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11章

作者:李凉

李双喜对白芝仍然很在乎。

为了印证白芝对他是否忠贞,他一直在暗中注意。巧的是,他在这镇上遇上了“千手秀士”贾笙。他认识贾笙,但贾笙不认识李双喜。

“尊驾可是贾笙贾大侠?”

贾笙道:“区区正是贾笙。”

李双喜道:“令师‘白袍老祖’在镇外二郎庙等你。”贾笙一怔,道:“家师来了?”

“大概是吧!”

“兄台贵姓?”

“在下姓张,我是个带信的人,信已带到,就此告辞。”贾笙并未怀疑,只是感觉有点突兀而已。

他来到镇外二郎庙,这是一个年久失修的破庙,大门都不见了,这工夫天刚黑,由庙内走出一人。

这人居然是带信要他来的人。

这人当然就是李双喜了。

贾笙抱拳道:“张兄好快的脚程,居然比我快了一步。

李双喜道:“不错。”

贾笙道:“家师呢?”

李双喜道:“大概在马士英或阮大铖身边吧?”

“你……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老鬼师父不在这儿。”

贾笙一怔,怒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我想和你聊聊。”

贾笙要动手,李双喜双手一按道:“不忙,要动手有的是时间,请问你认识白芝白姑娘对不?”

贾笙居然道:“认识又如何?”

“你们的交情又如何?”

“交情不错、”

“不错?可以上床了吗?”

“差不多!”贾笙今生永远也不可能和女人上床,就很向往这件事,因此,他不假思索地承认这件事了。

李双喜心想,小熊这个小王八蛋八成说谎。

李双喜道:“贾笙,你行吗?”

“什么行不行?”

“上了床,你能拿出一件像样的东西吗?”

贾笙突然面色大变。

李双喜终于印证了一点,这家伙可能没有“本钱”。

果真这是一个不能人道的人,白芝和他就不会有那种事。

这工夫贾笙已经拔剑攻上。

李双喜自然不敢轻慢,拔刀缠斗在一起。

“白袍老祖”之徒非比等闲。

李双喜乃一代煞星之义子,学得杂,人又聪明,更非等闲。二人势均力敌,七、八十招未分胜负。

到了百招时,两人还差不多,李双喜道:“贾笙,如果你能破例亮黄亮宝,咱们之间根本就无仇无恨。”

贾笙不出声,埋头苦战。

凡是这种有缺陷的人,最恨揭他秘密之人,所谓:“打人不打脸,说话不揭短。”就是这意思。

一百五十招也过去了,二人都很累,却都不肯停手。

李双喜以为可以击败贾笙,以便验明正身。

贾笙也以为可以杀死李双喜,除去这个知他秘密之人。

李双喜道:“贾笙,咱们实大不必拼得你死我活。”

贾笙不吭声,因为说任何话对他都是侮辱。

李双喜道:“你只要给我看看就成了。”

贾笙道:“如果这东西可以随便要求看一下,你也可以回家看你老子的。”稍一分神,差点中刀。

这工夫有个人正在旁边看热闹,他正是和汤尧留下来监视李双喜的人,他此刻有了个怪点子。

他用*葯把二人迷倒。

然后,再为李双喜嗅点解葯,藏在一边观看。

不一会李双喜醒来。

他甩甩头,不知是谁把他们迷倒的,甚至也不知道是被人用*葯迷倒的,当他发现了一边的贾笙时,一跃而起。

这下子终于可以印证一下,小熊对他说的话了。

他本来不信,刚才由于贾笙面色骤变,似又极有可能。

他上前扯下贾笙的下衣一看,不由呆了。

大多数的人,都没有见过这种怪现象。

这一部分,自婴儿时开始,直到现在就没有改变过吧?也就是自婴儿时起,再也没有发育过。

简直就像个肉芽一样嵌在那里。

李双喜突然大笑而去,连杀他都不屑了。

小郭当然又暗暗跟着李双喜。

这*葯的时间极短,也是由于用量很少之故。

不一会贾笙就醒来,当他发现自己的下衣被扯下而露出下体时,突然发出一声慑人的怪叫。

只不过贾笙并没有自杀,提上裤子狂奔而去。

李双喜来到一个镇上,自后墙上跃人,这是幢民房,白芝居然在此,小郭十分小心,绝对不能被发现。

李双喜看了贾笙的身体之后,对白芝更有了信心。

既然白芝不会和贾笙,也就不可能和别人了。

他仍视白芝为活宝,不用说,立刻又激情奔放起来。

小郭趁这机会回去见到了汤尧因为在李、白二人激情中时,他们谈到了藏宝的事。

二人返回时,李、白已事毕,却仍在床上。

“小李,闯王到底留下了多少宝藏?”

“很不好估计。”

“大概估计一下吧!”

“大概有十亿两。”

“你如何来花这么多的银子?”

“我要为你建一座豪华的住宅,像皇宫一样,现在我就带你去挖掘出一部分来作为你的首饰。”

“双中,你对我这么好。”

“白芝,你是我心目中最高洁的女人。”

汤、郭二人听了这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几乎想吐。

二人起床就出了门,远奔山沟。

在山沟中一杯古松附近掘下五、六尺,取出一个小箱。

由此可见箱中不是金银,必是珠宝,因为仅约一尺长八寸宽。

除去小箱上面的油线,小箱十分精致美观。

白芝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当然是希有珍宝。”打开一看,白芝掩目惊乎,珠光宝气,摧灿夺目,道:“这真正是百宝箱了。”

李双喜道:“这一箱是送给你作饰物的,要作建华屋经费,另外去掘金饼,那要利用骡马。”

白芝道:“那些金饼都埋在何处?小李,我可以与闻吗?”

“当然!”他掏出一张藏宝图,足有十余地方注明了精准藏宝之处,且注明藏了多少金银。

白芝牢牢记住,又把藏宝图还了他。

汤、郭二人跟着李、白二人返回镇,已是四更过半了。

当然,二人不会浪费大好的夜晚。

只不过在他们激情过后,却发现百宝箱不见了。

李双喜大怒,四下搜索也毫无头绪,李双喜以为可能是贾笙盗取此箱,作为对他的报复。

汤、郭二人可真乐了,立刻将此箱交给了史大人的部下,这当然都是最最忠实的部下。

这工夫,汤、郭二人忽然发现有一拨人在窥伺李双喜和白芝。

小郭道:“汤大哥,这些人过去未见过。”

汤尧道:“八成是清廷的‘巴图鲁’(武士)。”

“他们窥伺李、白二人干啥?”

“只怕不是窥伺白芝,而是监视李双喜。”

“会不会也是为了李闯留下的宝藏?”

“这当然有可能,另外李闯曾经攻陷北京,成过气候,虽然就诛还是不大放心,怕他再暗地聚众东山再起。”

“也许是这样的。”

小郭又道:“如果这些清廷鹰爪向李、白二人下手,我们要不要帮谁?”

“暗中帮李、白二人。”

“那么一来,李双喜的宝藏就不易到手了。”

“小李迟早会落人清廷之手,但咱们却希望他们互相缠斗,让他们不断地打烂仗……”

小郭道:“汤大哥有妙计?”

“你的点子不是很多?”

“我还没有想出来。”

汤尧道:“我想把百宝箱的事往这些清廷‘巴图鲁’头上一堆,就有他们拼的了,咱们在一边看热闹。”

这一手还真灵,李双喜被清廷的“巴图鲁”挫败,和白芝二人失散,李双喜也知道一旦落人敌手,万无生理,只好远离这一带而南下。

对他来说,在南方明朝偏安的地面上还好混些。

白芝也没有去掘那些宝藏而南下,她以为反正那些财宝迟早都是她的,也许她仍然重视鱼得水。

她一直以为和鱼得水在一起,最快乐也最刺激。

既然难忘鱼得水,却又和别人胡来,这正是白雨亭最讨厌她的主要原因,此刻白芝也到南方来了。

鱼得水突然陷了极度的失望及懊丧之中。

现在,他兀立在一座不堪气派,年代颇名的墓前。

墓碑上苔藓斑剥,隐隐可见字迹:“一代奇侠徐世芳‘菊夫子’之墓。”

左下方有不孝女“徐小妹”泣立字样。

鱼得水喃喃的道:“‘菊夫子’已经去世了……一些傻瓜居然以为他活着,而到处找他……”

“小珠这名字有点耳熟……”

就在此时,背后有人道:“鱼得水,你也能发现此一秘密?”鱼得水立刻听出,是南宫远的口音,回头望去南宫远和余抱香站在墓地之外,他发现余抱香目蕴仇芒。

鱼得水以为余抱香那眼神十分冷厉,以前没有过。

余抱香一字字地道:“鱼得水,你去过一个石穴?”

“火球”自称是白而亭之徒司徒胜,她不大相信。

如果玷污她的人肯说出名字,又何必遮住她的眼睛。

鱼得水道:“什么石穴?”

她相信不是鱼得水,越是找不到那个玩过她的人,越是心如火焚,因为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可以说,在此之前她还是个处子,她和白芝不同。

南宫远道:“抱香,什么石穴?”

余抱香当然不会说出此事,道:“师叔,一切不幸皆由人而起,今天一定要生擒姓鱼的……”

南宫远早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二人扑上。

三人都不用兵刃,大概是南宫远怕用兵刃有声音会招来别人,他们二人合击一人,传出去不好听。

鱼得水得了白雨亭的五绝招,下过苦功已经可以充分领悟发挥了,所以以一敌二,暂时可以应付。

当然,时间久了,还是力不从心。

百招之后他又开始挨打了,不过他挨打和打他的人都不好过。

尤其是余抱香,她的粉拳打在鱼得水身上像打在石头上一样,她相信鱼得水绝对没有她痛。

不是鱼得水,必是小熊玩了她。

余抱香不能不怀疑小熊,当时李悔曾问小熊,如他有兴趣可以把余抱香赐给她。

小熊说要余抱香点头才行,余抱香未必相信小熊会坚守此言。

就在此时,有人大喝一声道:“住手!”

鱼得水不住手,南宫远和余抱香也没住手。

他们都能听出是小熊的口音。

小熊道:“鱼大哥,请你过来一下,我要告诉你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包你听了会大叫‘妙极’!”

鱼得水退了下来,小熊道:“这件事要小声说,万一被南宫远听见了,只怕不大合适……”

余抱香以为他们要说必是石穴中的事。

此刻她以为玩她的八成就是小熊。

其实她应该想想,如果小熊玩了她而且蒙了她的脸,就绝对不希望别人知道,此刻自不会自动公开的。

只不过人在激动时,思维不是如此细密的。

余抱香厉声道:“姓熊的,你……”

小熊道:“这有什么关系、你能洗温泉,别人也能,那温泉又不是你们余家的私产,对不对?”

余抱香一听,似乎又不是要谈石穴中的事。

只不过谈温泉中的事,当着听叔的面十分尴尬。

她厉声道:“你敢胡扯,我和你没有完……”

小熊道:“好哇!没有完就永远纠缠不清,反正是阴打开孩子—一闲着也是闲着。”

余抱香要扑上去,李海道:“站住!”

“还有你这个坏女人!”余抱香切齿道:“更不是好东西。”李悔道:“当然,当然,我怎么会是好东西?”

南宫远道:“闯贼会有什么好后代?”

余抱香道:“贼女,你愿和我分个高下嘛?”

李悔道:“你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为什么不敢?只是我现在赶路又累,没有工夫陪着你玩……”

“你不敢!”

“敢不敢以后自知,既然你对我这么重视,我也不能不予回报,喏!接着……”丢出一件小东西。

看来像个小香包,也像个古龙水小瓶。

余抱香知道她的花稍多,那敢去接,急忙一闪,此物立刻着地,“啵”的一声,冒出白烟。

南宫远道:“快到上风头……”

二人才到上风头,“啵”地一声,他们的上风头又爆了一颗。二人大惊,急忙闭气逃离了现场。

李、熊二人大笑不已,这些火器都是唬人的。

鱼得水道:“你们自何处弄来的火器?”

二人说了在“雷神”岳父当铺中的事。

鱼得水道:“小熊,这一手太高明了。”

小熊道:“鱼大哥,他们碰李悔就应该吗?”

“当然不应该,尤其他们可能是吴三桂的人?”

“正是,所以恨李闯入骨,可是李闯毕竟不是李悔,李悔也不是李闯。”

鱼得水道:“使张鑫和他师父的女人胡来……”

小熊道:“苗奎和那女人只是同床睡觉而已,并没有婚姻关系,再说我们让那女人躺在床上,把脸蒙起来,只以为苗奎会上,那知居然是他的徒弟……”

李悔道:“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