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14章

作者:李凉

  鱼、自二人终于找到了小熊、小郭和李悔。

  白芝是要出家的人,真不想再破坏鱼得水和李悔二人,她知道李悔对鱼得水的情感

有多深?她也知道鱼得水对李悔也已谅解,建立了情感。

  她要走,但鱼得水留她不放,至少也要留她一个月。

  小熊和小郭看着很不顺眼,小熊背后道:“鱼大哥,你为了和那娘们上床办事,曾

泡过一天的澡,发誓永不再和她来往了!怎么又泡在一起了呢?”

  鱼得水道:“白芝也没有什么。”

  “没有什么?世上还有比她更烂的女人?”

  “小熊,不可以这样说话!”

  “鱼大哥,你变了!”

  “我没有变。”

  “我以为你对不起李悔。”

  “我没有对不起她,她要是看不惯,可以找别人,应该还有比我好的人。”

  小熊道:“鱼大哥,你被一个鬼迷住了,她不值得呀!”

  “我自己以为她值得就成了。”

  小熊一扭身就出屋而去,正好看到李悔在她房中缩回身子,这证明她也听到了他向

交谈的一切。

  小熊在门口道:“李悔,你别介意!”

  李悔道:“介意什么呀?”

  “鱼大哥鬼迷心窍,但终有一天会看穿那个烂女人。”

  李悔道:“你以为是烂女人,人家不以为就成了!”

  “哼!真是武大郎玩夜猫子——各好一鸟。”

  小郭也道:“我也感到有点恶心。”

  “这样好不好?咱们来一次捂鼻运动!”

  “小熊,什么捂鼻运动?”

  “见了那女人,咱们就捂起鼻子,表示她已经烂了臭了!我不信不能把她气走!”

  “好,咱们马上开始。”

  这天晚上,鱼得水居然和白芝同房。

  小郭和小熊差点气炸了肺。

  他们对鱼得水有一份尊敬,不好意思太粗鲁,但第二天小郭和小熊见了白芝就捂鼻

子。

  甚至小熊还作呕吐状及呕吐声音。

  鱼得水看到,最初也不出声,可是次数多了就忍不住不悦地道:“怎么?吃了苍蝇

啦!”

  小熊捧着肚子道:“只怕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我看你是吃了屎哩!”

  小熊道:“有时候臭鱼烂虾比屎还离闻!”

  “哼!元事生非!”

  小郭在一边大笑,道:“小熊,也有人专门喜欢吃臭鸡蛋臭鸭蛋的,至于臭鱼烂虾

有人特别有胃口,越臭越过痛,臭豆腐要是不臭,谁吃?”

  小熊道:“小郭,你这话真是一针见血!”

  这天晚饭时,不见了李悔,四下找过都未找到。

  小熊道:“鱼大哥,李悔被你气走了!”

  鱼得水道:“她又不是小孩子,走不走是她自己的事。”

  小郭道:“鱼得水,你没有良心!”

  鱼得水也不和他们理论,但是白芝也不见了。

  于是大家都外出找寻,准也不知道鱼得水是在找李悔还是在找白芝:小熊和小郭以

为他是在找白芝。

  结果找到快到半次,一个也未找到。

  小郭和小熊一起回来,见鱼得水一人在独酌。

  小熊道:“鱼得水,以前由于你有义气,有胆识,我们都愿意为你执鞭随镣,但是

现在我们对你倒了胃口!”

  鱼得水不出声,好像未曾听到他的话。

  小郭道:“李悔是个好姑娘,而且她的敌人大多,要是她遇上敌人或坏人而失陷,

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鱼得水自斟自饮,头也没抬一下。

  小熊道:“这个人完蛋了,我们走吧!”

  二人正要走,鱼得水道:“到那里去?”

  “这你就别管了!”

  “我这么做自有我的想法。”

  “你有什么鸟想法?你不过就是迷上了那个騒货!”小熊道:“那騒货在古龙水中

泡上八天八夜我也不玩。”

  小郭道:“别说了,我们走人!”

  两小走了,鱼得水暗暗跟着,他当然不会放心两小离开,他的确有他的想法。

  此刻是三更到时刻,两小上了街,这工夫看到李悔和一个年轻人并肩走着。

  这年轻人竟是司徒胜,也可以说是白芝的师兄。

  小熊拍拍后脑道:“小郭,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呀?”

  “原来鱼得水冷淡李悔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你看!是不是有点亲呢?”

  小郭循着小熊所指的方向望去,立刻发现了李悔和司徒胜并肩边走边谈,看情形不

像是初交的样子。

  司徒胜是白雨亭之徒,人品不错。

  李悔和这小子结合,也不惜为理想的一对。

  小郭道:“你以为他们配对如何?”

  小熊道:“我十分赞成,总比鱼得水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好得多。”

  “你以为鱼得水可能有成全他们的意思?”

  “这……”小熊道:“有吗?”

  小郭道:“全得水这个人和一般人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他的确有很多地方不一样,咱们可别被他骗了!”。

  小熊道:“要不要招呼李悔?”

  小郭道:“为什么要破坏他们?”

  小熊道:“的确不忍心破坏他们……”

  二人暗暗跟着,发现李悔和司徒胜双双进入另一家客栈中。司徒胜认识李悔是很自

然的事,因为司徒胜是白雨亭之爱徒,白雨亭又有三重不同的身分。

  一是李闯心腹,一是吴三桂的至友,一是福王的近卫。

  这样的不同身分是绝对不容许集于一身的。

  白雨亭居然就能作到,而且并不冲突。

  李悔看出司徒胜和乃师不一样,为人十分正派。

  这工夫小郭忽然扯了小熊一下,道:“看!鱼得水出来了!看看他要到处何去?我

们别被他看到。”

  “八成去找白芝。”

  小郭道:“会不会是去找李悔?”

  “会吗?”

  “如果是去找李悔,咱们该不该告诉他李悔在那家客栈中?”小熊道:“咱们先跟

跟看再说……”

  二人跟来跟去,跟进了勾栏院。

  两小傻了眼,鱼得水居然是这种人。

  小郭道:“原来这人很下流!”

  “想不到!”小熊道:“白芝这烂货配他还真是门当户对。”小郭道:“咱们进去

看看。”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咱们兔为别人操心,回去吧!”二人回客栈睡了一夜,

到鱼得水房中看看,还没回来。

  小郭道:“原来是个好色的捕头。”

  小熊道:“也许现在还腻在妓女的热被窝中。”

  小郭道:“走!咱们再去看看。”

  小熊道:“也许已经走了……”

  二人经过李悔的房间窗外向内望去,嘿!她居然在内,正在梳头。

  小熊道:“李悔,你何时回来的?”

  “昨天晚上。”

  两小互视一眼,心想:“还是这丫头正派,并没有和司徒胜宿在同一客栈中,虽然

在同一客栈也未必不清不白,总是要避些瓜李之嫌。”

  李悔道:“二位要去那里?”

  小熊道:“只是上街走走,一会就回来。”

  二人到那勾栏一问,昨夜确有那么一位客人嫖了桂花,桂花是这勾栏中的红倌人,

方圆百里内元人不知。

  只不过*头说那位嫖客刚走不久。

  小郭道:“走了!会不会没有回客栈?”

  小熊道:“管他!既然来了,就见见那个桂花姑娘。”

  “干啥?为鱼得水涮锅呀!”

  “你胡说什么?问问看,昨夜春风几度?”

  “呸呸呸!问这个干啥呀?”

  “问问也挺有意思,看看这小子对野花、野草到底有多大的胃口?”

  *头说桂花在睡觉,不见客。两小稍一折腾,*头就受不了哩!叫来打手,自然也

不是两小的敌手。

  在风月场所充当抱台角的货色大多是不入流的。

  好手不会到这儿来讨生活。

  这种人是好汉惹不起,赖汉不敢惹。

  抱台角的被打得算青眼肿之后,*头只好带他们去见桂花。这女人还躺在床上,睡

眼惺松地道:“小三子,你敢打扰我睡眠?”

  *头叫小三子,急忙颠着屁股来到床前低声说了几句话,桂花这才打量两小,还有

点不信呢!

  就凭这两个小毛头,这儿五六个大汉对付不了他们?在这混生活的人,却又不能不

信邪,谁的胳膊粗,谁就吃一份。

  桂花披衣坐在床上道:“小三子,上茶!”

  *头正要张罗,小熊手一挥道:“免了!”

  *头退出,小熊道:“桂花,你昨夜接了一个年轻客人?”“是的,小弟,”

  “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小弟!”

  “那我叫你小爹……”

  “呸!我才不会有你这个烂污女儿哩!”

  桂花道:“两位小祖宗有何贵干?”

  “只想和你聊聊。”

  “欢迎得很,坐呀!”

  小熊道:“昨天晚上那客人在此过夜对不?”

  “是呀!”

  “他姓鱼?”

  “对!”

  “你们玩了几次?”

  桂花一愣,忽然笑了起来。

  小郭道:“他娘的!是不是姓鱼的很会玩?你对他很满意是不?”

  “不是!”桂花道:“昨夜等于‘拉干铺’!”

  这种风月场所中的术语,两小还真不懂。

  小郭道:“‘拉干铺’是啥意思?”

  这是华南一带的术语,也就是不和妓女玩,只是借她的床(或炕)睡一夜,大多为

酒醉不能回去去才如此的。

  桂花知道两小还是外行,道:“‘拉干铺’就是不和姑娘玩真的,各睡各的,互不

侵犯……”

  “什么?他会让你闲着?”

  桂花点点头:“昨夜一关门,他上床就睡,我嘛!收了人家的渡夜资,不能不侍候

他,我问他要不要?他不耐地叫我别吵他两小愕然,小熊道:“你是说,你们就这样各

睡各的渡过一夜?”桂花摊摊手,道:“是呀!世上什么人都有!”

  两小默默走出勾栏。

  小熊道:“我懂了!”

  小郭道:“我也有点懂了!”

  小熊道:“你懂什么?”

  小郭道:“鱼得水故作下流……”

  “对,你可知道原因?”

  “是不是作给李悔看的?”

  “为什么要作给她看?”

  小郭搔搔头皮道:“故意气走她。”

  “为什么要气走她?”

  小郭道:“他娘的!你这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你说,为什么要气走她?你一向是比

我聪明的。”

  小熊道:“小郭,鱼得水近来发现李悔非但不烂,而且冰清玉洁,心地也善良,不

免自惭形垢,产生了自卑,以为配不上她,所以……”

  “所以故作下流,明知她和司徒胜认识,也知道司徒胜在这镇上,等于变相地撮合

他们?”

  小郭想了一会,拍拍前额道:“小熊,还是你行!”

  “这没有什么。”

  “不!我脑子里装的是浆糊,你脑子里……”

  小熊道:“是麦茶?”

  二人大笑不已。稍后二人赶回客栈,却发现李悔仍在,鱼得水并未回来。

  小郭道:“李悔,鱼得水呢?”

  “没有看到!”

  小熊道:“李悔,你知不知道他昨夜在何处?”

  李悔笑而不答。

  小郭道:“你似乎知道?”

  李悔道:“知道又如何?”

  小郭道:“只怕你知道得不彻底。”

  李悔道:“什么叫彻底?”

  小熊道:“他昨夜虽宿在桂花那里,但他……”

  李悔道:“我知道。”

  两小同时失,声道:“你也知道?”

  “对,我也知道,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很难过。”

  “其实他也许基于一种尊敬,太自卑,以为配不上你才会作出这事,希望把你吓跑,

远离他。”

  李悔凄然一笑,“他未免太不了解我了!”

  小郭道:“这话念:么说?”

  李悔道:“他过去和白芝过从甚密,我一直都能原谅他,原因是他们的关系不同,

而,我的出身又不好。”

  小熊喟然道:“李悔,你真是个好女人。”

  郭道:“鱼得水这家伙没有福气。”

  小熊道:“可是这小子不见了,他去了何处?”

  李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