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 五 章 猎 狐

作者:李凉

当毛盾开始练鞭法时,已是七七四十九天后的一个早晨。

老柴房已将镇在万年寒冰中的长鞭取出,正如厌铁所说的,已反璞归真,金光尽失,却

换回那种属于真,属于它本身本就有的色泽,只要瞧上眼,即会被它那古朴得有若古董灵物

般爱不释手。

毛盾耍着它,发出叭嗒叭塔之声音,有若灵兽咆哮,听起来甚是过瘾。

老柴房说道:“你己在水晶球又修行了四十余天,功力想又精进不少,现在该是学鞭法

的时候了。那鞭平常状态下,软度正适合耍鞭,当然,你除了练鞭之外,最重要是练它的分

解结合。

“像小孩在家玩家家酒,拚凑乐乐图?”毛盾颇有戏耍味道。

老柴房说道:“难就难在你如何拼。”

“还不简单。”

毛盾喝出声音,像切香肠,一抽抽地把长鞭分成九段。

“那是分解,现在凑回去,越快越好。”

毛盾又喝一声,立即把鞭条分两抓,想头尾结合,然而问题却出现了,那凹洞差不多两

个米粒大,一时要准确塞进去,总塞不了,他一急,唉呀一声,左手掌已被戳出血痕,吓得

他放慢速度,总算连结好了,却如吞了香肠的蛇,大大小小各自乱凹凸,哪还是先前顺溜如

蛇模样。

毛盾瞧得自己都想笑,尴尬地说道:“其实这样也能耍鞭。”

“你耍耍看。”老柴房等着看。

毛盾当真耍起来,喝喝有声,颇为顺畅,他准备再加力道,喝地想抽向老柴房以示威,

哪知从背后猛抽甩之际,那鞭本就相当沉重,再加上肚子肥胖,这一抽,尾巴尚未飞过头

顶,那且皮己横冲过来,他又没办法抽高,叭的一响正正中中打在后脑勺,扫得他往前栽,

张嘴直叫唉唷,长鞭早飞出,双手紧抱脑袋,痛得他直掉泪。

老柴房几分幸灾乐祸:“你行,请传我香肠鞭法如何?要不要带钢盔?”

毛盾又痛又瘪:“都是你,叫我练什么鞭,迟早我会变成呆子。”

“呆子只配练香肠鞭法。”老柴房自得一笑:“我教的却是连环鞭法。”

毛盾不敢再吭声,捡起长鞭,绷着脸说:“教吧,别让我损失太严重,否则我宁可抓条

蛇在手中练。”

“用心些,自然会减少损失。”老柴房笑眼再瞄,才说道:“分解结合贵在熟能生巧,

性急不得,至于鞭招,我先从简单的解说。”

他把长鞭接回手中,边拆开重新组合,边说道:“九九连环鞭法共分九式——第一式

‘龙抬头’在于巧劲,目的置于鞭尾,务必练到尾如龙头,灵活异常,慾击慾攻,必定命中

目标,不偏不差,而且辗转于四面八方,无所不至,无所不达,即无死角可言。”

他突然耍起长鞭,直如飞龙噬物,忽东忽西,看似慾劈中石钟rǔ,却又在沾之际,无比

巧妙地抽收回来,腾耍之中,猝然冲向毛盾门面。

他大是惊骇方想躲闪,那鞭尖已单直钉在其鼻头,刚好碰到肌肤,推进薄纸般距离,毛

盾鼻头将见血。毛盾吓呆了,如此巧劲,实属天下一绝。

“现在你明白了吧,其实慾达到这程度并不难,只要你持之以恒,必定青出于蓝。”老

柴房撤去此招,又道:“第二式乃‘龙摆尾’,它妙处在于一个‘粘’劲,见有机可乘,即

施展致命一击,如此退可自保,进可攻敌,奥妙无穷,你来试试。”

“我?”毛盾有些毛心。

“放心,我不会伤你。”

有此话,毛盾才敢当试验品,他由不知从何下手,但在长鞭追逼而来时,不用下令,他

急忙逃开。

但不管他逃向何处,那长鞭直如附骨之蛆就是究追不佘,至逼得他手忙脚乱,无处可

躲。

猝又见长鞭化成巨龙旋滚,裹得毛盾密不透风,那巨龙愈滚愈急,愈缩愈紧,毛盾直觉

空气慾被抽光,全身落在寒气之中,但巨龙仍冲缩过来,逼得毛盾惊慌尖叫,就快受伤害之

际,长鞭止住了,一切幻象消失,他已被长鞭圈在中央。

“行了行了,我相信它威力无穷,请别再拿我试招……”赶忙跳躲开去。

老柴房不忍再整他,淡然一笑,又开始示范第三式:“此式叫‘天龙入海’,其热在

‘冲’在‘涌’,适合于群众作战。……

第四式为‘蟠龙绞天’,其热在‘捣’,在‘摧’,用于群众作战亦可,用于会敌人暗

器更过瘾,再加上第五式“龙捣天地”,三招合起来能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他把三式合着练,直如猛龙捣海,劲风啸得周身呼呼乱啸,早失去老柴房身形。毛盾明

白,此时就算乱箭齐发也未必能伤得了在老家伙,除了佩服,他已不知如何来形容。

耍完此三招,老柴房目露神光:“前五招全以鞭为主,后四招则配合了金环,招式更为

变幻莫测,非三两月才可练成,你仔细看看。”

第六招式名为‘蟠龙游日月’虚虚实实,难分难解。

猝然间,他已将尾三节震断,凌空指劲点去,那鞭节已凹缩成环,他再抽鞭捣去,直如

耍特技般,只见得金环不断现形乱飞,而那长鞭又似完好如初不断腾掠翻绞,总是追着金环

不放,如此,追向天,追向地,像天宵暴放圈形火花旋着长形火花四处奔狂,让人眩脑夺

目,叹为观止。

毛盾傻了眼,如此功夫要如何练得?

老柴房猝然收招,一切幻象已失,手中那条鞭还是完好如初,他走向毛盾,轻轻一笑:

“表演到此为止,后面三式等你学了基础后再演练给你瞧瞧,免得你信心大失。”

他颇为懂得得毛盾心里,毛盾也将就地接受,从他手中接过长鞭,慢慢地开始练此绝

学。

从此,毛盾日夜不断浸婬在武学之中,白天练鞭、环,夜晚,则进入水晶球修行内功。

他饿了,即喝rǔ泉填肚,受了伤即在水晶球中疗养,老柴房除了偶尔出去走走,顺便带

回丰富大餐之外,他总是随身随时伴在毛盾身边以指异。

时日匆匆,不知不觉三载已过。

毛盾已十六岁,长高许多不说,竟然也长起淡青胡子,瞧来已人模人样。

由于他的长高,更适合耍长鞭,三年下来,他已把九九连环鞭法完全学会,虽然还不至

于到达老柴房那种竟界,却也有八分火候。

至于那日月神功,由于博大精深,他虽吐纳自如,甚且已彩龙烟吸上身,然而短短三

年,能修得五成功力,已是大大在老柴房意料之外。

照老柴房估计,十年修为并非戏言,那是他从十五年才神功而加以减少三分之一之数

目,如此一来,分半也要五年,而毛盾却只三年即修五成,他当然要意外了。

今日,老柴房特别将毛盾引出洞外。凭着五成功力,以长鞭之助,毛盾早已不必借助师

父能倒攀万丈冰崖而登上崖面。

仍是飘着瑞雪,毛盾却恍若再世为人,不断舒活筋骨,呼吸清冷新鲜的空气。

老柴房拍拍这位就快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徒弟,然后含笑说道:“三年了,觉得如何?”

“好快,好像昨天刚到这里似的。”

“不错,好快……你长得快,我老得也快。”

话虽感伤,老柴房却一副自嘲模样。

“你还是一样,不老嘛!”毛盾虽如此说,他却发现师父两鬓斑白不少,心头不禁幻起

怅惘。

老柴房轻轻发笑,他不愿这种气氛笼罩两人,说道:“看着你,想老都老不下去,师父

的皱纹是笑出来的,看,好几条,足可夹蚊子,不过没人会在乎;带你出来即是另有目的,

武功练得如何?”

“您不也全瞧见了?”

“选一招比试如何?”

“那,我选第七式‘万龙点晴’如何?”毛盾道:“雪花那么多,点它几朵下来。”

“好。”

老柴房刚回答,毛盾已刷的一声把缠在身上的长鞭抖开,不知怎么一转,那长鞭断成七

节,弹向高空,他喝凌空掠起,似若大鹏鸟罩向断枝,右手一探,几节东西在手,顿时化成

金环,他再一抖,金环飞拨般飞出去。

就在此同时,毛盾整个人若轻燕,更似蛟龙,在那不可能的角度中盘掠穿梭于天空七金

环之间。只见他右手一抖,手中三节短鞭竟然暴长许多,更带一丝七彩真气幻化成形以弥补

金鞭之不足。

在甩袖攀掠之际,又如万条蛟龙疾冲飞环,那速度要戳破宇宙苍穹般发出嘶嘶怒吼,一

冲一挤之间,飞环竟而被挤暴喷裂,倒射空中,发出啾啾的声音。

更神奇的是那七彩真气却若无限长线喷追过去,像八爪鱼般把飞环扣回来,又如雨伞开

旋般绞动,绞得周遭雪花旋流成河。

毛盾冷喝,那九节鞭便全然脱开成利箭各自朝他预定雪花打去,照他估计,该会完全命

中,却因雪花过轻过细,打中亦无明显迹象。

“试试这个!”

老柴房猝然找来九片石块,分别打向九个不同角度,其速度甚快,不超过两秒即会飞逝

无踪。

那毛盾更不落后,身形掠冲数把利箭,双手再打出吸劲,猛将分落四面储备方的利箭全

盘吸过来,还来不及接向手中,照看石块即将窜失。

他猝而猛喝,凌空发掌打向利箭,掌劲过处,只见得利箭有若再从重弦射出,更速暴射

数十丈,无法想象地准确朝四面八方的石块撞去,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叭然脆响,九块石头

完全被九道利箭击碎,散射各处。

毛盾还不止,身如游龙盘掠一圈,将所有利箭收回,并扣成鞭,方自英雄式地盘落师父

面前。

老柴房不禁击掌叫好:“不错不错,懂得随机应变,那才是上乘武学。”

照招式,并无反掌击拍利箭以追击目标,那是毛盾情急之中的应会,实属难能可贵。

毛盾亦被哄得眉开眼笑:“日月神教的功夫岂会差到哪里去?

我出师了吧?”

“出师了!”老柴房频频点头:“足以对抗一流高手而立于不败之地。”

“才一流高手?”毛盾颇为泄气:“我以为足可打遍天下无敌手呢。”

老柴房安慰道:“假以时日自可应会、须知姜是老的辣,尤其一些魔头级人物,他们不

但武功高,而且经验老道又心狠手辣,一动上手必定杀招连连,想对付谈何容易,不过在年

轻一辈,你倒是独一无二。”

‘比起武向王呢?”

“大概可撑个百招不败。”

“这么少?”毛盾轻叹:“我何时可以出关,重现武林?”

“现在就可以。”

“现在?”毛盾甚为惶恐:“我现在根本打不赢人家,怎好重现江湖?”

老柴房淡然一笑,招着手:“过来,我们好好聊聊。”等毛盾走近,两人坐在软柔的雪

堆上,老柴房才继续说道:“其实你很用功,又聪明绝顶,为师预计你五年才能练得五成内

力以及学会所有连环鞭法;你却在三年达到目的,这十分不简单。当然,你再练下去会更精

进,然而那却进步得相当困难,不是说你突然变笨,或说武功突然变难,问题恰好相反,是

所有招式都被你练光了,若你再练,还是那儿招,虽然纯熟度可以更进一层,但你最大的毛

病在于内力不足。

“那使你任何招式都大打折扣,像方才我丢石头,你若内力更高强,在短短两秒之内必

可将利箭帛回倒打石块,你却慢了一些,因而需要用另一种方式。虽然两者都达成目标,但

如果你在全力一击,手中已无兵器可用,敌人又还有另一波攻势,战况就不一样了。”

毛盾受教地点头,那时他若能更快速反击,自能减少后顾之忧,他喃喃说道:“原来问

题还是出在内力修为……”

老柴房继续说道:“如果你能突然加强二十年功力,那足可跟武向王抗衡,但你却没

有。虽然水晶球里头的七彩龙烟有助于内力滋长,但据我经验,它并非那种无限制快速增

长,就如某种灵葯,它有二十年功力妙处,你服一颗可得二十年功力,但再服第二颗可能增

进十年功力,而后则渐渐减少。那七彩龙烟最有效是让你增强了三十年内力,然后它会随着

你吸收之多寡而慢慢降低效用,它必须随着年龄增长而给骒适当的滋润,这才是无上良葯的

葯性。所以你经过了第一阶段,再想从中吸收加倍之功力,那得花费更多时间才行。我想你

不是愿意等待之人。”

毛盾无奈摊摊手,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老柴房关爱地拍拍他肩头:“这也是我今天带你出来的原因,师父看过你的成果,大约

可应会一些武林人,只要你不太狂妄的话;你可以从江湖历练中更纯熟自己的技巧,以期达

到如意随形、学以致用的地步;至丁内力方面,你除了找机会修练之外,也四处碰碰看,若

有奇遇,再得什么灵丹妙葯,那为师自是高兴万分,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猎 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