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 一 章 茅山摄魂术

作者:李凉

茅山又名卢芽山。

陈了—苍松翠柏之外,最著名的还是那一大片江海般芦纬,每当春夏芦草鲜英或秋季芦

花盛开时,季风徐来,阵阵青滔白浪掀起,波波连天连地,置身其中宛若骑马、乘船悠游自

然美景之中,不自觉地早已沉醉其中,休浴着大自然神妙世界而心旷神怡、赏心悦目、留连

忘返之情那是常常有之。

当然,茅山之间名天下,不只是卢花,茅山派亦小有名气。人们刘其法术自是赞不绝

口。

茅山神殿即坐落于半山腰之芦苇丛中,三百年之古朴檀木所筑造。经年累月为烟香所

熏,更凭添几许古老悠情气息。

门前,正有两位少年在耍着一大堆骷髅头。

较大者名为毛头,十八岁,长得一副活张飞模样。身躯硕壮如牛,两眼凸大,一身青灰

道袍,但怎么看都不像修道者;小者叫毛盾,虽只有十二岁,却已长得—副小大人模样,尤

其那对深邃而清亮的眼睛,任何人照上限都感觉得出他绝不是一个呆子。甚至他灵气所逼,

总有即将被他算计之感觉,也是一身道袍。

他俩已是茅山硕果仅存之嫡传弟于。再加上一位醉鬼师父,茅山派充其量只有三人。

说他们为天下第一小派并不为过。

两人兴致不减地在研究那些骷髅,这是修行茅山法术必修之科目,若能从灰白骷髅摸出

死者生前是男是女,将可出师毕业了。

毛看抓摸下颗不算小的骷髅,其实也只是玩笑居多:“我猜他是大姦臣秦桧毛头汕笑:

“省省吧,秦桧脑袋还由得你来模,他早被人们给剁了。”

那可不一定。”毛盾道:“我看它后脑反骨特尖,准是大姦大恶之人,除了秦桧,,很

似乎很难找到这种骨头。”

毛头道:“你把他唤来阴魂问问不就得了?”

毛盾轻笑:“晚上吧,大白天,哪找得了魂?”

毛头忽而有所疑问:“人说好人、坏人、忠臣、姦臣,到底怎么分才算有特色?

“这个嘛……”毛盾灵机一动已有了答案:“好人即是活着痛苦一辈子,到了晚年才好

过,坏人则是一辈子活得自由自在,只有在死的前一刻感到痛苦。你说,当好人还是坏人?

毛头干笑:“好像当坏人较划算吧。”

“吧!毛看笑首:“不过遇上我们,当坏人就不划算了,死了还要遭人报仇,咱踢它三

百下吧!”

当下一脚踢向那颗骷髅,毛头也凑过来,一时把骷楼当成秦侩,踢得甚有替天行道之报

复快感。

正踢得起兴,远处已传来轰然巨响,地动山摇震得两人大眼瞪小眼。

这正是茅山最近头痛之事情。

他们一向与世无争,可是最近号称北武林第一大门派的金武堂,看上附近那座紫金山藏

有金矿而加以开采。

这本是他家之事,可是矿山开采一久也有枯竭之时、偏伯紫]金山脉又连向茅山山脉,

对方在那头挖不着什么,竟然挖向茅山山脚,还在挖。简直不把茅山派放在眼里。

毛眉、毛头曾经亲自理论,可惜茅山派一向不入流,怎能与天下第一大帮相提并沦,对

方根本不甩。日子一拖又是三个月。

恐怕已挖至茅山脚底下。两人岂能再安稳?

骷髅也不踢了。

毛头道:“总得找他们谈谈?”

毛盾点头:“也好,可是就怕他们还是死硬派·…—咱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真是欺人大甚!走!理论去!

毛头丢下骷髅,一马当先已走往山下。毛盾想想也就跟去。

矿区已不及七百丈远,两人穿过芦丛已见及干百人大事开挖,本是遍地青山碧草,此时

已陷出一片秃黄,两人瞧得又气又怒,想找人理论,却又不知该找谁。

不过在戎区另一头较高岩坟上立着一名黄衣男子,他已发观两人,盛气凌人般飞掠而

起,凌空穿梭两百丈,潇洒落于两人前头另一颗较高石头上。

那人名叫石明,三十上下,长得—副少年得志而锋芒毕露模样,他正是金武堂派遣紫金

山之分舵主,才三十岁不到即已当上天下第一派之分舵主,难怪他如此盛气凌人。

他故作萧洒状,拱手为礼:“二位好,本来在下该前去拜访、促二位既然来了,在下也

就省了这趟路。”

这番话简直太瞧不起人。

毛盾、毛头冷瞪双眼,毛盾道:“免了,谁惹得起你们这天下第一大帮派。我只是来告

沂你,茅山多多少少是一个门派,看在武林同道分上,别挖得我们没头没脸见人。”

“这当然,本派早有考虑。”石名轻笑:“本派淮备买下整座茅山、两位意下如何?”

“过分!”毛头斥道:“茅山虽不起眼,在武林也是叫得出名号。容得你如此侮辱?

“这不是侮辱,是交易,你们想得太多了。”石明淡谈笑着:“本派虽想买下,却也保

证出价到你们满意为止,还找了一处山头免费送给你们,严格说来你们只是迁个位置即有大

把银子可赚。何乐不为?”

毛盾斥道:“岂有此理,打自从有武林,有帮派以来。哪有人卖过山头?不卖“凡事总

有个开始,何况我也为你们准备了另一山头,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

“不卖l。毛头更是火大:“武林还有正义,你这是强盗行为。

快滚。茅山不欢迎你石明作样拙笑两声:“还是请贵派掌门出来说话,小毛头唱什么反

调“我就是少门主!毛头不禁大怒:“我说不卖就是不卖,给我滚远一点“这副德行就能当

少门主??石明汕邪一笑:“难怪茅山派一直排不上名。”

“那是本派的事毛盾也火了:“本派跟你们毫无瓜葛,犯不着卖你什么山头,滚,快滚

石明还是一副老大不甩:“识相点,找个理由搬家,免得大家扯破脸,吃亏的是谁,大家心

里有数,话已传到,给你们一个礼拜时间考虑,过了时间别怪我不讲人情!替我问候贵派掌

门。告辞1”

稍做拱手,石明已转身离去行还使出燕子穿林轻功绝技。

掠回矿区,摆明地在展示不可轻惹的武功。

人走了,毛头、毛盾两师兄弟也瘫软双手,视目尽是秋云。

“怎么办’人家根本不马我们放在服里广毛质一脸苦样:“对方又是高于如云,我们根

本不是他们对手。”

毛头恨恨说道:“只怪本门武功不济,连自保能力都没有,”

“有什么办法,打从进入茅山以来,你我都明白,我们得意的足在抓鬼收魂,谁知道这

回竟然有人要拆我们老家。”

“跟他们拼了!毛头恨道:“连老巢都保不了,以后怎么混’”

“问题是拿什么跟人家拼?”毛盾无奈迫:“看样子,只商找师父商量,如果不行,只

好搬家啦厂“不搬毛头十分坚决:“天下还有正义,金武堂如此欺人大甚。武林同道不会赞

同他们,我们要找正义人士帮忙。”

“正义’值多少钱’”毛盾摇头:“我们替人收尸,超渡也不下百人。好人总是不长

命。正义老是惹人命,这年头已管看不管用,弱肉强食强者称王,何况呐茅山派一向跟他人

没什么交情,凭什么叫人家帮忙?”

毛头纵使满腔怒火,也被现实状况逼得锐气尽失,狠狠捶拳“到时候。怪不得我们用邪

术咒他们死—切等见丁师父再说吧毛盾道:“干我们这行,最相信因果报应。咒人死,有失

天道,非到万不得己,用起来总对不起自己良心“刘付恶徒,还讲什么良心毛头斥喝着。

毛盾却已先行回头,反往冲殿行去,毛头说了几声没人答一脸无奈,也跟了回去;边

行,他仍自咬牙切齿,决不许石明诡计得逞甚至不借—切拼命手段。。两人很快回到神殿,

准备求神祈福吧。里头还算宽敞,分三四供奉。居中为玉皇大帝、天上圣母诸神,左侧则为

关圣帝君、诸葛孔明等人间诸神,右侧为士入阎王等地狱诸神,大大小小少说也有数百尊。

大约想得到,见得着诸神,此处通通不曾遗漏。

毛盾点了三文香,膜拜拆福之后,毛头已俸来一大堆冥纸两人合力烧完,再念些茅山特

有之法祭言语,两人造才退出,殿,往后山更隐秘山峰行去。

转往攀月峰后,眼前已出现几株古松,松下置有石桌石椅虽是中午,此处却因过高,云

层笼恩,清心凉爽,有若仙境。

还未靠近,一阵酒香已飘来,毛头、毛盾两兄弟对望一股,后甚有默契发声,毛头说

“醉了”,毛盾只好选“半醉半醒”。

很显然,两人是在猜师父此时状况,若输的人,通常都要出代价,例如下山买酒或座观

打扫一个月等烦事。

赌注已下,两人很快掠向石桌前,双双面向前头靠崖的小屋,轻声叫师父。

突然茅屋传来狂放笑声,连带一段吟唱:“慾飞,飞上天,慾醉,醉云层,狂我今生独

不醒,但愿来生醉天!……”

有声音,那表示毛盾押宝成功,他飞眼瞄向毛头。鲒笑“我赢了你欠我十张引魂符!。

1毛头跳动两眉,似觉得赔的太重了,须知那符要花三天才画得一张,十张足足耗去他一个

月时间,他要求减价:“五张好刁好,非常时期。”:“好吧。不过,你要负责把状瑰告诉

师父。”

毛头点头,正想再开口,茅屋已晃出一名身穿灰青色太极道袍,满头满腮灰发灰胡的糟

老头。他还抓着一瓶酒坛,醉脸酸晃晃跌跌地走过来。

“捞了油水,想分一点给师父?”

那醉天掌门两眼红喜、贪婪地瞧着两名徒弟,想获得什么好处般逼来。

自从进门以来,就难得瞧及师父一天清醒过,还好,若非茅山武学不是什么艰辛难懂,

否则他必定学不来。

毛头感触就多了,自从八年前,大师伯仙逝以来,他就未再从师父身上得到什么真传武

功,瑞茅山派武功很似也是如此而已。久而久之他也未再要求。倒是师父天天烂醉,似乎除

了他和毛盾之外,也未考虑再收门徒。这对茅山派延续该是有所影响。

然而师父不开口,做人徒弟又怎能四处乱收徒’何况当道士、又非名门正派,想招人入

门都不是件容易之事。

毛头‘一直有意唤醒师仅,当下立即逼人正题,他说道:“油水在前二天已送来。现在

油水快断了,徒儿请师父帮忙。”

“油水耍断了?”醉天掌门目光倒是一顿:“茅山派混迹江湖三百年从没断过油水,你

这话从保说起?是不是有人抢生意’还是死人不须要你们超渡了?”

。‘都不是!毛头大声道:“有人要挖掉茅山,耍我们搬家,也就是要茅山派从此改名

换姓。消失武林啦‘有这种事?难得清醒的掌门人,此时已有了清醒眼神:“是谁’怎么回

事?’“是天下第—门派金武堂毛头道:“他们挖完紫金山,现在准备要挖茅山,然后叫我

们走路。”

毛头大略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醉天掌门听得直皱眉头:“这倒是棘手事……”忽而转向毛盾、:“你怎不说话,你赞

成搬家?”

毛盾两眼勾着人:“不说话是因为有大师兄在,不说话是因为又师父在,这种事我可做

不了主。”

“你倒推得一十二净厂醉天掌门猛灌一口烈酒,然后露出醉邪样:“看你的意思就明

白,你根本不想惹他们,对不对?”

毛盾道:“不是不想惹,而是惹不起,就看师父你够不够本事“师父还有什么本事?喝

酒还可拼个你死我活,其它的全传给你们啦”

毛头闻言大惊广师父也想搬?

醉天掌门忽而呵呵怪笑。莫测高深猛灌洒,随后说道:“茅山派岂能毁在我手里毛头登

时欣喜:“师父想一拼高下?”

“我们拿什么跟人家拼?”

“可是您的话·。…。”毛头不解了。

醉天拿门目光突而邪怪地瞄向毛盾,似栽脏嫁祸般快感:“茅山派不能毁在我手的意思

是因为我今天要把掌门位置传给你们,若出事,也是你们毁的,至于拼不拼,那是下任掌门

的事了。“毛盾为之皱眉/师父不是在落井下石吗’”

“也可以说是给你们考验的机会啦毛头自认身为大师兄,可接掌掌门。如此自己当然能

做主,不禁高兴道:“这样也好,若退守茅山、岂不自找侮辱,我淮备和他们拼到底。”

醉天掌门眯眼瞄来,邪邪一笑:“你错啦,我是准备把位置传给毛盾毛头为之一楞:

“我是大师兄,你竟然不传给我?”

毛盾也是一脸惊诧:“师父你搞错了巴,我根本不想当掌门人。”

醉天掌门笑的更邪:“就是你不想当,我才要传位给你“师父…”’‘”毛头仍不平。

醉天掌门伸手制止他。说道:“我白有道理,反正茅山派就要垮了,谁当都一样,我传

位给他是准备陷害他,懂吗?因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茅山摄魂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