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16章

作者:李凉

李双喜万念俱灰。

本来他雄心万丈,想离开中原到塞外或西域去创一番事业。但自披汤尧废了武功,藏宝也都被白芝骗走了,一切都显示他今生的希望已绝,活着也是受罪。

此刻他在一个荒山小径旁的野铺子处停下来。

这儿只卖粗劣简单的饮食,如面条、大饼、馒头、炒饭和卤菜等等,有钱也吃不到美味。

一对老夫妇里里外外忙豁着。

老人道:“贵客吃点什么?”

李双喜道:“什么都成!”

老人眼一瞪,道:“什么都成?不见得吧!”

李双喜道:“什么都成,只要能填咆肚子就行了!”

“那么我们给你锅粑吃也成吗?”

李双喜坐下来,抹抹额上的汗,道:“成!”

老人道:“吃锅粑你也忖费吗?”

“付!”

老人又看了他两眼就走了,但停了一会端上来的却是一盘慢头,一大盘猪头肉。

李双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这工夫又有个老人缓缓地下了马,蹒跺着走近,道:“小二,把马牵去加料饮水,小二……”

老人眼一瞪道:“小二没有,有个老二在此!”

这老人冷冷地道:“把马牵去上料!”

野铺子老人道:“你自己没有长手?对你说过没有小二,只有我这老二,老二为你去喂马?真他奶奶的不知愁……”

这老人目蕴凶芒,跃跃慾上。

可是他凶芒一敛,只好自己去作,要是退回一个月前,他一伸手就能把这老人捏篇,现在是不成了。

那知野铺子老人道:“老家伙,你的目光显示你不是个好东西!”

老人一边喂马一边道:“的确不能算是好人。”

“不是好人就没有好下场!”

“怎么?你知道我是谁?”

“你又能是谁?是好样的会落得如此狼狈?”

“你……”老人冷峻地道:“退回一个月之前……”

老人道:“只可惜退不回一个月之前!”

“怎么?你知道老夫是谁?”

“知道又如何?”

“说出老夫之名,会震破你的耳膜。”

“不会!你不是那个成年累月穿白袍,如丧考妣,只是少一根哭丧棒的麦高吗?”

老人一惊,呐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被李悔废了武功之后,处处小心,不愿被认出来。

因为被认出他的身分是很丢人的。

可是今天他太累了,心情也很恶劣,所以对这野铺子的老人发起牢騒来了,那知在此亮自动真不是个地方。

第一、李双喜就在另一边桌上吃馒头。

闻言一惊,但他立刻低头吃皈。

他不知道“白袍老祖”怎么会和他一样失去了武功。

谁有此身手废了他的武功?一个高手,一看被废武功者的眼神就可以看出。

麦高道:“老小子,原来你不单纯!”

“老夫要是有你神气,会在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卖狗食?”老头子不但骂了麦高,连李双喜也骂上了。

“老小子,你怎么骂人?”

老人道:“我要是火气来了,还要揍你一顿!”

“你老小子一定有点来历!”

“只有了点点吗?哼……”蹒跚走开照料生意去了。

其实这儿的客人只有麦高和李双喜二人。

麦高道:“老小子,给我来一碗大卤面!”

老人也没吭、就叫老伴做大卤面。

李双喜边吃边偷看麦高。

明眼人一看便知,他是失去了武功,精神涣散。

李双喜心想,连麦高这等高手也会失去武功,自己也就算不了什么了!奇的是,这野铺子的老人居然能认出他。

这有点邪门吧!”

要是野铺子老人不是武林中人,绝不会知道他,即使知道,一个普通老人敢那么和他交谈吗?不一会老人端上大卤面,道:“麦高,怎么回事?你一脸的榻气!”

麦高道:“岂止有媚气,简直是倒了血媚!”

“是怎么口事?”

麦高道:“你他娘的不亮出身分来,我会告诉你?”

“不说就算了!反正你这老小子一生没干过好事,报应不爽!”

“放屁!”

老人道:“姓麦的,你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

“如果你找不到养家糊口的工作,我倒是可以代你想想办法。”

“你还有什么好主意?”

“话可不能这么说,好坏总是个工作,一个月十两银子,一年下来一百二十两,年终花红赏十两,这收入可观极了!”

一百二十两银子,麦高给小费也不止此数。

但一个人要是真的老来失去了武功,这工作大概也不算太差了。

麦高边吃边道:“你会有什么好工作?”

“养猪,你只要一天喂三次猪,猪栏的猪粪满了,你就挑到田里去,大约十天挑一次,也累不着,只是味道差点……”

“老贼,你敢消遣我?”

老人道:“干不干在你,像你这把年纪,武功尽失,还能干什么?就是到勾栏去当大茶壶,人家也嫌你老态龙钟,手脚不够俐落呀!”

麦高把筷子一摔,丢了一块银子拉马就走。

老头笑笑,心道:“你就没有这个年轻人聪明。”

麦高上马缓缓驰去,身子佝偻在马上,往日雄风完全消失了。

李双喜付了饭资要走。

老人道:“慢着!”

李双喜道:“老人家有何吩咐?”

老人道:“你是不是和麦高一样,不久前也有一身武功?”李双喜一惊,叹口气道:“是的,老前辈。”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敢。”他的反应极快,本名怎可说出来?”

“没听说过你这名字。”

“晚辈来自塞外。”

“怎么会被废了武功的?”

“老前辈,要是遇上清廷爪牙,而又不顺从他们,甚至与他们为敌,一旦被制住,下场会如何?”

“的确,这条小命还在就不错了!是谁干的?”

“‘魔手关刀’关海。”

“是他……这当然可能,依我看,你未废武功之前的身手也很了得。?“这当然不敢当,前辈。”李双喜很会编,道:“只不过家父结交甚广,张三教一招,李四赏一式,积少成多,勉强还过得去。”

老人忽然间目光如炬,好像能看到李双喜的肺腑中去,道:“李敢,依你的想法看来,人品乍看不错,但你杀孽奇重,也很好色,但看在你对抗清廷爪牙,不畏权势;心存故国份上,老夫想试试看,能不能为你恢复武功,但你必须发誓,以后要改变作风。”

李双喜几乎想疯狂大叫,这可真是奇遇了。

要是麦高对此老客气点,甚至求他,会不会助他复功?但是至少麦高不知此老是谁?李双喜福至心灵,跪下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

“起来,起来!我是说试试看,还没有十成十的把握。”

李双喜没有马上起来,悲声道:“就算前辈不能为晚辈复功,心意已到,晚辈也会长辈的长生禄位,一天三次膜辈……”

“干啥呀!老头子。”

老人道:“救人嘛!总是好事!”

“老头子,你对他的来历清楚吗?”

“不太清楚:只要他肯为明朝尽点力,老夫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只要他不是十恶不赦之徒就成了。”

老妪走近打量李双喜,看外表,的确是一表人才,而李双喜又会装老实人,垂目低眉,一副乖乖的样子。

老妪道:“多大了?”

“二十五,前辈。”

老妪道:“我们的小虎子要是没有死,是不是也是二十五了?”

老人道:“还说这些干什么?”

老妪道:“收他收个义子如何?”

老人道:“先别急,看看再说,他要是真能感恩日报,那又和义子有什么分别?对不对?”

“对对!”老妪道:“是不是要关门打烊?”

“当然,而且一定要让过路的人看出没有人才成。”老人道:“我们两人合作,盏奈工夫也许就成了。

李双喜简直乐歪了。

盏茶工夫就能为他复功,他还没听说过有这么快恢复武功的方法,他真要感谢上天,可以说命不该绝。

两老匆匆收拾一下,把李双喜弄到小木屋中。

然后闭上门,叫他倒立在地上,两老一前一后以骑马式站好,老人的双掌放在李双喜的气海穴上。

老妪的双掌放在他的阳关穴上。

“气海穴”在前身腹部脐下部份。

“阳关穴”在背后“命门穴”以下,这两个穴道虽然前后身,但位置差不多。

老人道:“两坚之间,左属水,返光内照(气穴即命门,在脊椎七节之下,由尾门上第七节,脐后肾前,前七分,后三分)一,其中空悬一穴,上通泥丸,下贯涌泉。”

老人又道:“一旦火足葯灵(此处之乐不是葯物,而是内功术语之一种)*头缩,丹放毫芒,意采目取,六根震而五龙捧圣,于是透三关,过九窍……”

这些李双喜有的懂,有的不懂。

不懂的一问就懂,两老立刻开始行功。

李双喜只感浑身火热,每个关节有如万蚁噬嚼,刀割针戳一般。

只不过他福至心灵,咬牙强忍,且牢记心法配合迎接进入体内的真气。

在最紧要关头,李双喜几乎昏闭。

甚至他隐隐感觉身子好像被抛上高空又落在地上的震动。

果然大约也不过盏茶多一点的工夫,居然大功告成。

两老收手,自行调息,也叫李双喜停止倒立,加紧自行运功,道气入正轨,属经的归经,属脉的归脉。

绝未想到,两老为他复功之后,大量消耗体力也不过调息半个时辰即一跃而起,小李大为惊奇。

包括为他复功的时间在内,也没有超过一个时辰。

而李双喜还在行功,浑身大汗淋漓,面色赤红。

两老相视点头,他门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

当然他们未想,作错了一件大事。

他们的身分极高,和“四绝”齐名,但他们仍然会看走眼上大当。

大约又半个时辰,李双喜才睁开眼来。

然后再次拜下,道:“多蒙两位前辈施惠,晚辈没齿难忘,请受一拜,并请赐告大名。”两老道:“我们救你,一不收徒,也不要你养老,只是为反清复明事业增加一份实力而已。”

李双喜道:“两位恩人的大名怎可不知?”

“不妨,不久的将来,你自会知道。”

“两位恩人还会在此开这野铺子?”

“是的,我们在此自有我们的打算。”

李双喜道:“既然如此,晚辈这就拜别两位长辈了,但愿不久还能再拜谒两位前辈。”

老人道:“我想那是不难的,李敢,你露两手给老夫看看,能不能在杀满人的事业上显身手?”

李双喜演了六七招,不算最好也不是最坏的。

老人道:“行是行,还是不大管用,我们传你几招……”

李双喜大乐,心想:运气来了真是城墙也挡不住。

于是他又跪拜下去。

然后两老又各自传了他三招,什么招?李双喜已是内行,虽未使用这六招,却知道必然是凌厉无比。

他告别时,两老打开门又要作生意了。

但几乎就在李双喜刚走,小径林木处走来四人。

四人边走边嘻笑怒骂,洋溢着年轻人的热情。

为首的略大些,也不过大五六岁。

“老爹,有什么吃的吗?”这人正是鱼得水。

老人看了他一眼道:“要吃什么?”

鱼得水道:“什么都成。”

老人去端了一大盘馒头,切了一大盘卤菜,道:“这个成不成?”

“成成!”

小郭道:“老头,你那招牌上下是有‘家常便饭,应时小卖’吗?”

老人道:“不错!”

“为什么只有馒头、卤菜?”

“那要看是什么客人而定!”

“什么?你是说我们只能吃这个?”

小熊也嚷嚷起来,道:“老头子,你他奶奶简直是狗眼看人低呀!你知道我们的鱼老大是什么人?”

两老看了鱼得水一眼,老岖道:“什么人?”

小郭大声道:“他就是‘一把抓’鱼得水!”

两老又看了鱼得水一眼,道:“‘一把抓’又有什么了不起?抓小毛贼有什么可以神气的?”

李梅道:“不仅仅是抓小贼吧?”

老姬道:“姑娘说说看,他抓过什么大贼?”

“‘松竹梅菊’四绝算不算名人?”

两老一怔,道:“算!”

“‘叟’白雨亭算不算一号人物?”

“算!”

小熊道:“白雨亭奉福王之命,以福王由崧的御赐‘铁卷丹书’到潞王府上栽赃,且把福王府上的名书也送到潞王府上,使潞王失宠,虽然崇帧帝事后看出此事溪跷,潞王总是背了黑锅……”

老人道:“你对老夫说这些干啥?”

李悔道:“鱼得水去抓白雨亭,以他的‘梅花操’把白雨亭累垮,最后上了手铐,虽然白雨亭是有点轻敌,总是作了他的囚犯……”

“有这回事?”

“更妙的是,”李悔道:“白雨亭还是他的岳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