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 六 章 挥戈连闯三重关

作者:李凉

夜色寂寂,湖面被夜风吹得起阵阵涟漪,贺鹤静坐在柳树旁不时的咬牙切齿,双目寒光

暴闪,分明甚为震怒。

地下不时传出阵阵“哗啦!”的铁链扯动声音,可见无名第人也甚为愤怒。

“娃儿,老夫姓宋,名叫启麟,乃是云南昆明滇池畔东湖堡堡主,在三十年前武林大会

上曾经以‘飞絮轻功身法’及‘震天十三式’掌法大出风头。”

“武林大会之后,四方豪杰自愿前来投靠,老夫却为了专心调教小犬那孽徒武功,因此

一一予以婉拒。

“大约在二十年前,小犬宋辉煌及那孽徒之武功已经大成,老夫便令他们二人分别进入

中原去历练一年武功。”

“一年后,小犬不但博得‘震天公子’美誉,而且带着杭州镖局局主方东青之妹方双双

回来见老夫。”

“哇操!我见过那个方东青之子!他很神气哩!”

“不错,杭州镖局在当时即已被誉为‘天下第一镖局’,那位方双双不但美若天仙,而

且文武双全,老夫便答应那门亲事。

“成亲之日,各派掌门人皆亲赴道贺,那是老夫这辈子最得意的日子,偏偏在席间却被

你那位师祖璇玑老人施天宇触了楣头。”

“施天宇行侠江湖,除了以璇玑掌法及剑法成名江湖以外,对于面相亦颇有心得,他将

老夫拉到一旁说了句‘小心自己人之暗算’!”

“老夫哈哈一笑,并不以为意,翌日便将堡务交给小犬,与各派掌门联袂进入中原,开

始遍访各大门派。”

“十个月之后,老夫获悉添了一对双胞胎孙女之后,立即赶回堡中主持弥月喜宴及替那

孽徒补行婚礼。”

“当时,那孽徒已与‘九如仙女’姚情华成亲,且已有六个月身孕,老夫在姚倩华生下

一子之后,便飘然离堡。”

“那知,在三年之后,老夫由丐帮弟子的口中获悉小犬夫妇竟已被‘飞天双魔’单于天

及单于地杀害,因此,立即赶回堡中。”

“老夫曾经教训过飞天双魔,想不到他们竟会柬约小犬夫妇在玉华山上决战,当时虽有

十名堡中高手前往,却一并遇害。”

“老夫查过他们的尸体,确定必然另有他人暗中帮忙,可惜,当时妹子那孽徒之甜言蜜

语,并不知道是他在暗中搞鬼。”

“老夫在办妥小大诸人的丧事之后,立即遍及江湖请各大门派代为寻找飞天双魔的下

落,那知,过了半年余,一直没有消息。”

“那知,就在者夫打算要只身入江湖之余,却接到飞天双魔的挑战函,地点就是是在此

地,老夫便将堡务交给那孽徒只身赴约。”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老夫与飞天双魔自亥初一直拼斗到翌日寅卯之交,老夫虽

已负伤,却已稳占上风。”

“那知,正值老夫要歼灭双魔之际,那孽徒夫妇却已赶到现场,老夫当时不察,正在喜

获授手之际,却被他们削去左臂及伤了‘志堂穴’。”

“等老夫醒来之时,已被困在此地,不但四肢已被削去,琵琶骨更被孽徒以千年寒铁链

条贯穿,每月必受两次湖水浸泡之苦,唉!”

贺鹤哎牙切齿的道:“哇操!樊天霖你这个吃里扒外,恩将仇报的畜牲,我非把你挫骨

扬灰不可。”

“娃儿,谢谢你,先别急,那孽徒心计过人,咱们必须从长计议!”

“老先生,我听你的吩咐!”

“娃儿,你去回去吧!记住,先掌握住那个鬼丫头。”

“我知道,老先生,你多保重。”

翌日一整天,贺鹤除了用膳以外皆在房中调息,他知道要除去樊天霖,必须要有足够的

武功作后盾,自己必须争取时间才对。

当夜亥末时分,他再度溜到柳树旁,只听宋启麟沉声道:“她们皆睡着啦?”

“是的,老先生,我是不是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

“说吧!”

“樊天霖为何不杀你呢?”

“他妄想逼出老夫那‘先天气功’口诀。”

“哇操!还好你留了一手,你没有告诉他吧!”

“没有,他在逼问不出之下,居然点破老夫的‘气海穴’,他以为已经废去老夫的武

功,那知,老夫又已恢复三成功力了。”

“哇操!三成功力就这么厉害呀?”

“嘿嘿!老夫那‘先天气功’若修到化境,不但可以身轻若絮,凌波虚渡,而且掌力足

可崩山裂地,可惜,老夫已经无法修复了。”

“哇操!别急嘛!”

“唉!老夫已年登八旬,又遭湖水冰寒之气侵逼十余年,能够恢复三成功力,已经是最

大的极限了!”

“老先生,我是不是可以帮你出困?”

“没用的,老夫被困在这处四周全是千年寒铁铁壁,只有两个圆洞可以透气及供湖水及

湖鱼流入,你根本进不来。”

“哇操!那你当初是如何被困进去的?”

“娃儿,你很细心,在湖水及湖鱼人口处另有一个丈余方圆的铁盖,不过,已被那畜生

锁住,若非有钥匙或上古奇兵,根本无法打开。”

“哇操!那钥匙是不是在樊天霖的身上?”

“不是,就在老夫身前尺余远处。”

“哇操!我帮你把它钩出来!”

“不行,那孽徒已将它毁去了。”

“哇操!王八蛋!有够狠,老先生,要怎样的上古奇兵才能打开铁盖呢?”

“金龙剑!”

“哇操!金龙剑在何处?”

“金龙剑乃是前辈奇人天心老人的成名兵刃……”

“等一下,你所说的天心老人是不是那个会使‘天心一剑’还有修练‘天心神功’的老

人?”

“对呀!你见过他……不……他已物化甚久,难道你见过他的武功秘笈?”

贺鹤朝四周扫视一遍之后,以“传音入密”将自己巧获“天心丸”及看到“天心神功”

“天心一剑”之事说了一遍。

宋启麟听后,不由哈哈长笑。

倏听院中传来一声轻叱:“谁?”贺鹤不由大骇!

宋启麟急忙传音道:“娃儿,快仿老夫的笑声,同时高声应对。”

贺鹤暗暗颔首,立即哈哈一笑,道:“素月,是我。”

说完,身子立即掠了过去。

“贺公子,你怎么没休息呢?”

“哇操!如此良夜美景,岂可错过呢?”

“公子,你方才突然发笑,莫非有什么喜事?”

“不错!在下方才突然领悟到一式苦思甚久的招式,咱们比划一下!”

“这……不太妥吧!万一小婢误伤了你……”

“哇操!算我活该,行了吧!”

“这……小婢总觉得太放肆了些!”

“哇操!安啦!我不会告诉第三者的,来吧!”

说完,笑嘻嘻的垂臂不语。

“好吧!小婢得罪了!”

“了”字刚落,一式“飞燕掠林”,身子疾射而来,双掌连劈之中,两道凌厉无比的掌

劲已经疾罩而去。

贺鹤又将双手往外轻轻的一挥,砰!砰!两声,素月好似触电般,如形往后一闪,立即

飘退出丈余外。

“素月,你没事吧!”

“公子,你真强的掌力,接招!”身似闪电般朝前一掠,左掌一挥,右手平推而出迳撞

贺鹤的右肋。

贺鹤不闪不避,在她那手掌刚刚要送到之际,手掌一抬,五指似剑,闪电般的向她的腕

脉。

素月陡收右手,左掌疾拍向他的“肩井”大穴。

贺鹤叫声:“哇操!我怕痒哩!”立即晃肩拧步,微一侧身轻巧的窜到她的身边,右手

一探准备去抓她的左掌。

素月猛然拔身,半空中提气转势,双臂一抖,一式“挑云拨雾”企图拔开他的双掌。

贺鹤喝声:“好嫩的手啊!”掌心立即贴住她的手掌,随意往外一挥。

素月只觉双臂发麻,赶紧提气凌空往后一缩,身形突然往下一沉,脚方落地,人已被震

出五尺。

她勉强站稳身子之后,鼻端已汗出如珠,面色青白了。

“哇操!素月,你不要紧吧?”

“还好,公子神功盖世,多谢你手下留情。”

“哇操!神功盖世,太夸张了吧!”

“公子,小婢原本自恃武功了得,今日与你一比,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后尚祈

你多指教!”

“哇操!彼此研究吧!回去休息吧!”

贺鹤刚走进院中,一见素华扶着樊淑惠站在厅口,立即说道:“哇操!真失礼,竟把惠

姐吵醒了!”

樊淑惠嫣然一笑,道:“鹤弟,姐姐很高兴见到你有如此精湛的武功,过些日子,姐姐

身子复原之后,咱们再比划几招吧!”

“好呀!不过,我有自知之明,我这种‘菜市仔’掌法一定非你的敌手。”

“格格!你太客气啦!姐姐也无法在两招之内击败素月哩!”

“哇操!那是素月承让啦!素月,你说是不是?”素月苦笑道:“公子太抬举小婢啦!

小婢已经尽力,公子却是游刃有余,若非你承让,小婢早已血溅当场了。”

“哇操!不敢当,惠姐,夜露深重,你快回房休息吧!”

“嗯,你也早点休息吧!”

接连三天,贺鹤皆找素月及素华过招,在樊淑惠的监督之下,二女先后施出全力分别以

掌法及剑法进攻。

贺鹤以五成的功力,使出“璇玑掌法”及“璇玑剑法”,便应付自如,而且每比一次,

他的招式或威力便增进一分。

樊淑惠在旁观战,更加确信他乃是甫出江湖。

她为了估测贺鹤的功力,便令素月二人联手进击。

那知,不到十招,二女立即失剑而退,不由令她惊喜万分!

她在惊喜,贺鹤更是惊喜万分的忖道:“哇操!想不到死假仙的武功这么厉害,看样子

我是可以混下去了。”

只听樊淑惠脆声:“高明,鹤弟,你真令姐姐大开眼界了!”

“哇操!惠姐,多谢你的夸奖,我觉得有些招式尚无法完全顺手哩!”

“格格!不错,你尚完全发挥威力,不过,你那充沛的掌劲足以弥补招式之缺失,若多

加磨练,一定可以更具威力的!”

“惠姐,你早点将身子调养好,多指教几招吧!”

“格格!姐姐自愧不如,过些日子,姐姐会带你去见见一些高手的。”

“真的吗?好棒喔!”

“鹤弟,你继续练吧!姐姐该吃葯了。”

说完,迳自含笑而去。

素月及素华朝他拱手一笑,立即也步入大厅。

贺鹤按奈不住欣喜,佯作散步的走到那株柳树旁,传音道:“老先生,樊淑惠过些时日

要带我去见识真正的高手哩!”

他刚方讫,耳连立即传来宋启麟的传音道;

“好极啦!只要与你交手之人是那孽徒之手下,立即痛下杀手,反正那鬼丫头会支持你

的!”

“哇操!好点子,对了,老先生,俗语说:‘知已知彼,百战百胜’,你是否可以将你

的武功指点一二呢?”

“嘿嘿!没必要,你只要找机会和那鬼丫头比划一下,就了若指掌了。”

“哇操!有理,我真猪脑。”

“娃儿,你只要把‘天心一剑’练成,老夫保证你可以天下无敌了!”

“哇操!真的吗?”

“老夫岂会骗你,娃儿,你是不是已经贯通任督两脉了!”

“我也不知道哩!”

“娃儿、你的真气是否可以畅行百脉了?”

“哇操!是呀!沿途都是练灯,通行无阻!”

“嘿嘿!那就是已经贯通习武人一辈子梦寐以求的贯穿天地之桥了,想不到天心老人的

‘天心丸’会有如此灵效!”

“哇操!贯穿天地之桥有何好处呢?”

“内力源源不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连老夫在十年前也无法达到那个境界哩!娃

儿,你真是得天独厚。”

“哇操!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娃儿,你今晚来练练天心一剑,如何?”

“好呀!我为了练那两式剑招,差点摔成鼻青脸肿哩!老先生,你可要好好的指导我

哩!”

“嘿嘿!会的,想不到老夫也有缘可以听听这招旷古剑招!”

大地一片黝暗,贺鹤鬼魅般的溜到柳树旁,传音道:“老先生,我来啦!”

“开始吧!全力施展吧!”

贺鹤应声:“是!”立即抽出向素月借来的那把钢剑。

只见他神色一肃,剑诀一引,沉声道句:“开始啦!”足踏子午,身子一闪,右臂一阵

疾挥,寒芒飞闪过后,立即收招停身。

“娃儿,你使完啦!”

“是呀!怪啦!这次怎么没有摔跤呢?”

倏听“哗哗!”两声,接着是一阵“扑通”大响,只见那株柳树已被削去两株粗树连根

带叶的掉落在湖中。

贺鹤不由一怔!

“娃儿,你距那株柳树多远?”

“我看一看,大概八尺吧!”

“娃儿,恭喜你,行啦!”

“什么?我已经练成‘天心一剑’啦!”

“不错!而且你已经能以剑罡伤人了!”

“哇操!什么叫做剑罡呢?”

“剑气,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挥戈连闯三重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