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17章

作者:李凉

麦高在小河边洗马,他自己也顶便洗了个澡。失去了武功,人也老了,像普通老迈之人完全一样。他就是骑马,走二三十里都要下马休息一下。

任何人到此境地,都会心灰意冷,生意黯然。

澡还没洗好,马竟然跑了,他急忙穿上衣服追赶。马跑得根本不决,却就是迫不上。

一个普通老人又怎能追上马呢?麦高累得牛喘,仆在地上,几乎瘫痪。

那知不一会传来了奔马声,抬头望去,他的马已在他的面前五七步外,这的确是他的马。甚至这是一匹汗血宝马。

所谓汗血宝马,是因为出的汗是粉红色的,能日行千里见日,夜行八百不明。

麦高再往上看,马上坐定一人,神采飞扬,洋洋得意,居然是李双喜,上次被他制住穴道,而他又被苗奎制住了穴道。都是为了一个白芝,后来白芝似被李悔所救。

麦高心想,遇上这小子可真要倒媚了。

人类的命运不同,当然,同样的机会,就算麦高对两老客气点,由于麦的名声不佳,也未必会为他复功。

“老麦,咱们又在此相见了!”

麦高仍在地上喘气。

上次相见和这次邂逅,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老麦,咱们交个朋友吧!虽然你以前是马士英的人,我是李闯的义子,这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麦高仍不出声,因为他知道,自己已无资格和他交朋友了。

他当然不知道李双喜也曾一度失去了武功。

“老麦,咱们二人目前也等于是耗子过街,人人喊打,不如合作,还能造成一种气势。”

麦高道:“小李,你难道看不出来,老夫的武功已经不在了吗,你和我这废物合作有什么用?”

“怎么?你的武功被废了?是谁干的?”

“这又有什么分别?”

“不妨,只要你肯与我合咋,我可以为你复功。”

麦高心头一动,道:“真的?”

“当然。”

“你的功力能办得到?”

“我以为能!”

麦高摇摇头,道:“只怕是白费力气,如有人能使我恢复半月前的功力,老夫愿意把我的所有都送给他。”

李双喜道:“老麦,你的所有是多少?”

“黄金万两?”

这数字和李闯的金饼比起来,自然不成比例。可是现在,一万两黄金也是个可观的数目了。

当然,麦高也许并未全部说出。

李双喜道:“老麦,我能!”

“不论是谁,只要能为我复功,一万两就是他的了!”

“一万两在什么地方?”

“不远,但目前不能说。”

“为你恢复武功之旨,怎知你不会反悔?”

麦高道:“在我来说,黄金万两根本不如武功重要,也可以说,复功后还可以活上二三十年,反之,大约活不了五年。”“好!咱们就一言为定。”

“你真行?”

李双喜道:“反正行不行一试便知,就算不成,对你也没有什么害处,死马当活马医嘛!”

麦高当然愿意。

他也知道,小李有两套,功力不弱、只不过有没有到达可以为他恢复功力的程度呢?于是他们在附近深山中找了个十分隐秘的石穴,这石穴不但隐秘,穴内还有几条出路。

所以,一旦在危险,还可以脱身,李双喜尽了最大的努力,大约费了一整夜的时间才办到,两人都十分萎顿,各自打坐运功调息。

大约是到了第二天午时过后,麦高睁开眼来,见李双喜还在调息。

李双喜为他复功,并不是用车秀的倒立之法,他真是以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的。

这老贼轻轻举手,双掌在胸前轻轻一翻一绞,然后向石穴外缓缓推出,只见穴外的一株碗口粗的树上的叶子几乎全部随风而去,却又没有发出声音。老贼大喜,居然完全复原了。

同时他也大为惊奇,为何李双喜有这么深的功力?这不是一般高手能做得到的。

几乎有一半以上的一流高手,他们不会为别人恢复武功。

这不但要有潜力,还要有这方面的实地心得和经验。

李双喜刚刚被别人为他恢复武功,自然知之甚详。

黄金万两对他实在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事。

最使他忌讳的是,他是被这小伙子为他恢复功力的。

因此,恶贪顿生。

他居然恩将仇报,想杀他灭口。

此念一起,立刻力贯双臂,双掌翻向李双喜的胸前推出,双方相跑不过三步,而由此跑穴外小树却在二十步以上。

小树上的绿叶能全部被掌风吹掉而无声音,三步内的力道就可想而知了。

那知就在这瞬间,李双喜突然睁开眼,双掌一错,也推出一股掌力。

两人力道一接,“噗嗤”一声,穴内石屑、石粉激溅,弥漫全穴,几乎难以视物。

同时二人跃起,接了三掌。

这三掌似乎也没有分出胜负。

石粉氤氲中,突然传来了麦高的敞笑声。

“麦高,你……”

“小李,成了!老夫不过是试探一下你到底有多高?”

“试探我?”

“对!咱们要合作,身手不能相差太多。”

“合作什么?”

“去发大财,然后以黄金百亿两的无数财富,收买天下一流高手为咱们卖命。”

“为咱们卖命干啥?”

“对,咱们到西域去自立一个王国,作一国之王,即使这国家不大,也总是一国之王对不对?咱们不能像李闯,一发如雷,一败如灰。”

李双喜心中一噱,以前他的宝藏未被白芝骗去时,他也曾想过这念头,居然这老贼也有志一同。

李双喜当然也不能不想,设若刚才他没有准备,对方这一记臂空掌会不会发出?一旦发出击中他的前胸,此刻还会有命吗?”

但他也不揭穿,道:“有什么发财的路子?”

麦高道:“有个金窟,四壁及顶上和地上全是九成以上的黄金,你随便俯身捡起一块石头,都全是金子。”

“世上那有这种地方?人所共知,金砂石还要提炼。”

“老弟,纯金矿是极少数金矿中的特殊例子,有的甚至有九五成金,最少的是八五成金。”

“在什么地方?”

“甘肃党河流域。”

党河流域的确以产金名闻于世。

李双喜道:“那么远?”

“北京和金陵不远,那儿有黄金还等我们去采?”

“我对采矿没兴趣。”

“错了!那不是采而是大搬,只要进入金窟,随便搬一块就有几百两甚至几千两,事实上我说的几亿两不过是个毛数,几兆亿两也不止。”

“那么多的金子没有主儿?”

“这话就对了,当然有个主儿?”

“是什么人物守那金窟?”

“白毛女邝真。”

李双喜一惊,道:“听说白毛女邝真是个妖女,能含沙射影。”

“传说如此,未必是真。况且以你我二人的身手,当今顶尖高手谅也不是我们的敌手吧?怕十么?”

“你知道地址?”

“有个指示图,只要找到党河中游,按图索骥,一定能找到的。”

李双喜想想,和这老贼同行,等于与狼虎同行。

但人为财死,鸟为死亡,这是人性的弱点;例外的很少。

这么一来,鱼得水等人自然暂时无法在中原找到李双喜了,他们当然也想不到他们去了西方边陲。白芝在清军高级人员中大施媚术。

加上有求必应,来者不拒,被她传染“唐疮”的人甚多。

不久,她也就待不住了。

因为被感染的人都知道是她传给他们的。

而且由于乔圣及金燕等人知道白芝的来历,立刻下令捉拿白芝,只不过被她传染的人却又不便告人。

白芝目的已达,逃出了清兵管辖区。

她早已削发,却戴了个假发,而且还易了容。

巧的是她又遇上了苗奎——“火神”苗奎。

他和“白袍老祖”麦高差不多,有的是钱,有了钱找女人就很容易,所以一大把年纪还离不开女人。

苗奎一搭讪,白芝就顺着竿往上爬。

苗奎是吴三桂的心腹,如今当然也是清廷的人了。

她要打击清廷的人,这一类人自是最可恨的汉姦。

白芝道:“这位大侠贵姓?”

“我就是‘火神’苗奎。”

“噢!真是失敬了!一位火器专家在此居然不知。”

“好说!如果姑娘愿学,在下就教你使火器。”

“我一个女人学火器干什么?”

“当然有用,年轻女人用火器防身,那就再好也不过了!”

“真的呀?”

“当然,我能使姑娘一夕成名!不知姑娘贵姓?是那一派的?”

“我只是一位设馆授徒的武师之女,家父在武林中很少走动,自然是藉藉无名的,我叫周莲。”

于是,二人一拍即合。

苗奎不遗余力教她火器。

白芝就大施狐媚手段,迷得他晕头转向,倾囊相授,甚至还教她配制火器的方法。

这当然是大秘密,因为制造火器最重要的是配制火葯方法,连这个也教了白芝,只是为了她的奉献。

他绝未想到,换来的是几乎无法根治的“唐疮”。

为什么“杨梅”叫做‘唐疮”呢?这是有原因的,中国人到琉球和扶桑去,把“杨梅”带到国外,于是扶操人称这种病为“唐疮”。

白芝估计,苗奎的毛病要发作出来了,她学的火器也差不多了,于是偷了大量的火器逃走了。

苗奎当然是想不到的。

白芝逃出百里外,把大量的火器藏好,那是一座破尼庵,已无人照料,把火器埋了,一出门竟又遇上了任大清。

任大清更色,正是所谓,狼到天边吃肉,狗到天边吃屎。

白芝的姿色是够标准的,易容之下,另有一种风韵。

任大清居然也认不出来,当然要上前搭汕了。

“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地方?”

“迷了路,本想在此避一夜的。”

一个人在这破庵中怎么成,还是和老夫在一起比较可靠些,我可以保护你,没有人敢欺负你!”

“真的吗?贵姓啊?”

“在下‘云中龙’任大清。”

“噢!真是有限不识泰山,原来是武林名宿!”

任大清晕飘飘地,十分受用。

白芝道:“小女子原藉鲁南,今年大旱,只好出来谋生,如今已经是山穷水尽了!”

任大清掏出一大把银票,往她手中一塞,道:“拿去用就是了,身外之物算不了什么的。”

白芝大致一看,一共五张,每张是一千两。

这算是很大的了,一般三五年也赚不了这么多。

“任大侠,这怎么好意思?”

“姑娘别客气,我忘了问姑娘的芳名?”

“我叫孙兰!”

于是二人来到附近镇上,包了个偏院。任大清尝了甜头,真正是如获至宝,一天到晚腻在一起。

这老色鬼比苗奎还色,素日吝啬,对白芝却十分大方,带她上街买衣衫及首饰,一掷千金。

这天上街买胭脂花粉,巧的是遇上了鱼得水等人。

李悔眼尖,道:“得水,看,那是不是白芝?”

鱼得水向一家绸缎庄内望去,果然是白芝。

李悔道:“另一人好陈任大清。”

小熊道:“他们怎么会走在一起?”

小郭道:“任大清的血媚还没有倒完。”

李悔道:“咱们看看他门二人要干什么?”

鱼得水道:“还会干什么?白芝不过是将计就汁,把‘唐疮’传染给这些昧节不保,投靠清廷的人。”

李悔道:“看到没有?白芝易过容了。”

鱼得水道:“任大清居然未认出来。”

四人暗暗跟到那家客栈,他们也住了进去。

他们就住在东偏院,门对门,要监视很方便。

小熊道:“我和小郭去探探看。”

鱼得水道:“小心点!任大清不简单。”

小郭道:“一个不简单的人一旦上了床,他就简单了。”

鱼得水以为这话也对。

小熊和小郭潜入西偏院,这时正是晚膳时刻,由于任、白二人已在外吃了饭,此刻已经上了床。

反正任大清所要求的就是这个。

他肯花大钱,也要尽情地玩才够本。

白芝是慾海奇花,个中能手,不到盏茶工夫就把他给摆平了,任大清道:“孙兰,你真行!”

白芝道:“我当然行!”

“你一个良家妇女,怎么会这一套‘房中术’?”

日芝道:“那是因为你不认识我!”

“你不是叫孙兰,一个武师的女儿?”

“我就是白芝……”“任大清“格”地一声,被点住了两处穴道。

白芝,果然是白芝,任大清此刻才看清。

可是他想不通,白芝乃是“四绝”之后,为何自贬身价和他这半老的男人上床,而且很有一套?为什么?他目前当然想不通。

“你……你是白芝……为什么你要……”

“目的有二,第一是想要你身上所有的银票……”

“你……”

“其次还要送你点回扣!”白芝道:“你这老贼一生中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玩过就往勾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