,请总护法速作裁

决。”

只听樊淑惠悲嚎一声:“爹,娘,你们死得好惨呀!”贺鹤身子一震,立即制住她的

“麻穴”。

“鹤弟,快带我去看看。”

韩珍娇在她的“黑甜穴”一按,将她制晕之后,道:“鹤儿,小心有毒!”立即抱她行

入厅中。

贺鹤沉声道:“带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旖旎销魂温柔窝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