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03章

作者:李凉

鱼和汤二人遇上了小郭和小熊。

小熊道:“今天晚上有一个盛会,让大家开开心。”鱼得水道:“又是什么鬼名堂?”

小郭道:“他没有什么好点子!”

鱼得水道:“小熊,我可要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太离谱,我的朋友不容许胡作非为,除非不作我的朋友。”

“不……不会太离谱的!”小熊道:“在你们二直面前,一位是‘猎头汤’,一位是‘一把抓’,我敢吗?”

鱼得水道:“到底是什么把戏?”

小熊道:“到了晚上就知道了。”

二更稍过,小熊带路来到此镇后街一个民房门外叫开了门。

小熊道:“我们是在任大侠的好友,特来致贺。”

小熊还扬扬手中提的礼物,一共是三大盒。

司阍人皱皱眉头道:“家主人的喜事根本没有宣布,更未发出喜贴,四位贵客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小熊道:“这就叫旧交情不同呀!”

“是……是的,除非交非泛泛,家主人是不会说的,请进来吧!”

于是把四人让人客厅之中,还送上茶点。

小熊道:“老管,你暂时也不必惊动大清见,待会他们两口一度春风之后,我们再去闹新房,给他来个意外惊喜。”

司闻人信以为真,自去弄了几道菜和一罐名酒送上自去,四人就吃喝起来。

汤尧道:“这是干啥?”

小熊道:“先喝几杯再说如何?”

鱼得水道:“不知是什么臭味一直不散!”

小郭道:“没有呀!我就没有嗅到!”

他和小熊是穿一条裤子的,花稍百出,也可以说是偏激过火。

鱼得水道:“这儿的主人姓任?”

“对!”小熊道:“他叫任大清。”

汤尧道:“他不就是‘云中龙’任大清?”

“对,就是他!”

汤尧道:“小熊,你的交际很广呀!任大清虽不是什么一流高手,在中原一带却也颇有些名气。”

小郭道:“小熊攀上高枝哩!人往高处走嘛!”

鱼得水道:“此人有点名气,却是‘茅厕坑吹喇叭——臭名在外’。”

就在这时,内院中传来了争吵声,显然是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在争吵,老的是男的,小的是女的声音颇大。

这时小熊抹抹嘴道:“各位,是闹新房的时候了!”

众人莫名奇妙地跟入内院,而且登堂入室。

这是个新房,还点着风烛。

男的五十左右,女的十七八岁,两个上身都赤躶着,正好这时男的在女人脸吐了一口痰,道:“我讨的是一个俏妞,怎么会变成一人丑八怪?”

女的道:“你虽丑,配你这老甲鱼也凑合哩!你刚才不是还搂着我说我是小宝贝、小心肝吗?”

这少女一脸的铜钱大的紫麻子,一眼大一眼小,两片嘴chún上下翻飞。

就在这时,四人入屋。

任大清一惊道:“你们是……”

小熊道:“闹新房的!”

任大清道:“可是我不认识你们?”

小熊道:“我们认识你就成了,而且还带来了礼物,请你当场品尝一下……”

小熊示意叫小郭打开礼物盒子送到床前。

任大清一看,连忙掩鼻道:“小王八蛋!你八成是活腻了吧?你知不知道我什么人?是不是不知道?”

小熊道:“你不是‘云中龙’任大清吗?”

“既然知道,你还不快滚!”

小熊指指鱼、汤二人,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二位是谁?”任大清道:“我管他们两个人是谁?”

小熊道:“一位是‘一把抓’鱼得水,另一位是‘猎头汤’汤尧,你看这两个鸟人比你这个鸟人又如何?”

任大清面色骤变。

这正是所谓:人的名,树的影。

一般人不知个中秘密,只知道“猎头汤”的名头很大。

尤其是一些作过亏心事的人。

任大清道:“原来两位名人在此,任某失敬了!”

汤尧道:“好说!”

任大清道:“几位何不请到面前喝几杯?”

小熊打了个饱嗝,道:“爷们已经叨扰过了,是门房临时做了几个菜,还有一罐绍兴酒吃饱了才来闹新房的。”

任大清道:“在下以前不认识几位!”

“现在不是已经认识了吗?”小熊道:“你老兄的万贯家财是怎么来的?大家心照不宣今夜要谈的是你玩女人弄小老婆的事。”

“姓任的家当与别人何干?”

汤尧冷冷地道:“如说无干,却也有干,你开了一家妓院是不是?而且名字很好听,叫着‘热被窝’!”

“这……”任大清不怕鱼得水,反怕汤尧道:“是又如何?只要是官家许可作的生意,谁都能作。”

小熊道:“对!只不过你却利用这妓院把弄来的女人玩过之后送人院中的零卖,好的留下作妾,你已有小妾七人,玩过送入妓院的有没有六七十人?”

任大清也不是好惹的,他的容忍已到了尽头,“猎头汤”虽然唬人,他却也不便太窝囊,道:“有又如何?”

汤尧道:“既然有,我们就没有白来!”

“没有白来又如何?”

“叫你的脚后根朝北——难(南)看!”

“狂妄!你以为姓任的是块泥巴,高兴怎么捏就怎么捏?”汤尧笑笑道:“差不多!”

任大清自床上跃起时,竟自枕下抽出长刀,凌空砍了五刀。

“云中龙”当然是以轻功见长,这五刀在空中砍出得好像只有一刀,他本是砍向汤尧,热闹刀的却是鱼得水。

鱼得水接刀,任大清更加有把握。

虽然有把握,五刀全被人家闪避,而且游刃有余。

任大清眯着眼,又连扫七刀,最后一刀突然扫不动了。原来刀背被人抓住,怎么用力拉扯也抽不回来。

任大清的一张脸变成紫酱色。

小熊道:“你任大侠具健忘,他的绰号就叫‘一把抓’呀!”鱼得水手一松,任大清“蹬蹬蹬”连退五步,坐在床边上。

乖乖!连姓鱼的都这么厉害,这“猎头汤”还了得?刚才寺亏是姓鱼的出手,要是姓汤的……小熊道:“姓任的,你这块料子只配这位姑娘,所以你应该遣散所有的小妾,把这位姑娘扶正为大老婆……”

“你……”任大清大惊。

小熊道:“你听我说,先不要急嘛!你一生玩的女人太多,黑的、白的、肥的、瘦的,可以说尝遍了天下的‘三鲜’,于尝尝这道素食‘麻婆豆腐’,一定别具风味。由于你刚才行凶动过手,所以你除了必须娶她之外,还要在这三盒礼物中各尝一口”

任大清气得浑身发抖。

尝盒中的礼物和他必须娶这麻面丑女为老婆是同样地无法忍受,也可以说作不到的,可是……他怕“猎头汤”,他虽然未必会猎他的头,把他弄残了也和死了差不多,刚才是八九醉,上了床就干,折腾了近一个时辰,酒醒了一半才发现是个丑女。

小熊道:“由于尚未听说你强姦女人,只是花钱卖来,玩过往妓院一送,罪不至死,所以不猎你上面的头。”

任大清呐呐道:“你……你说什么?”

小熊道:“上面的大头虽然可以免猎,下面的小头嘛……”

任大清的眼珠子都红了,他何时受过这气?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真的下面被“猎”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他知道八成是这小为他换了个丑女。

小郭道:“任老兄,你可别以为这是开玩笑,你要是不娶这姑娘,也不遣散那些小妾。下次非但要猎你的‘小头’,还要你吃下三大盒‘礼物’!”

任大清沙哑着嗓音,道:“我……我答应!”

“那么就请在三盒礼中各尝一口吧!”

这礼物怎么能吃呢?任大清的五官都移了位。

小熊道:“任大侠大概是宁愿被猎去‘小头’了!其实在你的小头来说,这辈子可真是吃尽了山珍海味,就算被猎了也够本哩!”

小郭手中拿一把剃头刀,还在用拇指刮着刀刃。

任大清可算是倒了八辈子血楣,本来是弄个俊美的小妞要玩个痛快,没想到被人调了包换了一个麻女。

这还不说,硬要他吃盒中的礼物,一盒吃一口。

这是三种“米田共”,有牛的、羊和人的。

以“米田共”的浓味来说,自然是人的最浓,那是小郭的。

任大清要是有志气就该起而力战,到战死为止也不能吃这个,因为一旦传出,名誉扫地,一文也不值了。

当然,开妓院的人还有什么自尊和人格可言?他首先抖着手,自一盒中捏起一颗羊屎纳入口中吞下。

这是比较容易下吞的一种,因羊屎颇硬,不会散开。

第二是自别一盒中捏起一点牛,正要纳入口中。

小熊道:“太小了!至少也要有拇指那么大的一块。”

任大清心道:“你们这些小王八蛋可别落了单,一旦落了单而被我逮住,嘿……”他反正已经开始吃了,也不差那一点。

他吞了牛的,最后人的是最最难吃的了。

他准备了一海碗的水,抓了一把用水送下,然后把一海碗水灌了下去。当然不一会又都呕吐了出来。

临去时,小熊道:“任大清,你要记住!你今生已玩过太多的女人,也该知足了。自即日起,资遣所有的小妾,只留这姑娘一人,明年此刻我们要来看看她生的孩子。”

任大清道:“看……看孩子?”

“不错!如果你把她风干起来,她会生孩子吗?”

任大清道:“我照作就是了。”

“如果口是心非,明年带来的礼物不是用盒装,而是用桶装。”

在鱼、汤、熊、郭之中,以汤尧的年纪最大,也不过二十七岁。老实说,虽然有的作了捕头,有的是大夫,却仍是童心未泯。

离开此镇,四人迎着朝阳。

鱼得水道:“这么胡搞,我以为很无聊,国家到此地步,咱们也该出点力才行。”

小郭道:“咱们杀贼去!”

小熊道:“杀那一拨贼?”

“当然是李闯李自成!”

小郭道:“还有满人呢!”

鱼得水道:“小汤,我以为怀宗(即崇祯帝)已死,还有潞王及福王尚有可为,咱们该为他们出点力。”

汤尧道:“史可法本拥潞王,却扭不过马士英及院大铖,只好勉强拥福王由崧,如由崧能力精图活,也许仍可有为,而他们目前最缺的地却是粮饷。”

“对!”鱼得水道:“有了粮饷才有兵源。”

小郭道:“咱们要去弄钱。”

这工夫忽然有女声自林中道:“那要看你们要弄大钱还是小钱?弄小钱容易,弄大钱嘛!非我不可!”

小郭道:“姑娘好大的口气!”

这工夫林中走出一人,正是李悔道:“口气大没有用,要亮出一手才行。”

鱼得水当然认识此女,正是故意弄断裤带那个。对她自然不欣赏,却觉得可惜,这么好的外貌,行为却如此这差。

鱼得水道:“姑娘似乎不会有什么正经点子。”

李悔道:“鱼大哥,你们的点子正经吗?”

小熊道:“什么点子?”

“你们整任大清的点子就光明正大吗?”

小郭道:“你也是女人,任大清是个玩弄女人的婬魔,玩了就送往妓院,你居然还会同情他?那你何不找他玩玩!”

“小郭,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弄钱的秘密!”

小郭不疑有诈走了过去,李悔扬手就掴了他一个耳光。

小熊大吼一声扑上,因为他们二人交情厚,不甘好友被打。

鱼、汤二人却知道李悔和熊、郭二小一样,走了偏锋,但她不会重伤二人,似乎她的身手也不怎么高。

二人对付李悔,十五六招也不见胜败。

鱼得水道:“算了!不要打了!”

汤尧也道:“小郭骂人,挨一巴掌也是罪有应得的。”

三人停手,小郭道:“臭丫头,你欠我一巴掌!”

李海道:“谁也不欠谁的了!”

汤尧道:“你说你能弄大钱是不是?”

“多少才算大?”

“你以为多少才算多?”

汤尧道:“如果用之于一人或一个家庭,一百万即为大。”“要是用于数十万大军的军粮军饷呢?”

“数千万两也不算多。”

李海道:“咱们就去弄数千万两。”

汤尧道:“姑娘的口气的确太大了。”

“口气不大,不是一试便知吗?”

小郭道:“我看连试也不必试,你只是个女贼!”

“对!我是个女贼,甚至我是吃喝嫖赌抽,坑骗拐带偷样样都来,但这‘嫖’字却只能用到男人身上。”

小熊道:“你在鱼、汤二位面前最好少玩噱头!”

李海道:“要是为了你和小郭两个,请我来也不来!”

小郭道:“少拍马尼!鱼得水看不上你这烂货!”

李悔道:“小郭,你最好留点口得,我的行为偏激我承认,却绝对不滥,甚至到现在还是……”

“原封未动?”

“当然!”

“试试看如何?”

“你还差得远,只有鱼大哥可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