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04章

作者:李凉

鱼、汤二人见过史大人,受到礼遇与赞赏。

史留二人在身边,二人称报国不一定在大人身边,鱼得水问及有人盗出福王的字画及“铁卷山书”栽赃潞王之事,史称是福王阴谋,不过是打击潞王威信。

不过,如今福王已登了大位,潞王韬光养晦,不行无谓之争了。汤尧道:“大人以为复国最大的障碍是什么事、什么人?”

史可法叹道:“福工性好逸乐,毫无忧患意识,长此下去,想援东晋与南宋偏安南方一隅达百年之久的往例绝不可能。

甚至对人方面,我最恨马士英和阮大铖,他们利用弘光帝的昏庸无能而营私,国家如亡,即亡在这二人身上。”

鱼得水道:“大人对吴三桂的看法如何?”

史可法怒容满面,道:“为了一个女人而引清兵入关,可以说是自古以来最可恨的卖国贼,无耻之尤!”

二人辞出尚书府、和熊、郭两小及李悔会合。

李悔道:“听史大人之言,马、阮、吴三贼不除,大明复国无望。”

鱼、汤二人点头道:“的确如此。”

李悔道:“咱们何不顺便行刺马士英和阮大铖二人。”

熊、郭二人首先赞成。

鱼、汤二人考虑之下,认为可行。汤尧道:“李姑娘可有行刺的计划,须知他们二人身边必有高手保护,见到他们也不容易。”

李悔道:“仿谒见史大人献金之法,即可见到他们。”

“献金?”鱼得水道:“咱们现在手头已无巨款了,鸡零狗碎地他们不会看上眼的,而这里又会有赌场。”

李悔道:“小郭是作无本生意的能手。”

“怎么?在史大人管辖区内作案?”

“不,我们到马士英及阮大铖区内大动手脚。”

鱼得水道:“偷了他们的巨款再献给他们,那不是搬砖打脚?”

李悔道:“我们先不偷马、阮二人府中财物,而偷他们的党羽的财物,他们的钱大多是贪污营私而来,失去巨款绝对不敢声张的,人家会问,如你为官清廉,每月薪资扣除开支,那有如此多的巨款?”

鱼、汤二人以为可行。

他们先到达马士英的辖区内。

他们选定了马的心腹党羽如赵其杰、田卿、杨文总及张执中等人下手,据估计,这四人即有亿两以上。

鱼、汤和李悔天人各选一目标各自下手,熊、郭二人一起到田卿府去。

田卿是监连使,这正是肥缺,府第共五进,广厦千间,奴仆数百,光是妻妾就有十三个之多。

熊、郭二小当然也不是光会胡闹,不办正经事之辈。

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而且绝对不能被俘。

一旦被俘就要自绝,以免受刑不住招出鱼、汤二人。

他们二人已经商量好,所以二人十分谨慎小心。

二更尾三更初,他们就自后侧潜入田府之中。

他们二人并不知道回府内的情况,本想擒住田府的一个重要部下如账房或内总管什么的,事逼部金库所在。

但他们误打误闯,正好遇上田卿的心腹内总管对外总管道:“田大人今夜和友人商议公事,四更前不会结束。”

熊、郭二人不知因卿和友人议事的地方在何处?正经跟随二位总管之一制住逼问,但一转眼就不见二位总管。这大宅院落多,错综复杂,极易迷失。

两小转得转着,来到一个颇有气派的院中。

这儿的戒备一看就知道比别处森严,正好这工夫三人一起走来,两小听其步履声,即知不是庸手。

一时情急,闪于这院内,但仍怕被发现,乃进入屋中。

那知内间传来莺声燕语道:“是大人吗?贱妾已等待多时了!”

两小不由一惊,这女人已经听到声音了。

这工夫,另一年轻女人道:“奉大人之命,贱妾水仙和玫瑰一起侍候田大人,已经沐浴薰身过了!”

古人没有香水,是用一种薰笼使衣服及身子有香味,以便取悦男人,但大多是大内及宦官世家才有资格。

两小大为焦急,不回答就会被拆穿而呼叫有贼。

二人是不容易逃出回府的。

两人耳语一番,立下决定,随机应变,也只好客串一下,两小并非好婬之徒,却也不是什么鲁男子。

小熊“嗯”了一声,立即进屋。

由于屋中无灯,立刻匆匆脱衣就上了床。

田卿才三十九岁,在这方面有过人之长,所以往往耍两个小妾侍候他,世上的确有这种性慾持强之久。

如明初开国功臣名将常遇春,南征北剿,帮朱无璋打天下,每天必定数次,所以军中必带健妇数人。

有时未带女人,就以母牛代之。

军中带女人,也是明太祖特别准许的,但别人不成。

田卿几乎每夜必要小妾待寝。

当然,他玩的女人并不一定有名份的妻妾,有的是部下献上的民女,他出手大方,玩过后赏赐颇为丰厚。

今夜的水仙和玫瑰,是他所有的小妾中最美貌的。

小熊上了床,就搂住一个。

屋中无灯,天上又无星月,不会被看出。

此刻小郭在床下已脱了衣服等待换班。

小熊和玫瑰玩过之后,拍拍床边,暗示小郭轮到他了,二人立刻技巧地交换。小郭上了床,水仙已迫不及待。

原因很简单,水仙在一旁观戏,自然性趣大发。

小熊和小郭年轻精力充沛,把二女侍候得服服贴贴。

正因为他们太狂烈,有如生龙活虎,和田卿的举措大不相同,水仙发觉不对,道:“你……你不是田大人!”

玫瑰也不由一惊,因为她在一边看戏,也觉得不像田大人,以田的年龄来说,就算性力过人,毕竟已是中年。

中年人在这方面是细嚼慢咽的,不像小伙子那样猛烈。

所以大多数女人喜欢中年以上男性的体贴与温存。

水仙也道:“对,你不是田大人,你是什么人?”

“小声一点!”小郭道:“我是什么人,已经不重要了。”水仙道:“为什么不重可,你是个色情骗子。”

小郭道:“我不是专门来殖你们的,只可惜你们把我当作了田卿,若不顺水推舟上床,你们必然发觉而呼叫!”

“你到底是谁?”

“应该说是我们。”床下的小熊也道:“我们二人平分秋色,把二位侍候得服服贴贴,也算有缘,对不对?”

“我们一叫,你们二人就没命!”

“对,但你叫出了半声就会停止呼吸!”

两女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人,玫瑰道:“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要进入金库中干一票,反正田卿有的是造孽钱,你们指点金库所在,对你们也有好处,如果嚷嚷开,田卿如知你们和我们玩过,他会甘心戴绿帽子?”

这句话震住了二女。

田卿当然不会甘心自己的爱妾被别人玩了,只不过带这二人去开金库,却没有这个胆了。

小郭道:“如不答应,我们只好打发你们上路!”

两女见小郭手中有寒芒森森的匕首,怎会不怕,玫瑰道:“水仙,我们答应了吧!”

水仙道:“虽然我们知道银库所在,却没有钥匙!”

小熊道:“钥匙在何人手中?”

玫瑰道:“当然是在田在人手中。”

小熊道:“别人没有钥匙?”

“没有,而且共有三道门。”

小熊道:“田卿和友人密议相聚之处在哪里?”

水仙道:“在这院中西边一个跨院中。”

小郭道:“金库呢?”

“就在那密室中。”

两小制住了二女的穴道,普通女子不会解穴,大约天亮后穴道会自解。二人去了密室,小熊恨有妾的人,绝不会轻饶他们。

正因为如此,他使用了迷香。

这迷香是鱼得水绝对不许使用的,小熊和小郭自然听他的,但对田卿这种纳妾十余人之多的色魔,就不客气了。

他们迷倒了田卿和他的友人,取得钥匙。

他们把库中的银票、金条和珠宝搬走大半。

事后又把钥匙放回四卿身上。

且说李悔的目标是赵其杰,此人是阉祸魏忠贤的余党,魏虽伏法,党羽未清除,实为明朝败亡的另一原因。

因为魏忠贤红极一时,那档口真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皇上被他朦蔽,朝中大臣敢谏的都被他们除去,所以剩下的不是噤若寒蝉,就是变成他的党羽。

声势之大,居然有人建议他死后配享孔子,真是笑话。

这样贿赂公行,卖官鬻爵的巨姦,他死这后并未诛连太多党羽,真是一大疏失,乃种下了祸根。

赵其杰的家当比田卿还多,那是在魏忠贤时代就歙聚弄钱了。李悔混入赵府,不久就找到了赵其杰。

此人颇为风雅,正在书房中作画。

就在此时,忽然出现了一个美貌少女。

赵其杰也好色,也可以说,人一旦有势有钱之后,不好色的太少了。

赵其杰道:“姑娘何人?”

“我和你们人类不同。”

赵其杰一怔道:“姑娘是说你不是人类?”

“不是。”

“那姑娘是鬼?”不由毛骨悚然。

“不是,狐仙!”

赵其杰上下打量,有点不信,道:“姑娘别开玩笑。”

李悔道:“不信你们闭眼一会试试看。”

赵其杰道:“为什么要闭眼?”

“因为你睁开眼以后,我就不一样了。”

赵其杰不信这分邪,闭上眼睛,但一会就睁开来,因为他怕这女人弄鬼,趁他闭眼向他施袭。

那知睁眼一看,居然是下体赤躶的。

下体赤躶,却看不到最紧要的部位。

上衣恰恰遮住了紧要部位。

李悔慢慢走近,道:“妾前世与大人有缘,今生特来报恩,以蔗枕席,大人请勿以贱妾卑微视之。”

赵其杰婬心大起,只见李悔翩翩起舞,玉腿全躶,似脂如玉,衣衫飞旋,玉腿轻掠,时隐时现。

赵其杰如痴如醉,不久在座上昏昏入睡。

他这一睡,直到天亮才醒,醒后大惊,还没有想到其他,真以为是狐仙来此报恩,自蔗杭蒿的。

他发现库存银票及金银失窃,却是数日之后了。

至于鱼、汤二人,当然也得手了。

五人所得计一亿三千余万两,他们决定马士英及阮大铖各出一百两万作为军费,因为全部献给他们,可能纳入私人的腰包内。

首先,他们投刺去见马士英,当然是以献金为谒见目的。

那知马士英推帮要公,由部下代为接受及嘉奖。

鱼、汤二人大为失望。

他们再去见阮大铖,投刺献金五百万两,要求亲自献予阮大人,阮大铖居然答应了,鱼等大喜。

阮大铖接见鱼、汤二人是在花厅中。

此人身边有四个卫士,一看眼神就知道不是易与之辈。

“小人鱼寿和唐青有监于国家在危难中,决定将家财拿出一半献与国家,请阮大人代叫,为数笺笺,希望能抛砖引玉,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鱼得水端着银票走过阮大铖之座位,阮身后四人左右各走出一人,道:“不必前行,交我们转呈即可。”

鱼、汤二人也曾想到这一点,二人一交眼色,鱼得水收起银票,就向二武士狠攻而上,汤尧扑向阮大铖。

阮大铖是光录寺大夫,不应养有死士,但他知道树敌太多,不能不防,所以这四人都非庸用。

鱼得水对付这二人,尽管这二人了得,却非鱼得水的敌手。

汤尧被另外二人挡住,都撤出了兵刃。

汤尧虽然攻多守少,却无法接近阮大铖。

只不过鱼得水还是得手,伤了一个,立刻扑向正要溜出门外的阮大铖。鱼得水一刀凌空扫下,那知门外突然射进一人。

绝对想不到,这个人竟是个身手奇高的蒙面人,手执黑黝黝的短棒,接下了鱼得水零部件空的一击,阮大铖竟然逃出厅外。

鱼得水觉得这个用短棒的蒙面人的身体有点眼熟。

这人的短棒招术奇诡,凌厉无匹。

加上又来了三四个,二人渐感不支。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出现了一个女郎,竟是李悔,立刻扑向蒙面人,且对鱼及汤“蚁语蝶音”道:“一有机会就走!”

蒙面人把鱼得水震退两步,正要攻向李海,李悔的裤带“叭”地一声断了,裤子落地。

蒙面人不由一震,这奇景平生仅见。

鱼得水虽然极讨厌此法,却也没有耽搁,穿窗而出。李梅扭身跃出门外,还扬手丢出一件东西。

蒙面人抓住,竟是一条女人的大红内裤。

蒙面人丢出,另一个接住还嗅了一下。

这么一折腾,鱼、汤等都已经脱出了阮府,回到秘密住处。鱼得水道:“想不到一个光录寺大夫府上居然有此高手!”

汤尧道:“老鱼,我隐隐觉得这蒙面人很熟。”

鱼得水道:“的确,我也有此同感。”

汤尧道:“你不以为他的身材有点像叟白雨亭?”

鱼得水道:“是有那么一点。”

汤尧道:“除了他,谁有此身手?”

鱼得水道:“以前我从未听说他用铁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