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四章 水晶球和七彩龙烟

作者:李凉

毛盾哪知自己如鸭子下蛋一路下至峰顶,他还以为甩掉那人,然后才仔细找寻面向东方

的任何悬崖冰壁,以期能找出神秘洞穴。

日光对那灰影狞有所觉,毛盾登时惊醒,再仔细探瞧,那是一个人形在飘,更像衣衫,

没手没脚。

“见鬼了!”

毛盾以为是幻象,根本不理,然而那灰影淬然快逾闪电般扑冲过来,呼的一声,似慾张

牙咧嘴啃噬毛盾,突又肖失无踪,但那冲力却带动雪花溅得毛盾满脸满身:

“是恶鬼?”

毛盾赫然摆出收妖的架式,手捏剑诀,还沾上随身携带之红朱砂,口中念个不停,准备

在那灰影第二次突袭时将他制服。恶鬼果然又来了,这次更加猛烈,不但引花雪花,还特地

面积雪全然轰起“炸”向那三角洞穴,他似乎还发出阴沉怪笑。毛盾自恃收妖内行,要本不

为所动,大喝一声“恶鬼别逃!”手指带有收妖指令猛划猛探,想将手中朱砂戳向灰影,然

而就在他奋力冲出之际,那狂风暴雷剥怒不可挡,炸得他头昏眼花。满身生疼,哪还抵挡得

了。

一个闷哼,倒撞内壁,吓得他唉唉痛叫却又不敢叫,急喝着“是僵尸!”,轻易不用的

茅山法宝阴阳镜从胸口往外喷照。

那青光乍现,灰影顿如水般化失。

“这么有效?”

毛盾望着阴阳镜,搞不清它的威力如此之大,他颇为欣慰,抚着宝镜大有爱不释手之

态。

粹又一道白光射来,叭然打在宝镜上,是雪团,像泥巴,不但砸中宝镜,还溅得毛盾满

脸面,外头巳传来捉谑的笑声。

毛盾真的毛心了,这家伙连宝镜都制不了,那会是什么妖孽?

一时慌张之际,外头捉谑声音传来:“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跟本鬼王比斗!”

“鬼王?”毛盾可以说第一次听到,他惊心不已,赶忙扯开,露出胸口八卦骨,怒喝:

“本道长还是童子之身,玄天仍在胸口,你敢惹我,我就跟你拼了!”

“你还是童于身?几天前的艳遇没破掉你?”

毛盾想及那档事,不禁心急,赶忙使出道法,食中二指口划去,立即有淡谈八卦红光浮

出,他才嘘口气,暗叫好险于是瞪来,冷笑着:“失去又怎样,看招!”

他不知如何耍招,只见身形一抖,人如霸王举鼎般猛那淡淡八封红光突然射向外头,照

得灰影唉唉闷叫,避向远处。

毛盾但见一击奏效,甚是得意:“受死吧,臭鬼王,我要豪你元气,让你成为幽冥!”

那灰影倒是镇定得很:“别以为有了玄天八卦就能制我,天寒地冻,我看你能袒胸露rǔ

到何时?”

不说还好,这一说,毛盾顿觉冷气袭人,实在难挨,他着皱眉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

那赤影见状更形大笑:“人想跟鬼斗,简直不怕死活!”

看此鬼如此嚣张,毛盾甚是不顺眼,心想再拖下去,对我不利,倒不如先发制人,若能

突袭成功,让他丧失某些元神,自己胜算自是大增。

当下拌然怒喝.猛冲出洞;胸口红光疾射灰影,手中宝镜打光射人。

那光线几乎全照在灰影身上,他方自惊骇中跳开,怒喝:“阴险小子!”登时扫起积雪

反击毛盾。

毛盾愣在那里,自己八卦红光照向老鬼,他竟然一无反应。随见怒雪冲来,他只得落地

打滚,那冷痈上身,逼得他闷声唉痛

灰影见此已得意笑起,但笑声未落只见一道青光射来,笑声一顿,连忙翻高三尺,避开

那暗器。

毛盾整个人已冲扑过来:“他妈的,死老头也敢冒充老鬼.看我如何收拾你!”

“谁说的,我明明是鬼。”

“鬼还有影子!”

那灰影往雪地瞧去,果然留有人影,怔愕中,他也觉得想笑.似乎失态地被毛盾打了两

掌,倒飞七八尺,却一无碍事地再飘回来“既然知道我是人,你不觉得现在对你来说,人比

鬼可怕呢?”

毛盾怔住了,方才两掌就像打在棉花上,这人武功之高可想而知,尤其那更可怕的事:

“你是杀手?”

毛盾不敢停留,一个转身,没命往后逃。

“回来广灰影急喝:“这么胆小!”

“留下来的才是呆子!”毛盾逃得更快,简直掉魂般。

“站住,也不先看看我是谁!”

那灰影一个翻身,像变魔术殷钉在毛盾前头,害他差点撞上、毛盾哪顾得看人,转身又

想逃.一只手又冷又冰已抓在肩头。他吓呆了。、

“大爷干别别杀我,有话好说!”

要杀你,还不必我出手,转过来!”

毛盾还是不转,灰衣老人替他转,这一转,但见老人那蓬松乱发,还有那半秃的脑袋,

毛盾愣住了:“是你’老柴房?”

这人竟然是金武堂那柴房中的糟老头,实在不可思议。毛盾再次瞧清楚,尤其那酒糟鼻

子,冰天雪地里更显得鲜红。

老柴房一副老成地频频轻笑:“不是我,你早被人强姦了。”

“是你救了我?也是你通风报信?你一直跟踪我?”

“没错。”

丢盾顿停两眼,甚想一眼看穿这老头还稳藏了什么秘密: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救你啊。”

“我凭什么让你救?”、

“因为你欠我每个月一两银子,还有许多烤鸭和美酒!”

“就是为了这些?”

“当然啦……”老柴房笑的甚是暧昧:“那得让我看顺眼。”

毛盾左斜一眼,右斜一眼,实在猜不透这老头是何居心。问了些金武堂发生的事情,老

柴房都回答的一清二楚,他终信他就是那位嗜酒如命的老柴房。

“外面雪大,洞里聊吧!”

老柴房把毛盾拉人小洞中,两人面对面席地而坐。毛盾两眼迷惑地瞧着他。

“你真是老柴房?”

“不然你以为我是谁?”

“可是你的武功那么高!

“谁规定有武功不能当柴房?”

毛盾摇头苦笑,他被骗得好苦:“你一定还有很多秘密,入金武堂几十年了吧?你到底

有何目的?”、

“没事,若有,大概想找安身处,还是美酒吧……”说到美酒老柴房还一副流了口水的

模样。

“我不信!”毛盾道:“你不说清楚,休想我会听你的!”

“都找到这里,我当然会说清楚。

“那……你真正身份是谁?”

“你身上那秘图的主人。”

“秘图?”毛盾脸色千变万化:“胡说,秘图至少也有数百年的历史你根本不可能是它

主人。”

“事实胜于雄辩。”

瞧及老柴房一副了不起的模样,毛盾也不知该不该相信他的活了。

“你说秘图是你的,那为何会在武向王手中?”

“我偷偷给他的。”

“这么巧?”

“无巧不成书,何况我那时已经隐身金武堂,办起这件事,当然容易多了。”

“我还是很难相信……除非你会秘图上的日月神功。”

“简单,等找到日月洞,我耍给你看。”

“嘿嘿:毛病出来了吧!”毛盾甚为得意:“你若是它主人,何须再找口月洞,你本就

该知道那洞穴在哪里。”

“不错,我早知道。”

“那又何必找寻!”

“要找的是你。”

“我找过了,这里没有日月洞。”

老柴房瞄向毛盾,露出邪意:“看来不找出此洞,你是不会相信我的话了……好,我找

给你看,不过你别后悔,如果得知日月洞秘密,你就是日月神教的一员,你若判教,我会杀

了你。”

“日月神教?”毛眉皱眉:“那会是什么教派?是那教?”

“比起茅山派响亮得多,正派得多。”

“你知道我是茅山派?”’

“那几招骗不了人,看你还有阴阳镜,还是掌门传人,不简[单。”

“既然明白、还要我入日月神教?”。

“放心:日月神教不在乎你拜人几个门板,它很自由,而且很吸引人。”

“怎么吸引人。”

“比如说武功”

毛盾心神一凛,前些日子常听老柴房自夸武功天下策一,方才又见他那如鬼如魅的身

形,他颇为心动:“日月神教是天下第一武学?”

“至少老夫还没碰过敌手。”

“比起武向王呢?”

“他不是老夫对手。”

“你跟他交过手?”

“很多武功不必交手即可分高下。”

“你很臭屁喔!”

老柴房淡然一笑:“臭屁跟自信只有一线之隔,如果武向王自以为武功天下第一,他也

不必把日月神功秘图藏得跟什么似的。”

“这倒是了……”毛盾勉强点头:“好吧,我暂且相信你,我还得知道投人日月神教门

下,会变成什么状况?”

“变成天下无敌!”

“我不想听你吹牛,我想知道现今武林为何不见日月神教名号?”

“破灭了。”

“这么惨?”

“武林各大门派围剿,不灭都不行。”

“那一定是邪教喽。”

“正邪之间很难分,茅山派不是好好的也被灭了,你我是同病相怜。”老柴房道:“我

不多说,武林各派围剿者,不一定是十恶不赦之徒,他们最怕的还是日月神教的武功;你自

行决定,如果认为划得来.就接受,划不来就回头,免得日后抱怨我老人家逼你。”

“意思是要我衡量你的话是真是假?”

“你怎不衡量自己是否要学那奇门武学?”

毛盾开始再瞄这位怪异老人,总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但他失败了‘老柴房似老僧入

定,闭上眼睛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答案;

瞧这老柴房,前几日跟他混在金武堂,倒是相处融洽,而且满风趣,又混躲江湖数十

载,该不是什么大恶之人,何况自己实需要学一身高强功夫,这机会倒十分难得,与其被人

追得到处逃.不如找个大靠山,说不定从此可翻身呢!

考虑结果.毛盾终于点头:“好吧,反正你我同病相怜,多拜一个日月神教,只要我不

说也没人会知道。”

“聪明!”老柴房满脸喜悦:“我果然没看错人,从今以后日月神教有福了。”

“少拍马屁,我自身都难保。”

“从此以后你将无此烦恼!”老柴房笑不合口。

毛盾搔搔头:“都已答应入你的教派,现在可以带我去见你的日月洞了吧?”

“当然!”

老柴房突然拉着毛盾,电光一闪般射出小洞,身形拔高数十丈、如天马行空般直掠花

穹,在那疾速冲蹿中,一个反折.整个人似苍鹰扑免,猛往一处万丈深渊冲去。

毛盾但觉身如跳崖自杀,全身五脏六腑捣成一团.像要揪裂抛出体外,他忍不住尖叫,

声音像流星拖带数十丈,甚至百丈,千丈,还不止,仍如陨石猛坠,他吓时两眼宣闭,双手

猛揪老柴房不放,像要把他拖来垫底,挡掉那无尽冲力。‘

像一世纪那么长.像地球坠向月亮那么深,毛盾才觉得坠力完全消失,两脚着实踩在地

上,只听得老柴房说声“到了。”他才敢张开眼睛。

这是一个十分宽敝而清亮的洞穴,眼前许多都是人工建造而成,最惹跟的是里头那金字

塔放的石梯抵伸五六人高,上放着一颗圆桌大的水晶球,虽是夜晚,它仍发出谈谈银光,煞

是好看。

除此之外,已无其它翻找古变而出现的骷髅、化石、宝藏、秘籍等东西。

“这就是日月神教总坛?”毛盾问。

老柴房点头:“不错,普天之下,只这一处。”

“也没有历代教主遗体?还有膜拜的神灵?”

“神灵自在心中,.b月神教不设神像,唯拜日月,日月神教历代教主皆火化。骨灰撤

向天地,所以不留遗传。”

“这倒是很奇怪的一个教派。”毛盾哺确地说。

他和老柴房渐渐往那水晶球行去。

老柴房说道:“这日月品球算是本教唯一信物,你想拜它吧。”

毛盾还是合十为掌,膜拜几下,毕竟他了解三界之事,鬼界,神界冒犯不得。

老柴房见他膜拜,自己也跟着膜拜起来,然后两人走近.双目凝视着水晶球不放,它除

了外壳为水晶透明外,里头却有淡淡似白似蓝似紫……变幻莫测之烟雾袅袅悠游着,让人瞧

来有安详宁静之感觉。

沉默良久后,老柴房才说道:“拜入日月神教也不必任何仪式,在我带你入门开始,你

已是本教一员,我的责任是告诉你在教的职位,以及日后种种责任。

“我的职位是……”

“第七代教主。”

“教主?”毛盾怔诧瞄向老柴房,这职位似乎搞得太大了。

老柴房淡然一笑:“有何好吃惊.你不也是继承茅山派掌门一职?”

“这不一样,茅山派默默无闻,而且只有三个人,日月神教却……至少它曾经轰动过武

林。”

“那是以前,找还不是当了五十年默默元闻的教主,你足可胜任。”

毛盾搔搔头,干瘪一笑:“好吧,反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水晶球和七彩龙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