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天幻刃》

第 九 章 马失前蹄啊啊叫

作者:李凉

贺鹤跟着樊淑惠沿着右侧青石通道朝后行去,途经之处,不时有人朝他们拱手行礼道:

“总护法、小姐金安!”

贺鹤一见樊淑惠只是含笑颔首,他立即也含笑颔首,心中却暗道:“哇操!想不到我贺

鹤也有如此‘拉风’的一天!”

走了盏茶时间之后,立即来到一处百花盛放的庭院,贺鹤双目一亮,连吸数口香气,低

声道:“哇操!好所在!”

樊淑惠含笑道:“怡情居乃是本帮招待各派宗主之处,可见爹对你是如何器重及礼遇

了!”

贺鹤朝一朵红花一摸,笑道:“哇操,理当如此!大风帮是江湖第一大帮,大风帮总护

法的住处当然要有气派些啦!”

“格格!瞧你说得像真的一样嘿!”

“哇操!当然是真的啦!你想看看,现在已入秋,即使是走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百花

怒放,缨香宜人的好所在、这就是大风帮嘎嘎叫之处!”

樊淑惠嫣然一笑,低声道:“说来惭愧,这片花园并不是本帮所设计及维护,而

是……”说至此,悄悄的朝左前方一栋精舍一指。

贺鹤低声问道:“此地还有外人呀?”

“是呀!那是本帮的禁区,虽然就在你的对面,可别闯进去呀!”

“能不能溜进去呢!”

“格格!那里面有两个面冷心更冷的顶尖高手,敢进去吗?”

“哇操!什么叫做面冷心更冷呀!”

“进去再说吧!”

说完,笑嘻嘻的朝右侧那栋精舍走了过去。

二人刚走到厅口,立即有两位风情万种的二十三四岁丽人迎了出来,只见她们裣衽一礼

脆声道:“寄情,舒情参见总护法及小姐。”

贺鹤乍遇这种充满成熟妩媚气息的美人,心中没来由的一阵轻颤,闻言之后,立即朝她

们含笑点了点头。

樊淑惠怔了片刻,立即脆声问道:“你们不是在怡芳楼吗?”

右侧那位妇人嫣然一笑,脆声道:“属下二人自上月初一起即已调来此地。”

樊淑惠走入厅中,将贺鹤让至首位之后,陪坐在他的右侧,含笑道:“鹤弟,她们名叫

舒情及寄情,是本帮的两朵花。”

那位右嘴角有一颗美人痣的寄情嫣然一笑道:“小姐缪赞矣!”

“格格!你们太客气了,总护法姓贺,单名鹤,杭州人氏,在职务没有变动之前,将一

直住在怡情居,你们可要伶俐点!”

二女忙应道:“是!”

“你们先去准备总护法沐浴工作,对了!总护法的行李放在素月之处,你们去取行李之

时,顺便告知素月别替我准备晚膳了!”

寄情脆应一声:“是!”立即离厅而出。

舒情行过礼之后,亦朝浴室行去。

樊淑惠立即低声道:“她们一直在侍候二位堂主,甚得堂主的宠爱,此次调来此地,必

然另有缘故。”

贺鹤低声道:“哇操!她们的武功不弱呢!”

“她们原来是三等护法,经过二位堂主调教之后,已经通过一等护法的考验,你可要对

她们防着点!”

“哇操!安啦!我又不是三岁娃儿,她们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会有事的啦!咱们还是

谈谈对面这个芳邻!”

“格格!瞧你这么好奇,我如果不说清楚,你待会儿一定会去探一探吧!我劝你还是早

点打消这个念头吧!”

“哇操!惠姐,你太聪明了!你也太过敏了!聊聊吧!”

“格格!好!我说!对面那栋精舍名叫‘怡珠居’,里面住着三颗明珠,不过,年龄却

悬殊甚大!”

“年纪大的是一对老姐妹,别看她们已经有七十余岁,由于一直孤芳自赏,望之犹如只

是四旬左右呢!”

“至于另外那颗明珠则只有二十岁,她是当今世上唯一令姐姐自惭形秽的美女,可见她

有多美啦!”

贺鹤闻言,立即紧张的问道:“她们的名字呢?”

“年老的一对分别名叫韩珍娇及韩珠娇,年轻之时曾在武林之中传得‘天地双娇’之美

誉。”

“至于年轻的那位姓宋,名叫玉芳,乃是家嫂宋玉兰的双胞胎妹妹,为人甚为冷癖。”

说至此,她的神情立转不自然。

贺鹤想不到宋店麟所要寻找的那对孙女居然皆在此地,欣喜之余,立即问道:“她们怎

会在此地呢?”

“因为此地原本就是她们的家呀!”

“哇操!这是怎么回事呢?”

樊淑惠正慾说明,一见舒情走了出来,立即含笑道:“鹤弟,你先去沐浴吧!咱们待会

再聊!”

果听舒情脆声道:“总护法,热水已备妥,请沐浴吧!”

“哇操!好吧!”

舒情将贺鹤送入浴室,走到大厅之中,立听樊淑惠沉声道:“舒情,总护法即将与我成

亲,你可要多照顾些!”

语气很明显,不准打他的歪脑筋。

舒情立即恭声道;

“属下遵命!不过,总护法若强行求欢!”

“绝无此事,希望你们自重!我走啦!”

舒情送走樊淑惠,一见寄情拿着一个包袱走了过来,她立即低声问道:“这就是总护法

的行李呀?”

“是呀!只有两套换洗衣衫而已,小姐怎么走啦?”

“大概是先要回去沐浴吧!她吩咐咱们要安分些呢!”

“格格!她可真精明呢!舒情,你对总护法的印象如何?”

“格格!咱们没有这个福份啦!少胡思乱想啦!”

“格格!聊聊而已嘛!”

“说真的!我尚未见过如此俊逸的人呢!最难得的是,他不但武功高强,而且看样子也

挺幽默呢!”

“格格!我方才听素月提到他那傲视群雄的情形,啊!实在令人佩服死了!”说完,缓

缓的走入大厅。

“格格!别吊胃口嘛!”

“格格!别急嘛!我先把衣服送去给他嘛!”

“记住,别捣鬼喔!”

“我知道啦!我还没摸清他的底子,怎敢乱搞呢?”

且说贺鹤推开那个圆形浴室木门,目光一见到那设备齐全的浴室,他不由双目一直,暗

道:“哇操!那有这么正点的浴室呢?”

他将木门一锁,走到那两个丈余方圆,半人宽的圆木桶一瞧,只见里面盛满直冒热气的

热水,伸手一摸,不由暗道:“哇操!这么烫,要烫鸟毛呀!”

他朝青石浴缸的水一摸,只觉甚为温暖,他立即颔颔首,然后开始脱去衣衫。

他将衣衫放在那张铺在厚布毯的石床上,拿起浴缸旁的木瓢及泡沫,立即“哗啦!哗

啦!”“呜呀!哇呀!”冲洗起来了。

他费了盏茶时间从头到脚洗得清洁溜溜之后,一见尚剩下半池水,池中另有一个石枕,

他立即好奇的仰了进去。

躺下之后,只觉另有搁脚之处,他将双脚一搁,嘘了一口气,道:“哇操!有够爽!想

不到洗澡还这么好玩呢!”

他东张西望的瞧了一阵子,思绪立即拉回到他来此之后的情景,不由暗笑道:“哇操!

姓樊的,你的武功也不怎么样嘛!”

他一想起自己修理关伯南三人的情形,不由哈哈一笑!

突听“砰砰砰!”三声轻细的敲门声音,贺鹤刚收住声音,立即听见寄情脆声道:“总

护法,属下替您送来换洗衣衫了!”

“哇操!送……不……放在门外吧!”

“是的!总护法,你是否需要属下服侍?”

“哇操!谢啦!”

“总护法,请问你喜欢什么口味?”

“哇操!荤素不拘,大小皆可!”

“吃不吃辣呢?”

“哇操!酸甜苦辣皆吃!”

寄情“噗嗤”一笑,问道:“真的吗?”

“哇操!千真万确!你不妨叫他们做一道‘酸菜白肉沙茶火锅’、‘凤梨饭’,另外端

来一盘‘豆鼓苦瓜’和‘麻婆豆腐’!”

“喔!总护法,您对吃的挺内行的呢!”

“哇操!内行归内行,我并不挑嘴,吩咐他们放手去煮吧!”

“格格!总护法,您挺开明的呢!属下对于烹煮甚感兴趣,若有机会,可否请您多加指

点一些手艺?”

“哇操!寄情,你别太客气啦!任何人只要瞧你一眼,一定知道你不但聪明伶俐,而且

善解风情,我相信你是一位最佳女易牙的!”

“唔!总护法,您怎听出属下的呢?”

“哇操!寄情,您的声音又酥又甜的,我已经软绵绵的倒在浴缸中啦!”

“格格!真的吗?”

“哇操!舒情,你终于开口啦?有事吗?”

舒情一见寄情去浴室那么久,心恐她在乱搞,因此,立即悄悄地在他们交谈之际,掩到

了寄情的身后默默的旁听着。

她听他们二人越址越过瘾,情不自禁的仿着寄情的嗓音嘣出了五个字,想不到居然马上

露出马脚。

因此,她不由“啊!”了一声,道:“没事!佩服!”

“哇操!寄情已经送来衣服,你还佩什么服呢?”

二女不由格格笑个不停!

“好啦!我要穿衣服啦!咱们待会再聊吧!”

二女脆应一声:“遵命!”立即悄然离去。

贺鹤打开木门,一见只剩自己的衣衫摆在地上,匆匆的拿进来穿妥,又仔细的检视一番

之后,方始朝客厅行去。

他甫转入客厅,寄情及舒情已经并肩俏立笑嘻嘻的相迎道:“总护法,您请品茗,瓜子

亦已帮您嗑妥啦!”

贺鹤一见主位左侧茶几上面果然摆着一付带盖瓷盅,另有三十余粒瓜仁摆在瓷盘中,他

立即颔首道:“哇操!谢啦!”

说完,大大方方的上前就座。

寄情嫣然一笑,道句:“总护法请品茗!”立即将瓷盅捧了过来。

贺鹤含笑道:“哇操!你们的动作挺敏捷的嘿!哇操!普洱秋茶!想不到在昆明会喝到

这种极品茶!””

舒情将瓜仁送到他的嘴旁,脆声道:“这是本帮弟子三天前才呈贡至此的,总护法,您

真的有福气呢!”

贺鹤边嚼瓜仁边颔首道;

“此茶若能用松枝文火闷煮,不但会更为清香,而且会更加甘甜!”

二女不约而同的问道:“真的吗?”

“哇操!咱们可以找个机会品尝一下呀!”

舒情媚目一转,脆声道:“总护法,属下去撷些松枝,咱们今夜就煮茶长谈,如何?”

说完,媚目紧盯着贺鹤。

“哇操!如果不与帮规抵触,我乐于奉陪!”

“格格!本帮并无不准澈夜长谈之规定,何况总护法新上任,实有必要早点了解帮规及

此地的环境,是不是?”

“哇操!我是很想早点了解帮规及环境,不过,我尚未正式就任,说不定明天就被三振

出局了呢!以后再说吧!”

舒情格格一笑道:“总护法,您大客气了,帮主如果不是已经内定您为总护法,怎会请

您来住在怡情居呢?”

“哇操!但愿美梦成真啦!对了,你们会不会饿呀?”

“格格!按本帮帮规,帮主今晚会在大厅设宴欢迎您,不过,方才小姐又说要来此用

膳,属下就无法确定了!”

“哇操!民以食为天,你们可要替我打听清楚,我一向怕饿呢!”

“格格!总护法,您放心啦!属下这就去替您探听啦!”

说完,纤腰一扭,朝厅外行去。

寄情又将三粒瓜仁送入贺鹤的口中,含笑道:“总护法,瞧您年青有为,可否请教您是

如何练成这身武功的?”

“哇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黑白练的啦!”

“哇操!您可知道本帮原本并无总护法这个职位,若不是您足堪借重,帮主岂会为您再

添设这个职位呢?”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总护法,当武林传出一位十六七岁的‘武林帅哥’击败‘多情郎君’

时,您可知道帮主有多渴望早日见您一面吗?”

“哇操!有多渴望呢?”

“帮主原本要闭关修练成功,为了见您一面,至今尚未闭关呢!”

“哇操!帮主的武功已经这么高明了,何必再闭关呢?”

“当今武林,除了两位堂主联手,天地双娇联手及多情郎君以外,原本没有一人会令帮

主忌惮,听说,今天又多了您啦!”

“哇操!黑白讲,您想害我的脑袋搬家呀?”

“格格!总护法,您太客气,听说您曾摆出一个架式,让帮主思虑将近半个时辰,才平

发秋色呢!”

“哇操!黑白讲,那是帮主看在小姐的面上成全我的啦!”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对了,你的消息挺灵通的呢!”

“格格,是素月告诉我的呢!她简直把你形容为神呢!”

“哇操!素月这个大嘴巴真是‘违章建筑——乱益嘛!”

“格格!总护法,属下是不是可以冒昧的请教你一个问题?”

“哇操!别这么客气,说吧!”

寄情突然凑在他的耳边,低声问道:“那丫头是不是被你吃了?”

贺鹤心中一震,佯佯不解的道:“什么叫做吃了?”

“格格!总护法您真的不知道吗?”

“哇操!我以前根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马失前蹄啊啊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灵天幻刃》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