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25章

作者:李凉

李悔的武功并没有完全恢复。

可见苗奎下物很毒,二老为她复功也功亏一贯。

因为在二老处对付“九龙治水”龙氏兄弟等人,全力施为时就试出来了,用力过度,差点虚脱。

她对鱼得水说了,鱼要找机会为她补救。

这等于后遗症,但要完全恢复总是经第一次恢复武功要容易些了吧!

在途中,曾有两次在极为隐秘这所全力为她补救,似乎都没有多大效果,鱼得水十分怀疑。

小熊道:“会不会是徐老头留了一手?”

“不要胡说!”鱼得水道:“他为什么要这样?”

“反正他们不和我们站在同一立场上,就要削弱我们的实力,李悔是鱼老大的人,他要减少鱼老大的实力,使李悔的功力不完全诙复,也有其作用。”

鱼得水道:“这就不对,果真如此,他们二人在我们三人为李悔恢复武功时,要对我们不利,那就太容易了。”

“不然!”小熊道:“最初他可能想笼络我们,为其所用,后来小郭揭了他们的疮疤,以为我们不信任他们,已经不可靠了,才出手伤了小郭!”

小郭道:“小熊说得很有道理,我总以为那对夫妻不太对劲!”

李悔道:“看年龄当然不对劲,可是徐世芳是死后转投胎而导致童体而有老人声音的。”

小熊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又不敢问。”

李悔道:“现在问什么都无所谓了!”

小郭道:“我知道他要问什么。”

李悔道:“那你就代他问问看。”

小熊道:“小郭,是不是要问,一个小童之身体和一个老女人在床上如何作那件事……”

鱼得水手一挥道:“不可对长辈如此不敬!”

小熊不敢说下去了。

只不过两小的表情下似乎仍在说:“他们既为夫妻,而且也不过五十左右,难道他们一点也不需要?”

或者也可以自他们的表情上看出:“一个人九岁的身子和五十岁的老女人身子,那件事如何进行?”

四人在一大镇上住人客栈。

绝对未想到,这家客栈兼营赌场,就在后面,有极大的后院,建了七八间屋子,所有赌具几乎应有尽有。

好久没有进赌场了,不要说两小,连李悔也有点手痒了。

“鱼老大,咱们去玩玩!”小郭先提议。

鱼得水道:“这儿只怕没有大赌场。”

李悔道:“玩玩嘛!不一定要大赌场!”

鱼得水道:“如果咱们要去,就不仅是玩玩!”

小熊道:“怎见得这儿就没有大赌场?”

鱼得水道:“咱们要去就要赢,要赢就不是鸡零狗碎的,赢了就要献给明军作粮食所需。

“当然,当然!”大家一致同意。

小郭道:“当然也要留点给自己花用。”

李悔道:“我们为了不招摇,最好易容一下。”

鱼得水道:“应该如此。”

李悔道:“而且四个人分四路,不要一起进入,这样就更不会惹人注意,总之,我们目前的目标很大。”

四人在这赌场中巡视了一匝。

有牌九、麻将、骰子、宝,以及“扑克’。

仔细一看,场主似是满洲人。

满洲人目前是新贵,有所谓“从龙子弟”身谷不凡。

鱼得水找了一桌牌九坐下来。

这一桌赌得大些,却是一揭两瞪眼的两扇牌九。

这也只好迁就了。

一般来说,高明的赌客是不欣赏两扇牌九的。

鱼得水押了三四次,未门让出了位置。

鱼得水押了四次输了三次,第五次推出五万两,众人瞩目,因为前此最大的赌王也不过一万五千两。

庄上是个中年男子,很文静,一看即知不晃满洲人,台面上放了一柄大刀,吞口是金的。

这是武林中独一无二的兵刃——金刀客莫浪。

“好,好,好!”莫浪道:“这位兄弟好大的气派,押了五万两,其他各门可也别大小家子气了!”声音有点细。

“出门”押了六千,“天门”约两万之谱。

庄上立刻增加赌本为十万两。

这一次鱼得水以“蛾”一对赢了。

赢的五万没有收口又押上了,计十万。

庄上立刻又要增加赌本,一下子变为五十万。

似乎庄家有点火气了。

“出门”及“天门”却没有再跟着增加赌本。

他门都以为参与这场赌,算是平生中的大事。

庄家打出骰子,一看是“五在手”,不由面色一变。

这很明显,他似想控制骰子。

要假赌,第一步必须先控制骰子。

似乎他也未能有效地控制骰子,骰子出现了他不需要的点子。

庄上十分惶惑,似乎以前未失过手。

这次鱼得水又以“大银”一对赢了。

最后又是一连两次,鱼得水赢了七十多万两。

这工夫“出门”以蚁语蝶音道:“鱼得水一自们作个交易……”鱼得水看到,只有‘出门”嘴皮子动了一下。

他道:“什么交易?”

“若你能把庄上的银子赢光,在下包医李悔的经脉不畅鱼得水一震,道:“尊驾是……”

“‘赛华陀’常再生!”

鱼得水自然也是以“蚁语蝶音”交谈的。

他信得过此人,以此人的医术来治李悔恢复功力未竟之功,是绰绰有余的,道:“赢的银子全交给你?”

“不是,我不要银子。”

“你……你不要银子要什么?”

“你先和他赌,他输光了之后自然会赌别的。”

“你就要那东西?”

“对!”

“能不能透露一点是什么东西?”

“很贵重,也很多,谁有了都会暴富的。”

鱼得水道:“一言为定。”

这工夫庄家再次增加赌资到三百万两。

鱼得水先小输两次。

然后连赢三次,就是一百八十多万了。

这位“金刀客”反而十分笃定,而且不断地增资,直到最后一次,台面约七百万两左右。

鱼得水就押了七百万两。

显然,庄上是个女人,只是易容术十分了得。

她为何用金刀冒充‘金刀客”,这可就很难说了。

庄上把骰子一搓,撤了出去。

绝对未想到,鱼得水一把揪庄了庄上的左手。

庄上当然不是庸手,但事出突然,收手竟然不及。

她的左腕被扣住。

众人大惊,就在这时,庄上拇指缝中“叭哒”一声掉下一枚骰子,于是众人大哗,有人甚至吼叫:“打死他!”

鱼得水立刻就松了手。

因为他揭穿了对方弄假,目的已达。

不管打出的骰子是什么,都不算数。

这时“出门”的“赛华陀”道:“鱼得水,机会来了!”当然又是以“蚁语蝶音”说的。

“什么机会?”

“和她赌金矿!”

鱼得水心头猛震道:“她……她有金矿?”

“不错。”

“怎知她有金矿?”

“这你就不必管了!”

鱼得水心中一动,这金矿若是徐世芳和夏候心所找到的纯金金矿,乖乖,那可真是一下子就成为天下第一富人了。

即使贵为天子,国库中的黄金也不过几万或几十万两而已,一个大而纯的金矿,它的蕴藏量可能有几兆亿两,甚至几兆亿斤。

这赌打得太欠考虑了。

这金矿应归国家所有才对。

当他知道徐世芳夫妇知道那金矿之后,就认为该是国家的,也就是明廷的,况明廷尚未亡。

因此鱼得水有点后悔。

如果‘赛华陀”常再生附敌,落人满人之手,那真是太不幸了。鱼得水以“蚁语蝶音”道:“常大国手,你要金矿干什么?”

“鱼得水,咱们订约在先大不?”

“对,但这关系太大了!”

“那是我的事。”

“如果得到金矿用这于邪途,我就是罪人了。”

“什么叫邪途?”

“比喻说,以大量的资金从事坏勾当,甚至于献给满清来对抗摇摇慾坠的明朝残局。”

“不会!”

“常大国手,这件事……”

“你如失情,李悔的病就兔谈。”

“兔谈那也没有办法。”

“我要告诉你,除了常某,无人能治她的沉疴!”

“不过是恢复功力留下了一个尾巴,怎能称沉疴?”

“鱼得水,以后你会知道他们的动机!”

“你要金矿能开采吗?那是永久无法保持秘密的,一旦别人也知道了,大家争抢之下……”

“我知道,这都与你无干。”

鱼得水道:“庄上这女人是谁?”

“你难道认不出来?”

“认不出来,也想不出是谁,女人竟用金刀。”

“金刀可以作作样子,乱人耳目,告诉你,她就是‘菊夫子’之女徐小珠……”

鱼得水心头大震,回头望去,果然隐隐看出,小巧的身材,和那清彻的睁子,以及白皙的肌肤。

不错,除了徐世芳之女,谁知金矿的秘密?看来武林中一些高人,昔年所发生的恩怨,十之八九都是为了金矿。正是:青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再向桌上瞄了一眼,她的一双莲足缩了回去,虽然穿了一双大靴子,仍可看出。

金矿,尤其是纯金矿,那有不想的?鱼得水以“蚁语蝶音”对庄上道:“你是汤夫人徐小珠女士?”对方一怔,也以“蚁语蝶音”道:“正是!”

“女士为何到这地方来?”

“心情苦闷……”

“这我就不明白,令尊、令堂重现武林,合家团圆了,而且令尊又发现了金矿,你有什么心事?”

“心事大多也太大了。”

“在下不能与闻?”

她犹豫了一下,道:“可以,但要打发常再生走。”

“徐女士,此人以治好李悔的以脉为条件,他要金矿。如果不鱼得水道:“这有什么稀奇,同样的点数,庄家就可以吃三门。”这工夫场主忽然出现了。

此人块头大,双目如电,内家功夫已有相当火候,道:“朋友们,有什么不对吗?”

鱼得水道:“没有什么!”

徐小珠道:“贵赌场有假赌!”

场主道:“女士抓到了没有?”

“差不多!”

“既然没有当场抓到,请不要信口胡说!”

徐小珠忽然离座,走出了赌场后门。

鱼、常二人跟着,一直出了此镇。

常再生道:“不必去了!”

鱼得水道:“对,徐女士,就在此交接吧!”

徐小珠道:“请问这位贵姓?”

鱼得水道:“在下姓张。”

“你以为能自我的手中拿走这东西吗?”

“怎么?你要赖皮?”

“不妨!”常再生道:“如她失信,我收拾她!”

徐小珠道:“你是何人?管得了这闲事吗?”

常再生道:“当然管得了!”

徐小珠出了手,常再生为名医,也是高手,立刻接下,但徐小珠目前是顶尖高手,攻势凌厉无匹。

嘴再生在三十招后就守多攻少了。

鱼得水道:“女士出尔反尔,欺人太甚,在下不能坐观,兄台,我来帮你!”

两人双战徐小珠,她自然不行。

就算她独战鱼得水也未必成。

只是鱼得水和她有某种默契,打得逼真却无杀机,这工夫鱼得水把她震退了三步。

“好,好!我拿出来。”

鱼得水道:“这还差不多。”

“但我有个条件。”

鱼得水道:“什么条件?”

“此图给你,我没有放说,谁叫我技不如人呢?但绝对不能落入满人之手,那就等于资助他门侵犯明朝了。”

鱼得水鱼得水道:“这一点请放心!在下的身手不能算高,但女士刚刚试过,却也不便自非薄!”

“还有一点,你赢的银票要退还我一半。”

“这……”鱼得水看看常再生,常微微点头。

鱼得水道:“就这么办!”立刻退还了一半的银票。

李侮和小熊、小郭在附近偷听。

小郭道:“鱼老大这么干啥?”

李悔道:“一定有他的道理。”

小熊道:“那是徐小珠呀!汤尧的老婆。

李悔道:“对!是她!”

小郭道:“他们在交接什么?”

李梅道:“八成和金矿有关!”

徐小珠自袖内取出一个布包,包内有一张褪了色的羊皮,羊皮上用火针刺成一个图案,交给鱼得水”

鱼得水眯着眼道:“女士,是真的吗?”

徐小珠伸手要抢回去,鱼得水闪开。

徐小珠道:“是假的,对!你还给我!”

鱼得水道:“好,好,我信了就是,女士请便吧!”

徐小珠道:“你说你姓张,名字呢?”

“我们赌钱是各凭本领,赌友之间还要通名道姓、报出身份,或者门派、家谱吗?”

“我是怕你保不住它。”

“女士放心!在下有把握。”

“他是你的什么人?”指指常再生。

鱼得水道:“朋友。”

“原来你们是自己人却装着不识的样子。”

鱼得水道:“还不是为免误会!”

徐小珠一字字地道,“如此图落人歹人之手,我不会放过你的!”说毕,扭身疾驰而去。

常再生耸肩笑笑,道:“小子,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