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 七 章 爱你就是让你爽

作者:李凉

“娃儿,老夫还欠你一份情哩!”

“哇操!老先生,您别如此客气啦!似宋姑娘这么美若天仙,令人一见生怜之人,每个

人都会伸出援手的……”

“嘿嘿!剑门四英在武林之中颇有名气,若非遇上你及贾贤,其他的人在忌惮之下,就

一定会袖手旁观的。”

“哇操!我当时实在很想出手,不过,我怕打不过他们,所以才会去找贾贤来帮忙,所

幸能将那四人赶走。”

“娃儿,你被掳之事,一定与此事有关!”

“哇操!”

“不错,东湖堡之人一向穿着紫衣,剑门四英既然也身穿紫衣,必然也是大风帮之人,

所以才会被那位姓方的紫衣妇人擒来此地。”

贺鸿心知必然另有原因,不过,他仍然附和的道句:“不错!”

“娃儿,那个鬼丫头绞尽脑汁佯作是将你从湖畔救醒的,你就别拆穿她的西洋镜,顺势

混入大风帮吧!”

“可是,她仍在昏睡,听说要再等七到十天哩!”

“嘿嘿!越久越好,你忘了还要练习老夫的武功吗?”

“我知道呀!”

“娃儿,你先瞧瞧四周有没有人?”

“没有!”

“好!你先把‘天心神功’口诀念一遍吧!”

贺鹤立即以“传音入密’将口诀念了一遍。

好半晌之后,突听宋启麟欣喜的道:“娃儿,你真幸运,老夫之‘先天气功’心法竟

与’天心神功’心法同属道家正宗心法哩!”

“哇操!道家心法,那我岂非也要当牛鼻子啦!”

“嘿嘿,胡说,运功练气只是供作强身练武,至于道士将之用于修练道术又求飞升,那

又是另外一条途径。”

“哇操!我明白了!好似一条鱼,可以煎、炖、蒸、炸……”

“嘿嘿!娃儿,你真聪明,以你目前的功力,只要再修练老夫之‘先天气功’一段时

间,一定可以傲视江湖的!”

“哇操!我并不想傲视江湖,我只是想要完成您吩咐的事情,然后好早点把您从铁室之

中救出来。”

“娃儿,若非你提及此事,老夫几乎忘了,娃儿,你说你上回曾经用沾有血迹之布条擦

拭铁匣及打开铁匣的,对吗?”

“是的!”

“娃儿,那是什么血?”

贺鹤心中一跳,忙道:“贾贤在救宋姑娘之时负伤所流出之血。”

“嘿嘿!真是善有善报,想不到令江湖人士绞尽脑汁打不开的金龙剑铁匣,竟然是要用

血来开启,嘿嘿!”

贺鹤心中暗道:“哇操!怪啦!宋玉芳与死假仙在一起时会流血,我和樊淑惠,素华在

一起,她们怎么没有流血呢?”

“娃儿,趁着此时无人,者夫先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你要和女人在一起之时,一定要

先施展‘御女保元术’。”

“如果情况不允许你事先施展此术,你可以暗提聚一口真气,悄悄的分段逐步施展,知

道吗?”

“哇操!还可以分期付款呀?”

“不错!不过,绝对不可泄出那口真气,否则,必须重来!”

“我知道!第二件事呢?”

“老夫把‘先天气功’心法告诉你,你以后在调息之时,只要先施展‘天心神功’,然

后再施展‘先天气功’,久而久之,自会有效。”

“哇操!不会起冲突吧!”

“嘿嘿!放心它们同是道家的心法,你明白殊途同归之理吧!”

“我明白!”

“嘿嘿!凝神静虑,听仔细啦!”

湖畔细雨如丝,似在庆贺武林出了一颗新慧星。

“男怕吵,女怕操,

吵吵吵,吵死人,

操操操,操大肚,

肚一大,羞死人。”

黄昏时分,雨势越下越大,贺鹤撑着油伞边哼着歌儿,边步向翠湖庄的大厅,看样子,

他心情很爽嘿!

不错,他实在很高兴,因为他居然顺利的将“天心神功”及“先天气功”施展一遍,而

且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

他欣喜的走到厅日,收下油伞,挥去靴上的泥渣,立即走入大厅。

那知,他走入房中赫然看见素月仍然长跪在牙床前,他不由身子一震,失声叫道:“哇

操!素月,你真的还在跪呀?”

素月平静的道句:“小婢该罚!”立即低下头。

贺鹤歉意一生,立即上前扶起她,双臂一搂,立即偏头吻上她的樱chún。

素月身子一震,慾拒还迎!

不知不觉之中,她亦紧紧的搂着贺鹤,香舌乍吐轻轻舔卷贺鹤的舌头,逗得他一阵心猿

意马。

全身一阵燥热之下,他的右掌悄悄的钻入素月的那温暖细腻的胸脯,悄悄的来回攀越那

两座“玉女峰”。

素月全身轻颤,低声喘呼:“公子!不要!”

贺鹤受此鼓励,立即开始卸除她的衣衫。

紫衫纷飞之中,二人已变成“原始人”了。

接着,牙床再度吱吱直叫:“轻点!轻点!别把我压垮了!”

素月想不到自己会因祸得福,苦尽甘来,因此,一边还击,一边羞涩的闭上双眼,不敢

面对贺鹤。

“哇操!她既然不敢看我,我何不趁机试试分期付款呢?”

主意一定,悄悄的提口真气,一边收缓攻势,一边悄悄的分段施展“御女保元术”。屋

里立即只闻到规律的炮声。

足足的过个半个时辰,贺鹤一见自己居然顺利的完成“分期付款”工作,精神一振,立

即挥军抢攻!

密集炮声之中,立即添加素月的要命呼唤声音。

贺鹤好似百战凯旋的英雄般,豪气万丈的挥动军杖,同时哈哈长笑屋中的气氛立即激烈

起来。

素月已经豁出去了,因此,亦拼命的迎合及呐喊着。

战火陡升,战鼓立即紧响不已!

真刀实剑厮杀者!

素月邪不胜正开始溃败了,声声呻吟,令人闻之神魂皆颤,贺鹤立即停顿下来问道:

“素月,你不要紧吧?”

“让……我……死……吧!”

“好!给你死!”

素月却已无力还击了!

突见小圆门的绣幔往外一掀,浑身赤躶的素月居然低着头走了过来,贺鹤立即问道:

“素华,你……你要干什么?”

素华来到床前,蚊声道:“是小姐吩咐小婢来服侍公子的!”

“哇操!惠姐,你……”

绣幔后传来樊淑惠中气不足的声音道:“鹤弟,可别把他们弄垮,否则咱们可就惨

了!”

“哇操!惠姐!谢啦!”

说完,立即跃下牙床紧搂着素华。

素月踉跄下床,拿起衣物缓缓的走了出去。

“素华,你真傻!”

素华轻轻的将贺鹤推在牙床上,身子一跃,立即闯入禁区,一边厮杀,一边羞涩的道:

“小婢的确很傻,所幸小婢有一个好主人!”

“哇操!惠姐大人大量,不会和你们计较的啦!”

“小婢知道!小婢感激不尽!”

贺鹤享受着异样的刺激,双掌悄悄的攀上玉女峰流连忘返。

素华想不到樊淑惠不但原谅了她,而且还让她前来支援,惊喜之下,不敢偷工减料,全

力以赴的厮杀着。

屋内立即开始演奏另一种“合奏!”

足足的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素华在力乏及舒爽之下“抛锚”了。

贺鹤见状,立即上前“检查”及“修理”。

屋内重又响起密集的战鼓了!

素华又开始呐喊了!

反正是樊淑惠叫她来支援的,她不必再“虐待”自己了,阵阵呐喊声音立即遮没住屋外

的“淅沥哗啦”雨声。

又足足的过了盏茶时间,贺鹤一见素华已经被“摆平”了,虽然觉得尚未尽兴,为了避

免伤了她,只好紧急刹车了。

那知,他刚起身子,素月已经妩媚的走了进来,只见她屈膝蹲跪在贺鹤的身前,檀口一

张,立即开始“品萧”。

贺鹤身子一颤,不由低唔一声。

素月首次“品萧”,一见葯效对症,心中一喜,立即全神侍候了!

贺鹤双目半眯,张口低唔不已!

足足的过了将近半个时辰,他方始唔唔连叫“交货”了!

素月羞涩的拭去嘴角之秽物,蚊声道:“公子,请沐浴吧!”

“哇操!好!好!”

时间悄悄的流逝着,一晃又过了半个月。

贺鹤在这半个月之内实在愉快极了!

因为,素月及素华情深款款的将他侍候得无微不至,宋启麟亦全心全意的传授他“飞絮

轻功”身法及“震天十三式”掌法。

最令他愉快是,他在精湛功力及敏锐思维之下,已将这两套功夫学全,所欠缺的只是火

候而已!

尤其在运功之时,居然发现“天心神功”及“先天气功”有相辅相成之妙,运功之后,

简直是飘飘慾飞呢!

令他放心的是樊淑惠已经元气全复,娇艳如昔,加上爱情有滋润,她更加的容光焕发,

意气昂扬了。

这晚用膳之后,樊淑惠与贺鹤坐在凉亭中品萧谈天一阵子之后,突听她含笑道:“鹤

弟,姐姐明日将赴昆明,你可愿同往?”

“哇操!昆明?是不是云南那个昆明?”

“是呀!挺远的嘿!大风帮总舵就设在昆明西南滇池旁。”

“哇操!你要回家啦?”

“不错!你愿意去吗?”

“哇操!我很渴望能够拜见伯父及伯母,可是,我从未见识这种场合,加上为了素月及

素华,我担心会惹怒令兄呢!”

“格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嘛!”

“我……我……”

“格格!你放心啦!此次见了爹娘之后,我会将咱们之事禀告他们,你如果不反对的

话,咱们就……就……”

说到此,羞涩的低下头。

贺鹤岂有不知她的心意,立即暗暗叫道:“哇操!三八婆一定想要嫁我了,我该怎么办

呢?”

他立即佯作不知的追问道:“咱们就怎样?”

“呸!你少装蒜!人家要你说!”

“哇操!我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的心事呢?”

“哇操!什么虫呀?”

“哇操!我……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你……你还笑得出来!”

右手一伸,轻轻的在他的左腿内侧拧了一把!

贺鹤心神一颤,夸张的“哎唷!”一叫,将她搂入怀中,低头吻上她那樱chún,右掌亦潜

入她那柔细的胸脯!

“嗯!不要嘛!”

“哇操!惠姐,咱们已半个月零三个时辰没有亲热啦!来吧!”

“不……不行……咱们明日还要赶路呢!”

“哇操!再来一次吧!”

“不!不行啦!一切的行程全安排好啦!”

“哇操!什么时候安排的呢?”

“三天前,是我吩咐素月出去联络的。”

“哇操!真的不行吗?你们三人可以一起来呀!”

“呸!你的胃口越来越大,我偏不让你如意,鹤弟,只要爹娘同意咱们的亲事,姐姐就

让你收素月及素华为妾!”

“哇操!不行啦!贾贤还没有同意啦!”

“嗯!理当如此!咱们就绕一下杭州吧!”

贺鹤暗暗叫苦,表面上叫含笑道:“惠姐,谢啦!”

“鹤弟,我去吩咐素月,你早点休息吧!”

樊淑惠一离去,贺鹤佯作散步的走到柳树旁,传音道:“老先生,她们明天要离此返回

昆明了!”

“嘿嘿!很好!祝你鸿图大展!”

“谢啦!老先生,我有点舍不得与您分离嘿!”

“嘿嘿!傻孙子,你如果不离开此地,怎能早日除去那孽徒及救出老夫呢?”

“这……不错!老先生,您多保重!”

“嘿嘿!老夫会等着和你见面的,娃儿,练武有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可要勤加修

练,此外,别忘了提防身边之人!”

“我知道!老先生,我走了!”

翌日晌午时分,贺鹤身穿一袭丝质紫色儒衫,头戴文士巾,足登锦靴与一身紫衫,明艳

似花的樊淑惠登上了泊在湖畔的一艘豪华画肪。

素月及素华一身紫色劲服,背负钢剑,手提包袱,登上画舫之后,画舫立即徐徐的驶离

湖中。

六名紫衣劲装少女方才俏立在船首相迎,乍遇贺鹤的温文儒雅,俊逸出尘模样,不约而

同的怔住了!

樊淑惠见状,立即冷哼一声。

六名少女神色大变,立即俯首退至舱底操桨御船。

贺鹤走入画舫当中篷下,只见当中凸起一张方桌,桌旁两侧铺有两个锦墩,他不由暗叹

设备齐全不已!

樊淑惠含笑道句:“鹤弟,请坐!”立即盘坐在锦墩上面。

贺鹤朝那软绵绵的锦墩一坐,素华已放下包袱,柔情万千的走到他的身边服侍他坐妥在

锦墩上。

樊淑惠在素月替她靠妥锦墩之后,含笑脆声道:“鹤弟,这些料理全是济南易牙楼之名

菜,用膳吧!”

素月及素华将被子一掀,桌上立即弥漫着一阵清香。

“哇操!色香味俱全呢!好菜!好精致的佳肴!”

二人在素月及素华的侍候之下,一边用膳,一边遍览湖光山色,贺鹤简直陶醉忘形,乐

不思蜀了!

船行甚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爱你就是让你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