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27回

作者:李凉

这是白雨亭的墓。

当初鱼得水还来参加过葬礼。

如今墓上已生了蔓草,人世沧桑,令人浩叹。

鱼、李、小熊及小郭来到这儿,还带了工具。

“小熊、小郭,偏劳两位……”

小熊和小郭拿起铁锹开始刨土。

李悔道:“哥,你以为白雨亭未死?”

“是的。”

“万一有具胎缕呢?”

“那也不能证明他未死……”

“怎能证明他死了抑是未死?”

“即使只有骷髅,我也能认出来。”

不久,土刨开,露出了棺木角。

就在这时,夕阳下来了一人,远远即可看出是个女人。

近了已可看出,非但是个女人,还是个年轻尼姑。

她正是出了家法名了意的尼姑——白芝。

鱼得水有点尴尬,道:“白芝……”

“阿弥陀佛!贫尼了意,请施主不要再唤俗名。”

“了意,你今天来此……”

“贫尼常来家父墓上拜祭,今日适逢其会。”

鱼得水道:“了意,你别见怪!”

“贫尼不能不见怪!不知鱼施主在此干什么?”

小郭道:“在此干什么?你没长眼睛?何必顾左右而言他?自然是掘墓了,但请放心,不是偷坟劫墓的。”

“当然,施主们不会作那种事,只不知施主们要干什么?”

小熊道:“传说白老头没有死却装死!”

了意道:“仅凭道听途说,就掘人的墓?”

“这……”小熊道:“墓掘过了再埋起来,也不会弄坏了什么,至于风水嘛!白老头一生中没作过好事,也算报应!谅这儿的风水早就破了。”

“放肆!还不快住手!”

鱼得水道,“白芝,我们有可靠消息来湖,说令尊仍活在世上。”

“鱼施主会信这些谣言?”

鱼得水道:“好在掘开一看便知!”

白芝道:“施主乃是正人君子,应该知道毁人墓穴是缺德的事,现在下令停掘还来得及。”

“我以为,为了证明令尊的清白,看看也无妨。”

“如果别人掘令尊之墓,你也以为无妨吗?”

“若是事实确有需要,我也可以答应。”

“风水破了你能负责?”

“有所谓:有福之人这葬元福之地。风水和后代的子孙心地行为有很大的关连。白芝,原谅我吧!”

白芝愤然不出声了。

棺木上半段出土,鱼得水把两潭白干酒交给小熊及小郭,打开棺盖大量向内喷洒。

它可以驱除恶臭。

也许是土地干燥,遗体居然未腐烂,而且衣帽完整。

鱼得水一怔,立刻就有极深的歉意。

仅凭传说就掘人之墓,的确有点……

只不刨顺仔细一看,突然发现了破绽。

“白芝,你是说这就是令尊?”

白芝大声道:“施主何必无事生非?人已死去,也不得安宁,摸摸自己的良心吧……”

鱼得水道:“你过来看看!”

“不用看,也没有必要,只要遗体在棺内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遗体在,但不是令尊!”

“你放……”本要说脏话,立刻收回道:“你是君子,不要再倒行逆施!快盖下棺盖埋了吧!”

“你过来看!”

“看什么?”

“你过来嘛!总不会不敢看吧?”

白芝不想过去,但转念一想,过去又如何?

她立刻走到棺边向内望去,不由心头一震。

这人本是稍圆的脸和白雨亭精瘦的三角脸不同,不过她以为人死之后,面上肌肉收缩,会变成瘦削的脸型,但是这人居然仍是圆脸,和生前完全一样。

没有人知道此人是谁?

白雨亭和白芝都不会杀死一个熟面孔的人来充数的。

只不过一眼即可看出,此人不是白雨亭。

鱼得水道:“白芝,你还要狡辩说此人是令尊吗?”

白芝实在是无法狡赖了。

因为白雨亭本就精瘦,两肋无肉,此人却是微胖的。

此人身高也显然比白雨亭高出许多。

白芝大为惊异,失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你难道会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天哪!这误会可就大了!由于我刚才阻止你们挖掘,你们一定会怀疑我知道什么秘密,”

鱼得水道:“这只怕是必然的了。”

白芝扭身就走。

鱼得水大声道:“你们父女真正是不可救葯了!一个诈死,一个假出家……”

白芝回产砂向他注视了一会,不久就不见了。

鱼得水以为这眼神极有内容。

此刻原野上暮色四合,天已黑下来。

李悔道:“她居然知道我们要掘墓。”

小熊道:“八成时时在监视我们!”

鱼得水道:“那也未必,可能白芝就住在此墓附近。”

李悔道:“如今我们已经揭开了这秘密,他们会不会杀我们灭口?或者猜想到图在我们身上?”

鱼得水道:“这都是必然的了。”

小熊道:“这个老小子真不是东西!”

墓重新弄好,四人正要离开,果然大敌已临。

有“九龙治水”龙氏兄弟、侏儒、“瞽驼”西门狂、麦高及李双喜等人。

鱼得水估计,绝对接不下来。

原因是两小上次受伤,尚未完全复原。

瞽驼道:“鱼得水,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只要你们把图拿出来,我们决对不难为你们。”

鱼得水道:“什么图?”

“少装蒜!就是金矿图!”

鱼得水道:“我要是有图,早就交给明廷了!”

瞽驼道:“我们已可证明,金矿图八成在你手中,因为邝真的死绝对和金矿图有关!”

小郭道:“其实最值得怀疑的是这侏儒!”

侏儒冷冷道:“你敢胡说!”小郭道:“你们想想看,他以‘菊夫子’徐世芳再投胎转世为幌子,居然把徐妻邝真朦住,如果邝真确有金矿图,不是早已给他了。?”

小郭说的合情合理,众人一齐向侏儒望去。

侏儒可受不了哩!大声道:“别用这眼光看我!”

由于侏儒的地位特殊,其他人都移开了目光。

瞽驼道:“也没有什么,只是因为你和邝真还睡过觉,夫妻久别重逢,他又不知你是假的,一旦做了那事,也就没有保守秘密的可能了,所以他们以为你可能……”

“西门狂,你少在我面前卖狂!”

西门狂笑笑道:“西门狂这名字叫了二十年了,怎么样?你能拔下我的老二当锣槌用吗?”

小熊和小郭拍手叫好。

小熊道:“当锣槌用多可惜,要是切成丝拌上一盘‘肉丝拉皮’你们尝尝看,风味一定绝佳!”

他们的内战暂停止。

他们毕竟是来对付鱼得水等人的。

李悔道:“‘替驼’的话不错,侏儒嫌疑重大。”

西门狂道:“你们休想再挑拨了,上……”

侏儒的对象自然是鱼得水。

这些人当中,自然以他为高。

这也是“瞽驼’西门狂所不服气之处。

西门狂对付李悔,试问两小如何对付‘九龙治水”?

何况还有麦、李二人。

这二人早已发誓必须干掉两小灭口,二人以前吃两小的亏也不少。

小熊以为,如果麦、李二人倒戈相向,这边也许还能渡过今夜的危机。

小熊道:“慢着!”

侏儒道:“啥事?”

小熊道:“有件事我要告诉各位。”

麦、李二人目注小熊,就怕揭他们的疮疤。

只不过此刻小熊的目光并不触碰他们二人。

“瞽驼”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们虽不是好人,但至少有你们起码的格调和身价对不对?”

“瞽驼’道:“对!你到底要说什么呀!”

小熊这才向麦、李二人瞄了一眼,道:“二位,要不要说出来,那可就看二位是否能临危帮忙了。”

麦、李二人当然知道小熊是对他们说话。

意思是:要我不说,你们就倒戈相向,要不,马上就抖出来让你们无脸在武林中混下去。

麦、李二人的眼珠子都红了,一交眼色,双双扑上。

两小心意相同,同时厉声道:“你们一上,我们就车转你们一个天昏地黑……”他们掌心各托了一个小球。

麦、李二人知道他们二人有火器。

连侏儒也知道他们常用火器。

麦、李二人急忙打住。

小郭道:“你们中有人对‘分桃断袖’特别有兴趣的……”

麦、李二人还是冒死扑上了。

原来两小手中的东西不是火器。

只是两个果核,两小不能不掷出。

掷出后麦、李二人一闪,果核落地滚出老远。

小熊摊摊手道:“最近常下雨,八成是潮湿了!”

小郭道:“不要紧,反正我们还有。”

二人各抱了一把果核,小郭道:“大把大把地撤,我就不信都潮了而不响,那可真是有鬼哩!”

李悔对“瞽驼”,未出三十招即告不支。

鱼得水对付侏儒反而颇为轻松。

麦、李二人恐怕因他们二人冲动而使别人受伤,所以迟迟未动手。

龙老大道:“怎么?两个小崽子真会火器?”

李双喜道:“的确,过去常用。”

两小也太天真,以揭穿秘密威协麦、李二人,使他们倒戈向他们自己人猝然发难,这太不可能了。

无论如何,他们没有这份胆量。

他们宁愿得罪鱼得水这边的人,况且他们真的恨两小人骨因而二人不会改变主意仍然扑上。

他们以为只要不被击中身上就不要紧。

事实上如果这是真的火器,相互碰撞就会炸开。

两小只好以果核作暗器,却一枚也未射中敌人。

到此,二人的西洋镜已被拆穿了。

当然两小在十招内就陷入了危险之中。

“九龙治水”龙氏兄弟还没有出手呢!

麦、李二人想速战速决,在二十招内把他们杀死,封住他们的嘴,这秘密也就无人知道了。

汤尧一看不妙,抽空过来助李悔,才一招就逼退“瞽驼”,再助两小。

麦、李二人正要下煞手,麦、高屁股上忽然被踢了一脚。

踢他的人是小熊,道:“是不是正好踢在那颗红痔上?”

麦高更加狂怒,这工夫侏儒又缠上了鱼得水。

鱼得水不能援手,李悔和两小立刻就有杀身之己了。

“啪”地一声,小郭被李双喜砸中背上一掌。

这一掌立刻把他砸出三步,仆在地上。

小熊正要抖出他们的秘密,被麦高一脚跺在小腹上,口鼻中立刻淌下大量鲜血,倒退五步。坐在地上,显然二人都不大可能站起来了。

小熊抹去口中血渍道:“他们二人有同性恋行为,麦高他……他总是……扮演母鸡……”

“砰”地一声,被麦高一脚踢出七步以外。

就在麦、李二人几乎同时提起脚要一下子打发两小上路时,突然自山沟中冒出一朵云来。

说云不像云,但至少不像雾。

因为雾是白的,永远也不会是黑的。

这云却是乌云,很快地就把现场笼罩起来。

这片云对鱼得水来说是不会陌生的。

但其余诸人任何一个也未见识过。

因为在乌云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只闻“砰啪”声不绝于耳,先是侏儒栽出乌云之外,右臂已提不起来了,显然受了伤。

接着是“瞽驼’右眼紫黑,眼角淌下血丝。

这当然也受了伤。

然后是龙氏兄弟个个鼻青脸肿,踉跄而去。

最后才是麦、李二人捂着肚子,噙着一嘴的鲜血,摇摇晃晃栽出乌云之外,鼠窜而去。

这工夫这片乌云才开始移动,很快地又移到山沟中,四小的身子才显示出来,他们也很狼狈。

两小仍躺在地上,但已醒来,似乎觉得很有意思。

鱼得水发害散开,李悔也口角淌血。

鱼得水跪下大呼道:“师父……师父……”

并没有任何回应,到山沟边沿一看,那还有乌云?

李悔道:“得水,是令尊吗?大概当今武林,除了他老人家也不会有任何人能一举重创这些高手了!”

“十之八九是家师。”

李悔道:“侏儒也会‘吞云吐雾’功,看来他是不敢显拙了。”

鱼得水道:“一分功力,吐一分的云,有一分的浓度,此乌云中伸手不见五指,是家师的特有绝技。”

这工夫两小道:“我们口中各被放了一颗葯。”

李悔道:“八成是梅老前辈,还不拜谢一番!”

两小爬起向沟那边拜了三拜,小熊道:“老前辈,您老人家来得正是时候,以后再有这场面,还请老前辈及早大驾光临,不吝赐教!”

李悔笑骂道:“差点死了!还有心开玩笑,刚才他们这些人蜂涌而至,就没打算留我们的活口。”

鱼得水道:“阿悔,你的伤呢?”

“我也服了一颗葯,这葯效奇速,内伤虽未痊愈,却已经稳住不痛也不吐血了……”

“那还好!”鱼得水道:“刚才若非家师现身,咱们有十条命也完了!小熊,刚才你说麦、李二人有什么秘密?”

两小大笑,本不想说,后来还是说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