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盾天师》

第 八 章 老 烟 枪

作者:李凉

难道是自己用劲过猛而出了差错?若他真的死了,自己和毛头这两条命可就是悬在刀口

上了。

现在就是武当掌门也救不了他们了。

事情的变化实在是出乎人意料之外。

此时听得千心声音远了,毛盾才敢掀起棉被一角偷瞧,他们全进了小镇,该较安心了。

但陆陆续续又有武当弟子在路上搜寻,遏得二人难以安稳。干脆找了口箱子,把里面珍

贵丝绢抓出来,一人一口躲在箱子里。

二人才躲起不久,即听到有人拦车检查,还敲敲打打,幸好二人并未拿掉所有布匹,敲

打之所仍结结实实,终于逃过搜捕,任由马车载往不知名的地方。

只觉得时间过得漫长,毛盾借此机会运功疗伤,而毛头早已因疲惫而睡着了。

待毛盾功行三周天之后,但觉胸口稍为顺气些,他才敢放松了心情,偷偷打开箱子往外

瞧,漆黑一片,车子较平稳了。

“难道是夜行,马车走慢了?”

四周一片宁静,毛盾觉得危险已除,这才慢慢爬出箱子,随即往四壁摸去,竟然不是布

缝!

不可能,怎会变木头?

毛盾焦切再摸,发现窗口,猛地推开,忽地一阵冷风灌进,看前头是水波荡漾,敢情他

人是上船了。

他再次往四处瞧,终于肯定是上了不小的船,他自嘲地笑了起来。

“也好,反正是走得越远越安全。”

他推醒毛头,告诉他真相。

毛头愣道:“坐船,要到哪里?”

毛盾轻笑:“天涯海角。”

毛头搔着光头:“会不会已经出海了?”

“没那么快吧?肚子都还没饿……”说着说着,肚子就发出了咕噜声,他笑道:“不说

还好,一说就饿了。”

“我也是,出去找东西吃吧!”

“你的伤……”

毛头耍着双手,道:“内伤要慢慢治,只剩左肩被妖道打肿的地方还疼着,不过碍不了

吃饭,你呢?”

毛盾苦笑道:“还好,不过一个月之内恐怕不能跟人动手,除非有灵丹妙葯,或是七天

七夜不停地让我以秘功疗伤。”

“等下了船,再找地方?”

“就这样啦!”

毛盾管不得伤势可能复发,即推开窗口,爬了出去。

此船不小,还有轩房,他们在右侧,全是堆了一口口箱子,至于在前舱则有灯火,想是

有人在那头。

毛盾摸了过去,临齐轩房,见桅杆上还挂子一串的灯笼,一闪闪地颇有风尘味。

毛盾终于探到那头,灯火下摆了棋盘,一老一少正杀得有劲。

老者年约六旬,少者二十上下,一身船翁打扮,肌肉结实,脑袋也不差似的,手中抓着

一把宰杀对方的棋子。

“马后炮没棋啦!还想得那么清楚?”老者挖苦道,一口长烟吐得年轻人猛摇手以散

烟。

实在想不出花招,年轻人才认输,却又不甘心道:“再来一盘,以前都能赢你,现在怎

会输你?”

“以前是不赌银子,谁赢还不都一样,现在不同了,呵呵呵……”老者将棋盘左侧的银

子挑落腰带:“都是银子惹的祸,害你输得那么!”

年轻人不信邪,又摆了一盘。

毛盾实在忍不住了,趁二人下棋之际,转身溜入轩房之中。不必寻找,光闻到香味,也

知道食物放在左侧一柜里。

毛盾一打开,看得口水直流。他顾不了许多,抓起三只烤鸭及一瓶酒,小心翼翼地潜回

库房,和毛头吃了起来。

吃完烤鸭,再以美酒止渴,两人吃个酒足饭饱。累了即睡上一觉,简直无忧无虑。

也不知过了多久,船身摇晃中,又把毛盾摇醒。他伸伸懒腰,打开窗缝。

“奇怪!”还是一片漆黑,肚子怎么又饿了?难道已睡了一天一夜?”

毛盾不禁又想起那可口的烤鸭,口水猛吞。

他探探头,似乎没什么动静,于是又爬出窗口,想故技重施,盗采香肉美酒饱餐一顿再

说。

那一老一少仍是在前头下棋,杀得天昏地暗的模样。

毛盾暗忖道:“你下你的棋,我吃我的肉,毫不相干!”

他很快溜入舱中,小柜一点也没有动过的迹象。他心满意足地打开,又抓起三只烤鸭两

瓶酒,随即往回溜。

他打开门,就要蹑手蹑脚的潜回库房。忽而感到后脑有股劲风射来,他下意识地想躲,

但因受伤未复,功力大打折扣。

而且那劲风甚强,咔然一声,敲得他脑袋生疼,那东西掉落地上滚动,是棋子。

毛盾暗叫:“不好!”

还来不及转身,后头已传来老头声音:“我说烤熟的鸭子怎会飞了?原来是飞进人家肚

里去了,将军!”

毛盾身体僵硬地转身,竟未看见那老头,敢情棋子是从前舱拐个弯丢过来的。这手功夫

甚特殊,毛盾却心存侥幸,反正看不到人,他又蹑手蹑脚想走。

“哪里逃!”

老者喝声又传来,吓得毛盾一只脚高吊半空中,不敢踏出另一步。

“我哪有逃!”是年轻船翁的声音:“是你碰的我将棋,这下倒哪里去了?”

年轻人这才发现棋盘上老将早已不知去向。

“将人去啦!”老者得意直笑。

“不行!没有将怎么玩?”

年轻人已开始找棋子。

毛盾闻言,赶忙用脚尖一拨,将地上棋子拨回前舱,蹑手蹑脚又想逃。

“将在地上!”年轻人得意道:“现在将不死了吧?”他并没有拾起的意思。

“谁说的!”

只听老者把棋盘一拍,哗啦啦一阵响,数十颗棋子全飞了起来,雨点般跳过高空往毛盾

的脑袋落了下来。

毛盾惊心想躲,这一躲,脑袋却撞上横出来绑上绳索的桅杆,撞得他头昏脑涨,跃坐在

地上。

他右手的酒瓶也掉在地上碎了,酒香顿时四溢。

他自嘲苦笑,这下是躲不了了。他仍想爬起来,却发现前后头都坐了人,地面还散摆了

一大堆的棋子。

老少二人仍认真的观棋。

老者道:“反正你的将快死,大小都无所谓。”

年轻人道:“那倒未必,愈大愈威风。”

“哇!我先将。”

老者一说话,地面的棋子自行会动。

年轻入叫道:“喂,老将,你不会走?”

“我?”

毛盾见年轻人是在对他说话,不禁感到哭笑不得,自己竟然变成他的棋子了。

年轻人认真道:“还不走?想死啦!”

毛盾眨眼:“我活得好好的,干嘛想死?”

年轻人瞪眼:“人家将你,你就得躲开呀!”

“哦?”毛盾看了他一眼,笑谑道:“对不起,将军很饿,没力气走路,等我吃饱了再

说如何?”

反正是逃不了了,毛盾索性当着二人的面大方的吃起烤鸭。

这突来的举止令老少二人齐皆怔愕。

老者急叫:“把他抓住,烤熟的鸭子真的要飞了!”

两人同时扑上前去,毛盾因伤在身,不敢乱动,也不想挣,只顾咬下一大块肉再说。

两人抓住他和身体并没有用,眼看香肉去了一大半,老者又急急叫道:“抢肉,封他嘴

巴!”

年轻人这才恍然大悟,和老者协力,一人抢肉,一人封他嘴巴,毛盾这下才吃不到肉,

但他早咬了一大块,此时嚼得正香甜。

“留着香肉不吃多可惜,我是替你们解决问题!”毛盾说的有理。

“不错!我也想替你解决问题。”老者冷冷道:“通常吃过鸭子肉,都应该学学鸭子游

泳吧?”

话未完,已把毛盾高举,就要往江中丢去。

毛盾吓得大叫:“慢来慢来,有话好说,有话好商量!”

“没什么好商量,”老者冷冷道:“除非你能立即变出小鸭子来,并且立即叫它长

大!”

毛盾苦着脸:“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老者弄笑不已:“所以只好请你游泳去了!”

说着当真将毛盾抛了出去。

毛盾脸色大变,吼叫道:“我是棋王,下棋无敌手,不能啊……”

他那声“啊!”最后已变成了惨叫声。

眨看就要落水了,那老者倒是被吼得有反应了,光闻及“棋王”二字,他连忙伸出手中

的长烟枪,想捞回毛盾。

然则就在此时,毛头在舱中听到师弟的喊声,急急冲出来,还看不清情况,就一拳捣向

老者背脊,轰他一记。

老者正跃前救人,如此正顺了势,只听他哇哇鬼叫了两声,双手乱抓,扑通一声掉入了

水中。

而毛盾却幸运了,就在临落水之际,他抽出随身长鞭,勾住桅杆,虽然内力使不上,但

凭手臂劲力及时反弹回来,免了落水之苦。

年轻人见老者落水,忽然吃吃地笑个不停:“没想到落水鸭子会是你,游泳不成反而成

了落水狗了。”

老者斥骂不已,勉力反弹,虽然上了船,却也湿淋琳的,狼狈已极。他瞪着毛盾:“好

小子,有一手,还是窃盗家族!”

毛盾笑道:“比起上贼船,算不了什么!”

“好一个上贼船!”老者自嘲一笑,又面露邪意道:“你最好是棋王,否则你就知道上

了贼船的滋味了。摆棋!”

话是对年轻人说的,目光却盯向毛头,意思是连他也算上。

年轻人闻言而即将地上的棋子拾起,走回前头摆棋盘,老者也一付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晃了过去。

毛头忧心道:“你啥时变成棋王了?从来不知道你会下棋。”

他心想也许阔别三年,毛盾有所练成吧?

然而毛盾的回答是:“我哪里会下棋?兵卒倒认得,其它就不知道了。”

“这样你还敢跟他下?”毛头苦着脸道。

“怕什么”大不了落水!”毛盾道:“不下白不下,先骗手中烤鸭,吃饱了再说吧!”

这时那头已在叫人,毛盾无法多言,将长鞭收妥,大摇大摆地晃了过去。

毛头没办法,只好跟在后头。到了位置,两眼始终盯着年轻人左侧的烤鸭,不知何时才

能骗到嘴。

毛盾笃定地坐下,道:“好久未逢敌手了,不下实在没意思,老头你要不要我让你三子

呀?”

“不必!”

老头话方出口已觉后悔,毕竟下棋不分年龄,尤其神童常常有,在未明对方棋路之前,

如此托大是犯了大忌。

不过他还是保持冷静,普天之下还没有让他三子而能赢者,这小子实在狂得有来头。于

是他道:“只要你下赢,船上东西任你挑!”

“这倒好了,”毛盾道:“不好意思,赌那么大,若输了呢?

“棋王还会输?”

“这你就不明白其中奥妙了。”毛盾一付贼姦样:“光赢棋,有趣在哪里?兵家上场,

有虚有实,有道兵不厌诈。偶尔输一会,用处更大。

“像我这棋王打遍天下无敌手,有时难免碰上赖皮鬼,明明下不赢,就是缠着我不放,

如此情况之下,输他一盘,那才是真真的赢,懂是不懂?”

老者和年轻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下棋如人生,知道吗?”毛盾又道:“止于棋盘是死棋,动于人生才是活棋嘛。如

此不但可盘算千里疆土之外,哪还令三尺棋盘?”

“说的是,说得有理!”老者不禁猛点头,大有顿悟之态。

年轻人不解道:“如何盘算千里之外?棋场决胜负不就在棋盘上?”

“难怪你会输给老头子,你的棋段还差得远呢!”毛盾点点头道:“好吧!今天就教你

一招。”

“所谓盘算千里,就是察言观色,像你要下哪步棋,眼神、神情一定有所动作,如果你

看出来了,自然能制住对方,知道了没有?”

他又补充道:“这只是其中一个道理,你慢慢研究,自然会有所领悟的。”

年轻人似懂非懂,但仍点了点头。

老者不自觉收起狂态,甚至尊敬道:“你先下还是我先下?”

烟枪已点燃,慢慢抽起来了。

毛盾却摇头:“谁都不能下。”

“这……不下如何分出胜负?”

毛盾耸耸肩:“在下毛病不少,在下棋前,一定要了解对方身份,否则不下。”

“老夫乃江南人士,叫冼烟,人人都叫我老烟枪,故而也叫冼烟枪。”老者笑道:“也

许是烟抽多的关系吧!”

“那是当然了,他呢?”毛盾瞄向年轻人。

“我?”年轻人稍愣。

“他不下棋……”

毛盾截口道:“看棋也一样,我下的全是秘招,无名者请回避。”

年轻人抽抽嘴角,终于道:“在下翁无忌,跑船的。”

“你仍怎会在一起?”

“呃……”翁无忌犹豫一下,道:“老头时常跑南北货,都叫小的载送,日子久了,也

就常混在一起。”

“那灯笼呢?代表什么?”毛盾问道:“怎会是银色的?”

冼烟愣道:“你不是武林中人?”

毛盾反问:“像吗?”

冼烟瞄眼道:“刚才你耍鞭,手劲不弱。”

毛盾贼笑不已:“赶马的。在大漠,赶过千万匹马,总会有点手劲儿。”

“原来是关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老 烟 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毛盾天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