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15章

作者:李凉

汤大夫府上的看疯人潮渐渐稀落下来。此刻已是人夜近一更了。

汤夫人徐小珠洗洗手去做饭,一切如常,在暗中窥视的鱼得水觉得有点可笑,“八斤半”的莲足居然会被他疑为武林绝世高手。

尽管如此,他仍然不放弃一切印证的方法。

他记得那身段和这一双莲足。

甚至还有汤尧在那洞口所表现的一切,那显示连汤尧本人都有点怀疑他自己的妻子是那女高手了。

就在这时,鱼得水看到了一条人影。

不必细看也不必猜,这人必是汤尧。

他自己也回来研究他的妻子了。

两个人似乎都找不出证据,证明那蒙面莲足女人就是这个小家碧玉,汤尧似乎尚未发现鱼得水。

现在鱼得水出了汤宅。

他在街上遇上了刚自汤宅看过病出来的两个人,一位老者和一位老妪正在谈论汤大夫不在,汤夫人代医的事。

甚至老妪还在抱怨,有时夫人也不在家。

鱼得水听了这话就离开了此镇。

当他赶回两小与李悔住的镇上时,正是弘光小皇帝偏安江南,恣情取乐,到处搜罗媚葯之际。

一时之间,如黄淮脑及蟾酥等*葯原料价格暴涨。

阮大铖又大献殷勤。独出心裁,编了一部燕子笺;角鸟丝阑缮写,献入宫中,作为演剧之曲。

又选择梨园弟子入宫演出。

弘光白天看戏,夜间赏花,似乎忘了半壁江山已入敌手,而且清军随时可以大举南下。

忠臣如刘宗周、姜日广及高弘图等不知净谏多少次就是无法弄倒一个阮大铖。

甚至还升阮为兵部恃郎,巡阅江防。

忠臣纷纷引退,真正是“黄钟弃毁,瓦釜雷鸣”。

满清久闻史可法之贤名,作书招降,史可法不屈,但清兵部派人议和,此刻清军已得中原十之七八,怎会议和?史可法虽辖有四个总兵,为刘泽清、高杰、刘良佐及董得功等。

但清豫王多锋大军渡河,史可法飞檄各镇,会师防御,各镇总兵多采观望态度,保存自己的实力。

国家气数已尽,徒呼奈何?现在正是清军渡江后,势如破竹的时刻。

正好两小及李悔所暂住的镇甸,正是清兵管辖之区,鱼得水不能不冒险进入探视,也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清兵所到之处固然是免不了杀戮,但抵抗得越厉害的城镇,一旦攻破,必然大加杀戮,绝不放松。

像“扬州七日”和“嘉之三屠”都是由于该二城抵抗猛烈,使请兵蒙受重大之损失所致,那当然是报复。

鱼得水迸城,看到的景象十分不舒服也极不顺眼。

清太祖怒尔哈齐,崛起于建州卫,以祖遗戎甲十三副,征服邻近,也创制了八旗兵制。

八旗是:正黄、正白、正红及正蓝。

后增四旗为镶黄、镶白、镶红及镶蓝。

八旗编制,每三百人编为一佐领,五佐领设一参领,五参领设一部统,领七千五百人,一个都统就很有兵权了。

稍后又增加蒙古八旗,这镇上不过是三个佐领的兵力。

至于绿营、湘军及淮军,那是以后的事了。

满街都是戴红缨凉帽穿马蹄袖箭衣的“巴图鲁”。

鱼得水找到了那家客栈,一问之下,帐房看了他半天才道:“小友,你的三位朋友被清兵抓去了。”

鱼得水不由一惊,道:“为什么?”

帐房道:“清兵入城,盘查客人,三位小友的态度很不好,后来有一位姓乔的认出了他们。”

鱼得水猜想必是清廷“巴鲁图”乔圣,绰号“翻天手”。

帐房又道:“姓乔的说三位小友是明廷的同路人,”

鱼得水道:“后来呢?”

“三位小友拒捕,大打出手,后来又来了个姓金的女人,两手动手把三位小友捉住二人,一位姑娘跑了。”

鱼得水猜想性金的女高手必是御前侍卫金燕。

逃走的女人必是李悔。

帐房低声道:“小友,趁他们还没有注意你,快点走吧!一旦被抓到,准没有命的,犯不着呀!”

鱼得水道:“谢谢老兄关爱指点,我会小心的,知不知道那两个年轻人被带到何处去了?”

帐房摇摇头表示不知。

鱼得水在街上走动,不久就找到了清兵的屯兵处。

他相信两小必然押在这儿。

他决定今夜到此刺探一下,以便救人。

只不过他更担心李悔,不知她是否真的逃走了?万一她的身分被认出来,下场是会很惨的。

他找了一家小客栈住了下来,当然是要登记的。

他改名于福。

这家小客栈中,居然也住有二十来个“巴图鲁”。

他们爆躁、跋扈,甚至不讲理。

自古以来,统治者都是如此的,城破三日内,抢劫不禁。

也就是每攻破一城镇,可以抢掠三天。

除了抢掠之外,还可以姦婬妇女。

二更左右他就准备停当,上了屋顶,不久来到清军屯兵处这儿是个大祠堂,也就是所谓家庙。

“家庙”又称“假庙”,是大户人家供奉祖先的地方。

找了很久没有找到,于是他制住一个清兵,稍一拷问,就招了供,两小被押在这家庙后面大菜园中的储物间内。

储物间外有二人看守,这储物间旁另有三间屋子,里面也住了十来个清兵,但听出他们在赌钱。

清兵纪律颇严,但不论如何严格,总有不守军纪之人。

鱼得水在后窗外看了一下,屋内正是两小。

可能由于受过拷打,样子都十分狼狈。

鱼得水把后窗上钉的木板弄断,进入屋中。

两小见了他,真像见到了救星。

因为除了他,几乎不可能有人会救他们的了。

鱼得水低声道:“你们还好吧!有未受伤?”

小熊道:“被任大清揍了一顿,还好!”

“李悔呢?”

“她机警,溜了!要是不溜,必被姦污!”

“你们还能高来高去吧?”

“还可以!”

“我们马上出城。

“可是城门已经关了。”

鱼得水道:“夫了可以打开。”

救出二人,先弄出菜园以外,叫他们藏好,然后他到那三间屋中换了一套参领的服装,站在赌局旁观看。

这工夫一名赌徒忽然发现了他,立刻让位。

鱼得水道:“你们玩吧!”

“不,长官在此,还是长官来玩。”

鱼得水看看台上赌资不多。

他对这种赌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是想刺探一些清军军情秘密而已。

其中一个小头目道:“参领大人你自管下注,如果我输了,会下你想不到的赌注,包你乐透!”

鱼得水道:“是什么赌注会使我乐透?”

这小头目道:“我逮住了一个妙龄美尼……”

鱼得水心中一动,淡然道:“尼姑嘛!也是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参领大人可别小看这尼姑,可是一个大美人啊!”

鱼得水道:“她叫什么名字?在那里捉到的?”

“在镇外林中尼庵内,名叫了意……”

果然是白芝,鱼得水想不通,以白芝的身手,若她机警点,绝不会被俘,除非遇上御前侍卫金燕那等高手二人以上。

要是那些人物制住了白芝,怎会交给这个小哆罗?鱼得水坐了下来。

他要把自芝赢到手。

赌的是骰子,这几乎是国赌,全国上下不分东西南北,中原到边陲,没有人不会赌骰子的。

鱼得水故意输了两把。

第三把起就连连大吃,把白芝赢了过来。

“参领大人,”那清兵小头目道:“小的这就把那尼姑交给你。”

鱼得水道:“在那里?”

“大人跟小的走吧!”

二人出了家庙,小头目道:“本领只有三位参领,小的未见过这位参项大人,不知是不是刚增援来的?”

“不是!”鱼得水道:“奉命前来传令……”

来到一民宅内,果见白芝躺在床上,似在昏睡。

鱼得水以前很瞧不起她,但自她毅然出家之后,鱼得水对她的看法就不同了。

看佯子,她是不会保住清白的。

鱼得水一看,就知道她是中了*葯。

在她昏迷之中,相信不知被多少人砧污过。

这大惨了,鱼得水立刻就对此人动了杀机,道:“这女人中了*葯?”

“是的,不然她很不好缠。”

“制佐她之后,有多少人拈污过她?”

“噢!三位参领都玩过。”

“还有吗?”

“小的也玩过一次,当然玩过的人大约在三十人以上。”

鱼得水双拳紧握,正要下杀手。

这小头目道:“只不过有件事小的不能不提醒参领大人一下,这尼姑有点邪门。”

“什么邪门?”

“凡是和她玩过的人都不大对劲……”

“怎么不对劲?”

“就是身体不舒服。”

鱼得水心中一动,道:“怎么不舒服?”

小头目道:“身上起了些红点,也有人下面烂了,据一位参领看过名大夫,说是很麻烦的‘唐疮’。”

“‘唐疮’不就是杨梅?”

“大概是的。”

鱼得水猜出白芝的心意,可能是以“吃了砒霜毒老虎”的手段,故意被俘被污,她事先必然已传染了梅毒。

她要以这种传播梅毒方式慢慢地瓦解清兵的战力,这当然不会太快,但这种传播也不会太慢。

只不过鱼得水绝对不赞成这种抵抗满清的方式。

白芝可能是想以她的不洁之身,为明朝有所贡献,只是这种方式太偏激了。

那知鱼得水刚刚宰了这个小头目,忽然门外有人冷峻地道:“鱼得水,你居然能送上门来……”

原来是“云中龙”任大清。

他本是李闯的心腹,李闯死后,他投靠了清廷。

他曾被两小整过,门牙被小熊炸去三颗,说话漏风。

当然一个任大清绝对不敢面对鱼得水。

接着又出现了三个人,一是“翻天手”乔圣。

此人也被李悔炸断了二指。

另一人是金燕,御前侍卫。

还有一个过去未出面过,年纪在五旬以上。

这些人当中,似以此人的身分最高。

鱼得水见多识广,他过去听说过塞外有个高手姓关,脸也很红,所以绰号叫“魔手关刀”关海。

有人说是塞外甚至东北第一高手。

鱼得水面对这四个人,自然没有把握。

只不过他是非救白芝不可,道:“那位可是塞外名入关大侠吗?”

姓关的傲然道:“正是,你就是‘一把抓’鱼得水?”

“正是。”

“真能一把抓吗?”

“武林同道为在下赐此绰号,无法抗绝……”

任大清道:“姓鱼的,你要来救白芝?”

“是的。”

任大清道:“我看你不必费神了!““为什么?”

“第一、有关大侠在,你是妄想,其次她已和多人上过床,相信你把她弄出去也不会再要她了……”

鱼得水道:“任大清,你也是入幕之宾吗?”

任大清“嗳嗳”迭声地道:“这个……这个……”

显然这个老色狼一定吃过的。

凡是吃过的人都要倒媚,可是任大清以为得了便宜。

得便宜就是吃亏,这句话一点也不错。

任大清道:“姓鱼的,你不该来的。”

鱼得水道:“我以为来得还正是时候……”

关海道:“鱼得水,你接老夫十招试试看!”

鱼得水道:“在此一会高人,可算幸会!”

关海当然并不是用什么“青龙但月刀”,而是一柄大刀。

鱼得水是“梅花”,算是宝刀名器。

两人的兵刃一接,“呛嘟”一声,关海的朴刀上有个缺口。关海大为温怒,道:“姓鱼的,你用的是什么刀?”

“‘梅花’!”

“以宝刀取胜,胜之不武!”

“双现在起,咱们就不以宝刀为胜……”

鱼得水最初并不施展所有的绝招。

他希望造成错觉,使对方以为他技尽于此。

然后在紧要关头一击中的而救走白芝。

可是要以普通招式击败关海又谈何容易?塞外第一高手的确有真凭实学,刀重而绵密,招术精奇,具有塞外那种蛮气及霸气。

鱼得水盘算,即使击败关海,要救人也并不容易。

就在这时,忽见屋内窗中控出一个人头来。

这人头挥出一下,向他眨眨眼又缩了回去。

当然,对方的人正在注意战局都未看到。

原来是李悔,这显示她会把白芝弄走。

鱼得水放了心,全力搏杀。

只要有人能弄走白芝,他要脱身是不会大难的。

于是他施出了精粹绝学。

有“梅花操”也有白雨亭的“竹节功”。

这两门绝学交互使用,关海立刻就有点不支了。

只不过他的身分超然,他尚未落败,别人不便插手。

正因为这样,鱼得水才有机会脱身。

他估计李悔已弄走了白芝,猛攻一招,夫海踉跄退出三四步,鱼得水疾射人屋,发现白芝果然不见了,立刻自侧窗逃走了。

而追的人却自后窗追出,所以他轻松地脱困。

不久他找到了两小,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