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02章

作者:李凉

这幢民房背山面水,附近只有十来户人家。

相信这十来户人家绝对不知道有位武林绝世高手的邻居。

晚灯时刻,垂柳含烟,三两种童驱牛瞒跚于田埂间,好一幅迷人的名画。

鱼得水在这家民房门环上拍了三下,不一会听到了年轻女子轻灵的脚步声在门内道:“谁呀?”

“在下姓鱼,特来拜访老爷子。”

“姓……姓鱼?大名是……”

“在下鱼得水!”

大门内沉默了好一会,才道:“老爷子不在家,请改日再来吧!”

“如果方便的话,在下可否借宿一宵,以便等老爷子回来?”

“老爷子不在家,孤男寡女甚是不便,鱼大侠请原谅。”鱼得水自门缝向内望去,门内也有一双眼向外望。

二人立刻离开门缝。

“既然如此,在下就在门外等老爷子回来,不知老爷子何时回来?”

“很难说!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半月。”

“鱼某远道来此,决定等老爷子回来。”

门内的轻灵脚步往里走,鱼得水在门缝中看见一个窈窕的背影,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人理他了。

秋夜睡在门楼之下,这日子他轻历过。

深夜有点冷,他倒是无所谓,而是心底另有一股寒意。这当然要包括“叟”的超然身分和顶尖的武功,还有些使他十分为难的地方。但只要他想到自己的职责,心清就泰然了。

夜里下了雨,还刮着大风,他的衣衫几乎全湿。

这工夫午夜左右,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缝,一个细柔甜美的声音道:“衣裳湿了是不是?请进来吧!”

“多谢姑娘!”

“原来这不太大也不算太小的宅子内只有三个人,主人“叟”不在家,尚有一位女佣金大婶和开门的姑娘。

招待他的却是金大婶。

此刻一套蓝布衫裤已放在厢房中床上。

外间桌上有两个馒头,一盘咸肉和一碗蛋汤。

女佣冷冷地道:“我们小姐说,深夜无法张罗菜肴,贵客多担待!”

“不敢!深夜叨扰已感盛情。”

饭菜吃光,收拾一下,猛一回头,发现一个衣衫素净,身段窈窕,长发飘拂的年轻女郎正好自厢房前走过。

鱼得水眼前一亮,说不出内心是喜悦抑是悲愁?女郎似乎还向他微微点头,含蓄地一笑呢!

鱼得水是个硬汉,此来任务沉重,此刻也不免绮思横生,从未想到”叟”的闺女如此动人美好。

上床躺下,不免思前想后,无法成眠。

来此之前,有人劝他,宁愿丢了此职也不冒这个险,“叟”毕竟是当今武林顶尖人物,这钱可不好赚。

他毕竟是来了。

他自信有某种程度的把握,也许那程度很低。

第二天一大早,鱼得水还没起床就听到院中那姑娘道:“金大婶,要不是金大叔的病不轻,等我爹回来你再走,那是再好不过了!”

“是呀!小姐,可是小柱子他爹早就有病,昨天捎信的人说,他还吐了两口血,如果迟些,也许就看不到他了。”

金大婶的下文被抽搐声哽住。

“大婶,你还是马上起程吧!不知多久能回来?”

“要是小柱子他爹的病情稍有好转,三至五天准回来,要是更重了,那就会迟些,反正无论如何不会超过一个月。”不久,姑娘把金大婶送走了。

当姑娘回到院中,鱼得水不由自主地在窗上向外望去。

不一会儿听到姑娘轻盈步履声来到厢房门外。

“贵宾起床了吗?”她在门外问着。

“起来了!姑娘。”

只见她娉娉婷婷端着一盆洗脸水放在屋内洗脸盆架上,然后把毛巾放入盆中。

一切弄好,向他嫣然一笑,翩然走出。

鱼得水愣了一会才开始洗脸,他以为姑娘的笑颇有挑逗性。

他曾有个念头:就此离去。除了汤尧就无人知道他已经找到了“叟”这个人了,这是公私两便的事了。

“鱼大侠,请到正屋来用饭吧!”

“谢谢姑娘!”他知道目前这宅中只有他和姑娘二人。

正屋明间桌上已摆上了早餐,有馒头、稀饭、咸蛋及酱菜等等。

姑娘细嚼慢咽,鱼得水已吃了一碗稀饭。

姑娘去接空碗为他盛饭,两人的手相触,姑娘忙不迭地收回去,他自己盛了一碗,道:“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是铁汉!”

“说来惭愧……”

“鱼大侠何出此言?”

“未见姑娘之前,也不便妄自菲薄,自信当之铁汉而无愧,可是……”

姑娘搭拉着脖子,道:“小女子粗枝大叶地,那有大侠说的那么好!”

“姑娘客气,鱼某在外混了好几年,及得上姑娘十分之二三者已不多见!”

“鱼大侠谬赞,小女子怎么敢当?但有几句话不吐不快,一事起,则一害生,故天下常以无事为福,故人又说:劝君莫话封侯事,一将成功万骨枯。”

“姑娘高见,鱼某佩服,也有一得之愚,不避丑讥:人只一念贪私,便削刚为柔,塞知为昏,变恩为仇,染洁为污,坏了一生的人品,所以古人以不贪为宝。”

姑娘弦外之音是“得饶人处且饶人”,鱼得水读易读禅,涉猎颇深,岂不知姑娘的心意?要不又怎知汤尧的流年不利而予於指点,道:“鱼某身不由已,请姑娘原谅!”

姑娘不再说话,却深深地叹了口气。

鱼得水深感事难两全,食毕到厢房中去了。

晚膳时.姑娘一反早、午餐之冷淡,且准备了丰盛的菜肴,还有烧酒半斤,道:“鱼大侠,小女子敬你一杯!”

“鱼某公务在身本不能饮酒,姑娘盛情却之不恭,就陪姑娘一杯!”

二人各干了一杯,姑娘道:“大侠如就此离去,下次光临,情况就不大相同了!”

“姑娘的苦心,小可岂是铁石心肠之人,可惜鱼某不敢私而忘公,我心之苦,非我所能形容。”

“据本姑娘所知,大侠并非公门编制中的捕头,不过是一半义务一半取得酬劳的工作,也不必那么认真……”

“鱼某作事讲究职业良心,如果是小罪,可以不举,如此巨案在下不敢包庇……”

姑娘不再说话,这顿饭吃得也十分别扭。

深夜,鱼得水躺在床上谛听风雨声,忍不住回味着姑娘的一言一行和一颦一笑,不由长叹一声。

现在他一走了之还不算太晚,他能这么作吗?这工夫风雨中似有呼救声,最初他以为是错觉,或者潜意识中本注有这种英雄救美的幻想,倾耳静听,确有呼吸之声:“救命呀……色狼!救命呀……”

鱼得水来不及穿上外衣,蹬上鞋子,开了门,听到是正屋左边那间中发出呼声的,他穿窗而入。

几乎在此同时,一个背影自后窗外一闪而没。

这屋中孤灯摇曳,地上有个大木盆,木盆中气腾腾,只是木盆还不够够大,一个人坐在盆中洗澡必须把双腿伸到盆外。

在灯光摇曳之下,那晶莹、细致、白中透红的胴体,泛出脂玉般的光泽,是姑娘在洗澡色魔尚未得逞。

小鱼是君子,但君子也不能有效控制自己的眼睛,他的视觉上爆出火花,当他正要自后窗追出去,却发现姑娘似乎吓昏过去,自然还是先救人要紧。

姑娘仰身盆中,下身蜷曲,当然那紧要部分是视觉的死角,但上半身却是一览无遗。

他急忙把浴巾盖在她的胸前,呼叫道:“姑娘……姑娘!”似乎没有反应,只好抱起她放在床上,这工夫她才醒来。

“我好怕!”她忽然抱住了他。

这是多么人的场面,设若鱼得水不是一丝不苟的人,“织女初弄旧玉笛,牛郎再弹新琵琶”是极为可能的。

只不过他是个铁汉。

他挣开来,道:“鱼某重责在身,希望在下的自重不至于伤了姑娘的自尊……”说毕,回到厢房中去了。

他很矛盾,也很痛苦,但不愿违背自己的良知作事。

深夜,父妇在客厅中相对良久,少女道:“爹,您就回避一下好不好?他毕竟是个为正义奔波的人。”

“爹是何等身分,怎么可以要女儿做那种事?”

“爹,那是大婶的意思,但女儿以为他总是女儿的……”

“住口!事已至此,爹敢只好接着!”

“爹,固不论你们谁胜谁败,其结果仍是可以想象的。”

“爹暂时避而不见,正是给他改变主意的机会。”

“爹,至少他是公事公办!”

“什么公事公办?他是官方建制中的一名捕头吗?不过是出出锋头而已。芝儿,爹一生没有让过一个人,只有他例外。”这工夫客厅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走进一个人来。

他正是那个只有十八岁却混了个“一把抓”神捕名头的鱼得水,顾盼自若,居然没有一丝惧色,两人互祝一眼,老人道:“今夜没有雾,你这‘雾中人’自忖有几成把握?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把戏?”

“刷”地一声,后窗中又射进一人竟是汤尧。

他们是好友,他也是鱼得水的影子。

对付这等旷世罕见的大敌,他怎能不来?道:“我们也知道,‘雾中人’的把戏瞒不了你的……”

“你们找老夫何事?”上次在“魔手邪怪”屋上窥视的正是叟?也许是另一个人。

鱼得水道:“三年前你自潞王府中盗走名人字画三十余帧,还有御笔‘铁卷丹书’,如果书、画仍在,交还失主,可以大事化小!”

“不成,老夫是受人之托。”

“受何人之托?”

“你是‘雾中人’的傀儡,不配与闻此事。”

鱼得水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必是福主唆使,旨在陷害,但朝中大臣无不知福王有:贪婬、酗酒、不孝、暴虐、不读书及干预官司等七项劣迹。忠臣如张慎言及吕大器等人都反支立福王,只有凤阳总督马王英及魏忠贤余党阮大钦等人知福王昏庸,便于控制利用,非立福王不可……”

“叟”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一张精瘦的脸上毫无表情。

此刻正是明朝壮烈帝崇祯十七年,流寇李自成攻陷北京的时候事已至此,话已说绝,金大婶忽然出现代主人出手。

汤尧一接就知道她不行,但也不是泛泛之辈。

此刻鱼得水这才想通,所谓全大婶的丈夫病重,她必须回家探望,只是暗示鱼得水家中只有他们二人了。

只要鱼得水要,也许什么事都可以发生,那包括真的投怀送抱换取其父的罪案,或者来一次“仙人跳”,在紧要关头“叟”出现,使主动此案非放手不可。

当然,以“叟”的身分来说,他不大可能这么作的。

此刻他认出那金大婶的鞋子和击裤脚的带子,所谓色浪,当然是金大婶女扮男装表演的,以便造成鱼得水的英雄救美,进而掉落粉红色的陷阱中。

汤尧在第九招上弄折了金大婶的一只胳膊。

“爹,他们的操守廉洁,值得敬重,可否网开一面?”

“不成!”

“况且鱼得水不过是汤尧的影子,在爹面前等于不会武功,过去办案这人都是假汤尧之手暗中相助。”

“老夫故意回避,给他们机会和面子,他们不知好歹,这能怪准?姓汤的‘雾中人’,你呆以出手击人了!”

汤尧的“桃花”出鞘,一片粉红寒芒向叟罩去。

叟飘然无常,根本未把他放在心上。

果然是盛名不虚,顶尖中的顶尖。

叟,当然有名也有姓,别人不知,鱼得水自然知道。

叟的本名叫白雨亭,他的女儿叫白芝。

叟未亮兵刃,赤手相博,在“桃花”的粉红色芒焰中穿掠,二十招过去不论汤尧如何卖力,始终扳不回攻势。

当然叟要击败汤尧这位使刀的名家,三五十招内也办不到。

粉色刀芒有如一片粉雾,汤尧以剖开烛蕊之准的奇妙刀法和速度,居然碰不到叟的衣角,只隐隐看出叟牟一袭蓝衫,一会儿贴身上,形同麻秕,时而膨胀开来,有如鲍帆满逢。

一丈五六方圆内每一寸之地都遍布刀芒,却伤不到叟一根汗毛,乍看飘浮的蓝衫中似无血肉之躯,但又像是无所不在。

只闻“啪”地一声,“桃花”名剑被震落,汤尧的右半边身子被震得几乎不能动弹。

鱼得水上前扶住他,道:“小汤,怎么样?”

“老鱼,死不了!不过咱们‘雾中人’带不走人犯,还不如死了好……”汤尧从不如此泄气,可见他自知和人家相差太远。

鱼得水比他小七八岁,他叫“老鱼”却十分习惯了。

“先不要悲观,我身为捕头,明知不行也要试试看……”

说着,已经赤手攻上。

汤尧用“桃花”名刀都不成,这小子居然徒手,真是玩命。

汤尧大声道:“鱼得水,你要是活腻了到处都有歪脖树,干脆吊死算了!你只是我的影子,我都不成,你……”

这工夫双方又经折腾了五、七招,汤尧眯着眼观战。

他开始不信任自己的眼珠子。

乍看鱼得水的招式颇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