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十二章 做 媒

作者:李凉

十天后。

毛盾与老烟枪抵原城。

旧地重游,毛盾倒有点情怯的感觉,他把小胡子剃掉了,免得被人认出来引来不必要的

麻烦。

想到这趟是提亲,迟早要和金武堂碰头,毛盾浑身不自在,不知该如何处理。

“既然是提亲,当然要当面拜访。”

老烟枪不愿弱了银灯联的身份,执意如此做。

毛盾急道:“你不怕他们不说半句话,就把你干掉了?”

“两国相争,不斩来使,我不相信金武堂如此没气度。”

“你是大使,我可是一身罪,这方法行不通,我得另外再想办法才行。”

“快想吧!迟早就要见人,还怕什么?”老烟枪道:“给你半天时间,到了中午,我们

一定要进去金武堂。”

“何必那么急呢?”毛盾道:“终身大事不能急,急了就会出毛病!”他忽然笑道:

“我想到了!”

“办喜事,免不了要用鞭炮,我们就是缺这个。你等等啊,我去去就来。”

说着他很快往街道冲去,进货去了。

老烟枪不解:“光买鞭炮就能壮胆?这小子倒挺怪的。”

想不通,只好慢慢逛街等他回来。

不到盏荼工夫,毛盾捧着一大箱鞭炮回来,信心十足地道:“成了!有炮万事足,咱们

上!”

老烟枪弄笑不已:“这么灵?”

“当然!否则你花大把元宝请我,是为了什么?”

毛盾己大步往金武堂而去,老烟枪搔着跟在后头,莫名不解。

到了金武堂大门,一切如故,只是守门头护卫已换,那领班张通也不知去向。如此也

好,认不得他,他好骗过去。

守卫发现他俩直往大门走来,已开口问道:“两位是找金武堂而来?”

老烟枪点头:“不错!有事求见贵堂主。”

守卫不禁打量起二人:“敢问阁下是……”

“银灯联副总管冼烟,这是拜贴。”

那些守卫一听到来者是对头银灯联的人,登时呆愣,不知如何处置。

那领班再次问:“你真的是银灯联的人?”

“不错!”老烟枪肯定的回答。

敌意使得守卫长枪尽出,封住大门,以防有变。

那领班一颗心忐忑不安:“你来此有何目的?”

“拜见堂主,有事商量。”老烟枪冷冷地道:“你只管通报,各司其职,有些事你不必

过问。”

那领班闻言立时闭口,接过贴子:“在下马上去通报!”

不到三分钟,副堂主陆不绝已亲自出迎。

他以一派之尊之礼迎接,但见来者只有两人,该无安全顾虑,一颗心方始放下不少。

“原是冼副总管光临,不切有何贵事?”陆不绝试探道:“贵派和本帮一直无交情,您

这一来实在唐突,叫人好难处理。”

“现在没交情,以后就有了。”老烟枪友善道:“贵堂主在否?老夫有事商量!”

“请!”陆不绝道:“来者是客,金武堂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他引在前头,毛盾及老烟枪跟在后面。

老烟枪只顾着欣赏金武堂的富丽堂皇,而毛盾则只管用鞭炮盒遮去半边脸,剩下的半边

则不停东瞄西看,唯恐被人认出。

还好,人家只是把他当作捧东西的随行家丁,不太予以注意。

尤其来者又是二十年来未接触的银灯联,老烟枪就特别引人注意了。

进入大厅,老烟枪被赐坐于太师椅上,毛盾本也有座位,但他觉得还是捧东西遮脸比较

好,所以还是站着。

陆不绝很快传令请堂主。

趁等待的时间,他问道:“不知银灯联为何派您亲自出马?

想必是件大事!”

老烟枪点头道:“当然!足可震惊武林。”

“可否透露一些?”陆不绝道:“在下也好分享这份喜悦。”

“这……”老烟抢考虑一阵,还是说了:“本门少门主想娶贵帮大小姐,这算不算是件

大事、喜事?”

陆不绝愣愕,一时无话可答。

过了半响,陆不绝方镇定道:“他们不太适合吧?如此唐突,恐怕连大小姐都会反

对。”

他抱持着不乐观的态度。

“不瞒你说,贵帮大小姐和本门少门主相好亦甚久,且论及婚嫁,老夫今日才敢前来提

亲。”

“她?”

“副堂主可以亲自问她,若她说个‘不’字,老夫立即调头就走。”

这可就是大事了。

陆不绝相信有这回事,但事关重大,他得亲自查明,否则堂主一来,情势将变得无法收

拾。

“去把大小姐请来。”

他传令,守卫应声离开。

陆不绝正想再探探消息,武向王已匆匆直往大厅,人未到,声先至,还是以往的沉稳有

力:“银灯联的人来了,有何大事?”

他匆匆进门,众人起立迎接,他示意坐下,直盯着老烟枪道:“绝命烟枪冼烟,果然是

你!”

老烟枪拱手:“堂主好记亿,仍记得在下。”

武向王和他年龄不相上下,尤其是二十年前曾交过手,未分高低,武向王自然印象深刻

了。

他坐上龙头椅,轻轻笑道:“大老远赶来,又是二十年来第一次造访,想必是件重大的

事?”

“没错!”老烟枪道:“大略都跟副堂主提过了。”

陆不绝立即靠向武向王,低声说了几句。

武向王脸色变化无常,不等陆不绝说完,已忍不住冷冷道:“开玩笑!银灯联未免太天

真,把我女儿嫁过去让你们威胁我是不是?”

老烟枪立即解说:“并非如此!银灯联是诚心诚意要化开双方已久的仇恨。”

武向王冷冷地道:“想化开,冼银灯为何不亲自出马?二十年前江南那笔帐还没算清

楚,你们也敢前来求亲?”当年武向王为了一样珍贵灵葯,亲自到江南武夷山找寻。正巧冼

银灯也急须这味葯医治夫人的病。

结果武向王运气较差,灵葯被冼银灯取走,事关颜面,他一直耿耿于怀,因而种下日后

两派几乎水火不容的局面。

武向王如今旧事重提,老烟枪紧张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在下前来即是有诚意化开双

方间的……”

武向王截口道:“不必多说,要化开也得冼银灯亲自前来!”

“不瞒堂主,敝门主已退出江湖,云游四海,不再过问江湖事,否则他必会亲自前

来。”老烟枪道:“若找到他,他一定会来。”

“他倒好,有心情云游天下!”武向王冷冷道:“而我却得等他游够了才能见到他

喽?”

“堂主误会了……”

“不必再说了!”武向王截口道:“婚姻大事,不是你能决定,一切等你找到那冼银灯

帮主再说。”

他已想下遂客令。

老烟枪一急,忽然想到话全是自己说,毛盾却躲得舒舒服服一句话也没,当下向他瞪

去,想叫他开口。

毛盾怕他说出自己身份,急忙对他低声道:“从大小姐身上下手!”

“呃,对了!我怎么忘了?”老烟枪暗笑。

他遂再拱手说道:“不瞒堂主,在下此次前来提亲,是经过令千金同意的……”

“她……她敢?”武向王脸色大变。

这是多么没面子的事,他的女儿竟背着他,与他的仇家私订终身,不禁火冒三丈:“把

她叫出来!”

“属下已传令,可能很快就来。”陆不绝连忙禀告。

“很好!很好!”武向王怒极而笑:“她敢如此做,我第一个打断她的狗腿……”

笑声未绝,武灵雪已匆匆赶来,满脸疑惑:“爹找我有事?”

“你做的好事!”武向王伸手指着老烟枪,嗔怒道:“人家说你勾引他家少门主,特来

提亲,你做何解释?”

武灵雪闻言惊心不已,望向老烟枪,一张脸红通通的。

她见这位副总管,此次他前来,必定是跟冼无忌商量过,甚至是冼无忌要求他这么做

的。

她一方面高兴情郎如此认真负责的态度,一方面又因这突来的情况而手足无措。

尤其是父亲的震怒,更使她惊慌。

她愣愣地望着老烟枪,不知该说什么。

武向王冷冷道:“你不认得他?快说话!”

老烟枪含笑道:“大小姐,为了少门主,为了您,老夫只好亲自前来,你何妨全部告知

你父亲?”

武灵雪闻言,终于默然点头。

她这一点头,就像拿马刀刺向武向王的心窝,他怒道:“你好大胆!简直要气死我,明

明知道金武堂和银灯联不合,你却偏偏做出这种事,气死我了!”

“爹,女儿不是故意的……”武灵雪立即下跪道:“女儿无意伤害爹爹您,只是事情不

小心就发生了,女儿也没办法……”

“这种事也能不小心!”

“我们偶然相逢,后来才知道对方身份……”

“你怎不想想那是对方的诡计!”

“无忌不是这种人……”武灵雪道:“他今天来提亲就是证明。”

“气死我了!你简直没把爹放在眼里。”武向王气红了眼:“快快告诉他们没有这回

事,叫他们以后不必再上门!”

“爹……”

“不要叫我!”武向王怒道:“只有两种选择,离开他们或是被逐出金武堂,你自己考

虑。”

此话说完,武向王即不再言语,只把视线定在屋梁上,好似希望它能突然断裂压死什么

人。

武灵雪哭了起来:“爹!您又何必逼我呢?武、冼两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恩怨,您又何必

硬要拆散我们呢?不要这样,女儿给您磕头!”

武灵雪当真用力往地上磕去,一撞一笃声,直捣向众人心窝。

尤其陆不绝见到大小姐来真的,只磕两下,额头已现血痕。

他急急道:“堂主,有事以后再商量,大小姐她……”

武向王痛苦地摆手,打断他的话,随后感伤一叹:“我不是说她不能任选丈夫,而是她

明知对方是金武堂对头,又偏偏如此选择,金武堂的颜面如何挂得住?”

老烟枪急道:“银灯联绝没这个意思,我们乃本着诚意而来,更想攀这门亲戚,若是两

派联姻,天下只会赞赏,谈不上谁失面子。若堂主坚持已见,为了保护大小姐性命,老夫告

辞!”

说着他起身拱手,准备离去。

“不能走!”武灵雪突然急喝。

她泪流满面:“烟伯你回去告诉无忌,我懂他的情,若今生不能在一起,我就磕死在这

里。”

话未完,她又认真往地上磕去。

“大小姐,你这是何苦呢?”老烟枪双眼含泪。

毛盾亦是心头感伤,如今除了摄心术,似乎已无法改变情势,但他又不知武向王的生辰

八字,如何摄得了人?

武向王被磕得满心是伤,他怒道:“你非得逼死自己逼死爹不成?”

“女儿别无选择!”

“你可以离开金武堂去找他啊,我不管!”

“爹爹无脸见人,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未报,女儿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武灵雪磕得更厉害,那笃笃的敲地声简直要让人发疯。

忽而一道白影奔来,武灵玉来到厅堂,她急忙扶起姐姐,两眼含泪直摇头,要她别再伤

害自己。

“妹,不要管我!姐姐是自找的!”

武灵玉求助无门,忽然往毛盾冲去,嘴巴哇啦哇啦叫着,还想抢去他手中的鞭炮盒,这

举动顿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也不知她是如何发现毛盾的身份,大概因为她器官上的缺陷,而使得他特别灵巧的缘故

吧。

毛盾此时仍想掩,武灵玉却叫得更大声,泪流满面,毛盾终是不忍,鞭炮盒也被武灵玉

抢去,还被拉往武灵雪。

武向王乍见已认出毛盾,他惊怒道:“是你!你还敢混进来?”

毛盾眼看无法再瞒,只好干笑道:“没办法!被你逼得无路可走,不得不投人门下。可

是又碰上这码事,只好又重出江湖。”

他吞口口水,又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女儿要是磕死了,你也未必就好过,何不看

开点,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你是金武堂缉捕要犯,还敢来教训本门之事?”

“教训不敢,只是说说,”毛盾道:“如何,只要你答应,我免费替你放鞭炮!”

“简直胡闹!”武向王喝道:“来人,把他拿下!”

四名守卫立即围过来,毛盾急忙抢过鞭炮,一边防敌,一边说道:“让我说完好不好?

只要谈完这门亲事,我亲自投降。”

“没什么好说的!”武向王斥道:“我女儿的事不用你操心,拿下他!”

几名守卫攻来,毛盾躲躲闪闪,趁机又道:“既然是你女儿,你还如此对她?”

“武家事不必你管!”武向王恼羞成怒。

“看样子真的是不行了……”毛盾无奈转向武灵雪道:“别磕头啦!如此老爹不要也

罢,还是跟冼天忌私奔的好!”

武向王闻言震怒,拍椅而起,就要出手拿人。

毛盾眼看不行了,连忙对老烟枪道:“谈判破裂,你自求多福,我得开溜啦!”

二话不说,他猛将大堆鞭炮点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做 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