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 五 章 旗开得胜震浪娃

作者:李凉

贺鹤睡得正熟之际,一条快舟划破湖面,疾射向翠湖庄,一声清脆的“谢啦!”声音过

后,立见一道紫影自舟上疾射而起。

别看那道紫影双手各提一个包袱,只见她展翅伸足,身子一划之后,立即轻飘的悄立在

湖边。

此人正是素月,她回头朝正操舟斜射而去的一位紫衫少女嫣然一笑之后,立即掠入庄

中。

她乍见贺鹤居然靠在凉亭柱上酣睡,稍稍一怔,立即走入大厅。

她一见厅中无人,走入厨房一见素华正在用膳,立即诧道:“华姐,你怎么才用膳

呢?”

素华苦笑道:“贺公子刚用膳哩!我一见这些佳肴丢弃太可惜了,所以就尝它几口。”

“嘻嘻!小心变胖喔!小姐没吃吗?”

“她还在睡哩!”

“喔!累成这样子呀!”

“嘻嘻!他们在午前之时又玩了一遍,那个贺公子好凶喔!居然将姑娘整个的‘摆平’

了哩!”

“真的吗?快说来听听吧!”

素华朝四周望了一下,立即低声将“现场战况”说了一遍。

“啊!贺公子真的这么行呀!”

“真的啦!你如果不信,可以去瞧瞧小姐呀!”

“我才不去哩!万一把她吵醒了,一定又要挨顿臭骂,喔!我明白了,你一定偷看了,

否则,怎么会晒纱布呢?”

“我……我不是故意的啦!你可要口风紧些喔!”

“我知道!我上午去过方护法,她一听到小姐已和贺公子已成好事,欣喜之余,再三吩

咐咱们要好好的侍候他哩!”

“方护法实在精明能干,她这步棋是走对了!”

“你是指小姐会支持她吗?”

“不错!小姐自从与帮主产生误会,来此休养之后,一直闷闷不乐,除了夫人以外,根

本不见本帮之人。”

“方护法巧施妙计送来了贺公子,小姐在满意之余,只要她开口要提拔方护法,帮主还

不是马上点头同意!”

“嗯!高招,真是高招!”

“华姐,据方护法说贺公子的武功不弱,如果能够把他吸收入帮,在小姐的支持下,她

一定会平步青云,你我可要把握良机呀!”

“我知道,月姐,瞧你大包小包的,是什么东酉呢?”

“这一包是贺公子的衣物,这一包是方护法要送给小姐的佳肴,她还真是一位有心人

哩!”

“嘻嘻!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啦!”

“嘻嘻!难听死了,应该说成‘长期投资’啦!”

“嘻嘻!月姐,你越来越有学问了!”

“嘻嘻!别糗我了,我该去整理一下浴室及房间了!”脱完,将那包食物放进橱中,然

后离去。

素华将剩下的菜肴倒入小木桶中,立即提着它走向湖边。

她刚将菜肴倒入湖中,正在以湖水冲洗木桶之际,突听“哇操!暴殄天物,小心雷公打

你喔!”她立即身子一震。

回头一见贺鹤笑嘻嘻的站在自己身后丈余外,她不由暗骇道:“好高的轻功身法,我居

然无法发现他是何时来此的!”

她立即起身含笑道:“贺公子,你醒啦?”

“哇操!我方才梦见正在啃熊掌,突闻一阵肉香,醒来却见你已将这些好吃的东西倒入

湖中,实在有够可惜!”

“公子,你下回就多吃一些吧!”

“哇操!多吃下去,非变成肥猪不可!”

“嘻嘻!你的身材这么标准,不会变胖啦!”

“哇操!根本的办法在于吃多少,煮多少!”

“这……很难控制哩!”

“哇操!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走!我露一手给你瞧瞧!”

“这……公子,你真的要掌厨吗?”

“哇操!开出去的支票当然要兑现啦!安啦!是我自己鸡婆要掌厨的,绝对与你没有关

连的啦!”

“这……”

“哇操!别这个那个啦!走啦!”

贺鹤跟着他走入厨房之后,立即叫道:“哇操!设备齐全,整齐清洁,哈哈!今夜看

我!”

当他打开柜子,一看见那些鱼,肉及蔬菜,立即叫道:“哇操!活鱼三吃,三杯鸡,

不,大热天的改成香菇鸡吧!”

“哇操!这些菜可以做道‘攀里相思’及‘贵妃灭肥’,嗯!一共有六道菜了,素月,

你去忙你的吧!”

“这……是否有小婢效劳之处?”

“哇操!免啦!只有四个人,两三下就清洁溜溜了,对了,别再洒那些怪香味道了,去

插两盆花吧!”

“哇操!好棒喔!可是,小姐不知会不会责怪哩!”

“哇操!把账记在我的头上吧!”

素华笑嘻嘻的道:“公子,看你的‘易牙’绝活啦!”

“哇操!安啦!今夜若有剩菜,我负责吃光!”

素华嘻嘻一笑,走到大厅,一见素月自柜中取出一个瓷瓶,立即诧道:“月姐,你在做

什么?”

素月轻嘘一声,低声道:“方护法吩咐们暗中制住贺公子……”

“不行啦!万一被小姐反对,咱们非遭殃不可!”

“小姐方才醒了片刻,服葯之后,已经回房休息,她已经同意此事,你去取酒壶来

吧!”

“素华自柜中取出酒壶,低声道:“小姐怎需服葯呢?”

“乐过头啦!身子亏损甚多!”

“啊!这么严重呀!”

“月姐,你怎能怪我呢?你也知道小姐的脾气,她没有召唤,我如果进去护驾,倒楣的

一定是我哩!”

“我知道,不过,你也应该向小姐表示歉意呀!对不对?”

“这……这是事实,月姐,你可要替小姐多美言几句喔!”

“没问题啦!贺公子真的在掌厨啦!”

“是呀!瞧他说得头头是道,又挺内行的,就让他试试看吧!反正吃不完的,就统统倒

给湖中之鱼加菜吧!”

“好吧!咱们去瞧瞧小姐吧!”

黄昏时分,倦鸟归巢,吱吱喳喳的互述白天的见闻,将翠湖庄的四周衬托得一分难得热

闹。

翠湖庄内亦洋溢着“哈哈……”及“格格……”的笑声,不时亦穿插“嘻嘻……”的笑

声,充满着欢欣的气息。

樊淑惠以枕垫背靠坐在椅上,“格格”脆笑声中,使得她那张苍白的娇颜不时的透出兴

奋的艳红!

尤其那双因为“交货过度”而失去光辉桃花眼,亦随着兴奋而不时的闪烁出异样的光

芒。

只听贺鹤朗声道:“樊小姐,我没有负你吧!你瞧你现在的气色多棒,简直就似一朵盛

放的玫瑰哩!”

樊淑惠含笑道:“贺公子,想不到你有这手精湛的手艺,更难得的是居然肯亲自掌厨,

我不知该如何表达谢意哩!”

“哇操!很简单,多吃几口,捧捧场!”

“我……我从未吃过这么多的东西哩!”

素月立即含笑道:“对呀!小姐目前身子不适,居然能够破天荒的吃了这么多的东西,

可见贺公子的手艺实在不同凡响!”

“哇操!吃了这么点东西,就算破天荒啦?还早哩!来!吃鱼补血,这条鱼挺新鲜的

哩!小姐,再多吃点鱼吧!”

樊淑惠含笑点点头,朝素月道:“素月,再替我构碗鱼汤吧!”

“哇操!多谢捧场,你既然喜欢吃鱼,明儿一早我去湖边钓几条鱼,好好的做几道‘活

鱼小吃’让你尝尝!”

“这……大劳烦你了吧!”

“哇操!好玩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两人又欢叙盏茶时间之后,只见樊淑惠含笑道:“贺公子,感谢你的丰盛晚辈!”说

完,将右臂一伸。

素月立即上前搀起她缓缓的向小圆木门内行去。

贺鹤拿起白巾拭去嘴角的油渍之后,朝素华道:“哇操!多谢你的侍候啦!剩下来的东

西全看你们两人啦!”

素华含笑道:“公子,你太客气啦!你请休息吧!小婢二人一定会把这些佳肴全部填进

肚子中的。”

“哇操!多谢捧场的,善后清理之后就交给你们啦!”

说完,迳自要走向厅外。

“公子,请问你要去何处?”

“凉亭,打地铺!”

“公子,小姐请你在客房休息。”

“这……她不是要休养吗?”

“小姐会另在房中休养的,院中甚多蚊虫,你还是在客房休息吧!”

“哇操!恭敬不如从命,我先去散散步吧!

走入院中,只见繁星熠熠,夜虫吱鸣,阵阵花香随风飘来,贺鹤心神一畅,立即缓缓的

步入院中。

那知,他刚走了十作步,突觉腹中一阵绞疼,他立即神色一变,忖道:“哇操!好端端

怎么腹疼呢?”

疼痛越来越剧,他情不自禁的蹲了下去。

素华悄悄的掠到门后,瞧了数眼,欣喜的忖道:“看来‘蚀肠散’已经开始发作了,我

得赶快去向小姐报告哩!”

贺鹤蹲了半晌,只觉腹疼渐失,正在暗松一口气之际,突觉一股便意,立即暗叫一声:

“糟糕!”

只见他朝大门外疾射而出,双眼一阵扫视,落地之后,立即朝湖畔一株柳枝密垂柳树射

去。

他刚躲入柳枝中,裤子一褪,立听一阵“劈里巴拉”的连珠炮响,一股腥臭无比的稀屎

立即洒在湖边。

他连拉半晌之后,如释重负的低唔一声,拆下柳条,除去柳叶,折成数截之后,轻轻刮

理“旱道”口之秽物。

他刚完成“善后”工作,提着裤子打算要穿着之际,突听一阵苍劲的声音道:“咦?是

蚀肠散!喂!你可知你已经中毒啦?”

贺鹤吓了一大跳,边系腰带边朝地上打量着。

“喂!你答话呀?”

贺鹤一听声音,是来自株柳树下面,而且好似有铁链扯动的声音,他立即低声道:“哇

操!你是人还是鬼?”

“嘘!有人来了,你在今夜子时再来吧!”

贺鹤不用回头,立即由那细碎的步声猜知是素华来了,立即略为一整衣裤,然后转身走

了过去。

“啊!贺公子,你怎么……怎么走到湖畔呢?”

贺鹤由她的惊异神色及她的言词,心知其中有诈,他立即信口胡扯道:“哇操!想不到

湖畔夜景会哪些的迷人。”

素华盯着他的脸瞧了一阵子,暗诧道:“怪啦!他刚才明明已经毒伤发作了,此时怎又

似没事一般呢?”

因此,她立即含笑道:“贺公子,你真是雅士,居然懂得欣赏夜景?”

“哇操!雅士个屁,我还是天王星哩!妈的!如果让我查出你们在搞鬼,届时看我如何

修理你们。”

他立即苦笑道:“我那里承担得起雅士二字呢?我只是喜欢到处乱逛而已,我要回房休

息啦!”

说完,迳自朝内行去。

素华朝湖畔扫视一阵子,突闻一阵腥臭的味道,她皱着眉头走到那株柳树前,立即低啐

一声。

一个向后转,立即匆匆的走回大厅。

贺鹤走入那道小圆门,一见牙床上果然铺设另外一套绣被,他在脱去外衫裤及武生靴之

后,立即盘坐不动。

他的脑海中一直盘绕着自己突然肚疼及那阵怪人声,思付好半晌之后,方始凝神静虑开

始调息。

他调息一周天之后,只觉神清气爽,通体舒泰,耳听远处传来一阵轻鼾声音,他立即悄

悄的着衣穿靴。

片刻之后,他悄悄的自小圆门向内一探,只见樊淑惠侧向一张豪华床上酣睡,他立即悄

悄的走向大厅。

只见素月换上一身紫色劲肥伏在桌旁睡觉,他立即暗道:“哇操!站卫兵,偷睡觉,该

死!”

他悄悄的溜出大厅,迳自朝那株柳树掠去。

他刚站立在自己那堆腥臭的稀屎面前,正慾以土遮掩那堆“宝贝”之际,倏听柳树头底

下传出:“你来啦!”

“哇操!你是谁?”

“无名老人,一个自作孽不可活,无颜再见世人的老人。”

“哇操!老先生,你在哪里呢?”

“就在你所站立的地下。”

“哇操!你怎会跑到地下呢?”

“嘿嘿!娃儿,你问得太天真啦!者夫岂愿屈居地下,可是……唉!不提也罢,娃儿,

你怎会来翠湖庄的?”

“我是遭坏人所擒,不知为了何故竟漂流至此,所幸被樊姑娘发现,否则一定非‘嗝

屁’不可!”

“嘿嘿!娃儿,你受骗了!”

“哇操!这是她们告诉我的呀!”

“嘿嘿!娃儿,你太天真了,你一定是只刚出道的菜鸟吧!”

“哇操!我以前一直住在杭州西冷,前几天突然被一个三八查某擒住,醒来之后,就已

经躺在房中了。”

“嘿嘿!娃儿,那个女人为何要擒你呢?”

“哇操!我也搞不懂呀!我根本没有见过他呀!”

“娃儿,你一定长得很俊吧?”

“哇操!这……马马虎虎啦!看得过去啦!”

“娃儿,你叫什么名字!你家大人是谁?”

“我名叫贺鹤,恭贺新的贺,闲云野鹤的鹤,我自幼即无父无母,一直跟随着一侠名叫

贾贤的人生活。”

“贺鹤,好名字,瞧你的武功修为,将来必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哇操!你在地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旗开得胜震浪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