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十三章 交 易

作者:李凉

毛盾呢?

自被送往金武堂之后,武向王即下令不准任何人进入,并严加守护。

连陆不绝都被拒于门外,可见武向王非常慎重。

他将毛盾带住地底的练功秘室。

“这里你该不陌生吧?”武向王口气已趋缓和。

毛盾当然不陌生,三年前他即是进入此处盗走多情秘籍和藏宝图,旧地重游,一切没

变,森静秘道仍见夜明珠闪闪发光。

不过,毛盾仍装迷糊道:“地牢都这么格调,有点不习惯。”

武向王瞄眼道:“这是练功房,不是地牢。”

毛盾惹笑不已:“哦……都差不多……至少对我来说是如此。”

武向王再进一步道:“你真的没来过?”

“你说呢?”毛盾反问。

武向王淡然一笑,未再言语,随即引导毛盾进入那间算是乐房或书房的秘室。

毛盾一眼已瞧见当年盗取秘图的油灯架,仍装满了煤油,只是仿佛已很久未点燃般,沾

满了灰尘。

他也看见书桌上的籍册,只是往日凌乱的武功图已不见,桌面摆得整整齐齐的。

他心里知道武向王带他来此,准是认定自己是盗走秘图的人,他得小心应付才是。

“你看过这烛台?”武向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它隐藏了我多年秘密。”说着就想解

斥烛台。

毛盾急道:“既是秘密,不必告诉我,我不想知道。”

“几年前是,现在却不是了。”武向王仍自拆解:“因为三年前有人闯人此处盗走一本

秘籍,还有一张藏宝图……”

“什么宝图?”

“天下奇功……”武向王似笑非笑地注视毛盾,抽出烛台里的灯蕊:“就是放在这里。

那人灵巧得很,竟能找到这地方,实在令人佩服?”

毛盾挑眼道:“你怀疑是我?”

武向王试探:“当时你的确来过金武堂。”

“来就一定偷过?”毛盾道:“你认为我真有这么大本事?”

“有的人总是深藏不露。”

“我要是行,也不会被你逮着了。”

武向王盯向毛盾,揣想着他的话,随即又拍拍肩头,轻笑道:“要逮你也不容易,我还

不是弄得灰头土脸?你逃躲的功夫实在不差,敢问你出自何门派?”

毛盾弄嘲道:“若有门派,又何需偷你武功?”

武向王惊喜道:“你承认了?”

毛盾瞒眼:“我是假设。”

武向王沉和道:“希望你能坦诚地告诉我。”

毛盾装到底:“就是如此,无门无派,信不信由你。”

武向王仍是那副笑容,搬来太师椅,要毛盾坐下,还替他松掉方才被陆不绝缠上的绳

索,毛盾得以自己活动双手。

“这么好,你想放了我?”

“不错!只要你坦白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这人很善变喔!”毛盾瞄眼道:“不久前还想杀我,现在摆出这种姿态,奇怪得

很!”

“我没杀你的意思!”武向王道:“我只是想找你好好谈谈。”

“谈什么要你如此大费周章?”

武向王拿出一个小包袱,里面放置毛盾随身携带物品,包括长鞭及阴阳镜和许多用来画

符的朱砂盒,还有几张灵符。

毛盾暗暗吃惊,不知武向王有何目的?

武向王拿起长鞭,轻轻耍了几下:“好鞭!轻重适当,刀枪不断,能解能合,能软能

硬,打造功夫更是一流。”

“多谢夸奖!堂主要用,我借你用几天使是。”

“可惜它只适合你用。”

武向王抚摸鞭身,有股难以言喻之情。

“你知道它是什么打造的?”武向王问。

“一种特殊的红铜?”毛盾迷糊。

“不是,它不是红铜,而是一种叫紫蚕金的金属所打造的。”

毛盾两眼顿闪,武向王果然厉害,一眼即看出此鞭不同处。

他还是“哦”了一声,迷糊到底。

“我没说错吧?”武向王又问。

“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堂。”

“真的?”武向王当然不信,不过他没继续追问,长鞭再耍几招,说道:“紫蚕金若变

软则如柳条柔软韧滑,可圈可卷。若变硬则如精钢不坏,简直是人间至宝,得一段已是天下

少有,你却拥有九段,实在神奇。”

“拾到的,你信不信?”

“天下有此东西可捡,你的造化实在不小。”

毛盾也觉得这谎言说得不高明,只好咧咧嘴,不再言语。

武向王将鞭放回桌上,再拿起了阴阳镜,瞧了又瞧,想看出什么。可惜此镜对于毫无法

术之人根本没有作用。

武向王道:“这镜呈八卦形状,而你又带了不少符咒之类的东西,可以看出你精通此

道,我问过老烟枪,你在银灯联的确施展过法术。基于这种种情形判断,我猜你是——”

他顿了顿,才又道:“——茅山派弟子吧?”

此语一出,毛盾脸色骤变,急道:“不是——”

他一急,想起身,又发现自己失态了,赶忙坐回,斥道:“别听老烟枪胡说,他为了陷

害我,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武向王似乎很是满意,轻轻笑道:“老烟枪并没说什么,其实他不说,我也猜到你是茅

山派弟子!”

“我不是!”

“你的行径、武功,尤其是逃躲时喜欢烟雾,这正是茅山忍术的特色,再加上这些符

咒、器具……”

毛盾截口:“茅山派已亡,乱猜无用!”

“真的亡了?我看未必。两个月前,还有一个自称是茅山弟子的找到武当派,把武当第

一大弟子三清伤得不醒人事。那个人该是你,因为传言他也是用鞭。”

毛盾没想到武向王的消息如此灵通,但茅山此刻正被金武堂霸占,若承认,说不定立即

会招来杀身之祸。

“也许你顾虑到本门有意侵占茅山崦不敢承认吗?”武向王道:“那是我的疏忽,我保

证以后不会再发生此事。”

他一顿,又道:“其实我指认你是茅山弟子的最大证据是什么,你一定料想不到。”

“我不是茅山弟子。”

毛盾虽还嘴硬,但心里却很想知道原因。

“因为它!”

武向王又抓起长鞭,稍现激动道:“为了紫蚕金!你不知道我费尽心思去挖金矿是为了

什么?赚钱吗?”

武向王猛摇头:“以金武堂财富,不需要再追求金山银矿,也犯不着侵占你家地盘。这

一切全是为了紫蚕金!”

“知道吗?这紫蚕金只藏于紫金山,但那里的一合量微乎其微经过勘查,发现茅山含量

更丰富,我才接收茅山进行开采!”

他瞄向毛盾道:“所以我一发现你手中兵刃是紫蚕金打造而成,就联想到你必是茅山弟

子,因为别处再也找不到紫蚕金了!”

毛盾傻了眼,搞了老半天,自己用的兵刃会是自家地头出产的?那老柴房是何处弄来这

一大块能打造成鞭?

“老夫经此推测,己知道你为何三番两次来金武堂闹事。”武向王又道:“全是为了替

茅山派报仇吧?”

眼看武向王已猜出全部事情,毛盾无法再装假,登时斥道:“你凭金武堂财大势大的就

可以欺负人?”

“全是误会!”武向王忙道:“老夫本想自贵山底部挖去,根本动不了茅山派,谁知你

们突然不见,又似乎宣布灭门,本派只好顺其自然接收了。”

“你才灭门!”毛盾斥道:“若非你们欺逼太甚,茅山派岂会遭此浩劫?”

武向王叹道:“该是老夫教导手下不严,还请见谅!”

“犯了错,杀了人,道歉有个屁用!”

武向王默然不语,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毛盾还想再骂,但突然想到自己还是犯人,太过分了,将对自己不利。何况还没弄清武

向王的意图,更要小心应付。

“你抓我来此,拆穿我身份,你现在可安心挖你的金矿了吧?”“紫蚕金虽珍贵,却非

垂手可得,老夫挖了十几年,竟然比不上你的一节鞭尾。”武向王失望道:“该是早已被你

取得的原因吧?”

“你想抢我的鞭?”毛盾急了。

武向王凝目看来,注视良久,摇摇头道:“我不惯用鞭,就算现在重新把此鞭再炼,也

未必会造出更好的兵刃,你可以安心拿回去用,还有八封镜等东西。”

“你有没有失常?突然对我这么好,我会怕!”毛盾冷冷道:“你有何目的就直说,大

家别浪费时间。”

武向王弄嘲:“老实说,浪费时间的是你,我花许多时间来证明你的身份。”

“好吧!我承认我是茅山弟子,你满意了吧!现在你可以说出你的阴谋诡计了吧?”毛

盾仍深具戒心。

武向王瞄眼:“首先,你要证实,盗走秘籍的是不是你?”

“呃……”

毛盾又有困难,承认盗走《多情宝录》还没关系,至于日月神功秘图一事,要是承认

了,武向王再追问,他拿什么搪塞?

武向王不愿意逼得太急:“只要承认,我不会再追究。”

“那天是闯了进来,拿走了一些东西。”

“承认就好!武向王频频点头:“你看到了《多情宝录》?还有一张秘图?”

“秘图根本没用,后来就被劫走了。”毛盾忽有问题:“当时有杀手追杀,是你派去

的?”

武向天如摇摇头:“不!是二娘派的。”

“她?”

“不瞒你说,《多情宝录》也是她的东西。”

没想到武向王如此坦白,毛盾不禁更想知道内情:“她跟杀手有挂勾?”

武向王不愿肯定:“应该有。”

毛盾直逼正题:“所以你才处处听她摆布?”

武向王瘪弄:“你看出来了?”

毛盾抽笑道:“不只是我,全金武堂的人都看出来了。”

武向王闻言,为之叹息不已:“这也是我为何要跟你谈的原因。”

“我跟她没关系。”毛盾不知他用意何在。

“我想请你把她赶出金武堂。”

“什么?”毛盾惊诧不已:“你要赶走你的——二夫人?”

“没错!”武向王认真而肯定道:“我已经受够了十年苦闷,也该有个了结了。”

毛盾不禁笑道:“你自家的事,你大可自己做主,为何找上我这个外人料理,你有没有

搞错?”

“这事需要有人帮忙才行。”武向王感叹不已:“找你,是因为只有你知道我练过《多

情宝录》,你该知道那宝灵练了之后,整个人会变成色魔,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娶她过门。

“没想到却弄得妻离子散,而她却变本加厉……这全是报应……差不多已到摊牌的时候

了……”

“摊就摊啊,干嘛找我?”毛盾摊摊手:“你敢打她巴掌,表示你好像想出制住她的方

法,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又能如何帮你?”

“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看出武子威亦得呆呆痴痴,是你搞的鬼。”武向王道:“必要

时,请你用同样的方法制住她。”

“老实说,我打她是不计后果的,我根本没有战胜她的把握,尤其是她娘……”

“你见过?”毛盾但觉搭上清查日月神教之事,立即追问道:

“她很厉害?”

“不错!”武向王的脸上出现了难得的惧意:“她可以在百丈开外将人头扭断、炸碎,

功夫十分可怕!尤其她的笑声可以摄走任何人的魂魄,让人不战而惧。”

“你在哪里见到她?”

“这里,”武向王道:“结婚当晚她来过,要我听夫人的话,否则会让我求生不得求死

不能,然后就表演那手杀人功夫,我被吓着了。”

毛盾只关心线索断了,甚无奈地地问道:“从此你没再见过她?”

“对!自从那次过后,她未再出现过。每次夫人回娘家,也都是独自一人,我无法得知

她们的住处。”他将话题拉回。

“就是为了避免她娘前来报复,我才需要你的帮忙。”

“这恐怕不容易……”

毛盾想不出有任何理由能逼走二娘。

“只要你把她弄走,老夫立即还你的自由,并将手下撤出茅山,永远不再侵犯茅山的地

盘。”

毛盾闻言又是一怔。

自己一直想不出要如何战胜金武堂,逼走他们以重建茅山派,此时武向王却主动提出如

此丰厚的条件。

若说逼走二娘十分因难,但总比逼走千万名金武堂的弟子来得容易,也不禁心动不已,

跃跃慾试。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武向王道:“我开采茅山金矿的目的是在寻找紫蚕金,如今得知大部

分已被你炼成长鞭,我若想要,抢你长鞭不就更容易了。”

说话之间,又出指解去毛盾穴道,以示诚意。

毛盾运劲,但觉功力上身,武向王并未耍诈,这才放心准备好好谈谈这宗交易。

“除了要我逼走二娘以外,不附带任何条件?”

武向王点头道:“但必须看不出是我主使的。”

“这不容易啊!二娘又非省油灯……”

武向王为了让毛盾更有信心,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只要不明显就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交 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