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三十章 大 结 局

作者:李凉

七空肯定说道:“一定在、他忍不了多久。”

三休冷笑:“木柴不行,倒些煤油进去,不怕烧他不出来!”

她似乎早已决定用此计而命手下提来不少桶煤油。登时以投弹方式丢人秘洞中,煤油炸

开,火势一时旺盛,毛盾被烤得受不了,急急又往洞边靠,他还想躲,然而里头一亮,照向

外边,毛盾一动,就如烛光下晃眼,立刻被眼尖着瞧及。

“在那里!”有人急叫。

“拼了!”

毛盾眼看无法藏身,粹然暴射面出、有如强管平飞,诺大人群包围着他。

他全力而拼,其速何等之快之猛,穿逾百丈。就快进出人群包围。

那可恶的阮月仙就如附骨之俎,随时盯着毛盾,她粹然从林中穿射而出,双掌凝足霸

功,像江河溃堤涌来,准准封去毛盾退路。

毛盾实在恨她人骨、长鞭猛抖:“贱女人,我穿死你!”

鞭节断裂,化成点点怒箭,张封成网疾噬过来。

阮月仙已有对付此状况之经验,照样反手想抄下它。

岂知这鞭针走势不同,竟然相互交错不但破去她罢气范围,更穿透其掌抄处。她勉强抄

下三数却有的奇快无比射中左助中戳破左臂衣袖,留下血痕。阮月仙闷哼,腰肋顿痛。

她更火冒八丈,那掌更劈极,轰然一击,打得毛盾闷吐鲜血’.倒喷十余丈。那些掌门

人则如群蜂扑过来。

毛盾疼心叫苦、却又能如何?立即反掌下劈,迎着众人掌力倒弹七八丈,连翻数个筋斗

想躲回山洞。

然而三休势在必得登时立喝:“张网!”

她早令手下备有巨网三面,凌空弹起,封向山洞毛盾被逼,一掌击退那网却未击落,毛

盾不得不再窜内洞,可惜冲势已尽身躯直往下落。

那于意亦为复仇而来,但见群尼姑张网不够快。立即掠身抢来一张网,有如捕鱼般套向

毛盾,那网又宽又软柔,矛盾连发两掌皆劈之不去,却更加速了自己下坠、只一失算,整个

人掉落地面。

那网照样罩来。上头还有千意追扑,毛盾想滚,却在千百人群之中,哪能滚得了多远,

众武器划刺过来。逼得毛盾无处可躲,眼睁睁被巨网罩住。千意猛缩网,三休也赶过来帮

忙,直如捆猪般捆起来。

毛盾苦笑轻叹,只好认栽了。

那三休逮着猎物。前些日子侮辱皆上心头、得好好报复,一个欺身,两拳打得毛盾哀哀

痛叫。

“再逃啊!贫尼不相信老天会同情你这种恶魔!”

毛盾气不过。又运出日月神功。但见红白光影乍闪,两”拿运推轰得三休倒撞跳开,摔

落人群。

那千意亦受掌劲波及辞撞得人仰马翻,毛盾借此倒撞而退。

可借那两掌只把巨网打成两个大洞,未能全却震碎,毛盾行动仍然受阻,一张巨网又由

空中罩来,狠狠将他压在地面。

毛盾挣扎着。

那三休跌落人群,何等侮辱,杀心已起;抽出利剑狙怒砍杀刺冲过来,眼看就要一剑穿

透毛盾心肺,忽而一道灰影掠至。

“掌门手下留情!”

那人指劲一点,锡然轻呜、三休手中青锋却已被点断半截,未能刺及毛盾。三休嗅怒,

正想找那人算帐,但一抬眼,碎见老和尚,先楞一下还是骂了:“你是何用心,阻止我杀妖

孽!”

那人正是少林鼎鼎大名的一毛大师,辈分之高,少林已无出其右,七空还得叫他师叔。

他也是当年毛头混入少林厨房之师父。

光鲜脑袋除了猫须般的自眉毛,只剩头顶正中央那根忽启忽黑的头发.他本是滑稽。此

时却一脸沉重。

“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只不过是个小孩!”

“他却是日月教徒。武林公敌!三休怒道:“他还是教主,你还护着他,难道你也是日

月教徒?”

“不错,老釉正是日月教徒。”

一毛大师回答得冷静平常,有如常事般不足为奇,却把众人耳朵穿凿生疼。

几千个人有一万个不信,包括毛盾在内.怔楞楞地瞧着这位迟来的亲家。

千苦掌门甚急:“大师千万别强出头、一””

“你看老钠像吗?”一毛还是若无其事回答。

众人瞧瞧他,又瞧瞧七空掌门,如此重事,他非得表示意见不可。

七空还是拱手为札:“师叔,此事非同小可日月教乃妖邪之教…。”

一毛截口道:“你看我像妖邪之徒?”

“师叔当然不是。”

“那日月教徒又岂是妖邪之徒?”

“师叔厂七空一时难以回答。

千意冷声道:“既然大师自称日月教徒,该知你在跟武林同道作对。”

“老钠并没有跟你们作对,”一毛冷道“所有日月教徒都不会跟你们作对,毛盾是被逼

的,大家心里明白。”

千苦一楞,不知如何回答。

三休却怒火满面:”别以为你辈分之尊即可以此说教,三百年前武林同道即已发过暂,

若有日月教妖孽重现武林,即格杀勿论,你既然承认,别指望武林同道会饶你不死!”

“老袖已活够了,死不足惜”一毛道:可惜列位正派人士却被蒙住心智,熟不知誓言是

死,人却是活,正帮有邪人,邪帮有正人,只要正当做人,何又为他出身而杀之?何况日月

神教本就是荡荡君子居多。”“那是你所说厂三休冷道:“我越看越觉得你也是居心叵测之

人,日月教徒擅长伪装,你也不例外。”她转向众人:“‘大家看见日月教徒之凶残,绝不

可轻易放过,以免纵虎归山,依贫尼意思,长痛不如短痛,一网打尽,以免后患无穷,你们

呢?有何意见,道长辈分最老,您说说看。”

三休瞧往武当硕果仅存的太上长老元海,他枯瘦如柴,白眉拖肩,却穿得一身整齐新道

袍,两眼不因九十高龄而昏花,炯炯有神瞧得众人一周,方自落往毛盾,手指比了出去,两

弯三直带交叉,瞧得毛盾两眼发直。

“贫道也是日月教徒。”

元海这番话轰得群众颠三倒四,做梦都没想到少林出现一位日月教徒,竟连武当也有,

而且辈分全是最高者;毛盾登时心喜,赶忙比出教主手势,瞧得下毛和无海相继拜礼。千苦

晴天霹雳,元海是他师父,现在变成日月教徒,打死他都不信,然而卸又如此千真万确。

这还不止,天空一道飞影掠来,段铜雀和段君来匆忙追至,段钢雀暗号一打,直往毛盾

拜去:“老头我也是日月教徒,憋了很久,今天终于可以公开,真是大快人心。”

毛盾更乐极:“太好了.都是一流角色,还有谁?在场还有谁’”

“还有你师父。”

话声未落,那满头乱发的醉天道士也掠身飞来,瞧得毛盾两眼发直:“师父?你也是?

怎么不早说呢?”

醉天道士打出手指暗号,才轻笑:“师父在那天才发现你身份,否则早告诉你了,因为

你是新教主,谁敢不听?”毛盾若有所悟:“所以您才赶着来救人?”

“纵使不是教主我也要报,师父舍不得你。”毛盾听得阶乙感激,直道是是是,什么话

也接不上晚两眼已含泪。

段君来则惊惊喜喜替他解开黑网:“我们一听到你还活着就急忙赶来了,你,真会整

人!”说到伤心处、亦是喜极而泣,她终于也流下泪水。毛盾内疚得很,直道不是故意的、

如此多人也不好意思再安慰。

醉天则向三位道友拜札,三人相互回礼,纵使一辈子未曾谋面但那股英雄相借.日月神

教的感情从三人眼神流露出来。

段铜雀道:“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相交三百年。能碰面者有

几人,本以为这辈子别想了。却老天有眼,让大家聚上了。”

多少年来,他们都战战兢兢下渡日,或面暂时忘却日月神教徒身份,但年级越老越缅怀

这份感情,总希望日月神教能重现江湖,以偿夙愿。

元海长老笑眯了眼:“该是老道等了,差点见不着诸也不错,都是一方豪杰,不愧是日

月教徒门下!

频频拍向醉天、段铜雀肩头,说不尽感情交流不断。

群众早被此气势吓住。

在此四人,哪个不是武功盖世,辈分尊高,别说七空、千苦两位掌门,就连受挫最深的

三休此时也团上嘴巴,现在若是在兴师问罪,岂不造成窝里反,正派杀正派?

众人进退维谷,甚是困窘。

元海已转向众人谈声说道:“三百年的误会,今日也该作个了断才对,着诸位听完贫道

这番话还疾恶如仇,那尽管来取贫道顶上人头。活了近百岁也该够了,但却不能瞧着后生晚

来背着罪名。”他寻视众人一限又道:“三百年前。日月神教的确曾经和各大门派发生斗

殴,也死了不少人,所以各门派才留下复仇的誓言,然而这里充满误会和不解跟恐惧。其实

日月神教本非教,而是一群学有专精人士组成的日月英雄会、他们不一定是武林人士,相聚

只为了研究各行各业知识,以潜移默化自己,例如有人懂茶道,有人憧音乐,懂剑道之十,

这些都是各行翘楚。”元海详细将日月英雄会绘织说明。以至于后来数十位高手相互研究武

功而遭人凯窥,有人得不到则中伤,或而假冒神教之名干坏事,而波及那些好人终遭到各派

围剿,当时许多日月神教弟子因而自杀之事加以说明。

尤其自杀一事说得各门派为之动容。任谁当时又想得到当时日月神教牺牲是如此的惊心

动魄。

元海轻叹:“那次惨剧后,曰月神教从此不愿出现武林,唯一最大原因即是不肯再引起

杀劫。但然而三百年后情况又发生了、贫道是一本日月英雄会的原则,不准备跟各位动手却

希望诸位明白日月神教并非邪教,甚至根本不是教,而只是几位臭味相投而相聚的组织,他

们不争权,不夺利,跟一般人没有两样。当然偶而会有败类出现,但那却不能代表大多数

人,日月神教比你们更积极铲除败类。绝不让他们波及武林同道。甚至老百姓,我以武当为

荣,也为身为日月会成员而感到骄傲.”

他寻视人一眼:“话已说完.诸位请自定夺,贫道人头在此,想报仇报怨者请尽管取

去,愿我之死能化解三百年前不解之仇恨。”

他当真坐在人前头,闭目养神似的从容就死。

一毛大师也坐下来:老钠也活得差不多,就一起奉上吧。”

一少林二一武当。两大门派最尊长老坐在那里等死名天之下,又有谁敢动手取他俩人首

级?

七空掌门奕然良心发现,双膝落地:“师叔请恕罪,七空心情暴庆,惹此重祸,天理在

容。”

这千苦亦泪流满面跪趴在地上:”‘师父,徒几何其大胆。惹得您慾捧人头,徒几千刀

万剐不足赎罪—一”

两掌门一下跪,少林过千名弟子跟着下跪,个个两眼含泪、他们虽是小罗地但混江说最

重即是义气,如今太上长老长辈竟然当场从容赴义.就在他们眼前领死,早唤出他们惺惺相

借恭敬景仰之心情。感情泪本自然克制不了而宣泄。

两大门派已表态,三休也不敢吭声。

终南、青城、华山—一等各门派亦是表明冤家宜解不宜结,有两老证明,他们自可相信

日月教并非邪教,此后将不会再动干戈。、

一切演变得如此顺利,倒出乎毛盾预料。更让阮月仙无法相信,半路杀出一毛和元海竟

是日月教徒而坏了她的大计划。

眼看众怒犯不得,她已准备开溜,身形一掠.逃向暗处,但她掠足同时已引起树梢晃

动。

毛盾本就注意她可能躲藏地点,准备这边处理过后再带大军压境作了她,然而这边仍在

感情交流之中,他不便打岔,低声说道:“你们既然原谅日月神教一切,我也乐于跟你们重

修旧好,已往一切过错,我在这里赔不是。”拱手深深一拜:“如果还不够,在下以后再负

荆请罪,我得定了,因为真正害我的那女人还在逍遥法外,不收拾她我过意不去,再见。”

他绕过这些老前辈教友,又说声;”你们好好聊。’才敢急起直追,

段君来顾忌则没那么多,急叫着:“我也去!”跟追过去。

段铜雀则因辈分关系.此时实在该留下来随着无海和一毛教友,他虽未必会自杀,也等

着一切问题解决再离开。

醉天亦是如此,他还得向武当派为三清之事道歉。

纵使错不在茅山,但死者为大之下,他还是须要道歉。

毛盾追掠至林中之际,仍把方才射出之长鞭节吸回手中,有武器在身胆子也大些。

阮月仙虽进得甚快,但因在肋受伤,行动较为迟缓奔驰一阵、已被毛盾盯。她回头,但

见只有毛盾和段君来两人,不禁怒火已起。“老娘不理你,你把我当猴于耍?”

她决心要收拾两人,急往东边掠去,想找寻截杀地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大 结 局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