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 八 章 爱我就是让我乐

作者:李凉

好半晌之后,夏一凡停止笑声,贺鹤立即沉声道:“老鬼,再笑呀!你如果有胆量的

话,就再笑下去呀!”

“小鬼,老夫若非看到唐老头的份上,早就毙了你啦!”

“那个唐老头?”

“小鬼,你忘了怀远堂那位老当家了吗?”

“哇操!你认识他吗?”

“五十年至交,够了吧!”

“哇操!够了!呸!”

“小鬼,你呸什么呸!”

“哇操!一声呸!交情一笔勾销,冲着唐老头家的面子上,你走吧!咱们的帐下一回见

面再算!”

“这批镖银呢?”

“我不管!反正威震杭州的杭州镖局少局主‘玉面神剑’御驾亲征,这批镖银失不了

的!”

“小鬼,你太阴损了吧!”

“说来听听!”

“方少局主与你无冤无仇,他乃是唐老之未来孙婿,唐老对你仁尽义至,你不看僧面也

要看佛面,怎可对方少局主冷讽热嘲呢?”

“哇操!他就是唐碧瑶那个‘恰查某’的未来老公呀!哈哈!姓方的,你真衰!你竟会

看上那个‘恰查某’!”

方树岭叱道:“住口!你是谁?”

“哇操,在下坐不改姓,行不改名,姓贺,单名鹤,外号叫做……‘武林帅哥’!对!

就是‘武林帅哥’!”

“哼!无名之辈,竟敢猖狂!”

“哈哈!不错!在下乃是无名之辈,不过,在下不怕死,并不会似你方才临阵脱逃,丢

脸丢透了!哇操!”

方树岭气得身子直颤,右手一振,就慾扑来。

夏一凡立即拉住他低语数句。

“哇操!识时务为俊杰!方少局主,树岭兄,你还是早点回去准备,准备成亲吧!别忘

了届时要递份喜贴给我喔!”

“你!你欺人太甚!”

“姓方的,我原本很敬仰你,可是,你方才被这位执爷大哥攻得狼狈而逃,我的偶像已

经破灭了!”

“呸!”一声,尘土一扬,地上立即现出一个寸余深的小洞,吓得方树岭身上一震,立

即后退三步。

夏一凡沉声道:“小鬼,你真的不放手吗?”

“不错!除非你趴在地下让我踹三脚!”

“小鬼,你……你真的想找死!”

“不错!我活得不耐烦了!您成全我吧!”

夏一凡神情一肃,沉声道:“方少局主,老夫是被逼出手的,唐老兄面前,可要烦你多

加美言几句啦!”

方树岭咬牙切齿的道:“老前辈,你尽管毁了这个目无尊长的无知小子,爷爷若怪罪下

来,晚辈会挺身作证的!”

贺鹤闻言,暗道:“哇操!他们这一搭一唱,万一被大风帮的人误会我与唐老头家有关

系,岂非要害了他们。”

他立即冷冰冰的道:“老鬼,你口口声声强调唐老头,他究竟与我是何关系?我只不过

跟他买了几批葯而已呀!”

“小鬼,你忘了他曾送给你‘天蚕丸’及‘回春丸’吗?”

“哇操!那是他自作多情,我最不喜欢吃葯,早就将它们丢入西湖啦?”

“小鬼,你此言当真?”

“我干嘛要骗你!”

“你这个自暴自弃的臭小子,老夫非劈了你不可!”

话声未论,两道如山掌力已卷了过来。

贺鹤大吼一声:“哇操!”双臂一振,全力臂出一掌。

夏—凡只觉一股窒人掌劲倒卷而回,暴吼一声:“退!”之后,双掌似车轮般不停的劈

出十余道掌劲!

“轰……”声中,四周掌劲直溢。

夏—凡被逼得退出十余丈,方始停下身子,他虽觉双臂酸疼不已,为了颜面,立即暴射

而至。

贺鹤虽觉双臂泛酸,一见对方被震退十余丈,心中一安,立即劈出一道掌劲及使出“璇

玑掌法”抢占先机。

他不知夏一凡是为了使身后的方树岭四人及时闪避,才出下策硬劈硬拆,此时双方接战

十招之后,他立即落居下风。

他毕竟欠缺实战经验呀!

可是,牢记宋启麟之言,在快要落败之时,立即以雄浑的掌力硬劈硬将夏一凡的掌势震

歪,然后再度抢攻。

天空中已浮出半弦月,双方皆紧张的瞧二人的打斗。

一个时辰过去了,贺鹤招式渐熟,“耍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二个时辰过去了,两人已是平分秋色!

倏听一声:“小鬼,敢动剑吧?”

“哇操!奉陪!”

双方身子一分,贺鹤接过素月那柄钢剑掠回斗场,一见夏一凡不丁不八的引剑决凝立不

动,他立即神色大变!

他缓缓的绕行于夏一凡丈余外,一见夏一凡只是凝立不动,立即缓缓的站在夏一凡的面

前,沉声道:“老鬼,你这招何名?”

“玉石俱焚,你的璇玑剑法能破吗?”

“哇操!你不想活了吗?”

“少废话!”

“老鬼!你挺聪明的嘿!你已经快要全身钻入棺村了,我还年轻,我还没讨老婆嘿!看

清楚这招吧!”

说完,剑决一引,摆出“天心一剑”的起手式。

夏一凡神色一变,双目寒光熠熠紧盯着贺鹤,只见他将宝剑连挥,速变数招剑招,却不

敢进攻!

半晌之后,轮到他打转了!

倏听一阵惨叫自紫衣大汉之中传出,樊淑惠神色大变,劈退两枚细针之后,立即射入车

厢中。

素月及素华闪到马匹后面,一见那些紫衣大汉齐皆倒在地上捂脸惨叫,不由神色大变!

贺鹤回头一看那些大汉已经相继僵卧在地,心中大骇之下,立即射回马车旁,双目神光

炯炯的瞧着左侧林中。

夏一凡如释重负的以剑拄身挥袖擦汗!

“哇操!你们二人既然敢射毒外伤人,为何不敢现身?”

一声沉重的叹息过后,贺鹤的身边立即传来一缕清晰的女人声音道:“阿鹤,你变了!

你太令大婶失望了!”

贺鹤全身一震,不由“啊”了一声之后!

“阿鹤,给大婶一个面子,放杭州镖局一马吧!””

贺鹤想不到来人竟会是那位专门替人家量制衣衫的石玉,另外一人分明是石珊,他立即

低头不语!

倏见黑影一闪,一位黑衣劲装蒙面女人疾射到贺鹤身前丈余外,泪眼模糊的盯着贺鹤。

“十三点,是你!”

“不错!是我!”

“你……你会武功?”

“你不是也会武功吗?”

“我……我……”

“你……你变啦!你一百八十度的变啦!告诉我!你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变成大风

帮的帮凶呢?”

“住口!你凭什么说我是大帮风的帮凶?”

“你阻挠夏老前辈,就是帮凶!”

“黑白讲!你可知道夏老鬼曾经如何的羞辱我吗?”

“我不相信!”

“老鬼,你把你在西冷山腰抢我的银子,又如何戏弄我之事说一遍,你如果有一句假

话,就天打雷劈!”

夏—凡凄厉的一笑,道:“不错!老夫因为看见这小鬼与一个黑小子在戏耍,一时童心

大起,曾经做了此事!”

“哇操!好一个童心大起,你还记得我的誓言吧?”

“老夫记得,你说要击败老夫,你今天做到了!”

贺鹤立即纵声大笑!

他刚笑出声,倏觉右腰眼一阵刺疼,立即摔落在地。

樊淑惠立即射落在他的身前戒备着。

黑影一闪,出手制住贺鹤的石玉以巾捂面,掠到近前之后,沉声道句:“阿鹤,回头是

岸吧!”立即牵着石珊疾掠而去。

樊淑惠抱着贺鹤掠入车厢之后,沉声道:“走吧!”

素月及素华另上两骑健马之后,由素月护卫,素华御车平稳的朝前驰去,迅即消失于远

处。

夏一凡长叹一声,道:“老了!老夫老了!”

翌日午间,贺鹤及樊淑惠坐在一家酒楼中用膳之际,突见紫影一闪,离开半个时辰的素

月及素华已经走了过来。

只见她们朝贺鹤邻近座头一坐,点过菜肴之后,立见素月轻轻的颔颔首,樊淑惠如释重

负的吐口气,立即继续用膳。

盏茶时间之后,素月会过帐,四人一走出酒楼大厅,立即看见七名紫衣大汉凝立在马车

旁朝她们拱手行礼。

贺鹤一见除了一名大汉的右手伸出无名指以外,其余六人居然各伸出左手中指,他不由

暗暗一怔。

樊淑惠沉声道:“走吧!”立即与贺鹤上了车厢。

马车在三名大汉开道之下,由一名大汉平稳的驾了出去。

贺鹤尚未开口,樊淑惠已经依偎在他的身边,低声道:“鹤弟,那六人乃是千余名好手

以外的二等护卫,到了他处再换好手吧!”

“惠姐,你怕吗?”

“不!我不怕!不过,你自从解去穴道之后,一直默默无语,我很怕!”

贺鹤搂着她躺在车厢上,柔声道:“惠姐,我所中之细针有没有毒?”

“没有!那人对你手下留情!”

“惠姐,她们姓石,石头的石,是一对母女,她们一直在杭州替人量制衣衫,我的衣衫

全是她们送的!”

“她们怎会突然现身呢?”

“她们比我早离开杭州,是连夜搬家的!我当时还在纳闷呢!想不到她们不但谙武,而

且高明到这个程度!”

“鹤弟,别怕,她们只是突袭成功而已,当时大家都观注于你和夏一凡的比剑,才会让

她们得逞的!”

“惠姐,我受过她们的恩惠,你说我该怎么面对她们呢?”

“钟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强也,各人的志向不同,她们如果没有威胁到你的安危,别

理她们吧!”

“惠姐,谢谢你!”

樊淑惠嫣然一笑,道:“鹤弟,你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太紧张了!轻松一下吧!”

说完,樱chún自动的凑了过来。

四chún一粘,她的纤掌立即在他的虎背游动着。

贺鹤身子一震,立即兴奋起来。

樊淑惠的香香不住的在他的口中轻舐卷绕吸吮着,逗得贺鹤的热血逐渐的沸腾起来了。

五爪朝双峰一攀,立即大肆活动起来。

樊淑惠轻嗯一声,立即扬声道:“素月,找个无人之处歇会吧!”

素月脆应一声,朝四周一瞥,立即策骑疾驰而去。

盏茶时间之后,马车停靠在一处密林中,那七名大汉散立在四周二十余丈外,素月二人

卸下健骑,默默的站在两侧。

车厢随着贺鹤的冲刺不停的晃动着。

足足的过了一个多的辰,只听樊淑惠娇慵的唤声:“素月!”素月立即应声进入车厢迅

速的脱去衣衫。

樊淑惠扯被遍身,轻轻的一推贺鹤含笑道:“鹤弟,让素月‘接棒’吧!”说完,立即

闭上桃花眼。

贺鹤刚“撤军”,素月立即“接棒”,不由令贺鹤低唔一声。

樊淑惠格格一笑,道:“鹤弟,别再偷搞那个‘鬼心法’,好好的乐一乐,让身心完全

的轻松一次吧!”

“哇操!惠姐,你可真了解我呢!安啦!我不会自讨苦吃的啦!”说话之中,双掌已大

肆在素月的双峰活动了!

素月嘻嘻轻笑,尽情的玩乐着。

足足的过了半个时辰,贺鹤一见素月好似要“抛锚”了,立即翻身一马,展开剧裂的攻

击。

樊淑惠一见他锐不可当,素月已在“胡说八道”了,苦笑一声之后,立即起身着衣,同

时唤道:“素华,该你啦!”

半个盏茶时间过后,樊淑惠坐在车辕上收听“实况转播”,立即暗暗决心道:“我一定

要牢牢的掌握住他!”

足足的又过了一个时辰,车厢内方始安静下来,樊淑惠一见天色已黑,立即沉声道:

“素月,去吩咐他们买些食物,今夜在此露宿吧!”

“是!”

一周之后,贺鹤带着樊淑惠及素月与素华踏着月色驰到贤鹤楼,他一见到遍地废墟,不

由一怔!

樊淑惠三人陪着他绕了一圈之后,只听贺鹤喃喃自语道:“怎么变成这样子呢?死假仙

到那儿去啦?”

樊淑惠却“瞎子吃汤圆,心中有数”,因为,那位方护法早已向她报告过此事,可是,

她那里敢说出来呢?

贺鹤在思忖之中,倏听远处传来一阵衣袂破空声音,他立即沉声道:“小心!有夜行

人,一共有四人,其中二人功力不弱嘿!”

四人立即凝立不语。

半个盏茶时间之后,果见四道人影疾掠到大门口,贺鹤乍见那四人立即暗暗叫道:“哇

操!伤脑筋的事儿来啦!”

来人正是唐祖烈及其子唐继志,其孙子唐碧瑶和方树岭,四人一停在贺鹤四人身前丈余

外,立听方树岭道:“爷爷,就是他!”

唐祖烈呵呵一笑,道:“小哥儿,别来无恙?”

贺鹤苦笑道:“哇操!托你的福!大难不死!头仔,你……”

倏听唐碧瑶叱道:“小飞仔,你说话客气点,什么‘头仔’‘尾仔’的,你可知道爷爷

是何方神圣吗?”

“呵呵!好汉不提当年勇,爷爷老了,瑶儿,客气些!”

“哼!对付这种见色忘义之人,何需客气!”

唐继志立即叱道;

“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爱我就是让我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