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二十六章 再起风波

作者:李凉

在古城里头,的确充满鬼气,四处或挂或躺皆是白骨骷髅,兵刃散乱遍地,想是昔日惨

烈战争所留下。更有一间厅室摆了整齐的身首分家之骷髅,显然是当时被砍下脑袋的大屠

杀,足有上千具之多。幸好是白天,若在夜晚,纵使无此乌云鬼魂照样能把人吓死。

毛头勇闯上来,发现声音传至或侧靠崖古塔状楼阁,他冲上第七层最高楼,已发现黑心

道人吐血于地面,毛盾则狠交狠咬右大臂,阴阳镜则散落两人之间。

毛盾已满脸油垢,粗须散发,唯一还干净的只有那晶亮的眼睛,他眨眨眼睛,苦笑道:

“这情况还好得了?快解开我,给我点酒……”

毛头立即蹲身,帮他解开粗绳,却呵呵直笑:“酒在下边,要不要来口烟?”

他故意将甘蔗般烟杆送了过去。

毛盾瞪他一眼:“我是咬了他满口,想漱口,这管用吗?现!”

毛头立即得意起:“有批评就好,免得你眼里没有我的存在。”说话间,众人也已赶

来。段君来和武灵玉更是紧张,猛冲进门,发现毛盾如此狼狈,段君来虽焦急却斥笑:“活

该,想逃开我们,简直找麻烦!”

毛盾苦笑不已:“我逃得掉吗?每次都被你追着不放。”

段君来还想数落,却见武灵玉竟然捧着木盆往毛盾送去,虽然奔驰间溅出不少,却仍有

三分之一,足可让毛盾洗清脸面。这还不止,武灵玉简直在待候情人般拿出丝巾慾替他试

脸。

那毛盾竟然欣然接受她的侍候。还亲切地道声谢谢。

段君来简直受不了,重重地哼了一声,所有人都听见,搞不清她为何如此。

毛盾也听见,眼看情势不妙,急忙干笑:“没事,她又聋又哑,需要人家照顾,你别误

会了。”

“她?”段君来忽而移目武灵玉,瞧她默默试向毛盾,眼眶却已渗泪,或而过关心毛盾

之缘故,自己又何忍向又聋又哑之人喊喊喝喝。一时态度也软下来:“她真的听不见?”

武灵雪感伤道:“我妹妹真的吸不见。”

段君来有了歉意,可是又怎能说出,咬咬嘴chún,楞在那里。

武灵玉则一边擦拭一边涌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她想哭,毛盾见状心生不忍,赶忙

伸手替她拭泪,急道:“没事,没事,别哭,不会有事。”

岂知不说还好,这一说,武灵玉更是忍不住泪水泉涌,她想忍又忍不了,急得埋向毛盾

肩背。不知该如何是好,毛盾只好让她靠着。让她哭个够,眼睛却瞄向段看来心,想这女人

要是再开大胡说,决定跟她翻脸。段君来虽然吃醋,却也不敢胡言乱语,武灵玉很快控制住

自己心绪,眼眶虽发红,却满脸歉意要求毛盾原谅,毛盾还是轻笑直道没事,她则避向门

外。武灵雪关心妹妹也轻轻一叹追了出去。

她看得出妹妹喜欢毛盾,却也感觉出段君来和毛盾似乎有某种关系。将来受伤害的很可

能是自己妹妹。可是这种事,她该如何解决呢?

两人退出之后,气氛较为缓和,段君来才敢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她是哑巴。”

毛盾瞪眼:“请别再说这两字行不行。要有风度。”

段君来当下不敢再说半句话……

此时倒在地上的黑心道人有了呻吟声,他想挣扎坐起,毛头却逮到机会扑杀过去,一屁

股坐在他胸口,冷斥道:“你行?再要狠给我看啊[敢抢茅山之宝,我要你断耳断鼻!”

猛伸手扯向他鼻头,痛得黑心道人全身抽额。

“抽什么抽,方才是你们是要我们的命?现在来啊,我就坐在你胸前,要剐要杀随便你

厂毛头想到怒处两手掴个不停。

黑心道人口角又挂出血丝,伤势颇为严重。

老烟枪已说道:“问他是何来路,明明是妖道,为何会太极神功?”

“听见没有“?毛头两巴掌又下去:“有人问话,听见没有?”

黑心道人硬是迸出几字:“你杀了我吧!”

“还嘴硬,你以为我当真不敢?”

毛头猛吸烟杆。猛熏吐向他,谑声直叫熏死他。

“熏不死是不是’那就塞死他,想吃鸦片还是烟叶?我多的是!“、毛头猛往腰际大烟

袋抓出一把烟叶即翘开他嘴巴大塞起来。

毛盾见状白眼道:“你塞了他,叫他如何说话?”

“呃,对喔!”毛头这才又挖出烟叶,斥道:“害我出糗,不怕死,我烫死你!“将烟

杆热头烫去,黑心道人已唉唉呻吟。

毛盾冷斥:“还不说,你是何方妖道?跟花弄情是何关系;为何暗算我?我跟你又有什

么深仇大恨,你要拿我祭坟!”

黑心道人怒目瞪来,想斥骂又没声音,但此举己引得毛头大怒:“再嚣张,我砍断你手

臂,让你作不了孽!“说着当真扭向其右手,痛得他直冒汗:“再不说,我当真要你好

看!”

毛头确实就要扯断他手臂。正想用力,外头己传出声音:“放开他。”

“放开他?”毛头觉得此时不可能有人会说出这种话,方转头,醉天掌门已走进来:

“师父,他作恶多端还用妖法,通常这种人都要收拾,才能替天行道。”。

“放开他,你们不能杀他……”醉天轻叹中,又恢复已往感伤,喝起闷酒。

毛盾怔愕:”我们不能杀他?”

醉天以更肯定眼神告诉两位徒弟。

“为什么?”毛盾追问。

“因为他是武当派的人。”

“武当派?”毛盾和毛头楞住了,他竟然来自死对头武当派。

老烟枪亦是不解:“他使用过太极神功,该是太极门的吧?”

“太极神功和武当两仪神功有类似之处,他有意隐瞒身份,故意混杂使出,很容易让人

走眼。”醉天道:“他为何要隐满身份?”老烟枪话刚出口却已觉得问的很傻,毕竟为做坏

事,很多人会隐去真实身份。

不过醉天掌门还是说出原因:“因为他是千心道长。”

这话一出,毛盾、毛头两颗眼珠就快要扭伤。两人猛盯着黑心道人,可不是吗’除了剁

掉的八字胡,别把长眉剪平之外,陷的两颊更是特色,毛头再不敢压坐其胸口,赶忙蹦起。

这人竟然是武当长老千心?也是上次烧毁茅山神殿,又被毛盾打伤而死去的三清的师

父。怀着这段仇恨,难怪此根死毛盾而想尽办法报仇。

毛盾苦笑了:“师父你想放他妥当吗?茅山派差点毁在手中,现在放了他,岂不纵虎归

山,茅山岂还有宁日?”

醉天轻叹:“杀了他更严重,一切就当作劫数吧。”

瞧及师父甚是坚决,毛盾和毛头也只好放弃了。毛盾千心道长,一巴掌把他拍醒。

他迢:“死老头,给我搞清楚些,是你好恶徒弟先惹我茅山派,还烧了本派神殿,才会

发生如此多误会,现在你也摆了我一道,算算也该扯平,今天我放你生路,回去好好反省,

修道人家目贪婪如此,慾夺我阴阳镜,你有完没完?滚吧,劝你最好别再惹花弄情,否则你

被搞得满手血腥都不知道。”

千心道长冷哼着爬起,想走,又呕出血丝。醉天掌门立即道:“背他下去!”:他向两

徒弟交代。毛盾毛头互望一眼,心头实在瘪。

毛盾道:“我是掌门,你叫我背?”

毛头皱眉:“那我岂不永远吃亏?”

“这可是你自找的。”毛盾汕笑:“当初你硬把掌门职位推给我,现在是报应。”

毛头无奈:“真是此一时被一时,逍遥不了几天。”只好走向千心想背人。

。千心怒挥手:“走开!”举步艰难步向大门。

毛头忽而欣喜瞧往毛盾和师父:“你们都看见了,是他不肯不是我不背,我已经是仁尽

义至。”

醉天轻叹:“咱们走吧,留些葯让他在此养伤,否则他根本下不这了高崖。”、”

话方说完,他已先行走出门外,又灌了几口烈酒,想忘去什么似的。

老烟枪则从口袋拿出内伤葯置于千心道长前头窗口,随即退去。

毛盾也拾起阴阳镜,然后走向千心,汕笑道:“好好养伤吧,武当派赶尽杀绝,我茅山

派可没那么狠心如果你想不开,以后仍想来报仇,最好是大大方地来挑战,那样你可以名正

言顺杀了我。何必自贬身价地东躲西藏呢?”

说完话,神气地甩头离去,众人随即跟出,现场剩下落魄的千心。

他咬牙切齿,以至于全身抽搐。嘴角血丝不断,还是骂出狠话:“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吼声中,人猛将窗木砸断,也是唯一能泄恨的手段、随后已滑落墙角,竟然哭泣起来。

好端端的武当长老落得如此局面,难怪他以泪洗面。

没人听到人的器声,因为他们都已离开鬼堡,往崖下聚集。

毛头总是有不完的话想问,尤其是千心老道如何受伤之事。

“他自找的,明阳镜是我的宝贝,他自以为能用得顺手。在他再次发动阵势之际,师父

手中八卦镜照来,金已猜出暗示成功,就来个拼命一击,猛往他手臂咬去,他当然痛啦,一

个闪神,即被阴阳镜怪异力量打伤,倒地不起,那花弄情吓得屁滚尿流就,溜了,后来你们

就来啦。”。毛头懂了,又道:“若是你没咬着,你的诡计岂非要失败?”

毛盾轻笑:“没那么容易,我只是想引你们来,只要师父想到利用阴阳镜,此阵势必可

破,纵使他没受伤,也逃不出你们手掌、心。”

“这倒是实话。”毛头颇为自己武功感到信心十足,抽口姻又问:“你跟阿来和武灵玉

之间怎么样?两人好像有争风吃醋之势?”

毛盾望着前面两女背影,感叹苦笑道:“‘阿来是段老头主媒,我当然甩不掉,不过她

外表凶,心肠也软,我还算喜欢她。至于武灵玉,她又聋又哑,从小都没朋友,我照顾她习

惯了,实在抛不下她,她真的很潦亮又善良也!”

“这么说你是两个都要?”毛头欣笑:“也就是一箭双雕之意?”

毛盾无奈一笑:“有什么办法,命中注定,躲都躲不掉。”

毛头但觉有趣:“继续努力。我做你最佳支持者!“毛盾瞄眼:”我看你是怕我放弃,

没得阿来这凶女人缠人吧!““你要这么说就太了解我了!”毛头贼样抽口烟:“‘真是我

的亲兄弟!“两人各怀鬼胎一笑,段君来却被笑声吸引,瞪眼扫了过来“刚救出来就那么开

心,别得意,回去之后,这笔帐有得算。”

毛盾笑容忽而没了,他于窘道:“人说女人是善为的,我看你善变的个性一点都没

变。”

“要你管1”段君来被这话逗笑了:“我就是不想变,你奈我何?”

毛盾只能干笑。

毛头又补了一句:“她喜怒无常的个性也一点没变。”

毛盾低声而笑:“有一点她一定会变,那就是将来一定会成为你的上司把你克得死

死。”

“怎会,我跟她毫无瓜葛。”

“嫁给我不就成了掌门夫人。”毛盾黠笑:“将来你若惹了我我就叫她修理你。”

、“她不是那种任听你摆布的人吧。”

“很简单啊,我故意惹她生气后躲起来,你可就有罪受了。”

毛头这才知道事情严重性,急道:“怎么办,若真如此,你我都不好受,我看你干脆把

她休掉算了。”

毛盾哧哧笑道:“这也得找时机才行,老实说,我不存希望,一切就看你怎么对待我

了。”

毛头哭丧着脸:“我这不就变成了猪八戒照镜子,两头不是人了吗?”‘回答只是毛盾

一连串笑声。

众个很快走往乱葬岗,一块块斑腐倒塌石碑此时瞧来不再那么恐怖。

他们正想商量是否要等段铜雀回来,岂知段铜雀已从侧林区自动走来;他摊摊手作出无

奈状:“那恶婆娘逃的快,我没抓着。”‘’毛盾闻言不禁苦笑:“放了母老虎,准会咬死

很多人,我得赶回金武堂瞧瞧才行。”

“你不跟我回去?”段君来第一个反应即是他又要跟武灵玉混在一走,脸色有些变样。

毛盾忙解释:“别想太多,你要去就一起去。武家少堂主失踪,又来了个神秘的阮月

仙,再加上花弄情。你说我该不该帮个忙?”

段铜雀却猛点头:“该帮忙,当男人岂能不守信。’我也要跟去直到收拾花弄情为

止。”

段君来斥道:“爹说这什么话,你以为花弄情真的会出现金武堂’”

“总是有机会嘛!”段铜雀反问:“你去不去?”

“不去。”段君来铁了心:“我甘愿回家也不去!”

登时叫来马匹,猛跨上鞍,飞也似地闹情绪驰去。

众人想留她都不成。段铜雀则只能苦笑:“由她去吧三在,一定起来,她就是这副德

行,谁也劝不了她。”

这句话化去多人困窘情景。:,毛头则有了难处:“我呢?还有师父……”

他目光移向独坐十丈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章 再起风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