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 七 章 饭 铲 功

作者:李凉

毛盾呢?

他也一样,不知怎么竟会对武灵玉产生莫名的感情,这并非男女之间那种浓烈的爱情,

或许时间还没到吧。

他只觉得对武灵玉,就像认识了千百年的青梅竹马般深情,心里总会燃起一股说不上来

的关怀之情。

或许她是毛盾第一个接触的小女孩,又曾经和她趴在一起玩耍,因而产生了感情;也或

许是因为武灵玉又聋又哑,自己莫名的同情心在作祟吧?

还是……武灵玉突然变漂亮了,而深深地吸引了他呢?

他无法分辨,只能带着武灵玉的倩影离开金武堂。

他又回到那间小阁楼,换下那套黑罗裙,实在舍不得将之丢弃,于是把它包妥,藏在衣

堆最里侧,来日也好再归还给武灵玉。

一切弄妥,他开始考虑今后行程。

金武堂是待不下去了,要调查二娘的行踪、身份,也得等这阵事情过了风头再说。

剩下就只有两个任务,一是到武当山找三清妖道报仇,一是到少林寺,把毛头找回来。

看这情形,他要是练不成功,干脆自已教他还来得快些。

考虑过后,他决定先把毛头找回来。已经三年不见,实在需要了解他的处境到底如何

了。

有了决定,他心情也为之开郎。稍作休息之后,直到天亮,出了楼阁,未见金武堂的追

兵,他始安心朝少林的方向行去。

不一日。

毛盾已来到肃穆的少林寺。

知客僧早立在门前侍候访客到来。

“请问……要找和尚怎么找?”毛盾拱手为礼,笑脸迎人地请教。

二十上下的知客僧见到毛盾小不点一少年,还留了胡子,尤其是那声和尚更犯了禁忌,

冷冷道:“这里只有师父,没有和尚,你要找和尚到别处去。”

“哦!犯忌了?”毛盾立即改口道:“对不起师父,我是来找另一位师父的。”

知客僧的态度也跟着有了转变,道:“找哪位啊?少林三千师父,你要找的那位法号是

什么?”

毛盾笑了甚瘪:“我不清楚……”

“那就难了。”知客僧道:“就算一个个找,也要三个月,若遇到闭关修炼,等上三四

年那是常有的事。”

“帮个忙,他跟我一样……”

“对不起,少林派只有白胡子的,没有黑胡子的,那是不大敬。”知客僧弄笑道:“你

若想投入少林门下,我倒可剃剃你的胡子。”

毛盾尴尬地笑了几声,道:“还请师父想想,可有一位壮壮的、眼睛大大的师父?”

知客僧道:“少林弟子每个都很壮,至于眼睛大不大,个人标准不一,你还是说说看他

何时入门,多大岁数,我再替你想想吧!”

“大约三年前入门,以前是十八,如今该是二十一了。”

“哦!是刚进门的?那就是开字辈的喽!”知客僧又问:“他的智商高不高?”

毛盾不解想笑:“这……这有何关系?”

知客僧瞄眼:“当然有了。我可判断出他是读书的,还是混吃饭的。”

毛盾闻言笑道:“人是不笨,不过手脚更灵活些。”

知客僧眼一转:“那就是四肢发达了,准是进了厨房。”

毛盾眨眼轻笑:“没那么倒霉吧?”

“这不是倒霉,”客僧道:“而是人尽其用,你服上名,我帮你传问看看,是否有人认

得你。若是没有,你就是白跑了。”

“我叫毛盾。”

“矛盾?”知客僧笑道:“这名字很矛盾,说起来更矛盾了。

毛盾陪笑道:“他叫毛头,有劳师父找找看。”

“好吧!”

知客僧未再为难他,走进门内,要另一个年轻的和尚接替,他亲自前去找毛头。

过了二刻钟,那知客僧一脸憋笑地走了回来。

“有了!大概是开出吧。他在厨房里,你先到客房等侯,他很快就会见你的。”

“听你口气,他好像混得不错?”毛盾问。

“不错,不错,大家都非常敬重他。”

“真的还是假的?”

毛盾半信半疑,知客僧仍是憋笑的神情,他找来了小和尚带路,将毛盾带往满是蒲团的

客房,要毛盾闭目打坐,好好等着。

毛盾哪有心情?

他仍是东张西望,窗口和尚倒是川流不息,就是没看到个大眼亮的家伙。

好不容易等到开饭钟声响起,毛盾觉得肚子有些饿了,心想他们不知是否会送餐点过

来。

正张望中,一个光头和尚奔跳了过来。他一脸欣喜叫道:“毛盾毛盾,我是毛头!”

毛盾欣喜奔出,大叫一声,毛头!”整个人已撞了过去。

毛头先是一愣,他实在认不出长大又留了胡子的掌门人,但听到他的声音,亲密感自然

涌现了。

“你真的是毛盾?唉呀,长得快跟我一样高了,还留了小三八胡子,我差点认不出来。

三年,你变好多!”

“你也差不多,头发剃掉,我还以为你是正宗降龙罗汉僧呢!

“什么风把你吹来?肚子饿了吧!快到我地盘去,我弄一顿丰富的给你吃。”

毛头拉着毛盾,在前头领路,每逢小和尚,他们都恭敬行礼,毛头看起来更威风了。

“你好像混的很不错?”

“哪里!”毛头想客套,却仍掩不住得意神态:“很多人都要听我的,你呢?”

“我……也是很多人都要听我的,只是……”毛盾干笑道:“最近那些人都还没找

到。”

“那就是说还在努力啦!”

毛头更加得意,很快拉着毛盾前往那容得一百座铁锅的厨房。

他一到,许许多多的伙食小和尚你一句我一句的大师兄,叫得他乐歪了。

“不必多礼。我向你们介绍我的同门弟兄,大家向他问好。

那堆小兵果然恭敬地问候毛盾,使毛盾不得不相信他是搞出了名堂。

“看见没有?左一排二十大锅,右一排三十大锅都是归我管,每锅三个人,我足足管了

一百五十名手下,够威风吧?”

毛盾频频点头:“你混出名堂了。”他觉得这位师兄让他光彩不少。

毛头当然更加得意,随口喝道:“有客人,弄点小菜上来。

那些小和尚果然动作迅速,素物做成鸡鸭鱼肉大餐摆了一大桌,就连难得喝一口的美酒

都送了上来。

毛盾当然不管气地大吃大喝了起来,直道师兄了得,茅山派有救了,只不过“茅山”二

字说得甚小声罢了。

毛头吹嘘厨房里就属他最大,几乎可以为所慾为,若毛盾混不下去,还可以来此投靠云

云。

一顿饭吃到下午三点,晚餐又要开始了。

毛头为了显身手,立即拿起长锅铲跳上炉灶,挑着锅中大米堆,只见他又旋又挑又翻又

炒,左跳右闪,简直像在耍特技。

不但赢得了其他小和尚掌声连连,就连毛盾都不得不佩服他功夫实在了得。

“三百斤的大锅饭,当今少林上下只有我煮得熟,够威风吧!”

毛头一甩长锅铲,在手中转如车轮,他技巧地腾出左手抓起腰际毛巾以拭满头的汗水,

随即一个旋飞,长铲脱手,人也掠到毛盾面前,此时长铲方笔直地钉在米堆中央,又赢得无

数掌声。

毛盾也拍手道:“要得,有出息!”

毛头笑不合口道:“不容易,三年了才混到这个地位。”

“不错了啦,耍得威风凛凛的。”

“想当初,我刚进门有一个师兄要我耍,我差点掉入锅中煮汤,从此发誓苦练,终于出

人头地了。”

毛头威风地交代手下工作,才带毛盾前往厨房左侧一处小松林,那儿有座古屋,算是厨

子住处。

毛头辈分似乎不小,得以住在最边间,能通风,视线又好,还有一个窗口对准松林,没

事还可赏月。

松林置有向处石桌椅,毛头选了一处要毛盾坐下,很快地有小僧送茶水过来。

“如何?”毛头得意道:“到处有人伺候。你呢,谈谈三年来的故事吧!”

“你先谈,”毛盾道:“你比我威风,还管了一百多人。”

“说得也是,我想我的故事一定比你的精彩。”毛头意气风发地道:“当时一时门,也

不知道规矩,大家都往厨房塞。我为求表现,当然特别卖力。然后得到一毛长老的赏赐,所

以留下来了。

“他把炒菜、铲饭的功夫全传给我。几个下来,终于青出于蓝,所以就总管厨子了。不

像他们,每天被叫去念经,那些经文实在令人头痛。念了几年,一点出息也没有。”

他将三年的发生的得意甘苦事说得天花乱坠,倒让毛盾欣羡不已。

“这么说,你的功力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当然!没有十成火候,也有九成!”毛头威风道:“你要不要试试?”

“现在?”

毛盾看看四周,多多少少有和尚在走动,他想到毛头是前来偷学武功的,实在宣扬不

得,故道:“换个地方再说吧!”

“随你!”毛头信心十足道:“若你愿意,我还可以传你几招。”

“好啊?有了你的功夫,再加上我的,将来就不怕被人欺负了。”毛盾欣喜:“你学的

是什么功?”

“呃……我倒忘了名字,暂叫它饭铲功吧!”毛头抓了抓头。

“除了这门功夫,你还学了什么?像少林罗汉拳?”

“也学过啦,但学得不好。”

“耍几招让我瞧瞧。”

“好吧!”毛头道:“不过我要先声明,罗汉拳不是我专精,耍不好可别见怪。”

少客气了!饭铲功都练了九成火候,其它的会差到哪儿呢!快耍给我看看!”毛盾满脸

杀冀,想一睹少林绝学。

毛头也不推延,摆出架式,开始耍招。

“罗汉伏虎,外加金刚罩顶,祥龙献瑞……”

他每念一句则耍一招,拳脚过处,劲风四起,威风似乎不小。

然而毛盾却看得直皱头。

他发现毛头的招式不但生疏,而且上下连招都还得停顿想想,实在生疏得离谱了。

“你别整我吧?耍得外强中干,有风无力,有劲无坚,还漏洞百出的……”

“别小看它,不服气,你来试试。”

毛头仍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毛盾为解开心中结,也起身走向他,准备接招。

毛头冷喝一声,一招“金刚罩顶”直冲了过去,毛盾小心翼翼地递招过去。他本认为对

方有虚实之分,自己也就试探性地一战。

谁知一手挡去,那毛头的拳掌在手中竟然一点力道也没有,而且毛头还唉唉哼叫,连忙

缩回拳头。

毛盾大惊:“你没有内劲?”

“用了啊,你作弊!”

毛盾更不敢想,一探手又扣住他脉腕,暗运真劲,毛头立即唉唉直叫,冷汗直流,毛盾

心头凉了一半:“你根本没有半点内力!”

“谁说的,我用饭铲功对付你!”

毛头不甘认输,挣脱脉腕,找不到锅铲,找来木捧,当场耍得虎虎生风。毛盾立即接

招,但觉这套铲工是有些门道。

然则那该是熟能生巧的结果,用来对付一流高手根本就不堪一击,甚至二、三流也对付

不了。

毛盾忽然快速地探手抓过去,扣住木棒,像捏豆腐般将之捏成数断。一揉,像变魔术

般,木棒全变成了粉末。

木屑慢慢从毛盾手缝中渗落。

毛头吓呆了,他从没见过这把戏,当真以为是魔术,却又相信它是不可想像的功夫。

毛盾心头百感交集,这位仁兄学的竟然是这种功夫。

“你连罗汉拳都没学全,对不对?”

“我以为学会饭铲功已顶了不起了……”

毛盾逼问:“你也没学过内功心法?”

毛头瘪笑不已:“什么是内功心法?”

至此毛盾完全失望,他有点哭笑不得:“要你到这里学秘功,你给我白混了三年?”

“没有啊!我下过苦功……”

“下苦功当厨房班长,下苦功掌管五十口大铁锅,掌管一百五十名饭捅?”毛盾斥笑不

已:“下苦功掌管少林派的生杀大权,你不煮饭,他们全都会饿死?”

“我真的很努力……”毛头感到困窘了。

“努力争夺厨房大哥?努力享受威风?”毛盾斥道:“有小和尚侍候有什么了不起?还

叫我来投靠你?你简直被饭桶冲昏了头,躲在厨房当大哥,你一辈子也只应付大锅饭,茅山

派竟然出了一个大饭桶!”

毛头苦着脸道:“我的武功真的那么不济?”

“惨,惨不忍睹!”毛盾想斥责又想笑:“亏你白白浪费了大个,又陶醉了三年。”

毛头更加困窘了,舌头伸得长长,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毛盾又好气又好笑:“我问你,你是如何忘了本的?要你学武功,你却给我学了会个什

么饭铲功?”

“通常刚进少林门下,都要进厨房,我也就进来了;我想好好表现,所以特别卖力,大

家都夸我,不知不觉中,我就……”

“就以厨房老大为努力目标?”毛盾道:“你甚至还笑那些被调走的人是被你于掉

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饭 铲 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