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十六章 极乐天堂

作者:李凉

毛盾简直穷于应付,明明是她无理,却总觉得错在自己。现在是她想嫁,并不违约,反

而自己却想尽办法慾拒绝。

生平第一次感到脑袋混沌不清,满心毫无主意。

“你到底娶不娶?不娶我现在就杀了你!”

段君来一脸逼人模样,手中毒针又想刺出去。毛盾见状,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当下

急急喊道:“我娶我娶,娘子手下留情,先放了我,一切事情慢慢好谈。”

段君来此时才露出战胜敌人之暖昧笑容,毒针晃了几下收了回来:“真是敬酒不吃吃罚

酒,给我听着.还没嫁你之前,不准你叫任何夫人或娘子,听到没有?”

“那要叫什么?”

“除了这两样,其它随便你叫!”

“相好的,如何?”

“谁跟你相好?这也不能叫。”

“姘头呢!”

“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段君来急于想教训,毒针往他身上捅去.毛盾又是一阵尖叫:

“你明明是说只两样不能说……”

“现在什么也不能说!谁叫专想不堪入耳的话!”段君来斥道:“只准叫我段姑娘,听

到没有?”

“听到啦,段姑娘!”毛盾百般委屈:“也不知作了什么孽,招谁惹谁了我?”

段君来这才又笑出得意:“是你上辈子作的孽,这辈子准备好好还吧。”

“我认啦!看在夫妻一场,对我好一点行不行?譬如说别在我面前晃着那些毒针,这对

我的威胁太大.影响了我思绪,将来救不了泰山大人,你只好改嫁啦:”

“救不出我爹,你也别想活命!”段君来威胁说道:“我会跟你拼命!”

“何苦呢,你我无怨无仇。”

“救不出来就有仇,”段君来斥道:“到时我不想活也要拖你来垫底!”

毛盾哭笑不得:“这么严重的问题,你怎会找上我?找其他武功更高的人去办事,岂不

更保险?”

“你还好意思说?”段君来斥道:“被你搞得全天下皆知,我不找你找谁?你给我乖乖

认命,否则绝对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我现在就有这种感觉……”毛盾不吃眼前亏,一些话也就不愿再说,遂问道:“对方

是谁.怎么有办法把你爹困住?”

“我也不大清楚……。”

说及正事,段君来已现一片凄怅,似在回忆种种往事.总想找出某些头绪似的。

“你该不会又想找个鬼域吧?”毛盾带着消遣地说。

“有一个人,他可能知道我爹的下落。”段君来道:“他叫酒月书生,几前年他曾经跟

我爹喝过酒.后来我爹就不见了。”

“就算他跟你爹失踪有关,找不到他也是没用。”毛盾道:“你见过他.知道他下

落?”

“没有……不过……”段君来道:“我己探出消息,他可能藏在酒泉山。”

“要去那里找人?”

段君来认真点头:“除了那里,我已经没地方可去了。”

“好吧,我就再帮你一次忙,将来可别对我恩将仇报才好。”

毛盾自嘲苦笑着。

段君来此时亦露出怪异暖昧笑容,说了些“只要你听话,自然不会吃苦头”之类教训警

语。毛盾哪敢再吭声.频接应是猛点头,先应付这难关再说。

段君来满意之下才解了毛盾身上之毒,也丢出葯包让他自己料理伤口。

几乎折腾一个早上.毛盾才显得神情愉快.那股受制的痛苦一扫而空,他本想立即找段

君来算帐,但见她坐在远远松树下似为父亲之事而愁容满脸,心头也就软了下来。毕竟段君

来瞧来仍是如此动人.若能娶到她,何尝不是好事一件。然而又想及她种种怪异行径,毛盾

也悯然了。

是对是错,看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吃了简单午餐,两人已往那所谓的酒泉山行去。

十天后。两人几乎行至渤海附近方自找到酒泉山。

此山高处丛林密布,云雾袅袅,直如仙境.尤以山泉水涧名闻天下,每泉、每涧水质皆

清澈清凉,甘美无比甚而有不少痴人前来取水以沏壶冲条.有的茶商更干脆在此开垦荒地以

种茶园,如此一来,酒泉名茶早是名闻天下,慕名而来的更不计其数,故而找到此地并不

难。

然而要找那口所谓的酒泉就得下工夫了*听说它藏在森林最深最险处,老百姓并不大愿

意去找寻,因为传说中此泉有妖怪猛兽把守。几乎前去找寻者都没回来,久而久之更凭添无

数神秘恐怖气息。

毛盾和段君来连鬼域都去过了.他们哪怕这小地方,方找来此,喝了几杯凉茶,问个大

略位置,两人已动身上山。

攀行中,毛盾仍有问题:“酒月书生到底是怎么一个人?是正是邪?是好是坏?”

“不清楚,不过好像亦正亦邪。”段君来道:“我记得当时他找我爹是为了拼酒,他一

向以酒杀人。”

“有这回事?”毛盾起了兴趣:“酒,怎么杀人?醉死你不成?”

“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段君来道:“我只明白他喜欢在月缺时候杀人,也就是初七

或二十一的夜晚杀人。”

“听来好像蛮诗情画意的!还好今天是初三,还轮不到他杀人的时候。”

毛盾道:“咱们要不要先扛几坛酒去孝敬他?也好问出你爹下落。”

“不必,因为他从来不喝别人酿的酒.而且还得他选中的泉水酿出来的酒,他才会喝,

这也是他藏身此处的原因之一。”

毛盾干笑道:。通常毛病多的人都不好对付,希望他能客气些才好.否则又有的累

了。”

攀行中已至山峰高处.这里有若桂林石灰岩,怪石嶙峋不说,更是一片洗白,瞧来更像

仙居佳境。

“听说酒泉就在奇石林中某处,但如此一大片,想找到可不容易啊!”毛盾有感而发:

“又不能喊叫,要是他有仇有债,这一喊,不就躲的更离谱了?”

段君来白眼:“要是找得到,我自己不会找?何需赔了婚姻,硬把你拖来!”

“现在后悔还不得及,我可不一定要娶你!”回答间,毛盾显出得意。

段君来謓笑:“你爽吧,姑奶奶天生就是用来克你,一辈子都不想嫁别人,就是要把你

克死,你好好享受你的后半辈子吧!”

毛盾倒也想通了,自己法术高强,哪天偷得段君来生辰八字,像武子威一样摄个一魂两

魄,到时还不是乖的跟小猫一样,想及此,他已心胸袒然,偷偷瞄了段君来一眼,诡计似乎

并未被识破,两人各怀鬼胎地捉笑着。

“用你的追鬼术把人找出来啊!”段君来道:“你不是有这个本事?”

“本来是有,但有了女人在身边,阴气太重.可就不灵了。”

“可恶!”段君来扬手就要杀过来,毛盾急忙跳开,段君来警告成功方自嚇嚇笑起来:

“我就不相信我的手掌唤不回你的灵性。”

毛盾干笑道:“老是如此也不是办法,你只要避开几丈不就得了?”

“要是找不出什么,小心我收拾你!”

为了寻找酒月书生.段君来还是宁可不干扰地避开,双目却盯的甚紧,有意迫毛盾立即

找人。

毛盾也不想耽搁,立即拿出阴阳镜,施展法术。在无法得知酒月书生的生辰八字之下,

他只有尽力测出哪个方向较有灵性的东西.至于是人是虎或是乱葬岗死人堆,也只有进一步

观察了。

他倒觉得如此美景不可能有乱葬岗出现,在测知东南方较有灵活东西之后,已领着段君

来往那头做试探性的找寻。

再寻半里路,巳近黄昏。

夕阳西沉,霞光过处,四处橙黄一片.更有云雾游移,到有另一番美景。

忽而山巅传来吟唱声:“不识人间酒滋味.只缘未在酒泉中……举杯邀明月,把酒问青

天,我生且无撼,来生愿再当……

声音听来甚是狂放,自有江湖中人之豪气。

毛盾似乎听出酒味,嘴巴干抽起来。

“在那里!”段君来显得兴奋而等不及.先行一步追了过去段君来当然不肯落后,紧紧

跟去。

转行百丈,果然在一高处发现一位白衣书生,他正位于一高大石笋而顶端被切平的平座

上,那平座大约五张桌子并广,足可让他来回踱步,平座上另有石桌,上边摆置不少酒坛酒

杯。

他手中正拿着一闪闪生亮的夜光杯,面对东方吟唱,似在月亮探头跟他和鸣似的。

方念完王翰诗,他己仰首一口气将杯中红如血之美酒一饮而尽,然后哈出酒气。

“好酒,血酒就是要这样喝,否则怎赴得了战场!”

说着他又从桌中酒坛倒出葡萄红酒,重演方才动作。

毛盾瞧他虽已近五十,却仍算是仙风道骨,尤其喝酒神情倒很能让人想及他即是酒仙李

白化身.狂中带潇洒,让人看来不讨厌。

段君来可等不及了,乍见酒月书生,心下大喜,已急急走了过去。

那酒月书生在她逼近二十余丈时,己发现有人,目光冷瞄来,忽见美女。他亦为怔诧:

“姑娘是……”

“找你的!”段君来已被发现,也不急于逼人,遂立在当场,待毛盾前来。

酒月书生倒是潇洒:“良辰美景又有美人相邀.可谓人生一大乐事,姑娘何不上来一饮

美酒?”

“不必了.我找你有事!”在未摸清对方之前,段君来可不愿有任何冒险。

然而毛盾确实对酒有所偏好,尤其他师父老柴房也是酒鬼一个,若能寻得什么好酒酿

法,将来可就威风逍遥一番。他道:“我找你没事,先喝两杯再说!”

毛盾已准备掠向平座。

段君来登时焦切:“你不怕他耍诈?”

“有你在下面,我伯什么?”

毛盾还是翻身向上,独留段君来一脸怔诧在下头。

酒月书生没想到慾邀女人却来了个男孩,但瞧及毛盾并不难看,甚至也有江湖豪迈气息

也就将就了,他拱手为礼:“少侠是…”

“大侠龙卷风,江湖最近蛮有名的。”

“呃,在下甚久未出江湖故而不知……”

“不知者无罪。”毛盾道:“你不喜欢喝酒吗?我也是,趁现在有酒,我陪你喝一杯如

何?”

不等回答,毛后已抓向酒桌上数坛酒的其中一坛,猛往喉头灌去,咕噜咕噜的起兴。

酒月书生瞧他如此喝法,目光跟喉头不禁跟着咕噜咕噜抽缩起来:“你喝酒从不用酒杯

吗?”

毛盾一连灌完那坛美酒才心满意足哈出酒气:“酒杯?你出门随身携带酒杯?沙场上哪

有人喝酒用酒杯?我看你的夜光杯还是留着自己慢慢用吧。”

“葡萄酒光了?”酒月书生甚是疼心似地想伸手接过酒坛。

毛盾将洒坛倒过来,张着联巴在那里等酒滴落:“只剩两三滴吧、你要,我分你一

滴!”

酒月书生只好把手缩回来,苦笑道:“我用尽所有办法,从找寻最佳葡萄以及最佳泉水

酿造而成,十几年来,也只不过七坛你不到一分钟就喝掉我一坛酒?”

“这么说你还有六坛?再拿三坛出来如何?”毛盾已翻向酒坛找美酒。

酒月书生可不敢了,立即抓向酒坛,急道:“这里已无葡萄酒了。”

“没关系,想必摆在这里的都是好酒,我不怎么挑胃口!毛盾趁他抓收不及又抢来一

坛,仰头即喝,敢情是花雕,比葡萄酒更够味三分。

酒月书生见状,再也不肯再浪费美酒.抱着数坛即掠开。

下头段君来见状,以为他要开溜,立即喝声追拦过去。

酒月书生功夫果然不错,竟能逃出段君来掌握.斜掠东北角,及至一处山泉,猛将酒坛

丢人泉中。这才有心情回过头,看这两位不速之客。

段君来迫至此泉己闻及一阵阵似酒香亦似山泉自然的清香气息,她感觉出这口泉必是所

谓的酒泉了,但此时她却只想知道父亲下落。

酒月书生此时也觉得两人突然来此必有目的,当下冷声道:“你们来此,不只是为了喝

我的酒吧。”

“他是,我不是!”段君来冷道:“我是来找一个人。”

“谁?”

“段铜雀!”

“他?”酒月书生脸色稍变:“你找他有何用意?你是他的什么人?”

“我是他的什么人,你管不着,我只想知道他的下落。”

“我不知道!”酒月书生一口回绝。

段君来冷道:“三年前你曾经找他拼酒,后来他就失综,你敢说你不知道?”

“事隔三年,任何人都无法预料:”

“你却脱不了干系!”

段君来瞧他不肯回答,已准备出手擒人,先拿下逼问再说。

谁知酒月书生经验老道.乍见段君来有意出手,自己已先行出招,冷喝一声,人如天马

掠飞而起,待要冲至段君来上空,嘴中突然射出一道酒箭.罩着一个桌面大小直冲下来。

段君来素知酒月书生能借酒杀人之事,突见对方出此绝活,心头哪敢大意,孔雀翎已要

打出来,先封去上空,身躯则趋机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极乐天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