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十七章 多情婆婆

作者:李凉

然而逃了数十丈,突见一道青影闪动,人未到声先到:“可恶,你敢躲起来!”

来者正是找毛盾找得快发疯的段君来,她本在山区搜寻,忽而听及酒泉有动静,更听出

是毛盾叫声.当下一把喜悦一把嗔怒想教训毛盾就直接冲过来。

毛盾光听及女子叫声,整个人已慌了,急叫道:“别过来!”返身就往酒泉落去。

段君来撞的也不慢,一照眼已瞧及毛盾光躶躶屁股,羞得她呆愣当场,赶忙甩头避去,

大骂不已:“无耻,下流,你敢如此对我!”

毛盾跳入水中,好生尴尬:“我是万不得已啊。”

“胡说.你明明乱来!”毛盾认为他不脱衣服,谁会去脱他,但此话她已说不出口。

“我是……”毛盾很不想提起那头事,免得段君来急着要救人而身陷重围,“我的衣服被偷

了。”

段君来闻言果然未起疑.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敢在这节骨眼里洗澡,还洗到衣服被

人偷去?”

毛盾苦笑:“有什么办法,有些事不是我说避免就可以避免的,你原谅我一次如何?”

“不行!”段君来斥道:“太可恶了,要你帮忙找我爹,你竟然悠哉得在此洗澡!”

“那,帮我找件衣服总可以了吧?”

“不行.困死你在这里。”

毛盾忽而嚇嚇笑起:“奇怪了,我倒末见过男人躲女人的?反正都老夫老妻,有何好害

臊,你既不帮忙又不躲,好吧.要看让你去看.我不在乎。”

毛盾硬着头皮又爬出水面。

此时段君来谎了,她急斥:“你敢?”

“都上来了,有何不敢!”一步通.步步通,毛盾已能坦然自处,甚至还有耍弄段君来

之意。

任段君来胆子再大也挡不了少女羞情,嗔骂一声“无赖”整个人已逃避而去。

“我就是不帮你.看你能威风到几时。”

段君来也等着看好戏,看毛盾如何解决这难题。

毛盾逼走人,虽有些得意,但想起段君来的话,他不禁烦恼又起,软化地求助,段君来

还是不理,看样子他只有自己想办法此处光秃一片,连扎草遮体都不可能.唯一方法似乎只

有石块,可是石块太硬根本挡不了什么。

正百思无解之际.他目光忽而落在旁边的酒坛上,想喝它两口再说,但这一瞧,他已瞧

出眉目。

“酒缸?打个洞不就成了?”毛盾心下大喜,岸边小酒坛装不了人.泉中仍有大酒缸。

他很快捞起一坛,把底部打掉,酒香上溢,他顾不得品尝,把缸子往身上一套、果然显出效

果,只要行动不太粗鲁,自可支持到找到衣服为止。

纵使如此,他仍自不断自嘲直笑:“以水缸当裤,像话吗?”除了笑,还是笑。

然后.他直目面对段君来:“哼!不用你帮忙,我照样出得酒泉山!”

跨大步,直往山下行去,还故意弄出声音故作威风状。

段群来一直避在远处,她不相信毛盾会如此大胆.敢光着身子走出山区,心想他必定有

了什么遮体东西,可是此处无草木在偷瞧之下,竟然是水缸.她登时抽笑,差点笑出眼泪:

“你要不要脸,用水缸当裤子穿!”

毛盾心安理得:“总比光着身子好吧,总比一个狠毒而不帮忙的女人好吧!”

“你敢骂我!”

“事实是如此。”

“可恶:我叫你吃不完兜着走!”段君来立即拾起石块猛往毛盾水缸砸去,登时又吃吃

讥笑道:“叫你缸破人亡!”

毛盾霎时哇哇大叫:“你干什么?这是我唯一的…”话未说完.石块已及,他不得不跳

逃躲闪,活像个蹦僵尸。

砸了几下,段君来也有收获,敲下水缸一个大角,急得毛盾快上吊,心下一横:“你砸

吧,水缸要是破了,我当真追着你不放。

我不相信你比我光荣多少!”

这话倒把段君来喝住,她可了解毛盾啥事都做得出来,若真发展到那种地步,自己也未

必好过.手中石块再也砸不下去.性格地抛下,尬笑道;“看你敢再捉弄鬼把戏,准叫你光

着三天屁股!”

毛盾看她不砸了,方自嘘口大气:“我认输,行了吧,你还是快去找条裤子,我有话要

跟你说。”

“什么话?有关我爹的事?”段君来显得焦急。

毛盾本不想说,但为了换条裤子,他只好点头:“好像有他消息了。”

“你为何不早说.徒浪费那么多时间!”

段君来斥言一声,为了不耽搁,她立即转身寻衣服去了。

毛盾心下一急;“这里不能久留,我跟你去!”

他怕追兵赶至,故而拼命追在段君来后头,可惜此处全是石灰林,他得小心翼翼.否则

水缸随时会被撞破。

那段君来可一句话也没听进去,眨眼已脱出他视线,不到盏茶工夫已回头寻来,丢给毛

盾一套庄稼布衣,毛盾穿上身,虽大了些但总比套水缸光躶身子好。

衣服穿妥.他这才有了自在笑容:“你还是对我不错,将来婚事.我可以考虑考虑。”

“废话少说,快告诉我我爹之事。”段君来一脸焦切。

毛盾头一皱:“你不是追那杀手,没追着?”

“我的事不用你管。”

“没追着可能就没线索。”

“你敢耍我?”段君来气冲冲就要出掌。

毛盾赶忙跳开.已嚇嚇笑起:“别急,我说就是;但不管情况如何.你别莽撞,否则会

坏事。”

“先说再说。”

毛盾邪眼一挑:“你可想过,我怎会光着身子?”

段君来斥道:“谁管你喜欢跳什么脱衣舞,我只管我爹。”

毛盾瞧她哪些反应,也就泄了气.双手一摊:“那就没什么好谈了,既然你对光身子不

感兴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胡说什么!”段君来斥叫道:“我爹关你光身子啥事?再耍我.小心我烧了你身上衣

服!”一脸怒相。

毛盾冷道:“我是被人剥光衣服总行了吗.我看你还是少问为妙.否则将来不知不觉地

跳脱衣舞,还以为自己舞艺高强呢!”

“你敢!”段君来认定毛盾耍弄自己,一掌打得他连逃数步“老老实实给我说明白,否

则跟你没完没了。”

“有个组织喜欢脱光衣服当仙女,你爹失踪很可能跟他们育关,这个答案你该满意

吧!”

“我不信,天下会有这种组织。”

“不信也得信。”毛盾冷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信不信由你,至于是否找得到你

爹.过些日子再说吧,我累了,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说完,毛盾甩头就走,他还是觉得先离开这鬼地方乃为上策。

段君来先是一楞,毛盾说的太认真,很似乎有那么回事。但见毛盾走了,她很快跟追上

去,急问道:“你说有那组织,他们在哪里?你在何处碰上他们?”

“不清楚啦!我一头栽进去,还没搞懂状况就被抓到地头脱光衣服,还没搞懂事情就被

丢在酒泉,一切就是如此了。”

“胡说,既然是如此;你为何说他们跟我爹有关!”

“这地方是你找的,在此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算跟你爹有关吧!”毛盾觉得甚为疲倦,实

在需要休息。

“你一定有事情瞒我。”段君来直觉地说:“否则绝不会急于想离开此地。”

“我伯他们找回来,这答案你满意吧,你想瞧个究竟就留在这儿吧,我挡不了啦!”

毛盾还是快步行去,奇烃,竟然倦怠得四肢无力,掠向一处高岩竟然立足不稳而往下

摔,他猛提劲,幸免于摔。

“你怎么了?”段君来第一个觉得毛盾似乎不正常,赶前数步、登时发现毛盾脸容一片

青白,她惊心不已;“你中了毒?”

“我?有吗?”毛盾心下一惊,往脸上摸去,想摸出什么东西但脸色并非摸摸即可得

知,他暗自惊慌,难道女神殿那檀香和池水真的有毒?

段君来再瞄一眼.似已能肯定:“你的确中了毒,而且不轻。”

“我……怎么办?”

毛盾惊慌地想找出原因.也想盘坐地面想运功逼退毒物,然而这一想盘坐,竟然是跌摔

地面,四肢已然无力,他吓坏了。

“别动、别用真气!”

段君来见状巳不计前嫌、很快欺身过去,连点他数处穴道,扛在肩头,急忙往山下奔去

想找隐秘地头替他治毒。

毛盾渐渐觉得脑门沉重,终于失去知觉,一切只得任由段君来处置了。

段君来将他扛往山下小镇,找家客栈立即住下;先将毛盾安置妥当.随又往外头抓来几

样葯物捣成汁液,勉强灌入毛盾腹中,一刻钟过后,毛盾方自悠悠醒来。

“别动。”段君来仍自紧张:“毒性仍在,你想想到底如何中毒?可能中何毒葯!”

毛盾嘴chún青得可以:“我也弄不清楚,只记得曾经吃下一颗椰子水跟肉,然后吸些檀香

味以及洗个清泉澡,其它就不得而知了。”

段君来从他口中猜不出正确毒性,只好自行诊断了,白眼一膘:“叫你别乱来,就是会

惹麻烦,我也没什么葯好用,除了一些家传秘葯,能不能奏效,全看你的造化了!”

说着,她将口袋内玉瓶中的解毒丹喂向毛盾.并运劲催化它。

这似乎对症下葯,解约方入口不久,毛盾但觉腹胃一股清凉漫延开去,先前那股酸疼已

渐渐被逼退。

他心神一振:“有解了,你这是什么葯,这么灵?”

段君来见他脸上青影渐退.也知道搞对了,当下干声道;“也不清楚,倒是你中的毒好

像是我家常用的蚀功散……”

不想还好,越想段君来越觉得这症状越合乎自家毒性.她不禁有了疑惑:“你是不是中

了我爹的孔雀翎?”

“没那回事!”毛盾急忙否定:“我连你爹长的何模样都搞不清,哪会中他的暗器?”

段君来但觉得毛盾表情不自然又极力否认,她无法释怀,即往毛盾肩头抓去,想探出什

么。

毛盾更急而不自觉反抽回来,这动作更增加段君来务必检查心态,更抓得紧。毛盾余毒

未解,根本挣脱不开,他只好故作镇定状:“哪有什么伤,你多心啦!”

话未说完,段君来已抓起孔雀翎,这一抖,孔雀翎似有磁性猛将脊背那几根翎针给吸

出,乌血还渗得背衫一片湿,毛盾怔了,纸已包不住火,段君来更是惊诧,猛将翎针抓在手

上搓捏.这不是自家武器是什么?她激动万分:“是孔雀翎?是我爹的东西,他还活着!”

向毛盾道:“你跟他交过手,你知道他在哪里!”

“呢……”

“你一定知道,快说,我爹在哪里?不说,我杀了你!”

段君来已是一脸凶相,先前治伤的温柔早一扫而空。

毛盾看是瞒不了了,苦笑道;“别激动,我是见过使用孔雀的老人,却不知能否确定是

你爹。”

“一定是,除了我爹,天下再无任何人会使用孔雀翎!”

“说不定他收了徒弟或什么的。”

“不可能,绝不可能!”段君来一口咬定:“段家绝学从不传人,那人一定是我爹,他

在哪里?”

“在极乐堂。”毛盾自嘲道:“看样子.他过的还挺不错。”

“怎么去,快带我去。”段君来急于拉着毛盾上路.突又发现他伤势在身.遂又改口;

“你毒解了,咱们马上动身,大约再一个时辰即可以了。或者边走边帮你解毒。”

毛盾苦笑直摇头:“我知道你急于想救出你爹,但那地方真的不适合你去,等到我想到

方法再去救人如何?”

“胡说,连鬼域我都不怕,天下还有地方我不能去?”

“多啦,像妓院,像男人澡堂,你能去?”

“少把话题扯开!那地方根本不可能是这种地方。”

“不错,正是这种地方。”毛盾想笑:“正是妓院跟澡堂的合并,你去不得。”.“我

不信!”段君来认为毛盾有意为难:“纵使是这些地方,为了救我爹,我毫无顾忌。”

毛盾瞄她几眼,轻轻一叹:“好吧,你既然这么有胆量,我也不好意思再阻止你,否则

就不够意思了;不过.既然要救人,我们还得详细计划;免得到时救人不着反而因在那

里。”

接着,他把极乐天堂所见所闻大略说了一遍。

“那会是什么组织?”段君来疑惑不解:“为何要把我爹抓到那里?”

“不清楚,不过.你该担心的是他们不喜欢穿衣服的毛病。”

毛盾弄笑道:“希望你能处之泰然。”

“你唬我.我不伯。”段君来一口咬定不信。

“不怕最好,省得到时哇哇叫。”毛盾有意看她将如何处置,已不再在此问题打耍,说

道:“要救人也得有方法才行,我必需弄点行头。”

段君来闻及能救出父亲,当然高兴异常:“要准备什么?如何找到那地方?”

“酒泉下面就是啦。”

“他们住在地底?”

“去了就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多情婆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