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12章

作者:李凉

  鱼得水和李、熊二人在往南方,十万两银票亲交史大人。刚离开那小镇不到两天,

夜半赶路,山野中突然有人大喊:“身怀十亿两的鱼得水来了……”

  连喊三声之后,鱼等四周有了动静。

  鱼得水大为震惊道:“不妙!有人捣蛋!”

  李悔道:“是白芝的口音?”

  首先出现的是“云中龙”任大清,另外有二、三十人之多,全是清廷的“巴图鲁”,

这很明显任大清又投靠了清廷。

  这些“巴图鲁”只怕也不是适逢其会,刚好走到这儿。

  必然是白芝先透出口风,在此集中的。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五六岁的“巴图鲁”,此人生了一张大牙脸,目光逼人,道:

“你就是‘一把抓’鱼得水?”

  鱼得水道:“正是,你是谁?”

  “撤开公职不谈,我就是‘翻天手’乔圣。”

  鱼得水心头微凛,此人比任大清又高明多了。

  以前清军未入关,此人在中原武林就已经有点名气。

  想不到这人竟是满州人,相信这二三十人之中,仍有中原高手。

  乔圣道:“鱼得水,你身上有十亿两银票?”

  鱼得水道:“有如何?没有又如何?”

  乔圣道:“大清的大军人入关,军费浩大,你若献与王爷(此王爷系指多尔衮)包

你升官。”

  鱼得水道:“我若有十亿两交给史可法史大人,也许还可以全国上下一心,把你们

满狗赶回关外。”

  乔圣一指这二、三十人道:“姓鱼的,你们三个人成吗?”“你们人多就一定能成

吗?”

  乔圣道:“试试看如何?”

  鱼得水以“蝶语蚁音”道:“李悔,待会一有机会你们二人就溜,因为你们身上有

火器,可退近兵。”

  李悔道:“你呢?”

  鱼得水道:“以我的身手虽此并不太难。”

  李悔道:“我们一起走,这就走。”

  但这工夫在任大清和七八个巴图鲁已经扑了上来。

  三十个人对三个,固然其中有不少的高手,差距仍然有悬殊。

  鱼得水和李悔手下绝不留情。

  他们要替那些死于清军屠城之下的冤魂复仇。

  十招内,死于鱼得水刀下的已有四人之多。

  死于李悔大摺扇底下的也有两个。

  小熊未伤到人,他自己反被跺了一脚,他捂着胯间道,“他娘的!你怎么专踢这个

部位?”

  对方竟然笑了起来。

  小熊趁机把一件火器丢入此人衣领之中。

  那八大叫大跳,衣领中冒着烟也起了火,此人倒地乱滚也不成,乔圣大声道:“快

到水中去……”

  离此约半里处有一小溪,也许是条小河。

  此人向溪边狂奔,但在奔行中火势更旺。

  那人还没奔到这边人已倒下,传来了哀号声。

  小熊这一下子可就惹怒了其余的“巴图鲁”,在十招内被砸了两拳,也被赋了两脚,

小熊这一怒,又掏出两件。

  他在往人多处一丢,“轰”然爆开。

  惨呼声此起彼落,血肉横飞。

  乔圣厉声道:“兄弟们,不管他们有多少火器,今夜非主擒不可,不可放走一个

人……”

  李悔本来还不想用火器,这么一来是非用不可了。

  她一手握了一个,目标是乔圣。

  她知道炸乔圣很不容易,但炸庸手却是浪费。

  她闪过七个人的攻击,却以“蚁语蝶语”道:“鱼大哥,向左后方疾退挫身……”

东面已经空出。

  鱼得水此刻正在对付乔圣和任大清等六个人的攻击,所受压力之大,几乎骨节都散

了开来。

  一闪一退再一挫身,“轰”然大震,惨叫四起。

  这是威力最大的一个。至少炸死了五个。

  就连乔圣也受了重伤,任大清的门牙被炸掉三颗。

  乔圣也真够狠,脸上、身上血肉模糊,左手还被炸掉二指,仍然挥着巨铖疯狂地攻

出,十分可怖。

  一闪一退再一挫身,“轰”然大震,惨叫四起。

  这是威力最大的一个,至少炸死了五个。

  就连乔圣也受了重伤,任大清的门牙被炸掉三颗。

  乔圣也真够快,脸上,身上血肉模糊,左手还被炸掉二指,仍然挥着巨铖疯狂地攻

出,十分可怖。

  部下见他重伤不退,也就无人无退了。

  鱼得水不由骇然。

  如果明军能有这等悍不畏死的精神,即使吴三桂引清兵入了关,仍是大有可为,光

复河山指日可待。

  现在对方除去死的,以及重伤而未能动手的,还有十二、三个,小熊身上的火器只

有一个了,李悔还有两个。

  这是他们的全部所有。

  李悔以“蚁语蝶音”道:“鱼大哥,我们身上的火器已不多,而“巴图鲁”随时可

能支援,这次我们丢出火器,全部一起撤退如何?”

  鱼得水道:“好吧!就在河边方向撤走。”

  那知就在此刻,一阵奔马声又来了五骑。

  李悔一看这五人必然都是头目人物,和乔圣的身份差不多,就在他门勒住马正要下

马时,李悔丢出一颗。

  “轰”地一声,有三人翻落马下,也有两匹马被炸死。

  几乎同时,小熊的最后一颗和李悔的最后一颗又出了手,“轰轰”声乍起,又有五

七人倒下。

  三人奔向小河岔。

  刚来的五人,有两人虽也受了伤却还能再战。

  这两颗居然并未把乔圣炸死,只不过身上又多了两处伤痕。

  乔圣和刚来的轻伤二人加上另外五六人,穷迫不舍。

  其中一人居然自马上取下火统,瞄准了鱼得水,李悔回头一看,大叫道:“鱼大哥,

快卧下!他们正在用火铳瞄准我们!”

  “轰隆”一声,已泼了一铳。

  火铣是打铁沙子的(也就是一粒粒像黄豆大小的铁珠),威力也很大,即使不死,

如射在脸上也会满脸开花。

  事实上近距比细枪(即来福枪)还厉害。

  因那时的来福枪只能单打,一枪一个而已。

  除非是机枪,那时西洋虽已有了那东西,却仍是用手摇动轮盘射击的,较易故障,

射程极近。

  所以火铳在那时是十分霸道的。

  这一铣也使三人多少受了点伤,爬起来疾奔不远就是小河。

  而不是溪流,三人一头纵入水中。

  鱼得水泳术不很高,可以应付。

  李悔也凑合,只有小熊是个旱鸭子,一入水就灌了几口水,鱼得水知道一出水就会

彼轰一火铣。

  他只有抓住小熊的头发向下游急游。

  这三人在水中都不能睁眼。

  正因为如此,他们身边有个别具用心的人,他们却不知道。

  顺流游出约十里光景,这儿的河流宽了许多。

  鱼得水突然暗叫一声“糟”,他被人点了“天宗穴”。

  此穴在左右肩下“儒臂穴”附近,此穴一旦被制,两臂即不能动弹,武功再高两臂

不能动也只有干瞪眼了。

  不久,他被人拖上了彼岸。

  这岸边石睁蛛,在对岸(巴图鲁那边)看不到,他发现这人正是白芝,却不见了李

悔和小熊。

  鱼得水道:“这下子你可以报仇了。”

  “当然!而且银票又回到我的手中了……”

  她打开三层油纸包,银票好端端地一点水渍也没有。

  鱼得水道:“你杀了他们二人?”

  他明知白芝不会杀了小熊,但他必须这么问,如问她是不是杀了李悔?白芝会更加

妒恨,杀机大起。”

  “我杀他们干什么?““你只对这银票有兴?”

  “也不能这么说,对你仍有兴趣。”

  鱼得水道:“你回头吧!还不算太迟。”

  “怎么样?咱们谈一次交易,”

  “什么交易?”

  白芝坐在沙滩上,身子一仰躺下,道:“以这十亿两买你的春风一度,这可算是世

上最贵的‘卖肉’价格了。”

  鱼得水没有出声,他只想呕吐。

  白芝道:“你如果答应了,事了之后银票给你,我要出家了,从此永不再履这滚滚

风尘,”

  十亿两买这春风一度,而且是女人买男人。

  这的确是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买春”价钱了。

  “怎么样?十亿两归你,除了我你谁也不知道,这也等于我离开凡俗最后的临别纪

念。”

  鱼得水一字字地道:“你愿作一件善事,就把十亿两银票留下来,要出家也好,退

隐也好,那是你的事,你的要求永远也不可能。”

  白芝道:“鱼得水,十亿两也买不到这个愿望?”

  “一百亿、一千亿也不成。”

  “你嫌我肮脏?”

  “也可以这样说。”

  “如果你不答应,我宰了你也宰了他们二人呢?”

  “你少吹!他们二人早已流出数千里以外了。”

  她一跃而起,自大石后拖出二人,正是李悔和小熊。

  鱼得水大为惊骇,这女人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白芝噙着一抹残酷的阴笑,道:“我会先整李悔,先挖出她一只眼,把她的一个奶

子削下来,然后在她的下体内放进一些东西,使她走到任何地方,别人都会掩鼻,因为

她的下体内会发出阵阵恶臭……”

  鱼得水心头一寒,不知世上是不是还有比她更狠更毒的人?“白芝,这是万物之灵

说的话吗?”

  “什么万物之灵?”白芝道:“人是万物之灵也是万物之蠢,我才不信那一套哩!

你干不干?”

  “白芝,你放了他们二人,怎么收拾我都成。”

  “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能挨呵下而已,我残了李悔之后,一定会为她止血,

绝不会让她死去!”

  “你似乎处处在表现你的兽性?”

  “现在你只能说干不干?说别的都没有用,残了李悔之后,我会把小熊的脚砸烂一

只,手砸烂一只,然后割去他的舌头,因为他常常骂我。”

  鱼得水道:“你作梦!”

  “你的意思是不在乎他们二人是不是?好!我可是有言在先了,现在我就先剜去李

悔一只眼。”

  拔出小匕首,也取出了刀创葯和白布,她真的不要李悔马上死去,她以为让李侮死

了,那太便宜她了。

  “白芝,慢着。”

  “怎么?答应了?”

  “我答应,但必须先放了你们二人。”

  “你想想看,放了他们二人他们会不捣蛋,我们还能办成事吗?”

  “白芝,我答应你的事,今夜不成,改天也成,绝不食言,但先决条件必须是马上

先放了他们二人。”

  白芝道:“我答应你,也信任你,哪一天?”

  “三天以内。”

  白芝也干脆,留下银票就走了,因为鱼得水能在盏茶工夫自解穴道,银子对她毫无

吸引力。

  白芝就那么重视鱼得水吗?事实也许并非如此,她只是重视鱼得水对她的看法,应

该不是非鱼得水和她上床就不能尽兴。

  鱼得水自解穴道,随后也了解了李、熊二人的穴道。

  小熊灌了大多的水,还为他施救了好一会。

  “巴图鲁”们知道,他们如未淹死必在对岸。

  他们增援的人分几路在两岸找寻。

  甚至还有一两拨人溯流而上,到上游去搜索。

  此刻,他们又找到了鱼得水等人,他正是小熊刚施救脱险之时,这拨人是七个,领

头的是个女人。

  这女人大约三十左右,也许还稍大一些。

  她很健美,一条长辫子盘在头上,道:“鱼得水,只要李悔及十亿两银票交出来即

可。”

  鱼得水道:“只可惜人和钱都不能交出来。”

  女人道:“这就太不聪明了!”

  鱼得水道:“女士何人?”

  女人道:“我叫金燕,”

  鱼得水道:“久仰大名,不过我还要奉劝金侍卫,不可赶尽杀绝,李悔虽是闯王之

女,却和其父截然不同,至于这十亿两银票找我另有用处,”

  “是不是要献给史可法作军费?”

  “女士是聪明人,一猜便中。”

  金燕道:“鱼得水,你一定要逼我出手?”

  鱼得水道:“那口就出手吧……”

  金燕撤刀,鱼得水也拔刀。

  同样用刀,路子不同,金燕刀路诡诈,多为偏锋。

  鱼得水的刀路玄妙机变,藏锋于钝。

  表面看来金燕的刀法嚣张,鱼得水的比较收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