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 二 章 两小无猜

作者:李凉

当毛盾出现在太原城时,已是一个月后的早晨。

他伤势已好了差不多。师父也安顿在—个隐秘而又有酒菜的地方。

然后他跟毛头商量如何进行兴帮大计,两人决定先学绝世武功,毛头块头大,适合少林

派,故而他理了光头投入少林门下,至于毛盾,他知道现今天下武功排名分为金银钢铁。

金即为金武堂的武向王,他一手三截金苍已打遍天下无敌手,落个天下第一高手封号,

而他又是茅山派最大敌人,不去金武堂,去哪里?

毛盾已决定混入金武堂,能学得武功最好,若不能,也要搞得他们鸡飞狗跳,以报此灭

帮之仇。

金武堂总堂就在太原城西,那本是王候府。几年前被武向王买下,现成的气派更造就金

武堂狂妄气焰。

毛盾行至金武堂,发现戒备森严,若非红门顶头那金匾显着金武堂三个斗大字,他还以

为找错地头。

照他想法,帮派大约跟茅山一样据地为王,大不了再找个四合院,四周派人看守就是

了,哪像现在,两丈高的围绕个大圈子,想潜混进去,大约须要找那狗洞才行。然而毕竟那

只是说书的噱头,事实上哪来的狗洞?

他倒想混进去后挖它几个洞。

远远逛了一圈,实在找不出门路混入金武堂,他不禁有些失望。

“看样子得找人介绍了。”

于是他在附近小客栈先行住下,一有机会即打探有关消息,结果让人失望。

金武堂从不向外头征录佣人、家丁,全是由该派弟子自行找寻,如此可免去被渗透麻

烦。

毛盾想冒充佣人是不行了。

在无计可施之下,他只好来硬的,一大早即往金武堂大门行去。

八名守卫见着他毫无惧意行来,一股威严受损使得他们来个下马威。

守卫领班冷斥:“来者是谁,胆敢闯禁地?”

长剑一抽就想拿人。

毛盾赶忙装笑脸:“各位师兄,小的是来投靠总堂的。”

“你是本派弟子?可有信物?谁是你的主子?”

“堂主不就是我的主子?”

“大胆!”守卫领班斥道:“也敢攀上堂主,我看你是来此挥水摸鱼,给我拿下!”

两个卫兵应声立即抓扣毛盾,他一时惊慌,急急说道:“小的没有浑水摸鱼,小的是想

拜在金武堂门下,为堂主效命,将来也好有个出路,大爷请您给小的一条生路!”

守卫领班闻言讪笑道:“原来是小混混想找靠山,门是撞对了可惜路子不对,滚,金武

堂不缺人,再回来小心我砍断你双脚。”

两名卫兵闻言,立即把毛盾甩得老远,害得他跌个四脚朝天,臀部都快疼死了。他哭丧

着脸:“大爷您行行好,小的千里迢迢从乡下赶来,不谋出路,求个温饱也行啊!”

“还不快!求温饱,当乞丐去,太原城还没有饿死人的!”

那守卫领班故作杀人状,追了过来,毛盾不吃眼前亏,逃开数丈,然后躲在街角,有一

句没一句地苦苦哀求。

他想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些半大不小的角色最喜欢作威作福,倒不如等下去,若有

大人物或看来软心肠者,再来个装苦作样,说不定会有效果。

他干脆来个长跪不起。

“我对金武堂是忠心不二,若贵派不收容,我就跪死在这里!”

反正隔着一条街,守卫也赖得理他,甚至还准备看好戏般,想计算毛盾能跪多久。

时间分秒逝去,毛盾两腿发酸生疼,早餐又没吃,简直又饿又累,十分难挨,两个时辰

已过,连个大号人物也没见得一个,他不禁后悔莽撞下跪,可能要白费工夫了。”

越想越是难受,他终也爬起来。卫兵见状,一阵戏言送来:“什么不收容就跪死那儿?

怎么反悔了?发的誓言不了一脆?”

毛盾颇为镇定:“我准备长期抗战,要是死了,怎能替金武堂尽一份心力,我去填肚

子,吃饱再过来。”

管不得卫兵戏笑,毛盾还是溜开,填饱肚于后,也不急着回去下跪,在暗中观察,发现

已有动静,几名卫兵突然恭敬像要迎送什么大人物,毛盾这才苦脸兮兮回跪地上,还装出特

别可怜模样。

“可怜我这无依无靠孤儿,收容我好吗?”

像天涯流浪可怜孤儿,瞧来特别感人。

那卫兵正喊着恭送小姐,大门已出现两位女子,大者二十上下,长的婷婷玉立,天生丽

质又是一身武装打扮,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英姿,半点也不矫揉做作,小姑娘年龄跟毛盾差

不多,和姐姐相貌有几分神似,两长辫披双肩,本是清新可人的脸容,却抹上—层恍惚般的

郁闷,她抿着嘴,目光冷淡,周遭任何事似乎都跟她没关系似的。

两人目光全落在毛盾身上,似乎也听到毛盾叫声。

那卫兵领班不等小姐发问,已逼向毛盾,冷斥道:“小乞丐你找捧?还不快走,想惹小

姐生厌是不是?”

他一使眼色,两名卫兵已奔来,猛扣毛盾就拖走,毛盾苦苦哀求:“大爷、小姐您行行

好,收容我啊,小的无依无靠,受尽欺凌,连个栖身处都没有……”

可怜的声音似乎触动那大小姐,她问道:“怎么回事?”

卫兵领班立即回话:“他想拜入金武堂,可是本派已不缺人……”

“给他一点银子,怪可怜的。”

大小姐的话,卫兵领班只好应是,遂行向撵走毛盾的两名卫兵,喝道:“把他抓过

来。”

卫兵依令把人带回,毛盾一时欣喜:“大爷答应收容我了?”

“算你走运,三两银子够让你栖身或做点小生意了?”

卫兵领班摸出银子就想交给毛盾,毛盾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可不想要银子,又是一

脸可怜:“大爷您的好意小的心领了,小的一身孤苦,就算拿您银子做生意,别说人生地不

熟,若是碰上地方强梁,小的照样遭劫难,如此一来,更是潦倒,小的不求什么,只求个栖

身所……”

“你这小鬼倒是挺麻烦,还不快走!小心我打断你狗腿。”

卫兵兵领班作势吓吓人,毛盾却一把眼泪地瞧向远方的两位大小姐。

“姑娘您收容我好吗?我什么都会做劈柴、煮饭、洗衣、挑水、栽花、除草,我还会养

猪、养牛、养所有的东西,我能吃苦,再苦的工作我都能干,求您收容我好吗?”

话说多了,毛盾当真像孤儿声泪俱下,状况实在感人。

二小姐迷惘眼神已有了泪影,她揪向姊姊衣角。

虽是小小动作,那受感动的姊姊也有了回应,低头拉住妹妹右手:“你要收容他?”

二小姐认真地点头,不自觉地泪水也落了下来。

她的泪似乎更让大小姐感动,立即伸手抚去妹妹泪痕,甚至紧紧将她抱在怀中,如此情

景,倒让守卫们感受那股凄清般感伤而默默立于该处。

“把他带到玉竹轩交给桂香吧。”

大小姐的命令,卫兵领班立即应是,毛盾则由于太入戏了,一时也说不上谢言,抽抽噎

噎地想告谢,却吐不出只字半语。

大小姐似有事在身,认真地再瞧毛盾一眼,已带着妹妹径往左街行去,那二小姐趁机瞥

向毛盾,难得一现的笑容已挂向嘴角,毛盾来不及回诮,大小姐已带她转入另一条街道去

了。

此时卫兵领班才挺走胸腔,大步逼向毛盾,冷斥一番:“好大的胆子,也敢挡住小姐去

路,要是平常,早把你给宰了,看在你一片忠诚分上,大小姐收容你了,你给我老老实实

干,别给我要花样,出状况,否则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毛盾唯唯应是,虽然事情有一转机,但他仍是人家佣丁小卒,对于这位卫兵大爷,他仍

得毕恭毕敬。

他的尊重果然换来卫兵领班好感,当下亲自带他前往玉竹轩,还说些帮中规矩,要他先

熟悉一些环境,毛盾当然表现得更加感恩,直到丫鬟桂香接人,卫兵领班才做了一番功德般

放人离去。

桂香扎了两团发髻,看起来也不超过二十岁,或许丫鬟当久了,总没大小姐模祥来得高

贵,至于姿色倒是不错,尤其和大小姐一样,有股精明,看来并不容易对付。

毛盾瞧她两眼直盯自己,似想看穿什么,他倒是以不变应万变,一副孤苦伶仃让她看个

够。

“人倒是长得满上相,就是一副贼样,你是来混饭吃的吧?”

桂香道。

毛盾叹声:“被你猜对了,除了金武堂,我不知要混到哪里去,大姊高兴就赏碗饭给我

吧。”

“我哪敢,听说是大小姐主意,当丫鬟的我岂有能力不给你饭吃?”桂香哧哧笑着:

“会什么?”

“打杂的,粗活都行。”

“看不出你倒是挺能吃苦的嘛?”

“还请大姊多多照顾。”

桂香笑的更甜:“一张嘴就是知道迎人,难怪大小姐会看上你,不过这里也没什么缺,

叫你到厨房又太委屈了……”桂香目光忽而移向庭园那奇怪的竹林,心头似有了主意:“当

个园丁行吧?”

毛盾此时顺目瞧去,一大片竹林全是白色,枝如白玉,叶如白冰,闪在阳光下,几如水

晶雕成,若非轻风徐徐吹动叶梢发出之声,毛盾当真还以为它是假的呢。

“这是什么竹子?这么特别?”

“玉竹,此轩名称全由它而来。”

“我可没见过,产自何地’怎可能会有白色竹子?”

“怎么来的我不清楚,但白竹并非全无可能,像玫瑰改良,有近似黑色出现,黑狗生多

了也会出现一两只白狗,它是一位异人送给堂主的。”

“原来是突变种,那它一定非常珍贵了。”

“当然,天底下可能只有这丛了。”

毛盾搔搔头,面有难色:“这么珍贵,你还叫我照顾?不怕被我弄死了?”

桂香轻笑:“弄死倒是不会,它吸收养分奇特,白天不管它到了夜晚,尤其是月亮高升

的晚上,我必须在叶面上洒清水,它自然会化成养分,当然有露珠的晚上,你就可以休息

了。”

“这简单,挑水、洒水我都内行。”毛盾信心十足:“除了这些还要做啥事?”

“暂时就这样了。”桂香露出怪异表情,似含有捉弄意味,象有卸去重任之感觉:“做

习惯,我再替你找其它工作,白天想干活,就剪花除草吧。”

毛盾满心高兴点头大打包票直道没问题,他哪想到慾洒水时分皆在晚上,那有日夜颠倒

之虑,难怪桂香如有重释之态,然而这已是以后的事情了。

随后,桂香仍问道:“你来自何处?家中有什么人?可要老实回答,通常你这种小角

色,我们是不会去查,不过若查出你说谎,准有你受的。”

“无亲无故是孤儿啊,以前在开封府混的,后来就游泳到这里了。”

虽然有恐吓,毛盾照样说谎,因为他不如此说,已无其它藉口。

桂香倒是不大在意,也只要交差就行了:“不管你是不是孤儿,认真做体分内的事,少

说话少乱闯,三餐有人会照料,每个月放你三天假,还有一两银子,可以出去逛逛,不过以

你小毛头,还是别报出金武堂名号来得好,要是有人不顺眼,找你单挑,你又打输人家,可

把金武堂的脸丢光了。”

“不会啦,从小我就打输人;就算再大胆子,若没两下功夫,怎敢跟你打架?”毛盾目

露精光:“我能学一点防身武功吗?”

桂香当然看出他那种小孩崇拜英雄的心情,也不愿泼他冷水,说道:“慢慢学吧,这里

的守卫武功都不弱,只要他们肯教,祝你早日神功大成。”

毛盾本想说,要学的是金武堂正统武学,但话到嘴边又收回来,免得遭人猜忌,当下装

了一脸欣喜,谢个没完。

桂香倒未再训什么,带他到库房,找两件像样衣服然后再安置他在玉竹轩左侧本是放置

锄、铲工具的小房间,整理过后倒也能栖身。

桂香说他乃小姐特别收容,不便分派到正统佣人系统,那样虽可能住得好,却较累,何

况玉竹轩的玉竹也要常常照顾,就近安置对他只有好处,毛盾倒没说什么,还是感激桂香照

顾。

刚进门,一切将就,等将来混熟了再行动也不迟。

吃过午饭后,他倒是安心地睡大觉。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觉得柴门似被某种硬东西砸

着,咔地脆响十分清晰,毛盾虽武功不算高,但机灵的反应从来不曾出差错。闻声立即惊

醒,叫声“谁?”之后很快推开木门,眼前小姑娘已立在十丈花丛中,正是二小姐武灵玉。

她陪着姊姊出去,刚回来即赶来瞧瞧这位可怜虫,瞧他一副布衣清爽,又带点贼头贼脑

地晃出门口,早上那种可怜样己不复见,不禁惹得她淡露笑脸,却听不到她笑声。

毛盾见着是她,立即欣笑,马上拱手拜礼:“原来是二小姐光临,小的感激您的收

容。”

武灵玉还是笑,外带摇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两小无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