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22章

作者:李凉

汤尧遇上了夏侯兰。

事实上不是遇上,而是咬上了她的尾巴。这是高人提供线索找到他的。

事实上,“四绝”“松竹梅菊”四人都有点道基。只不过道基最差的是“南天一朵云”南宫远。

道基最深的是准,目前看来似是“菊夫子”。

“师哥,你想甩掉我?”

“这怎能用上一个‘甩’字?”

“你本来就想甩我,玩过想撒手!”

“师妹,那可是你主动送上门的!”

“怎么?你要推卸责任?”

“那夜在车上,毫无疑问是你用了*葯。”

“你胡说!”

“夏侯兰,你忘了,我是个有家室的人。”

“我才不管你有无家室,反正你占有了我,你就是我的了!”汤尧道:“我却不这么想。”

“你怎么想?”

“你以为我是你,我却不以为你是我的……”

掉头离去,衣袂破空,她拦住了去路。

“夏候兰,你可别以为我是个软柿子——好捏。”

“我以为你这个柿子并不怎么硬!”

“我劝你收敛些!”

“怎么、你要教训我?”

“看在师门份上……”

“我也看在家叔面上,为你留个下台的机会。”

“我不领情,你再拦路我就不客气了!”

“你没有个交代,就休想离开,”

“什么交代?”

“承认那件事实!”

“我以为我只是被一个女人倒采了花的人,到现在还在窝囊……”

她厉叱一声,拔刀攻上。

汤尧三招内未拔刀,第四招他不能不拔刀了。

他深深吃惊,一个纵慾的女子,居然有此深厚的功力和凌厉的招术,他发现对方绝不逊他。

他所学的奇招异式,她几乎都会。

她所会的绝招,他也有极少数不会的。

因而他们半斤八两,谁都无法在百招之内击败对方,五十招后,汤尧更吃惊,甚至百招内他会失招。

这情况打下去就很不乐观,汤尧以为,师父是以他的侄女来监视他,甚至她和他作那事都可能经过师父之许可或暗示。

这样的师父,他起了反感。

汤尧要脱身却脱不了身,正自焦急,忽然有人大声道:“住手!”嗓门很高,四山回应。

两人立刻就停止了打斗。

汤尧当然知道是谁,因为一听口音就知道了。

这是小熊的口音,正是小熊和小郭二人。

夏侯兰正要斥责他多事,小熊道:“姓汤的,你欠的这笔债何时还清,你不会再打马虎眼吧?”

“什么债?”

小郭道:“他娘的!看到没有?他想赖债!”

汤尧道:“我赖什么债?”

小熊道:“三年前,你倒媚那段日子,向我的伯父陆续借了九千多两,怎么?你已经忘啦!”

汤尧知他在胡扯,道:“要钱,没有!”

小熊道:“没有,不行!”

汤尧道:“不行就看着办!”

小熊道:“看着办当然是要钱!”

汤尧道:“要钱还是没有!”

“没有不行!”

“不行看着办!”

“看着办要钱!”

“要钱没有!”

“没有不行!”

“不行看着办……”

夏侯兰厉声道:“你们重复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小郭道:“汤尧,这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汤尧呐呐道:“她是……是我的师妹……”

小郭绕了夏侯兰一周,上自胸部,中自柳腰,下至双脚,仔细打量了几匝,看得她很不自在。

夏侯兰道:“小意子,姑奶奶身上有花?”

小郭道:“花嘛!本来是有的,只不过已经谢哩!”

“呸!你嚼什么舌头?”

小郭道:“汤尧,你能不能保证她是清官?”

汤尧摊摊手,表示不能保证。

小郭道:“这么说,你们上过床了?”

鱼得水和李悔藏在十步外树丛后,鱼得水连连摇头,以“蚁语蝶音”道:“这两个家伙太不像话了!”

李悔道:“我却以为,游戏人间也没有什么。”

汤尧耸耸肩不回答,小熊道:“这就表示你们玩过‘床上摔角’的把戏,这就不值钱了!”

小郭道:“话是不错,尽管已不是*女了,九千两还勉强值,怎么样?以人抵债如何?”

夏侯兰跋扈惯了,那吃这一套,立刻扑向小郭。就在小郭疾退,夏侯兰堪堪揪住他的肩衣时,小熊的一枚“火枣”已向她的下身射到。

夏侯兰非比等闲。

说得确切些,也许比汤尧还要厉害些。

这“火枣”怎会击中她?她回头一闪,正要去接,乍见不是镖、箭之类暗器,也就放弃接它。

那知这两支“火枣”到了她的身旁突然互击。

“蓬”地一声,烟硝四射。

这“火枣”就像北方的干枣子大小差不多,爆炸声也不太大,但威力不算小,看起来很不起眼。

由于火枣是自她的下盘射过相撞而爆炸,正好是在她臀部及大腿根附近部位炸了开来。

“唿”地一声,她的裙子上起了火。

“火枣”的燃烧性很强,裙子一炬成灰。

里面是内裤,也被烧破了一些孔隙。

最重要的是屁股上,皮肉被烧伤多处。

夏侯兰气得“哇哇”大叫,道:“你们两个小崽子给我报上名来,以致影响‘床上摔角’行动?”

夏侯兰咆哮着狼狈奔掠而去。

这工夫鱼、李二人走了出来,鱼得水道:“她是你的师妹?”“她是家师的侄女夏候兰!”

“她那两套似乎不比你差。”

“应该说比我高明。”

“可见你的师父偏心!”李悔道:“如你师父肯教,你的吸收的应该比夏侯兰高得多多。”

汤尧摊摊手,似乎不便多谈。

鱼得水道:“汤尧,我相信你有难言之隐,但看在老友份上,你该说出你的心事,让大家为你拿个主意,”

汤尧微微摇头。

小熊道:“怎么,你不信任我和小郭这两个乌人,难道连鱼老大和李悔也不信任了吗,操……”

汤尧对鱼得水以“蚁语蝶音”道:“得水,我有苦衷,暂时不能对你说,你一定要原谅我。”

鱼得水道:“是令师要你保密吗?”

“我不便多谈!请担待!”

鱼得水道:“算了!我不会难为你,但是,你这样随波逐流,未来会有什么结局?知道吗?”

“不知道,但我目前只好如此了。”说完抱拳道:“得水,我要失陪去办点事了,后会有期!”掉头向夏侯兰相反方向掠去。

小郭大声道:“汤尧这小子不够意思!”

小熊道:“他似乎不愿和咱们一道了!”

鱼得水道:“他有苦衷,不能怪他!”

李悔道:“他此刻可能陷入极难抉择的困扰中。”

小熊道:“我看未必,以过去他和鱼老大的交情,什么事不可以摊开来说,我们也可以为他出个主意呀!”

鱼得水道:“汤尧可能真有不可开交的苦处。”

李悔道:“但汤尧多多少少有点生疏了吧?”

鱼得水不出声,这工夫鱼得水忽然低声道:“咱们有麻烦了,来人没有一个不是顶尖人物!”

果然,九个人四面包抄,不带衣袂声。

这九个人大约都在四十左右,一色黄衫。

每人背上插一柄长刀,不但行动一致,连表情也一样。

没有表情,就是强烈的表情,嘴抿得很紧。

鱼得水抱拳道:“九位是为我们而来的?”

为首的中年人冷冷地道:“可以说就是为你而来的。”

鱼得水道:“何事?”

“警告你,少管闲事!”

鱼得水笑笑道:“闲事我绝对不管,管的就不会闲事。”两小拍手叫好,表示回答得很痛快。

中年人一字字地道:“你可知这话出口的后果吗?”

鱼得水道:“任何后果本人都会面对它!”

“狂妄无知!”

小郭道:“如果我当众以‘某你娘’这三字回敬你们,你们会不会以为我更狂妄无知?”

中年人抬抬下颚道:“老七,教训一下……”

语音款毕,其中一人已如风驰电掣般地射到小郭身边,第一个耳光,把小郭的身子打得向右转了五六匝,第二个耳光,又把他打得向左转了七周。

最后小郭倒地昏了过去。

那人向后一退就是两丈,似乎未见他移步。

李悔心头一紧。

这算是武林中的特级人物,他正要出手,鱼得水道:“且慢!”示意李悔不要轻举妄动。

李悔对鱼是百依百顺,立刻打住。

鱼得水道:“九位可否告知大名和来历?”

“你不配!”

鱼得水摊摊手,道:“的确,只不知刚才兄台说我多管闲事,是管了什么闲事?这一点应该告知吧?”

为首之人道:“以后少为汤尧出主意!”

鱼得水道:“朋友之间相互协助扶持,这有什么不对,如果这也算管闲事,世上还有什么不是闲事?”

为首之人厉声道:“不要你管你就别管,这已经是对你客气了,不知好歹的东西!”

小熊道:“你他娘的自一出现就板着脸训人,你有没有尿泡尿照照?你算什么东西!”

为首之人道:“老八,这次教训交给你了!”

那人往上一贴,李悔较近迎了上去。

鱼得水要拦已是不及,只好跟上。

那人见李悔逼近,头也未回,撩出一掌。

这当然是轻视,他大概低估了李悔。

只不过此人确有轻视别人的本钱,李悔一闪,又攻出一掌,这一掌用了九成半的内力,非同小可。

岂知这人又一甩手,李悔竟被震出五步以外。

此刻鱼得水已到,疾扣此人脉门。

这人虽然未被扣住脉门,却不能不作手势,因为鱼得水这一招变化大多,可攻可守。他的底子和李悔不同。

这人不甘心被这年轻人逼得采取守势,稍退即进。

进要有进的实力,不能躁进,此人就有点躁进。

鱼得水是聪明人,此刻要占此人的便宜不太难。

只不过,还有八个虎视眈眈地在一边监视。

他们四人是绝对不成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嘛!

因为他相信,为首之人的功力比此人高出多多。

鱼得水该胜不胜,放了水,二人身形分开。

这人道:“小子,我还以为你有多么棘手呢!”

为首之人道:“老八,人家让你居然不知,未免让人家笑话了!退下来!”

这人脸一红,低哼了一声退了回去。

小郭道:“教训人的人,差点被人教训了!”

李悔以“蚁语蝶音”道:“小郭,今夜很凶险,收敛点吧!针锋相对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为首之人道:“老三,你试试看!姓鱼的是‘四绝’门下,还有过其他遇合,不可轻敌。”

“是!”这个老三就稳健多了。

老三道:“姓鱼的,出手!”

鱼得水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这人立刻就出了手,鱼得水本身的“梅花操”就是一绝,后来又学过“叟”白雨亭的武功,然后再学车秀的绝学。

这些人无一不是武林大豪,别具一格。

鱼得水非但能吸收,还能把各家之长汇集一起,去长补短,熔入一炉,发挥更大的潜力。

这个老三全力以赴,本以为二十招内可以击败鱼得水,近三十招还没有办到,他以为这是耻辱。

这九个人的确非比等闲,但在武林中却藉藉无名。

也正因为如此,才会被这个大豪所重用。

鱼得水骇然发现,此人比那老八和老九高得太多。

只不过他要是全力搏杀,六十招内可以挫败他,但他却不急急取胜,甚至表现了疲态和不支。

六十招后,鱼得水落了下风。

看样子很狼狈,也不太可能支持八十招以上。

为首之人道:“老三,收手!”

这人收手退了回去,为首的人道:“鱼得水,你应该知道,管闲事也要够料子才成,你不够!”

鱼得水急喘着,道:“刚才并未分出胜败!”

为首之人道:“已经没有必要了!我们走吧!”

九人走后,李悔低声道:“得水,你的藏拙技巧很够,居然瞒过了这九个一流高手的耳目!”

鱼得水道:“为人处世,本应该如此!”

李悔道:“小熊、小郭,这就叫做大智若愚,大巧若拙!要不,咱们可能要灰头土脸,甚茎丧生!”

小熊道:“鱼老大多少招可以打倒那个老三?”

鱼得水没有出声。

李悔道:“六十招以内。”

小郭道:“如果鱼老大封付为首的那个人呢?”

李悔望着鱼得水,鱼得水仍未出声。

李悔道:“百招以内……”

“不!”鱼得水道:“百招以后我可能失招。”

众小默然,他们不以为鱼得水说谎。

小童也就是徐世芳遭遇了大敌。

这大敌也就是九个陌生中年高手。

他们是谁的人?也就不问可知了。

“九龙治水”是龙家九兄弟的综合绰号。

事实上他们并非水中高手,也许因为姓龙之故,而且身手高超,才被冠上“九龙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