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二十三章 作法戏妖女

作者:李凉

毛盾早见及两人比斗,没想到阮月仙功力如此不济,自己可能太高估她了。

眼看花弄情器张般追出,他已鼓掌欢迎:“好功夫,我从来没看过你打过这么漂亮的

仗,难得,实在难得!”

花弄情见着毛盾,这才放弃追逐,停下脚步欣笑道:“下次你来,我照样好好侍候

你。”

“我恐怕三招都抵挡不了。自动认输如何?”毛盾欣叹不已:“好厉害的多情神功,对

了,她好像也懂这门功夫,你觉得呢?她是何出身?”

花弄情这才认真起来:“是懂一点,但这很容易从某人身上学得,可惜内力太差。”

“你所说的‘某人’是指谁?”

“武向王,还有我以前那些手下多多少少都练有这功夫。”花弄情若有所思:“她会是

我某个手下的传人或子女?”

“多想想看是谁跟她长的较像。”

“怎么想?”花弄情忽而斥道:“要知道她来历,自己不会去查,光问我有个屁用!”

毛盾眼看阴谋被识破,干干直笑:“好好好,不问这些,你总该告诉我,你是否掳走武

向天吧!”

“你说呢?”

“当然是希望你掳走,那样我办起事来会较节省时间。”

“你慢慢耗吧!”

花弄情斥骂一声不再甩毛盾,已掠回住处。

毛盾只好猛摇头了,这贼女空寮在不好对付,明明觉得她可疑,可是她就是狡猾,做得

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出毛病——当然这跟自己睡过头有很大关系。

他不断指责自己所犯下错误,一睡犯千错,想来有点哭笑不得。

还好,探出阮月仙也懂得多情神功,她跟花弄情多少有点关系,难怪她也是婬娃—个,

全是一个模子造出来的嘛!

至于李平呢?他若被花弄情掳走还有话说,若是被那藏身暗处的杀手劫走,恐怕就要凶

多吉少喽!

一切等搜索人员回来再说。

四更天过后。

不出毛盾所料,各路人马回报都是空无收获。

陆不绝和黑不亮更不敢休息,马上又指挥搜索任务,甚至发出最高行动指令传达各处分

舵,把地翻一遍过来也要找出武向天行踪。

唯有武灵雪肝肠寸断,已达到茶饭不思地步,她坐在玉竹轩发呆,两眼却含泪始终落不

下来,急得武灵玉没办法去找毛盾,准备把真相告知这可怜的姊姊。

“还是瞒着吧,你姊姊要是知道那个人是假的,虽然暂时解脱,但是她若再追问真的哥

哥去了哪里?若知道他更早失踪在天狐山,那不逼死她才怪。”毛盾道:“瞒她对她也是一

种好处。”

武灵玉又能说什久呢?只有让姊姊暂时接受此情景了。

“不管如何,还是要把我哥哥救出来。”

武灵玉心意是针对哥哥,却也含有救出冒牌李平之意。毛盾自是表示全力以赴。

连休息也免了,他很快四下仔细搜寻,希望找出结果。

一连三天都无消息。

那掳人者似乎藏得很好,一点痕迹都不露。

毛盾也已回到金武堂,他想尽办法仍无所得,决定再采取招魂术以问个清楚。

虽然不知李平生辰八字,但碰碰运气,说不定会有奇迹出现。

二更天里,虽是弦月,仍显得冷冷清清。

毛盾已晃动摇钟,叮叮脆响,传在深夜倒让人有清心作用。

不错,他就是想利用清心咒以使得被掳的李平能有所感应,或许可以指点一条明路。

“李平啊,如果听到我的唤声请回话……要不然把灵魂逼出,感应我这天地桥……”

所谓天地桥即是他利用细针和钱吊成罗盘针状,若有感应,指针自然会动,并且指出方

向。

他耍了一阵,符咒化去七张,那指针果然开始颤了起来。毛盾心下一喜:“他在附近?

呃,震动不小啊,很近,该在太原城里,西南方?……”

毛盾从祭坛后转到祭坛前,照准指针方向,划条直线,那角度正好掠过金凤阁檐角那双

飞凤。

“有了范围好办事!”

毛盾正想瞧得更详细之际,忽有一道青光射来,毛盾惊愕叫声“谁”,以为是暗器,很

快滚地逃开。

那青光闪至,落于神坛上,是一竹镖,由于力道够劲已钉穿桌面,矗立那儿,毛盾顿往

发镖处望去,只见黑影一闪即失,他忙追前,可惜追出墙头己不见踪影。

“这人是谁?武功不但高,似乎对金武堂地形也了若指掌,否则他不可能连守卫都未惊

动即已闪失不见。”

毛盾疑思不解中返回神坛,忽而见及那竹镖乃是现成采于附近竹林枝干,还碧绿发青,

竹枝上绑了一布条,毛盾赶忙解开,里头写了几个字:“花弄情,庚子年三月初三寅时

生。”

毛盾愣住了,这人是谁,为何知道花弄情生辰八字?他突然传来消息有何用意?难道要

自己收拾花弄情?

不管如何,毛盾还是想及时证明这生辰八字是真是假,于是先写在阴阳镜上,焚拜三炷

香,又施展法术以摄魂。

“阴女花弄情,庚子年三月初三寅时生,属蛇,对了请现原神!”

毛盾刚把酒杯洒点向阴阳镜,就这么神奇,竟然已浮现花弄情正袒胸露rǔ躺在床上胡思

乱想情景,毛盾惊喜万分:“真的是她呀!”

这下可好了,知道花弄情生辰八字,那简直可以将她玩弄于手掌指之中,若她再干坏事

就把她变成跟武子威一样纯真无邪。

他正想着如何整整花弄情之际,武灵玉已稍带惊急赶来,瞧及毛盾,她始嘘了一口气。

“找我有事?”毛盾对她举止颇觉不寻常。

武灵玉干笑一声,写道:“我发现黑影就赶过来了。”

“黑影,会是那神秘人?”毛盾眼睛一亮:“你看清他是谁?”

“没有,长头发,是个女的。”

“女的,会是谁?”毛盾心念一闪:“会是阮月仙?可是她怎会知道花弄情生辰八字,

何况她的武功也没那么好。”

毛盾想不通,只好碰上了再说,他现在只对制服花弄情有兴趣,当下笑口大开:“你知

道做人哪件事最快乐吗?就是耍人,把人当布偶耍,真是过瘾呐!走,我带你去见识见

识!”

武灵玉未必听得懂他的话,但见他位着自己手掌,触电感觉让她心中一甜,也就任由他

拉着走了。

一路上,毛盾还是滔滔不绝,直把阴阳镜晃了晃,很似乎夸其伟大,武灵玉只好边笑边

点头免得毛盾扫兴,直到她发现是走向金凤阁,她这才紧张起来。

“你要耍花弄情?”

“不然你还以为耍谁最过瘾?”

“她很凶……”武灵玉忌意犹存。

“放心,从今以后,叫她凶不起来,走!”

毛盾大摇大摆走向红门前,也不叫门,一脚踹得木栓断裂发出砰然大响,门板为之暴

开。毛盾则皇爷般晃了进去。武灵玉虽忌,仍跟在后头。

这声音当然引得花弄情大惊失色,还未披上外衣,穿着透明黑纱睡袍即已拿着金枪怒冲

冲杀过来。乍见毛盾,她嗔怒不已:“又是你,你当老娘这里是武馆,容得你拳打脚踢?”

毛盾欣笑:“不是也差不多,光你可以踢阮月仙,我就不能踢踢门板?”

“可以,不过我这只脚也会把你踢出门!”

花弄情怒喝一声,向前扑近数丈,突又踢出右脚,存心将毛盾踢出门。

那劲道不可谓不弱,可惜毛盾早有防范,阴阳镜一抖,不知如何发出一道强光照得花弄

情眼睛生疼,瞧不见眼前人影,她心下一惊,不得不撤回倒掠以防有变。

毛盾逼退花弄情,已是讽言讽语:“狗撒尿也比你好看,小孩子胡乱抬腿,成何体

统!”

“你?可恶!”

花弄情当真火了心,右手一抬,手中七支白骨钉就想让毛盾好看。毛盾乍见白光,登时

喝:“住手,也不问我三更造访所为何来?”

他那模样让人觉得即是有大事,花弄情为之一愣:“有什么事?”

“你看我这面镜子。”

毛盾将阴阳镜摆正推来,花弄情倒对这会发光的镜子感到好奇,不自觉地凝眼瞧去,可

说黑得发亮,她道:“八封镜有何好看?”

“我是叫你看镜中所写的朱砂字。”

“花弄情?”她更仔细瞧那不算小但却写在黑底瞧不大清楚的字体:“庚子年三月初三

寅时生?”她脸色大变:“这不是我的生成八字吗?”

“不错。”

“把镜子给我。”花弄情急切地想抢过来:“你敢偷我八字?”

“你不说,我怎会知道?”毛盾仍想探消息:“你可曾告诉任何人?”

“我神经病,拿过来!”

花弄情动了真怒,探手劲道已是千钧万力,迫得毛盾穷于应付,阴阳镜差点被抢。

他赶忙伸出右手食中指,从腰际夹出一张黄符条,口中疾念,再叫一声“起”,但见符

纸呼地一声已被燃亮,他先甩向花弄情那绺秀发,火星闪点,迫得花弄情护发心切而回掌自

救,她想打掉符火。

那毛盾急念:“魂来魄来,急急如律令。“赶忙将符火往阴阳镜罩去,再吼声“定”。

只见得阴阳镜亮光一闪,里头映出花弄情凶相。那花弄情却如被点穴道般定在那里,左

手一把金枪已抵毛盾门面,枪尖只差左眉三寸就是刺不下去。

如此危急情景吓得武灵玉一身冷汗。她也是出招想救人,突见此状而定在那里,一只手

想扯毛盾腰带,一手直指花弄情左肋,一脸拚命模样。

毛盾未发觉她如此拼命,已为自己杰作大为欣赏:“如何,我的法术不赖吧?”

武灵玉已然收招,闻声才瞧清状况,不禁点头轻笑,赞赏毛盾实有一套。

毛盾自然笑的更加得意:“她以前不是时常欺负你?你该如何惩罚她?”

“打巴掌!”武灵玉想掴出手掌,可是似乎又不愿沾她身子,不想打了。

毛盾自是甜笑着:“好,打巴掌就打巴掌,你不打她,那就叫她自己修理自己好了。”

毛盾伸出手指在镜面画了又画,口中念念有词,结果,很快地,镜中人影已会动了。

毛盾则指责说道:“老婆娘你平日坏事做多了,也该自己修理自己吧!”手指往镜中人

影脸部点去。那花弄情当真不客气往白己脸部甩巴掌。叭然一响,清楚可闻。

“不够劲,再来一个,两颊都有!”

花弄情简直行尸走肉,说打就打,耳光甩个不停,那嫩白脸颊已印出血红指印。

光甩耳光不够劲,毛盾又将她当猴子耍,要她东跳西掠,斤斗猛翻,还学孙悟空抓痒,

耍得连武灵玉都忍不住呵呵笑起。

直到花弄情满头大汗毛盾才放她一马,讪笑不已:“任你多厉害,比起茅山神术还是差

得远,该改邪归正了吧!”

毛盾再施法术,将镜中人影淡化不少,花弄情方悠悠醒来,可是已少了方才精明泼辣

样,快跟儿子武子威差不多,落个纯真无邪。

“二夫人啊,你先说说看,你又是怎么死里逃生?”

花弄情痴呆说道:“护体神功……万元移位……再生术……”

“再生术?”毛盾了解万元移位大概即是可移动五脏六腑的功夫,自己也有此功力,倒

是再生术,他听都没听过:“那是什么功夫?”

“再生,死而复活……”

任由毛盾如何逼问,花弄情还是傻呼呼地说这句话,逼得毛盾不得不放弃,摄魂术还是

有缺点,深一层的武功她要是记不清,怎么逼也没用。

武灵玉及时写字于掌中:“问她是否知道我哥哥下落。”

毛盾这才想起正事:“你可掳去武向天?”

“有……没有……”

“这是什么答案?”毛盾心念一闪:“你抓了假冒武向天的李平?”

“是……”

“果然是你!”毛盾称喜不已,果然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方才那指魂感

应针不就直指金凤阁吗?自己倒是忽略她了:“人呢?藏在哪里?”

“金凤亭下……”

“嘿嘿,阴险家伙,第一次看你那么老实。”毛盾斥笑道:“快带我去!”

花弄情呆痴点头,立即转身移步往左侧花园方向行去。毛盾和武灵玉则欣喜跟在后头,

没想到事情会进行如此顺利。

武灵玉直想着如此一来姊姊再也不必忧心难过了。

毛盾则对那神秘人感谢有加,给了这么好的生辰八字使得他省去不少工夫。

边走毛盾仍边问:“说说看,你如何把人掳来的?”

“调虎离山之计。”

“那天晚上行动?”

“是……”

“掳人是为了什么?”

“破坏两人结婚……。”花弄情回答总是简短扼要。

毛盾不禁想笑,这计谋本是自己订下,却惹出这许多麻烦,实在搞不清楚是搞对了还是

搞错了呢?

还好事情有了转圜余地,否则不知该如何是好。

花弄情很快带领两人抵达金凤亭,此亭落于几株樱花树丛中,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 作法戏妖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