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二十八章 装神弄鬼

作者:李凉

细雪中,仍见阳光,明天或而将是雪过天晴吧。且说武灵雪等人祭拜妹妹之后已回到金

武堂。

她仍然茶饭不思地躲在寝室不出门,帮中一切事情全交予储不绝料理。冼无忌已住下来

照顾她,老烟枪却得赶回江南照应帮中事,一有状况再来支援。

至于段铜雀,为了女儿慾死慾活的挣扎感到十分痛心,也将她带往不知名地头,想让段

君来安静一段日子。

毛头则仍暂时栖身金武堂,他已勤练武功和法术,准备替毛盾报仇,冼无忌也倾囊相

授,希望他能独力再创茅山奇迹。

一切似乎都在低沉悲伤的气息中进行。

凉爽清晨,那武向天已大摇大摆走近金武堂,守卫纷纷拜礼,武向天却无心回礼,仍自

瞧着诺大红门,以及门顶那金漆清清楚楚写着金武堂三字,他实在多了,摸摸杂乱胡子,已

大步踏进内堂。

守卫们倒是不解,少堂主胡须为何一夜长了许多,像和人大战一场似的,终有蓬头垢面

之态。

他直往东光楼行去,一进月门已发现祭坛,经过多日风吹雨淋,烛台、烟炉已倾,符纸

幡布皆已褪色,准是久未加以整理。

“怎会如此荒凉?”

武向天瞧及四处野草乱蹿,花木丛乱,根本未加以整理,他急忙进门,状况更糟,乱七

八糟不说,像被打劫过似的,无一处整齐。

他冷哼,走出门口大叫:“来人,怎么搞的!”

一名守卫听及使唤,急急跑了过来。

武向天冷道:“张通,这倒是怎么回事?”

那张通但闻少主人叫出自己名字,当下欣喜:“少堂主还认得小的?”

“我在问你这是怎么回事?”

张通被斥,一时不敢多言,立即战战兢兢地回答:“少堂主不是搬到天龙阁,不住此

楼?”

“岂有这回事!”武向天冷道:“我已经数月未回家,哪来搬家?”

张通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武向天喝道:“快点找人整理干净,还有,吩咐厨房开点酒菜,我饿得很。”

张通应“是”,赶忙离去。

武向天则直摇头,情况怎会变得如此之糟,房子也甭进去了,找向左侧一处光武亭,坐

了下来,瞧往右池塘,水面罩满荷叶,一片荒芜,唯一未变该是池中鱼儿活跳于枝叶之间,

仍自恰然自得悠游着。

不多时,十几名家丁已带着器具前来剪花锄草,打扫环境,他们皆有意无意地以敬畏而

不信的眼神瞄来,武向天懒得理他们,酒菜一上来即狼吞虎咽,像饿了三年似的。

忽而武灵雪已闻风而匆忙赶来,她虽消瘦不少,却仍难掩面上喜悦:“哥,你是我哥

哥!”

那种亲情感觉让她激动,毕竟死了妹妹,能再碰上亲人,何尝不是一种弥补心灵之良

方。

武向天瞄眼而笑:“我不是你哥哥,难道会是别人?”

“我是说真正的哥哥。”

“这是什么意思?”

武灵雪突而警觉道,他虽然长得像哥哥,但已有一个冒充在前,她得小心应付:“你说

你是我哥哥,那你的弓呢?”

“藏在暗处。”

“为何要藏?”

“因为有人要暗杀我,所以要藏。”

武灵雪总觉得眼前这位不论说话跟神韵皆和自己印象中豪迈的哥哥差不多,该是不假,

但天龙阁那位呢?虽然毛盾说他是假的,现在岂不正是验明正身的时刻?

她轻笑道:“你离开家有三四个月了吧?”

“没错,我遭人暗算。”

“这还是小事,更让人头疼的是,自从你失踪之后,又突然出现一名跟你一模一样的哥

哥,你叫我如何去分辨是真是假?”

武向天一愣:“真有这回事?他在哪,叫过来我瞧瞧!”

“在天龙阁,跟你的情人阮月仙在一起。”

“可恶!”武向天突然掌打石桌,人立而起,瞧他那种凶样,自是对阮月仙仍怀有一份

浓情。

武灵雪登时说道:“你也别太在意阮月仙,她跟你,完全是在利用你,她想谋夺武家一

切,才会甘心跟假武向天住在一起,哥,你该找机会把她看清楚。

武向天似不愿接受劝告,冷道:“不管如何,我得会会那冒牌货,你设法把他弄来。”

“这简单,只要传个话就行,倒是阮月仙她……”

“我会看着办。”武向天伸手制止她,一个劲儿的猛灌老酒。

武灵雪但觉一时是无法劝阻他,轻轻一叹也就传令下去,要那冒牌货李平前来。

李平最近可活得安稳,有阮月仙这美女可享用,金武堂那边又为了忙着毛盾和武灵玉丧

事而忽赂了他的存在,除了前几次参加武灵玉之追悼仪式外,他再也未踏进金武堂一步,而

阮月仙也特别照顾得无微不至,使得他已进入忘我境界。

现在消息传回天龙阁,一大早,他还抱着温香软柔的性感尤物睡觉,实在搞得他脾气不

太好。

“有啥事,非得现在叫我去不可?”李平有了抱怨。

一身光溜的阮月仙腻着他,眯眼而笑:“大概是有关武灵玉祭典之事吧,你就去去,毛

盾已死,你已名正言顺可接管金武堂,又何需为这种小事生气呢?”

“说的也是。”李平本想倒向毛盾,但他突然被杀,他只好又倒回阮月仙身边,能享受

则享受,不能享受则找机会开溜,他欣欣然一笑:“为了你,我什么苦都能吃啦!”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现在不就要去吃苦了吗?”

李平想起身,又不甘心地抱向阮月仙,双手猛抓她胸rǔ,似要满足自己性幻想,逗得阮

月仙极扭藏藏,胸rǔ抖得更诱人,他才哧哧邪笑地起身,懒洋洋地穿衣着裤,临走还得打阮

月仙一个性感屁股,方自扬长而去。

“记得保护自己啊!”

阮月仙暖昧声音总逗得李平心头大乐,待人已走远,她才邪邪狞笑:“死了武灵玉只是

开始,我要弄得金武堂家破人亡,像茅山派,被杀得寸草不留!”

狂笑声中全是她那恶毒狠劲。

李平很快赶到金武堂,守卫也很快将他带到东光楼,他老抱怨:“什么东光楼,我已经

月余没住,杂草都生得一大堆,还叫我去那地方?”

“是少堂主交待的。”守卫也被两种命令搞迷糊。

“什么少堂主,我哪有下达这命令?”

“那,大概是大小姐吧,您去去不就知道了。”

守卫不知该讲什么,送至东光楼后已先行开溜。

李平则一脸责备,念念有词地走了进去,迎面而来的是武灵雪,她冷道:“有人要见

你。”

“谁?”

“我哥哥!”

“我不就是哥哥。”李平稍惊,气氛有点不对,四周好像已遭封锁。”

两人猝然见面,心头猛颤,第一个感觉是——对方简直太像自己了。

李平背脊已生寒,难道这位真的是死而复生的武向天?若真如此,自己该如何应付才算

恰当?

武向天冷道:“你是武向天?”

“是我。”李平道:“你也是武向天?”

武向天道:“难道我是冒充的?”

李平道:“我们之间至少有一个人是冒充的,你有什么方法证明你是真的?”

武向天冷笑:“真就是真,何必证明,你最好自己承认,否则你会付出很大代价。”

李平硬撑,冷道:“我也同样向你警告,金武堂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有种,我倒想掂掂你的分量!”

武向天猛喝一声,人如天马掠来,五指有若大力金刚指又粗又劲,像要抓小鸡般罩杀过

来,李平本以为练了几月功夫大有所展,此时却如雨伞下的小老鼠,简直避无可避,眼看那

掌指将要劈中自己脑袋,即便什么个性,勇气也保不了命,吓得他什么荣华富贵都不要,急

忙下跪:“饶命啊,武大侠……”

如此变局,不但武向天愣得当场,连同武灵雪也意外得不敢接受,直觉地喊出:“小心

有诈”,她也抖出金枪以防备。

“没诈没诈,大侠,姑娘饶命啊!”李平急出眼泪,频频求饶。

武向天皱眉,手指已抵李平脑袋,李平更恸哭流涕:“我不敢了,我不该冒充少堂主,

我是被逼的啊……”猛闭眼睛,不敢瞧眼前一切。

武向天翻身落地面向这位假冒者,没想到他会瘪三到如此程度,手掌也就收回了。

李平但见逃过一劫,已频频叩头拜谢:“多谢少侠饶命,小的他日必定结草衔环以

报!”

武向天倒觉得想笑,自己(替身)几时变成了小瘪三,“你这小混混也敢冒充我?”

“小的没敢坏您形象,仍自雄壮威武。”李平又强调:“我是被逼的。”

“谁逼你?”武灵雪急问,她想借李平之口说出,有助于唤醒哥哥对阮月仙之印象。

李平果然照实回答:“是阮月仙姑娘。”

“她?”武向天有些不信:“我看是你逼她的?”

“不,小的这两下岂能逼人?”李平急道:“是她逼我,她想利用我接掌整个金武

堂……”

“说下去!”武向天冷声道,却对阮月仙颇为失望。

“当初你在天狐山遇害,恰巧撞到我家门,后来你昏迷,我们都把你当死人埋了,阮月

仙见我跟你长得很像,才决定以我冒充少侠……”李平将往事说得清清楚楚,以能求得脱

罪。

武向天喃喃念着:“她是在我死了以后才跟你在一起,是利用你躯体代替我……”他颇

有自我安慰而原谅阮月仙之意。

武灵雪急道:“阮月仙想霸占金武堂,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哥哥你怎能执迷不悟!不信

你问他!”

李平立即点头:“她的确想接管金武堂,一直逼我跟她结婚。”

武向天道:“结了婚就不叫霸占了。”

武灵雪道:“她要结婚的对象不是你是他啊!你想到哪儿去了?”

武向天轻轻一叹:“这事我自会查明。”转向妹妹:“你打算如何处置这家伙?”

李平急苦哀求:“小的真是早改过自新,前次还陪着毛盾及二小姐去挖少堂主尸体,小

的早知您没死,故而才贸然留到现在就是要向少堂主说明此事。”

虽然毛盾和妹妹已死,但这档事武灵雪倒知道些许,瞧着这位长相如此像哥哥的男人,

杀了他总有杀死哥哥之感觉,倒不如先把他囚起来,待将来事情真相大白再作解决。

“算你还有良心,没犯什么重罪,暂时饶你不死,给我好好在大牢内反省,看看还有什

么遗漏之事要说,也好将功赎罪!”

李平闻言直如阎王殿走一道,这条命总算捡回来,赶忙又胡拜乱拜:“小的一定拼命

想,以能将功赎罪!而且,少堂主有需要,小的愿再当替身,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替身”两字倒让武灵雪觉得他百无一用却还有一用,对他不再那么仇视,亲自找来

亲信手下,把他押至隐秘地方囚禁,以免再发生混淆状况。

瞧及木讷呆立的哥哥,武灵雪感触良多:“哥,武家就你跟我了,你别再沉迷于女色好

吗?否则妹妹将死不瞑目。说及妹妹,眼眶一红,又自落泪。

武向天重重叹息,想把一切不如意叹去,他深情地拍拍妹妹肩头,认真道:“哥哥好好

开始,你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武灵雪闻言,稍感安慰,抓着他那大手掌,泣声道:

“给灵玉烧炷香吧,她地下有知,会感激你的。”

武向天在归途已闻及妹妹殉情之消息,他一直不肯相信,现在已无从不信,轻叹不已,

直觉毛盾有女爱他如此深情,当死而无憾。

他愿随武灵雪返往玉竹轩。

并无设置灵堂,而是在鸟笼下那玉竹丛中埋了衣冠冢,在玉碑写下朱红字迹,将毛盾和

武灵玉并成夫妻冢以祭拜。

毛头和冼无忌就在旁边练功,发现武向天又来了,他们没分别这人和先前那位有所差

别,只以为是例行祭拜,两人默默站在一旁。毛头则拿出线香交予武向天,他默默祭拜后,

毛头则喃喃诵语以告知死者英灵。

武向天两眼已含泪,咽埂不己:“没想到只分离数月,已人鬼相隔,妹,原谅哥之不

是……”

他的悲怅和李平自是大不相同,不禁引起了毛头和冼无忌之关心,但也只是闪念之间,

毕章感伤气氛中,许多话都不愿说,也懒得发问。

祭拜过后,武灵雪才拉着冼无忌到武向天面前,她道:“妹妹显灵了,把我真正的哥哥

找回来了。”

冼无忌一愣,搞不清这倒底怎么回事,武灵雪很快加以说明,冼无忌和毛头方自恍然,

第一个感觉即是金武堂果然危机重重,困难重重。

如此算来,冼无忌仍是初次会见武向天,自也以晚辈先行施礼。

武向天落落大方还礼:“其实也该叫你妹夫了,这些日子多亏你帮忙,否则灵雪一人将

不知如何应付。”

“大哥别客气,都是一家人还分何彼此?”冼无忌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装神弄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