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二十九章 火烧绝魂峰

作者:李凉

毛盾和武灵玉已找到绝魂峰。

此峰地理位置果然怪异,除了外围森林遍布,较高处却是石钟rǔ般尖峰处处,有的大如

冲天利剑,有的则小如竹笋,四散拉开少说数十里方圆,身处高地,阴寒自封,天空总有乌

云笼罩,就如进入满是尖牙利齿的大恐龙嘴巴里头,倒真的有点像隐伏万年怪兽之处。

毛盾甚满意此地形,遂和武灵玉寻找适合捕捉位置。

两人几乎逛遍整座山区,才在一道两峰插天的深谷中找到一个天然秘洞。

此洞大如圆桌,越深入里层越大,曲曲扭扭,乌黑深深,正适合麒麟、恐龙巨兽伏守。

最让毛盾头疼的是里头蝙蝠不少,赶也赶不走,这跟巨兽伏洞,万虫不侵的原则不符

合。

但毛盾心想,自己要出外引人,阮月仙眼睁睁看自己进洞,她又有什么好考虑的?遂也

不再管那些蝙蝠,直往内洞探去。

武灵玉倒是走得胆颤心惊:“会不会真的有野兽?”

“那好啊!我正好来个抽龙筋。”毛盾哧哧笑着。

武灵玉白眼:“人家是说真的。”

毛盾轻笑:“放心啦,蝙蝠那么多,哪来怪兽?动物跟人一样,是讲地盘的。”

武灵玉稍安,点燃火折子,四壁有若玄黄大理石,并非黑岩层,倒除去不少恐惧。

两人小心翼翼再探里头,足足深入两百余丈,方自找到底部,就如一长颈瓶口,里边较

宽广,四处多多少少有兽骨散列,该是曾经有什么猛兽住过。

地点甚是理想,毛盾已找寻好位置,决定如何引人进来,然后将她困住,必要时炸去秘

道将她活埋,如此该万无一失。

他指示武灵玉挖洞埋炸葯,自己则往外走,不久已扛进那麒麟恐龙之躯壳。本来这躯壳

早该埋在万丈深渊雪堆里,但那几天挨饿,把兽肉吃得差不多,只剩这副壳,毛盾掂了又

掂,竟然比想象中轻很多,他突有奇想,用此皮来缝制软甲岂非能刀枪不入?何况带回来偶

尔也能向人炫耀,于是就这样给带回,没想到立即能派上用场。

当然,那支rǔ红色软角已被吸尽汁液而消失,毛盾重新打造一支银角,让它闪闪发光,

倒也蒙混得过去。

至于被挑起的那块鳞片,只能以青铜补上,颜色不大对,就把它当成生癞痢头吧,何必

要求如此严格?

毛盾将驱壳打开,往武灵玉套去,哧哧笑道:“你来装套如何?苗条身材必定更灵

活。”

武灵玉急忙躲闪,手掩鼻子:“我不要,看到它,就想到血淋淋肠肉,我想吐。”

“真是,女人老鼠胆,这一点都不腥,还有点麝香味呢!试试!”

毛盾故意追杀,吓得武灵玉落荒而逃,急叫着:“算我是老鼠胆好了,放过我嘛!”

在她苦苦哀求之下,毛盾才得意而又没趣地收手:“真是,有福同享,叫你享,你都无

福消受,也罢,一切我自己独享了。”

毛盾慢慢摸着兽身肚皮,准备往身上套。

武灵玉这才安了心,干笑道:“我的确无福消受,你呢?套在里头,不觉得难过?有没

有粘湿湿的感觉?”

“怎会!就像剥蛇皮,哪还有粘肉,而且我也烘干过,跟布袋没两样!”毛盾果真套得

满身,像套入老虎皮里头,并未感到多大束缚,他耍动着,怪兽立即复活般乱跳,若来武灵

玉一阵笑。

“可怜,好好个人要变成怪兽满地爬!”

毛盾虽抱怨,却是喜悦的抱怨,大有万兽之王之气势。耍了几趟,仍觉得稍有空隙,遂

再塞些衣服,然后他坐起,四肢张开,像抖直的蛤蟆一副怪模样,惹人发笑。

毛盾自己也觉得想笑:“把肚皮缝起来。”

“缝它?”武灵玉皱眉:“你不想出来了?”

“没办法,谁叫我对付的是绝顶高手,不弄得毫无痕迹,很容易会让她看出破绽。”毛

盾道:“你缝就是,那线我一挣就断,照样可以脱困。”

武灵玉只好答应他的要求,边缝边笑,终仍缝得毫无痕迹,毛盾把头挤出血盆大口,瞧

了几眼,但觉满意,才又缩起脑袋,开始东掠西蹿,熟悉一翻动物活动姿态。

一切都顺利,唯有那条曾经被剪下来当鬼魂用的长舌头无法戏耍。

他十分头疼:“怎么办?光嘴巴是耍不出名堂的。”

武灵玉轻笑:“那就不要耍啊,反正阮月仙也没看过你这怪兽,她哪知你有这么长的舌

头?”

毛盾恍然:“说的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就别耍它了,改换……吐毒烟,呵呵,要是

毛头在,他来吐才过瘾吧。”

当下把长舌丢在一旁,想办法把用来藏身的烟雾弹塞在那大嘴巴内,有必要再耍它几

下。

一切弄得差不多,他突然咆哮大吼,在若狂狮,然后眺冲洞外。

这一吼,吓得黑蝙蝠惊惶东逃西窜,霎时如雨点灌飞出洞,眨眼千万只全逃个精光,毛

看这才相信,当真是一洞不容双物,万兽之王的心态已使得他又咆哮几声,大摇大摆地走出

山洞。

弦月高照,一片银白,该是吸收精华好时段,毛盾再咆哮一声,震得山峰抖动,远处亦

回应百兽惧意般叫声,各自远离可能侵犯兽王之地盘。

毛盾立即掠向高峰顶,以能让目标更显著,他自服下怪兽内丹,轻功大为精进,此兽皮

又甚轻巧,顶多也只是加穿两件棉袄的感觉而已。

这一腾掠,果真身如飞龙,一蹿数十丈,比绝顶高手毫不逊色,尤其又穿了肉垫深厚的

兽掌,弹性更佳,腾掠起来,早跟怪兽毫无两样。

如此成绩,毛盾则更能安心冒充此兽。

掠向最高峰顶?他不敢低吟,做出吸食月光状,远远瞧去,自是无法辨真假而以为灵兽

当真在此活动。

他低吼着,静静等待猎物到来。

阮月仙果真已找往这山峰,在闻及这似马似虎的咆哮声,她心下一喜,敢情李平所说不

假,灵兽可能就在此山,她立即潜入山区,不断注意山峰高处,以及辨别声音从从何处传

来。

不到一个更次,她终于发现这头万年怪兽伏于尖峰上,她哪知怪兽肚皮下是毛盾伪装

的。光眼及猎物,她欣喜不已,似乎猎物已在她手中似的。

“果然是麒麟怪兽,内丹该能起死回生,驻颜有术才对。”

贪婪心使得她不畏风险,猿猴般渐渐攀高逼近怪兽。

她身手极其高超,已接近百丈之内,毛盾还未察觉,仍自低沉对月光咆哮。

阮月仙越是得意万分,双掌凝胸,再逼近五十余丈,猝而暴射而起,人如万斤霸弓出

箭,迅如闪电般猛冲怪兽,毛盾这才觉得有所状况,正想回头瞧瞧是何情形,那阮月仙岂容

他有机会,两掌厉如暴发山洪急劈过来,毛盾竟然回身不到一半,已被掌劲劈着,轰然一

响,四脚朝天倒摔出去,直滚山崖,若非有那厚皮挡掉七成劲道,毛盾准被打成重伤而倒地

不起。

尽管如此,阮月仙掌劲仍震得毛盾头昏眼花大叹吃不消。

阮月仙并未因此而停手,一招击中怪兽,见它落滚,将预备利剑直打出去,又如裂天劈

地般闪出亮光,无比威力和准确地窜射兽脊,叭然一响,任兽皮有刀枪不入之能,此时也被

射进两寸,咬死背脊上,顺着毛盾打滚,咔咔咔然地猛旋猛出声音。

阮月仙以为一剑可得手,岂知这兽甲竟能挨此威力,可恨没有削铁如泥的宝剑而被它逃

过一劫,跟看怪兽慾逃,阮月仙急忙凌空飞渡截追过去。

毛盾滚落山脚,醒醒脑,还好,没什么大碍,猝见阮月仙冲来,咆哮一声,照样反扑,

兽身如弹丸飞冲过去。

阮月仙未摸清此兽威力之前,倒是不敢大意让它接近,相隔十余丈即发掌直劈,岂知怪

兽不畏掌劲猛蹿过来,那速度竟然匪夷所思,阮月仙猝而故技重施,凝出最霸道掌劲再次击

出,几乎封去五丈门面。

那怪兽竟然如纸般穿梭于自己掌劲漏洞,一有机会,血口一掀,轰然吐出一大堆烟雾直

炸冲过来。

阮月仙但觉有毒,赶忙收掌倒掠上空,岂知那怪兽速度更快,如苍鹰掠鸡,猛撞阮月仙

背脊,她竟也躲不掉,被撞得闷哼,摔倒地面。

毛盾一时得意,终于报了那两掌之仇。

得意归得意,若能制住她,下边诡计就不用耍了。

“毛盾狂烈咆哮,整个人复往下冲。奇速无比杀将下来,直如饿虎扑羊。

阮月仙急得满头大汗,顾不得背脊疼痛,猝又凝起万钧掌力蹿冲击出,这似乎是她拼命

一击,毛盾一时大意,已无可避闪,猛又被轰得筋斗直转,倒摔数十丈,跌得满头疼痛。

眼看阮月仙又杀将过来,毛盾直叫苦,这掌是有点故意送上以制造战败情况,得以缩头

缩脑地躲入山洞中,可是代价并不小啊。追兵又至,毛盾咆哮弹起,不战了,没命往山洞方

向逃去。

他那轻身功夫使得阮月仙大感惊愕,竟然在自己之上,穷追之下仍越拖越远,若不是怪

兽背上那把利剑闪闪生光,她可能就要追丢了。

逃奔数百丈,毛盾猝而急速坠入山谷,阮月仙心下一喜,准可找到怪兽巢穴。

果然毛盾已往谷底直钻,猝而在发出叭然一响之后消失无踪,阮月仙却已瞧及那背脊上

被洞顶撞落的闪闪利剑掉在洞口。

“任你多狡猾,畜牲就是畜牲,命中该绝!”

阮月仙谑笑着,大摇大摆地想欺近那洞穴。

岂知就在她逼近不及十丈之处,背面猝有烈风响起,她惊心动魄,难道另有一只怪兽,

不明状况,她登时厉喝,倒纵高空,想翻个筋斗以拒敌。

岂知就在她倒翻筋斗之际,那烈风中一条黑影照样蹿高追击,一掌打得阮月仙闷吐血

丝,撞向崖面,她不敢落地,以免突又受击,五指猛插入岩层,得以悬在高空。

那黑影已发出谑狂大笑:“我以为你多厉害,只不过是只会叫的母老虎而已。”

阮月仙骤见来人竟然是失踪已久的花弄情,甚是惊愕:“你怎会找到此?”

“跟你来的!”花弄情笑的捉谑:“老娘好不容易养好伤,刚刚回到金武堂就发现真的

武向天回来了,他准要找我算怅,我只好找地方躲,没想到你就那么鬼鬼祟祟往这里钻,我

当然要赶回来凑热闹,不错,原是为了千年大怪兽?这也难怪,凭你身手,躺在床上让人压

还差不多,哪还有什么资格跟人比高下?”

阮月仙怒笑:“好,有种别逃,老娘今天就跟你比高下,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功

夫!”

她虽受伤,还是飘身落地,一步步往花弄情逼来,这模样似已胸有成竹。

花弄情当然不肯退让,暗中运起她娘多情婆婆最为狠毒的七绝魔手准备抓得她皮开肉

裂,中毒而死。

她冷笑:“怎么,已服下怪兽内丹,功力突然大增,还是跟他睡觉,偷了他的元阳,神

气起来啊?”

“恐怕你连神气的资格都没有!”

阮月仙猝然疾扑过去,左指如勾,右掌聚力,相准花弄情胸肩,狠命扑杀过去。

那花弄情狂笑不已,身形仍自挺直,对那掌劲根本不甩,猝见对方逼近三寸,身子一

斜,七绝魔爪奇速探出,但见其掌指泛青,指甲血红,准含有剧毒。

那阮月仙竟然不怕,右掌照样迫来,左掌扣住花弄情右肩,那花弄情照样反掌抓向阮月

仙左大臂。她抢速度猛扣在先,五指已陷入臂肉,花弄情狂笑起:“中我七绝之毒,你慢慢

死吧!”

“放屁!”

阮月仙更形凶残,让着左大臂不顾,左手照样抓去,肩头抓不着,揪她衣襟,右掌万钧

轰冲过去。

“你不怕毒?”

花弄情这才叫糟,每以为一抓下去,阮月仙会唉叫打滚,她却无恙无痛,更见凶猛劈掌

过来,她想躲,却已咫尺之隔,何处可躲,惊急中猛运真力想硬接。

就在刹那,阮月仙怒掌打去,花弄情竟然招架无力,被打得鲜血乱喷,倒摔十余丈,满

脸苍白,衣衫还被揪掉一半,左胸rǔ半掩半露,却不再雪白,而是印着阮月仙赏她的血掌

印。

一招得逞,阮月仙谑笑不已:“也不问问是谁传你这烂功夫,容得你这么嚣张,死来,

贱人!”

阮月仙毫不留情,第二波攻势已起。花弄情受伤虽重,却忍不下这口气,登时运出多情

神功,幻化无尽掌影,罩打这可恶女人。

阮月仙猛然更是狂笑,直叫烂功夫,照样耍出千手观音般烈掌,任由花弄情如何击来,

她即能迅速封去,一时掌声叭叭乱响,有如小孩在玩击掌游戏。

一个照面,花弄情九九八十一掌全被封下,她更骇然,转化三十五烈掌,照样被封,猝

然翻身,凌空七十一掌连打二十五处要害。

那阮月仙更是不闪不避,单刀直入,一掌切往花弄情胸口,就像切豆腐般猛穿无数掌

影,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火烧绝魂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