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邪怪》

第08章

作者:李凉

第一天,他们混过去了。

第二天就被一位老太监看破,但五人立刻溜了。吴三桂一进北京城就派出大量人手找寻陈圆圆。

到了大内也逼问太监及宫女,都说已被李闯带走了。吴三桂祭过亡父,亲自带兵追出三十里。

可惜李闯已经去远了,只好怏怏而闯,他声言,不杀李闯永不罢休!他本要再追下去,可惜清廷下诏叫他回来,因为清军一进北京就要诰封。

吴三桂的功劳太大,不能不守在大内等候封赏。

这天晚上,五人集聚一屋。

这个屋子是皇眷们游乐之所,如今皇眷死的死,逃的逃,那是有人在此游乐?所以他们占此空屋。

午夜,五人当然还不能睡,鱼得水、李悔和汤尧三人都外出刺探。熊、郭二人身手差点只好守在屋中。

吴三桂身边的高手也不少,根本无法近身。

鱼得水所看到的是吴的意气风发,卖国求荣得展大志的狂态。当然也有失去爱妄的悲忿。

这道理很简单,爱妾未死,就在李自成的怀抱之中。

不过吴三桂不计较这些,也不希望她殉节。

他以为圆圆不死,只不过是希望见他一面而已。

汤尧去窥伺吴的高级部下,他们所谈论的大都是明后天清廷的封赏,谁有份谁没份的问题。

李悔各处看看,仍不忘那个太监。

她希望能找到那个太监。

他们三人都以为,暂时三人不会被发现。

此刻小郭在内间睡了,小熊却不敢睡。

他倚在二门处瞑想。

他想作妾而被残害至死的姊姊,也想到不放过蓄妾的一些男人,当然还没有忘记田卿府中的小妾玫瑰。

玫瑰的热情使他响往而心醉。

可以看出玫瑰在田卿半老之人长久的不能以偿心愿之下,偶尔遇上了一个生龙活虎小伙子的兴奋情况。

想着,想着,不由身上有了变化。

就在这时,门口好象有个人向他招手。

他还以为是小郭呢?因为深夜无灯看不清,他走过去一看,竟是一个俊美的姑娘。

也许是藏了几天,头未梳,衣未换,身上很脏。

只不过她的模样儿一点也不肮脏。

“你……你是……”

“我……我是明室内的‘采女’……”

“采女”就是皇上最低下的小老婆,在“才人”及“宝林”之下,尽管最低,她的身分也是位比县长的。

小熊可不知道什么叫“采女”。

他只知道这个“采女”很可爱,也很可怜。

“采女”道:“这位哥哥,有没有吃的?”

“有有!到里面来!”他拿出馒头给她吃。

美好的女人一旦饿了,吃相也不大好看。

吃了馒头之后,“采女”道:“哥哥,你也不是太监吧!”“对对,我不是,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的脸就知道,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

“不要说了!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什么?”

“你看你……”她指着他的下面裤裆。

这才知道刚才想到田卿的小妾玫瑰那份热情,不禁勃然而起还没有消下去,居然被她看到。

小熊道:“对不起!‘采女’。”

“我的名字不叫‘采女’,‘采女’只是我的职称。”

“你的名字叫什么?”

“我叫刘小凤,哥哥,你一定是混进来的,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吴三桂的兵和贼兵也差不多,我们的姊妹和宫女有很多被姦婬过几次。”

小熊道:“我带你出去,你怎么谢我?”

“你真能带我出去?”

“当然能!我能在此当太监鬼混,就能带你出去。”

“那不同,藏在这儿容易,一旦走动,你这假太监立刻会被人认出来!”

小熊道:“我不是那么好制伏的人……”

说完,涌身而起,上了桥头。这屋子比宫殿自然矮了许多,但由地面到梁上有一米七八。

小凤不由咋舌道:“哥,你会飞!”

“这不是飞,是武功。”

“你可以帮我出去?”

“当然!”

“如果你能,我就把身子交给你。”

“你要嫁给我?”

“不必!你是会武的人,整年天南地北,带我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也不方便,只要能出去,我可以嫁人。”

“可是你把童贞交给了我……”

“我已被皇上弄过一次了。”

小熊道:“那就是要紧了!我也不必在心情上有负担。”“是呀!反正我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你不讨厌我?”

“不讨厌!我们有时也会向往男女之间的事。”

于是小熊把她抱了起来,来到另一内间就作起云雨巫山的襄王来了。两个都年轻,办起事来很火爆。

由于床上没有被褥,床板就发出很大的声音。

小郭被惊醒,吃了一惊。。

他爬起来倾听,不知是什么声音?他缓缓走到另一房门外,由于皇宫大内任何房子都比民间的大得多,房子一大,自里面发出的声音就有很大的回音。

“吱呀……吱呀……”小郭采头一看,不由一楞。

最初看不出是小熊,心想是鱼大哥和李悔和好在此玩上了?可是一想鱼得水不可能是这种人。

仔细一看,这才看出是小熊,于是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欣赏,两人正在慾仙求死的档口,也未看到他。

直到gāo cháo已过,“采女”醉眼但松地睁开眼时,才发出一声低呼,道:“有人……有人……”

小熊回头一看,骂道:“小郭,你他妈浑球!”

小郭道:“我在睡觉,被你们弄的声音惊醒,我没有骂你们都已经够好了!你还骂我……”

“你为什么偷看?”

“小熊,我从来未看到别人做这种事。”

“看到了又怎么样?”

“我觉得别人做也很有意思!”

“妈的,你滚出去!”

小郭道:“小熊,待会告诉鱼大哥和老汤。”

“你敢!”

“爷们什么事不敢做!”

“小郭,你好意思吗?”

小郭道:“说好听的还差不多,鱼得水知道了,虽不能把你怎么样,却会对你倒了胃口!”

小熊道:“只要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外间却有人道:“还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办?”

一听就是李悔的口音。

小熊面色一变,两人同时扑出,本想摞倒李悔,那知二人加起来还是不成,小郭被摞倒,小熊被踢了一脚。

就在这时,汤尧也回来了,道:“怎么回事?”

小熊以目示意,要李悔放他一马。

李悔道:“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宫女要小熊带她出去,小郭说不成,小熊说可以,二人一争执就出了手。”

汤尧是何等人物?看床上的情况以及站在一边的“采女”的衣衫还没弄好,冷冷地道:“是不是为了一盘三鲜包子而翻了脸?”

李海道:“不……不是,是一个人给这少女吃了一个馒头,另一个没有吃到,而且还干扰了他的睡眠才打起来的。”

汤尧道:“是那一个吃的?”

小熊道:“是我,汤大哥,是她愿意送给我吃的,她说她是个‘采女’,藏了三天,我给了她点食物,她说只要我能送她出去,她可以和我……”作贼心虚自动说出。

汤尧道:“你要收留她?”

“她说不要我收留。反正她和皇上已有过,已不是处子了,这一次是礼物,送给我作临别纪念!”

李悔和小郭都笑了起来。

汤尧道:“你真有出息!”说完,到另一屋中去了。

小熊道:“李悔,你不够意思!”

李悔道:“放屁!刚才我为你圆谎说把你一个馒头送给她吃了,另一个没吃的就是指小郭,且他睡觉被你吵醒了才打了起来,没想到你反而自己承认了,真蠢!”

小郭道:“对对,李悔这次非但没有揭你们的底,反而为你们遮着,想不到你这小子乐昏了头自己穿了帮!”

小熊道:“算……算了!只要鱼大哥不知道就好!”

李悔道:“我对汤尧说一下,叫他不要说。”

小熊抱拳道:“多谢李姊……”

“汤大哥,小熊的事不要告诉鱼得水。”

汤尧道:“我不会说的。”

“看样子是那‘采女’自愿的。”

汤尧道:“李悔,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懂你的话?”

“你对你爹有何打算?”

“我不能亲的杀他,但任何人杀他我都不管!”

“你喜欢鱼得水?”

“不想谈他。”

“你口中不谈他,心中却想他!”

“汤大哥,我配不上他!”

“你的条件都够了,甚至还有多余的,只有一点使他对你低估了。”

“我知道,以前的行为使人不敢领教。”

“是的,今后你只要表现良好……”

“不稀罕!他迷上了白芝那个滥女人。”

“你最好不要在老鱼面前说白芝的坏话。”

“汤大哥以为我是编排白芝,造她的谣言?”

“即使是真的,也等他自己去揭开。”

“我是怕他吃亏上当,再说他把一个烂货当宝,我真为他抱屈,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知道,但总要忍耐才成!”

这工夫鱼得水也回来了,道:“吴三桂真是一代情种,他一直不忘陈圆圆,现在就躺在陈圆圆所住的宫内,她睡过的床上。”

汤尧道:“这一点确实是令人佩服,但为一个女人出卖自己的国家,真不是东西!他的部下居然肯为他卖命!”

“他有什么计划!”

“卫士太多,里外三层很难接近,他似乎非把陈圆圆找回不可,清廷的诰对一过,他就要去追杀李闯。”

“这也是一举两得之事,清廷需他平贼建功,他也可以趁此机抢闯爱妾,岂非公私两便?”

汤尧道:“只可惜陈圆圆身上已沾上了贼臭!”

就在这时,门外蹒跚走进一个老太监。

看来已有七十以上,可能还在病中。

鱼、汤二人站起来相迎,道:“公公是……”

“我就是照料那只八哥的人……”

鱼、汤二人大为高兴,想不到这老太监会自动出来。

要是不自动现身,那一年才能自七八百名太监中找到他。鱼得水立刻让坐,小熊送上茶水。

原来这老人就是发现他们不是真太监的人。

汤尧道:“公公可能知道我们找八哥及您的用意了吧?”“是的。”

“公公一直没有告诉别人?”

“没有。”老太监道:“我叫何荣,十五岁净身入宫,四十以后才为宫内饲鸟,干些轻松的差事……”

鱼得水道:“公公是否知道八哥知道一些秘密?”。

“知道的差不多。”

“至少知道是那一类的秘密吧?”

“是不是武功方面或练功方面的?”

鱼得水点点头道:“大概是吧!公公问过八哥没有?”

“没有。”

汤尧道:“这么大的秘密,公公为何不问?”

“老奴身为阉人,知道也不能练,况且这秘密也是皇家的秘辛,不问最好,以免惹来麻烦。”

鱼得水道:“公公可否告知这秘密的来源?”

何荣道:“请把灯熄了吧!几位在此是十分危险的。”

鱼得水轻轻挥手,十步外的蜡烛一摇而灭。

“难怪,难怪!”何荣道:“原来各位都是身怀绝技的侠士,老奴的部下说过,各位救过不少的人。”

汤尧道:“举手之劳,小事一段。”

何荣道:“先帝怀宗有一最宠信的卫士,也是大内供奉姓凌,只知道皇上都称他为凌老,他要皇上学武,皇上以公务国事太忙而致谢,他说了些有关‘松竹梅菊’的武林大事……”

鱼、杨二人大为振奋,道:“正是如此,这八哥共四只,不知是那只?不知公公可还记得?”

“就是最老的,羽毛显得暗的一只。”

“这八哥又知道什么?”

“它听到最重要的话,各位可以照这重要的话去找那位凌老,因为皇上和凌老谈这秘密时只有这只八哥在一边,而且凌老和皇上谈了多次,八哥所以能记得。”

汤尧道:“想此事至少也有十年八年了吧?就算八哥真能听人言,博闻强记,只怕也早就忘记了!”

何荣道:“这一只八哥十分通灵,有时皇上要记住一件事,恐怕忘记,就叫八哥记住,八哥就能及时提醒皇上。”

众人向那只老八哥望去,像是昏昏慾睡的样子。

看这只鸟,可真不像老太监何荣说的那么通灵。

小汤在笼旁射小郭低声道:“这是一只呆鸟!”

那知老八哥睁开眼道:“你是呆鸟,你是呆鸟!”

两小大鸟吃惊,也十分意外。

真正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鸟和人一样,不可以貌取之。

鱼、汤二人也更相信何荣的话。

鱼得水道:“何公公,如何才能使它说出那一段武功的秘密来?”

何荣低声道:“此鸟最爱吃菜种。”

汤尧道:“就是蔬菜的种子。”

何荣道:“是的,如大白菜、红根菠菜及茄子等的种子,差不多的菜种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邪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