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01章

作者:李凉

雾,更浓了些。

夜也更深了。

这是一幢大宅,大宅中只有一个人——一个衣履鲜明的中年人,他端坐在花厅迎门的桌边,由于大雾已由门窗中涌向厅内,花厅中的陈设十分模糊。

虽然花厅中点了一根巨烛,在雾中却像苍穹中遥远而静止的寒星。

此人一直面向花厅门口端坐,自斟自饮,他不曾吟哦,也不曾叹息,自他的鹰视狼顾眼神中,可知他的心绪不宁。此刻,门外的大雾中影影绰绰地走进一人。

此人居然不客气地坐在此宅主人的支面,把一柄带鞘刀放在桌上,年纪轻轻,不过二十七、八岁,却十分老练。和这主人相比,年纪相差约十五到二十岁。

若论稳沉,似乎这年轻人也略胜一筹。

今夜本就有点凉意,此刻更甚。

来人一头黑亮短发,十分纹乱,不算太英俊,却十分性格,一脸风霜,目光炯炯,腹有诗书气自华,显示此人读过不少的书,也行过万里路。

主人冷冷地道:“尊驾主是‘雾中刀’?”

年轻人道:“阁下雾夜疏散众小,鹄候访客,又何必多此一问?”

“听说尊驾有一柄好刀!”

“只怕不仅仅是一柄好刀吧!这刀法……”

“在下只听说你有一柄好刀,未听到其他!”

“至少你该知道在下来此的目的吧?”

“所以我‘血手大圣’陶叔君准时候驾……”语气未毕,身子疾探,双肩行动中竟多出一手,攻向来人的左肩。

只闻“呛”地一声,不知来人何时拔刀?粉红色寒芒一闪,陶叔君多出的那支手已飞到窗外去了。

几乎同时,奇景出现,桌上一根巨烛,一剖两开,却在根部一寸左右打住,由于烛蕊也一分为二,一个火头变为两个了。

这是刀法中的极致,神乎其技。

“好刀!”陶叔君神色骤变中脱口而出。

刀固是上品——梅花,但这刀法又岂是等闲?陶叔君居然不提刀法,不屑长他人的志气仰是刀法仍有瑕疵?他赖以成名的第三支手(又名“魔手邪怪”)被人家切断,就算这人的刀法仍未臻上乘,也非他所能望其项背的。

来人的刀何时入鞘的?陶叔君似也未看清。

花厅内死寂无声,雾自门窗中卷入继续加深。

来人冷峻地道:“东黄大户,一家五尸六命,湘西李大户一家十三口全丧火海,且掳其女,姦杀后弃尸破窑中,其他血案不及—一赘述,仅这两件是否死有余辜?”

陶叔君挥挥手,道:“过去的事,陶某不炒冷饭,试问雇主付了你多少佣金?”

“黄家一百两,李家三百两……”

一阵轻蔑的冷笑之后,陶叔君道:“汤尧,凭你堂堂一流职业猎头客‘雾中人’,竟然为几百两争子为人卖命,是不是太贱卖了?”

“夏虫不可语冰,对你这种人不想浪费chún舌!”

“怎么?你不是为了钱杀人?”

“杨某没有那么清高!汽某为人间抱不平,既不能饮风吸露,服气辟彀,酌收劳金有何不可?”

“古人说:饥寒并至,虽尧舜不能命名野无盗寇,贫富并兼,虽阜陶不能使强不凌弱,你汤尧尚且不能不食人间烟火,陶某何人!”此贱并非胸无半点墨之辈。

“巧辩!你乃是杀人越货,姦婬掳掠的血贼,岂能与汤某相提并论!”

陶叔君道:“汤大侠,你虽然年轻,未来家室之累总是难免,何不及早打算?陶某愿奉上黄金五百两交你这个朋友。”汤尧忽然纵声大笑。

是五百两黄金使他大乐吗?当然不!

他在笑这血贼,居然以为五百两黄金可以卖命。

不为利慾所动的杀手才是最可怕的,“猎头汤”之名大概正是因此而起,他要猎的人头无人能改变。

陶叔君似也看穿了这一点,道:“汤尧,你以为自己就那么高尚吗?你的几个义兄弟在武林中干些什么呀!”

“对那些人我自有道理!汤某猎头也志不在钱,况且汤某深通歧黄,尚可以此糊口……”

话已说绝,路已走尽,陶叔君的身子才弹离座位,双臂交泻中,两道寒芒已自袖内射出,真是快逾闪电。

双方的距离太近了。

人所共知,“魔手邪怪”只比人多了一只钢手,而且也未听说他用过暗器。他深知此理,知道自己底细的人越少,危急时化险为夷的机会就越多。

他过去都是在现场上绝对没有第三者的情况下才使用的。

只不过这一次是例外的,也是最后一次的例外。

在他的天角镖射出袖外的同时,汤尧已不在座位上了。

两支三角镖自他的脚下呼啸而出。

几乎同时,粉色寒芒电闪,一颗人头已经飞出。

在人头飞出之下,似乎还说了“好刀”二字。

当然也分不清这“好刀”二字到底是在人头飞出前或飞出后说的,但他临死也不肯称赞他的刀法高超。

在“好刀”之下,硬是不肯加上一个“法”字,一定有原因吧?此刻花厅外浓雾中站着一人,像是由雾凝结而成的。

刚才的一切,此人八成已经看到了。

这人淡然道:“其实刀既不好,刀法也不怎么样……”

汤尧向门外望去,只隐隐看到一个影子。

不高不矮,不肥不瘦,此人已来到门外,他居然未觉察。

这当然不是泛泛之辈了。

汤尧道:“尊驾是……”

“过路客!”

“有何贵干?”

“向老兄打听一个人!”

“阁下可知在下的职业?”

“当然!‘猎头汤’武林那个不知?”

“过誉!”

“老兄连五百两黄金都会推掉,职业虽低,品德尚可,向你打听一个人,自当也照例也有所表示,不会让你白忙。”“不错,五百两黄金打不动我的心,向我打听一个人,代价也谈不上,但必须我看得顺眼才行。”

“不知阁下看我顺不顺眼?”这人走了进来。

“看得顺眼的不一定喜欢,而喜欢的人也不一定顺眼。”

“阁下到底要打听什么人?”

“老兄是否也希望知道在下对老兄有何效劳之处?”

“让在下听听也无妨!”

来人也不过十八九岁,仪表不凡,目光中时有奇芒闪烁,道:“老兄的医术不差,却不走运,干职业杀手和耳报神也没有出息,经常人不敷出,所以休咎前程必是你老兄所关心的了。”

“阁下何人?”汤尧道:“竟能猜到在下的底细?”

来人笑笑道:“在下知道的还不止这些!”

“好!”汤尧道:“就让在下领教阁下的阴阳八卦。”

他说了自己的生辰八字,足有两盏茶工夫。

这人道:“阁下怀才不遇,但好运即将来临,当贤内助的金莲有八斤半重的时候,也就是兄时来运转的契机了,届时‘神医’之名不胫而走,必须是门庭若市,迎接不暇……”汤尧暴喝声中,抡刀扑上,“锵”地一声,由合而分。

他的宝刀竟然有个缺口。

他惊怒地道:“你……你用的是什么兵刃?”

“梅花!”

“哈!你用的也是‘梅花’宝刀?”

“真新鲜!我的刀当然是梅花!”

“我的才是‘梅花’!”

来人道:“你的刀不是‘梅花’,而是桃花。”

“‘梅花’出鞘呈白色,桃花呈粉红花,真是少见多怪!”汤尧这柄刀用了好几年,居然不知其名,为之气结。

至于此刀的来历,自然更是讳莫如深了。

汤尧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一把抓’鱼得水!”

“原来是鱼大侠!”

鱼得水才十七八岁,混了个“一把抓”之名,称他为“猎头鱼”才恰当,只是他出道晚,万儿还未闯出来。

“虽然你杀的全是十恶不赦之徒,且从不敛聚,毕竟与朝廷王法不合,只不过在下一向敬重有所不为的人。久闻老兄家学渊源,医术不凡,经常义诊,可惜时运不济,十分潦倒。君子固穷,古人经验之谈。且世上有时医与名医之别,都所谓时:也就是走运的大夫,有所谓:时来医生医病脚。也就是说,大多的病人快要好了,都送到时医处,自然是葯到病除。于是一传十,十传百,立刻就成名。至于名医,如果正走楣运,快要死的人都往他那里送,反治也死,不治也死,连续治死数人,应当再有病人上门了,而你汤大侠也正是如此。”汤尧很自负,一个二十七岁的人有此成就,也值得自负了。

武林中使他服气的人不多,鱼得水是少数的例外。

汤尧道:“不知鱼大侠要找何人?”

“此人行踪诡秘,极不好找。”

“只要此人是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且仍然健在的话,在下就能找到他,这当然也是对鱼大侠特别例外。”

“汤兄一定知道武林有个人物,不知其名,也无绰号,武功奇高,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同道仅以‘叟’字称之。”

“叟?”汤尧面色微变,道:“鱼大侠找他何事?”

“关于之一点,目前不便奉告。”

“鱼大侠真正是找对了人,除了在下,敢说武林中无人能办得到。”

“所以在下一边在找叟,一边也在找你老兄。”

汤尧道:“据在下所知,武林中敢和他一较短长的几乎没有,而此人几乎也不可能作姦犯科,触犯王法的。”

鱼得水笑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长得也不是很英俊潇洒,却给人厚厚实实的感觉,才十八岁就出了名,道:“不管叟如何出名?如何响亮?请告知在下,他隐在何处?”

汤尧道:“鱼大侠刚才为何以贱内的金莲作戏谑?”

鱼得水道:“是否戏谑,不久自知,如果实验了再告知‘叟’的下落如何?若验证为谬说,再找在下算帐不迟!”

“久闻鱼大侠精通子平之术及紫薇斗数,在下姑妄听之,一旦大侠的预言灵验,即请驾临舍下,届时在下也该查出了眉目,再告知‘叟’的下落。”

两人分手后,一直伏在屋上的人影,也像自浓雾中解体,化于无形了。

汤尧算是一个名医。

一个名医不走运,又都是不收费的义诊,往往遇上赤贫的患者还要倒贴葯钱,但他从不抱怨。

至于当职业杀手,旨在为人抱不平,收费也太低廉。

扣除了路费、饮食、住宿客栈,以及有时须对线民施些小惠,往往也要倒贴,所以这些年来,非但毫无积蓄,有时连一日三餐也无法张罗。

现在他在这镇上,就是不收费也无人找他看病了。

他当职业杀手,由于要求严格,上门的生意也不多。

他的爱妻对他百依百顺,只有当职业杀手她极不同意。

两人商量之下,决定搬家。

事实上,迁地为良这建议他的爱妻提过好多次,他对徐氏道:“老鸦等死狗不是办法,搬家吧!”

“要是搬了家,尧哥再不改运,那就是我有克夫运了!”

“咱们说搬就搬,明天是个好日子,十里外的青石镇人口多,也较为繁荣,我这就到该镇上去找房子……”

“以尧哥的技艺和医术,真不该如何潦倒!”

徐氏小巧玲拢,即使过了六七年的苦日子,仍然娇美动人。

她也和汤汤一样,工于谋人,拙于谋己。二人的情感却如胶似漆。

“阿珠,你千万别自馁,别处处自责,如我有福,即不会娶福薄之妻,如你命薄,也不会嫁有福之夫。有所谓: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我立刻改行医,力争上游。”

“尧哥,只要你一心行医,不再当杀手,我不怕吃任何苦。”“阿珠,我发誓,今后不会再让你吃苦了……”

两人紧拥在一起,愈久愈醇的情感,冲淡了古人所说的“贫贱夫妻百事哀”的窘困。

穷人搬家也方便,汤尧挑了一担,阿珠提了两个大包袱。

这就是他们成亲之后全部的家当。

由此去青石镇,走捷径可缩短三里余,但须穿越一个干涸的河套,久旱不雨,小河干涸,虽无水却有烂泥。

这当然是他们始料所不及的。

一脚踏下去,深及脚部,已走了一半又不愿半途而废。

好歹过了河,二人在树荫下歇息。

小汤十分怜惜爱妻,记得当年一家油坊的小东中意她,且十分着迷,那油坊东主是个有良田千顷,广厦千间的大财主。要不是小汤追得紧,阿珠早就作了油坊的少奶奶了。

吃油穿绸且不必说,至少不必颠沛流离,担惊受怕。

小汤内心一阵惭愧,尤其是看到她的脚和腿上全是烂泥。

但是他的目光突然停在爱妻的一双金莲上。

阿珠的金莲虽非三寸,也只是挂零一点,纤纤瘦瘦而不盈握,两只金莲合起来也不到半斤,而如今黏满了河套中的泥浆,不要说三寸,十三寸也不止。

他忽然想起了鱼得水的话:当你老婆的金莲有八斤半重的时候,也该是你走的时候了。

如今这一双金莲绝对不止八斤半重。

先是心头不一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