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十五章 阴风鬼峡

作者:李凉

阴风呼呼,鬼域天成。

七天后,段君来已领着太极天师找到地头。

尚未进人鬼峡,整座山峰乌云笼罩。白天也跟黑夜差不多。

山风吹来,又沉又重,啸得人心惶惶,直如落入地狱般可怖。

待至地头,一条又长又烂的吊桥隔着阴阳两界般横在深不见底的悬崖上。低头看去,底

下黑沉沉的,就像魔鬼张着的大嘴,令人毛骨耸然。

太极天师皱眉道:“果然鬼气森森,姑娘前来此处有何目的?”

段君来犹豫一阵,还是说了:“不瞒师父,在下父亲似乎困在此处,我不得不冒险救

人。”

“多久以前的事?”

“三个月前。”

“你确定他受困此处?”

“嗯!”段君来点点头道:“我爹曾说要来此、我也曾在里头找到我爹遗物。”

“已经三月……山人可没把握他还活着。”

“在下只要您破去这鬼域。”

“这倒容易。”

太极天师立即算时辰,右手抓起桃木剑一马当先走过吊桥。

段君来紧跟在后,手里捏紧孔雀翎以应变。

毛盾看他们顺利过去了,才探出脑袋,东瞧西瞧、目光已落在对崖那五支尖峰中的一

支。

那五支山峰是妖魔头上的尖角,居中那支更呈三角锋面,像冰峰般闪出森森寒光,毛盾

一眼就看出那才是魔眼。

只要毁去它,这鬼域自然消失化解。

不过他仍是喷喷称奇:“九牙、三尖、十八洞,盘魔伏鬼缠阴蛇。乃是七煞七阴之地,

要是聚个千万幽魂,就连阎王也管不了,是活生生的阴曹地府啊!难得难得!”

如此奇景,自然引起毛盾极度好奇,他也跟过吊桥,潜向里头。

刚走数十丈,眼前景色顿变,见不着一草一木,乱石四散,却见骷髅处处,更有毒蛇嘶

嘶吐信。

那股阴气直若自死人嘴里吐出来的似的,穿再多的衣服都觉得暖不了而颤抖着。

毛盾亦是寒意上身,赶忙运功逼出寒气。

“看来当真死了千万人,真是鬼域,还是小心为妙!”

他不敢大意,伸手自怀中拿出红朱砂,沾指在额头画了个镇鬼符。口中喃喃念道:“阴

归阴,阳归阳。路归路,桥归桥,山人只来瞧瞧,没事请让开。”

念了几句,阴气似乎消失不少,他才又往前探去。

拐不了几个弯,所谓的阴风鬼峡果然有了模样。

只见眼前两排高耸入天的崖壁,竟然都嵌着骷髅头,个个獠牙陷眼,像要吃人,从外头

算到里头岂只千万颗?简直就是座骷髅城!”

“千万别进去啊!”

毛盾已看出这是经过别人刻意设计,甚至是用来养鬼的地方,一般人根本应付不了,就

是太极天师恐怕也不行。

他感觉到段君来的危险,不禁加快脚步追向前。

太极天师欺近百丈,已见着骷髅崖左侧另搭造了一处三角型的骷髅塔,大约半个人身

高,但骷髅却特别粗大。

更有一条手臂粗的紫绿毒蛇盘踞其上,他拿出八卦镜往毒蛇照去,毒蛇为之动怒,嘴巴

一张,足可吞下一颗人头。

段君来见状,孔雀翎已准备射出。

太极天师制止她:“让我来!”

他冷喝一声,八卦镜连照数次,桃木剑耍出符咒般剑法。

忽然又从腰袋里抓出一瓶黑狗血,相准往毒蛇丢去。

狗血登时散去,毒蛇陡地嘶吼痛滚,嘴再张,拼命反冲过来,太极天师冷喝声:

“切!”

桃木剑迅速砍向毒蛇,剑锋过处,蛇头断飞而起,嘶叫两声掉落地面。

“这是毒蛇之王,也是恶魔化身,杀了他,鬼域可破!”

太极天师颇为得意地向段君来解释着。

当他正要迈步向前时,那被砍断的蛇头竟然再度弹起,张着嘴发出鬼笑声,双眼如烈焰

喷火。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冲咬过来,太极天师大叫不好,引剑想砍已是不及,吓得尖叫,更

甚的是,那蛇身碎如长鞭卷得他倒摔地面,砍断的蛇头蛇身竟复接合无伤。

段君来吓得全身冒汗,孔雀翎狠狠砍去。不料毒蛇竟是刀枪不入。

那太极天师在挣扎中撞倒骷髅塔,骤见整个鬼峡闪电连连,一青一白照得天地似要裂

开,无尽无数的骷髅全活了过来!

他们的嘴巴在动,在发笑,哈哈哈在跳动,眼球骨碌碌转动,像在寻找猎物。

悴而轰隆隆巨响连连,千万颗骷髅远从天际高崖滚冲下来,像雨点般打得二人尖叫不

已,再不走就会被活埋了!

那闪电更像是飘动的鬼魂,张牙咧嘴地扑向段君来,像舌头般舔尽她全身,更爬入咽喉

舔向五脏六腑。

她犹如掉人了魔鬼的嘴里!

段君来已然疯狂,她没命地往回奔逃,只感觉到眼前那道唯一的亮白光芒引导她急往前

冲。

冲出阴风鬼峡,冲出吊桥,好几次跌倒,当真是连滚带爬,狼狈不堪,她也不知道自己

伤痕处处,只一心想逃开可怕的鬼域。

毛盾也跟着逃!

虽然他用阴阳镜引出段君来,但不明白此处陷伏何妖魔,他也不敢随意抗衡,还是先逃

出去再说吧。

唯独太极天师仍在里面挣扎尖叫,声如鬼泣,他注定要毁在自己的大意上。

段君来很快冲过吊桥,一切妖魔幻影全部消失,四周一片定静。

他很容易听到段君来的哭声,便快步奔了过去。

段君来还是没命狂奔着,像疯了般跌跌撞撞而毫不自觉。

毛盾见状,只好上前一指点中她穴道,让她暂时昏迷,待醒转时,情况自然就好多了。

他上前将她抱起,找了处岩面放平,并擦净她的涕泪纵横的脸。

他静静注视着她,她的美的确让人心动。

只是她为何会跑到这鬼地方来呢?

难道她爹真的被困鬼域?

看到她的狼狈模样,毛盾不禁心疼了起来,他念起咒语,利用茅山法术替她驱邪避鬼,

免得日后恶梦连连。

做完法术之后,段君来仍未醒来,毛盾只好靠在旁边,目光正好落在那座奇怪的鬼山峰

上。

里面到底有无住人?会是谁?若没有,又是哪个恶魔掌管一切。

段君来她爹若是真的在里面,还在活命吗?

若是破这鬼域,又要如何破法?

在沉思中,忽闻段君来来了呻吟声,毛盾立即立身而起,想扶向她的额头。

他这一伸手,段君来正好张开眼睛,她突见有只手伸来,还以为又受魔鬼攻击,吓得没

命尖叫起来。

毛盾见状不得不以内家真劲吼醒地:“是我,不是鬼!”

段君来被吼得愣住了,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才看清楚毛盾的面容。她又是

一声尖叫……

这次是惊讶的叫,惊讶这毛盾怎又阴魂不散地出现眼前?

毛盾笑容满面:“别柏!我是来救你的。”

“我……”

“你方才掉入鬼域里,差点吓死而已。”

段君来开始回意刚才的事,多亏毛盾已帮她驱邪安魂,抽掉了不少恶魔缠身的幻象,使

她未再心神失常。

只记得毒蛇死而复生及骷髅怪笑,甚至崩场压人,仅仅如此,她还是吓出了一身的冷

汗。

“我……怎么逃出来的……”

“用爬的啊!看看你的膝盖就知道了。”

段君来来看看自己膝肘,破裂流血。衣衫也裂了多处。

她不禁窘困异常,想想刚才自己必定非常狼狈。

“大极天师呢?”她忽然间道。

“大概死在里头了。”

段君来更是毛心。

方才完全不是幻影,否则太极天师不会死在里面,自己能逃出来,实是万幸之极,但她

着实不了解。

“怎会如此?我来过一次,并没发生这种事啊!”

“你曾进去过?”毛盾好奇道:“进去多远,遇到什么情况?”

“差不多在峡谷口,滚了几个骷髅,我就溜出来了。”

毛盾好笑:“这样也算进人里头?”

段君来想想也觉窘困。

“我害死了太极天师。”她感伤道。

“怪不得别人。谁叫他贪财又自大。”

“你……你看到他拿了我的玉马?”段君来嗔叫道:“你一直跟踪我?”

毛盾耸肩轻笑:“天涯海角,永不分离。”

“你敢!”

段君来一掌扫来,毛盾已急忙跳开。她想追,忽然停步,两眼凝视着毛盾:“你真的那

么喜欢我?”

“都追来了,何必再问?”

“好!只要你进人鬼域能活着出来,我就嫁给你!”段君来像下赌注般。

毛盾捉笑道:“那你现在可以嫁了,因为我刚刚从里头出来。”

“你!我不信!”

“这么说,你是叫我再试一次?”毛眉一脸无惧神色:“好!我证明给你着。”

说就要往吊桥方向行去。

段君来突然又后悔道:“算了倒时候赔掉一条小命,我过意不去。”

“你爹不是困在里头?”

毛盾实在想尝尝结婚的滋味。”

“呃……”

“他不在里头?”毛盾忽然语气变冷:“你说慌!否则你不会有此反应。”

若有亲人在里头,她会像方才一样奋不顾身冲去,而不会犹豫不决,这不是为人子女的

态度。

段君来恨恨道:“你这小贼!什么话都偷听,我最恨这种人!”

“我也恨被我拆穿谎言的人!”

“谁说谎?”段君来怒道:“我只是未能确定我爹是否在里面。

因为他已失踪三年,我查探的结果显示他会来这里,难道我不能做此推测?”

毛盾一愣,倒也点头道:“说得有理,误会之处,请多原谅!”

“不必了,给我滚远一点!”段君来下了逐客令。

毛盾哧哧笑道:“你若赶走了我,你会后悔,如果你爹真的在里面的话,因为普天之下

只有我能破解这鬼域。”

段君来冷笑道:“太极天师都不行了,凭你?”

毛盾挺胸道:“只要你答应嫁给我,什么都行!”

段君来冷嘲:“赶着去送死?”

毛后看她极力挖苦自己。轻轻笑道:“我倒想问问,你找茅山去当真只是为了避雨去

的?”

“答对了!我不是去避雨,但忽然下雨,只好先避了再说。我真正的目的是想找茅山法

师替我破解这鬼域,可借茅山派已亡了。”

“哪有亡?我就是纯种的茅山派弟子!”毛盾耸肩道:“而且还是第八代掌门,你找对

人了。”

段君来又是冷笑:“就算你是,也收不了什么妖魔,小孩一个,道行会有多深?”

“喂喂喂,段君来你真有眼不识泰山,练法术又不是练武功,还有分年龄啊?真是外行

充内行!”

毛盾不禁有气:“随你怎么想,要请我就得答应条件,否则就另请高明!”说着甩头已

往山下行去,边走边说:“我看你也吓破胆了,早日回去收收惊,免得吓死在这里!”

他大摇大摆地走了。

段君来独自一人,看着空荡的四周,顿觉鬼气又上身。

“喂……”

她想叫住毛盾,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毛盾越走越远,鬼气越来越重,她开始毛骨耸然,方才的可怖情形又一幕幕袭上心头,

她也顾不得颜面,急急追向毛盾。

“别走啊!我答应你!”

她追得比什么都快。

毛盾闻及此语,已转身哧哧笑起来,待段君来行近,他才开口笑道:“你当真愿意嫁给

我吗?”

“不然我追来干嘛!”她一点也不害羞。

“终身大事这么随便就答应,可见你没有诚意!”

“那你要如何才相信?”段君来稍怒。

“写下切结书。”

毛盾从身上拿出毛笔、朱砂盘及书符用的纸,得意笑道:“口说无凭,白纸红字,大家

也好有个依据。”

“你连笔墨都准备好了?”段君来又好气又好笑。

“干我们这行,不准备这些,还混什么?”

“哪一行?专门逼人结婚?”

毛盾想笑道:“没那么严重,是法师这一行,你写是不写,不写拉倒!”

段君来哭笑不得,还没见过当法师的还不但逼人嫁娶。

她终究拿起笔沾上朱砂,忍住笑意道:“怎么写?”

“如果毛盾先生能够顺利进出鬼域,解开我爹生死之谜的话,我段君来自愿无条件嫁给

毛盾先生。空口无凭,立此卖身契以证明。”

“什么卖身契!”段君来斥道:“你当我是谁?”

“这你就不懂了!”毛盾道:“写这‘卖身契”三个字,将来你若后悔了,还可以谈价

码;不写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我娶定你了。”

“少恶心!”

段君来想来想去,还是写下“卖身契”三字,然后将纸笔交还毛盾。她实在想笑,像在

卖人似的,把自己卖给了眼前这莫名的男人。

毛盾一字字瞧清楚之后才将之放妥,藏在贴身最安全的地方,然后哧哧笑道:“以后可

以叫你未婚妻了吧?”

“你再乱说,我要揍人了!”

段君来虽摆出凶想,但仍忍不住笑意。

毛盾看到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阴风鬼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