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10章 大闹贵妃殿

作者:李凉

小勾从怀中抓出仅有的三锭元宝,交给来喜:“你先收两锭,一锭送给刘伯,可惜银票不能用,我暂时拿不出钱……”

来喜早被黄澄澄元宝给吸引,当太监对女人没兴趣,唯独对钱财最是动心,现在一看就是五十两元宝,够他赚上好几年,又听小勾要送自己,一张嘴巴笑不合口,忽又听及银票,更是心动。

“银票也行,虽然在宫里,但一切跟你的皇宫一样,银票是可以换银子的。”

“怎么换?”

“小张的可以立即兑现,大张的可以托人出宫换,再付点儿车马费给他即可。”

“你不怕他吃了?”

“不会,他得拿命来抵。”

小勾想想亦有道理,以武则天心性,他自对人命一点儿都不在乎。

当下又抓出几张银票,交给来喜:“就送给你与刘伯平分吧,反正我也用不?。”

来喜接过手,打开看看,不禁尖叫:“一万两?五千两?还有那么多?”

小勾道:“其中一万两是黄金,你们分了吧。”

来喜呆愣愣地坐在地上,好久才醒过神来:“小王爷你的银票该不是假的吧?”

“太子的票,岂会假的,你先去打听,如果假的,你不理我也就是了,若是真的,你可要好好藏好,别让人看出来,否则你我都不好受。”

来喜想想也对,打听一下不就明白了,于是发财梦又涌上心头。

“这些银票若全部兑现,少说也有十余万两银子,呵呵,可还了赌债,还可过一辈子舒服日子?”

小勾含笑:“能看到你高兴,我也很开心。”

来喜欣喜:“你给了我们那么多,你不留一点儿?”

“不必了,反正我也没用,再说,我要钱,叫人去搬就有了,如果更急,再跟你借一下就行了,你该会借我吧?”

“当然,当然,你对我那么好,我当然会帮你。”

“那我先谢过了。”

小勾想拜体,来喜却忙下跪:“小王爷千万别折煞奴才,你虽受困,但毕竟是龙派的血统,小的不敢接您大体。”

“那怎么可以,以后我们还是同事呢?”

来喜想了想:“这样好了,有人在场,你我就如同兄弟,没人在场,奴才还是称您王爷呢。”

“这样也好。”

来喜立即将餐菜收起来,急忙说道:“小王爷怎么能吃这种东酉?奴才这就叫厨房弄点儿大餐。”

“不好吧,他们可能会发现。”

“管它什么,里面跟外面不同,只要有钱,叫他煮自己卵蛋,他都有,奴才走啦,马上就来。”

来喜一手抓?银票,一手提?餐篮,径自离去。

小勾虽觉得想笑,在里头,银两竟然也那么有用,然而,想起任青云要亲自检查,他就大失所望,要买通刘伯,似乎不太可能。

毕竟性命还是比银两来得重要。

他仍然为?自己卵蛋争取生存机会而伤脑筋。

未多久。

来喜又提来一大篮香喷喷的东西,满脸笑容地溜进来。

第一句话,不是招呼小勾,而是:“小王爷,那些银票都是真的,见票即付,您没骗奴才。”

小勾含笑:“当然,否则我就欺骗你了。”

“小王爷言重啦,来,快快用餐,鱼翅燕窝,熊掌,雀舌都有,您趁热吃了。”

他端出热腾腾的东西,还加了美酒,小勾也不客气,开始品尝,味道果然不差于名厨料理。

进食中,来喜又道:“小王爷,您的事,奴才已告知刘伯,我给他那一万两银票,他十分感动,于是想过来跟您聊聊,也好想个好方法。”

小勾最想听的就是这句话,东西吃到一半,立即停下,追问:“他何时会来?”

“你急?见他,奴才这就去叫。”

来喜兴冲冲往外跑去,只听得外面他的叫声:“刘伯快来啊!”他又溜了进来,可见刘伯早已赶来。

来喜未来得及说话,刘伯已进入石室,五十上下,身材适中,留小平头,一身青布衣,立即拜体:“可是当今小王爷吧?”

小勾看他一副并不得志的模样,和自已想的有些差别,但想及专门做这行的,也没有多少生意上门,除了自己身受其害,否则又怎会跟他拉上关系。

他含笑拱手:“刘伯,一切看你了。”

刘伯干咳几声:“小王爷落难于此,奴才本该舍命相救,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望小王爷见谅。”

“我没怪你们,只希望……”

“来喜已告诉奴才,放心,奴才必定让小王爷感觉不出痛苦。”

“一切就靠刘伯了,事成之后,我再重重赏你。”

“多谢小王爷赏赐。”

“来,一起喝酒吧!”

刘伯本是不肯,然而在小勾力邀之下,终也喝上几杯,有了酒伴,双方喝起来就起兴多了。

如此一有机会,三人就凑在一起饮酒聊天﹔三天下来三人已混得如亲兄弟,好哥俩,几乎忘了还有大刑要受。

眼看明天清晨就要受刑,三人仍自大喝小叫。

“没问题,一切包在奴才身上。”

“没问题,奴才一定全力配合。”

“要保密啊!”

“没问题!”

似乎一切都没“问题”?

却不知小勾能否免去阉割之刑。

直到三更,来喜和刘伯方自信心十足离去。

小勾独自留在石室,望?那张石床,脸色变化无常,似哀伤,他似无奈,还带点儿?笑和捉黠。

终于……

五更鸡啼。

天己吐白。

小勾已被绑在石床上,双脚张开架高,脚跟扣有粗皮带,双手也分别扣在石床上,为了挣扎过巨而晃动生痛,腰部也缠了足足一尺宽皮带,勒得小勾动弹不得,然后罩上一层白布。

此时小勾有若待宰的羔羊。

刘伯则在一边磨刀,他也准备了清水,葯物及白布。

看样子,小勾还是免不了要被阉割。

五时三刻已到。

任青云和恶佛陀已走进石室,两人脸色虽苍白,却露?姦黠冷笑。

任青云左袖已空,肩头包?白布,血迹仍然渗透,恶佛陀除了衣裤遮处,全上了葯,红红紫紫,有若七彩人,他伤势未痊,行路晃来晃去,他却不肯放弃这报仇的好机会,抱伤赶来查验。

任青云靠向小勾,幸灾乐祸地说道:“别指望皇上会突然放了你,因为我已把他支开,你认命吧!”

恶佛陀冷笑:“过了今天,天下又少了一个男人,小娘们,今后你就在女人堆混吧!”

他伸手猛打小勾脸颊,小勾突然吐他一脸口水,谑笑:“我变成女的,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大花脸。”

恶佛陀怒道:“你敢吐我,咱家揍死你。”

他出掌就想揍。

任青云立即拦下他:“右丞相别冲动,这小子能舌翻莲花,若受了伤,难保不会到皇上那里告状,你我又得吃亏,一切事等过了今天再说。”

恶佛陀这才想到任青云手臂是怎么断的,硬将手掌搬回,咤喝道:“咱家以后要你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以后再说吧,为了报仇,我宁可当太监,也得取得皇上的相信,然后再整死你们。”

任青云与恶佛陀闻言,脸色顿变,小勾的能耐,他俩可说是有目共睹,若真的如此,岂不纵虎归山。

“这小子留不得!”

恶佛陀想下杀手。

任青云却不言不语,心想若恶佛陀杀了他,岂不替自己解决了问题。

小勾冷笑:“要杀我,也得让我把炸弹功传给皇上再说,现在杀了我,你们也死得更快。”

任青云立即想到那天崖上,皇上即说过要小勾传武功,否则他早毙命。

现在若让他死了,自己硬要监视行刑,罪责必定难逃,他不敢冒这个险,才又阻止了恶佛陀。

“右相,还是等他过了今日再说,以后机会多得是。”

恶佛陀也不笨,方才任青云不声张,他可记得清清楚楚,代罪羔羊之事他不做。

便恨恨地咬牙:“让你痛苦的死,一掌劈了你,太便宜了!快行刑。”

恶佛陀招向刘伯,他己拿?利刀走过来,往小勾下体行去。

任青云和恶佛陀则退于一边,亲自监督。

刘伯道:“两位宰相,可否避开,如此观看,对你们不好。”

谣传,看宫刑,将来亦会绝子绝孙。

然而两人却不理。

恶佛陀喝叫:“快行刑,罗嗦什么。”

刘伯无耐,已往小勾下体摸去。

小勾吓得一身冷汗:“小心啊,别弄病了,哎呀,我快拉出来了,我怕呀,快拉快拉,快啊……”

他没命尖叫,看得任青云和恶佛陀恶笑不已。

猝然间,小勾已吓出屎尿,恶臭难闻。

刘伯捏?鼻子,闪过一边,抱怨地叫道:“这么臭,你忍一下嘛,我不会弄痛你的。”

“我怕啊……啊啊啊,又拉了……”

屎尿流往地面,更形发臭。

任青云和恶佛陀已待不了,冷哼?,不敢喘息。

“妈的,堂堂宰相,来此闻他屎尿味?”

恶佛陀感到不是滋味,已催促任青云到外面,待行刑完毕,再来检查不迟。

任青云冷哼:“阉完后,也要弄干净。”

他和恶佛陀这才奔出,守住门口,心想就算小勾挣脱石床,也逃不出此门,两人才张嘴猛吸。

他们终于觉得,新鲜空气是如何的迷人。

在里头,刘伯没有办法,得先拿桶子清理粪便,才再替小勾手术。

“我要下刀啦!”

“不要呀,求求您,放了我吧!”

“不行,这是圣旨,老夫不敢抗命。”

“刘伯行行好,放我走,我给你金山银山。”

“你留?吧,再多的钱,没命怎么花?”

“求求您,刘伯,刘大恩人……”

“以后再说吧,我尽量让你不痛。”

刘伯下刀。

小勾立即尖叫如杀猪:“痛啊……救命啊……”

“不痛,马上好了。”

“啊呀,啊……啊……”

小勾已痛得晕过去,头一偏,口水横流。

“可怜的小孩……没关系,你不会再痛了……”

刘伯已完成手术,将卵蛋丢人桶中,正想上摇璷任青云和恶佛陀已忍不住撞进来。

见?小勾下体已不见卵蛋,血红一片,两人登时哈哈大笑。

“终于有了报应,东西呢?”

任青云仍想看东西。

刘伯往桶中指去:“沾了东西,只好丢入那里。”

任青云往桶中望去,臭气熏人,黄汤物中,仍见血迹及卵蛋,他这才放心不少。

恶佛陀已抓开布片,想证实他是否用替身,但小勾确实被绑在石床上,他才将布片放回。

笑声更谑地道:“从此世上少了一个男人,皇帝门正需要多收几位太监啊!”

笑声中,任青云和恶佛陀扬长而去。

小勾当真被阉了。

若传出消息,秋寒恐怕就要痛苦一辈子了。

刘伯很快将葯物敷向伤口,还插了管子,才又将东西清理干净。

不久。

小勾悠悠醒来,脸色一直苍白?,话声无力:“他们走了吗?”

“走了。”

“我真的变太监了?”

“恐怕是啦!”

“以后怎办么?”

小勾想得皱了眉头,还露出怪笑声。

刘伯急忙道:“别笑,这么严重的伤,你还笑得出来?”

“不然怎么办?我是在想,一个没卵蛋的太监太子,会是怎么一种局面。”

刘伯也暗露笑意,“小主爷你要接受事实啊!”

“不接受行吗?”小勾忽而想笑:“通常阉割太监,都会弄得一身臭吗?”

刘伯干笑:“不会,要先净身,也就是不吃东西。”

“原来是昨天吃多了,不过这样也好,臭得那两人没地方逃!”

刘伯苦笑:“奴才也受了累啊!”

“换房子吧,总不会还叫我待在这里?”

“没这回事,奴才这就替你换地方。”

他费了力气,将皮带解开,抱起小勾,东张西望的怕人知道,方自将小勾抱向一处较为舒服厢房。

不一会儿。

来喜也送葯过来。

三人见面,指指点点,骂骂谈谈,终也笑声不断。

一连七天。

小勾伤势己好转,能落地行走,他跳了两下。

“少了那玩意儿,好象轻多了。”

来喜斥笑:“胡扯!”

“我其的有这种感觉,而且走路也不会卡卡叫了。”

“怎么会卡卡叫?你在发什么?”

“我是说正常人走路,两颗卵蛋会相撞而发出声音。”

来喜斥笑:“你那是什么蛋,铁蛋不成?”

小勾干笑:“这就得问刘伯了,不过我想也差不了多少。”

“你别再胡扯啦,我先教你公公的礼仪,还有撒尿最好蹲?。”

“这岂非变成女的?”

“差不多了啦!”

小勾苦笑:“以后上毛坑,再也不能两手插腰,雄风尽失。”

“要习惯啊!你最好把自己当女人,这样一切都解决了。”

“什么不好当,竟然变太监,衰透了。”

“要习惯啊!”来喜总是说这句话。

小勾也无可奈何,苦笑中,来回走了几步,来喜纠正他要扭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大闹贵妃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