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11章 九龙秘籍

作者:李凉

小勾被带到一处练功坪。

此处又如耸高的大石笋,尖头被切平,直耸天际,下面是云层,除了百里外有高峰外,已无任何相临的山峰。

这无疑是最好的练功地点,根本不怕人窥探和打扰。

除了小勾外,武则天从未带别人来过此地。

武则天已迷上九龙秘籍,一上高峰,立即演练,只见他全身要穴,似都能打出气息来。

小勾莫不惊诧此功夫之神妙。

他心想,若让这疯子练成此神功,他必定会领军出征江湖,从此江湖将无宁日,死在他手中者,必定成山成海,若不想个办法将他除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然而他刀枪不入,又如何杀得了他?纵使找到四把宝剑也无法一次靠近他身边,一次伤及他要害。

何况,四把完剑至今仍无下落。

他头痛着,百思不得其解。

“你看看第三章 和第九章 ,一处冲向脚底涌泉穴,一处冲向头顶百会穴,毛病在哪里呢?”

他将秘籍递给小勾,要他仔细看。

看来武则天已对小勾十分信任,否则他不会把秘籍交给小勾。

第二次摸到秘籍,小勾感到兴奋,他立即翻开第三篇,说的正是如何运气,引导冲向通泉穴。

“本王照它方法练,昨天结果气运到一半又断了。”

武则天立即耍起来。

他拋出十余颗石块,人已掠过去,石块分散射开,远近相隔最少十余丈,若想一次击落,在短短时间内(石块落地的时间!璷无论任何角度,恐怕都将无法完成。

除非那人有无数双手,或是另有秘功,武则天练的就是这种秘功。

只见得他掠过石块范围,身前的不说,他轻易可以击落而身后者仍不少颗,他故意不转身,身形抖动,背部似长眼晴,脚底对准两颗石块,相距不及七尺,他竟然运不出真气以击石块,只好吹气打散。

“看到没有,涌泉穴没真气,毛病在那里?”

武则天翻身落地。

小勾立即询问运功方法,并无错误,他也感到孤疑。

“会是哪里错了?你内脉劲道有无受阻?”

“不可能受阻,本王早已练成通天脉。”

“那又如何发不出劲道?”

“不是发不出,而是运行至那里,刚好用尽。”

“这么说,应该另有运行方法了?”

“本王亦是这么想,只是找不出原因。”

“让小臣想想。”

小勾当真思考起来,从第一章 又细读至第九章 ,然后又再落于第三章 。

“三光开獭璷中原奔流,抢五鬼……”

标题写着这几个字,似暗示着什么?

“三光是指日、月、星,如人身上的天地人三脉……照此运气,该是错不了啊……”

此时东方己升起一圆月,清光如银,映得云层如河流滚滚不停。

武则天不敢打扰小勾,但等久了也没趣,独自又练起武功。

小勾仍念念有词:“三光开泰,中原奔流……抢五鬼?五鬼是五阴脉运功……

可是这解不出效果,又三光,又五鬼……”

小勾忽然灵机一动:“会是指五更天?”

这句话好熟悉,他忽然想及身上还有那块九龙玉盒的盒盖,里面不就写有五更天三字吗?

他赶忙摸向胸口,那玉盒仍在,他想抽出,突又怕武则天发现,只好不动声色,装模作样地往身上騒痒,借此偷看里面的题字。

“三江月,五更天,九九连环九爪飞。”

他再对照第三章 题字,终于有所悟,欣喜不巳。

“三光开泰自是日月星,中原奔流当然是指日月星的中间,刚好是月字,奔流两字可射江字,两句合并,正好解为三江月,至于抢五鬼,鬼是在晚上才出现,解成五更天,并不勉强,至于九连环……”

小勾立即翻至第九章 ,标题果然是九九连环四字。

他激动得哈哈大叫,突又觉得失态,想掩住口,已是不及。

武则天比他更激动,他一下地就射来:“你找到答案了吗?”

小勾一时心急,不知如何回答,武则天又追问:“问题出在哪里?”

“我只悟出一点点……”

“没关系,快说,快说!”

“这功夫,是要第三章 和第九章 并起来练,你不是脚底和头顶无法冲出真气?”

“有道理!”

武则天欣喜若狂,立即抢过秘籍,兀自强行合并两章,开始比划。

小勾为争取时间,说道:“我没练过,不清楚如何合并,但通常合并方法有许多种,一字并一字,上下并,前后并,倒过来并,双数并,单数并,还有行数并……

好多,只要并对一样,即可大功告成。”

“本王知道啦,一定会并出来。”

武则天当真要照小勾所说方法,从头试到尾,看他认真的摸样,时而皱眉,时而摇头,时而若有所悟,东比划,西耍招,已然入迷。

“并吧,那两章,少说也有千余字,足足让你并上半个月。”

小勾知道这秘籍每个字即可代表一穴道或运功方法,并字虽容易,但要用于运功上,恐怕就得慢慢试了。

他不再打扰武则天,静悄悄溜下山峰,这山峰笔五如剑,四面全是高崖,他若无天蚕勾,恐怕也下不来。

方才是武则天夹他上峰,现在往下悬,方知有千丈高,端的是插天高峰。

他下了山峰,不知身在何处,乱逛一阵,始发现一面亮光的东西,欺前一看,始知是一片嵌在石壁的一面大铜镜,下边刚好有个洞,小勾立即明白,这就是投往黑殿的强光由来,暗笑几声,也只身落往洞中。

及至地面,抬头瞧瞧果然是黑殿。

他一心想着要解开九龙秘籍之秘密,得找个隐秘地方,隧步出黑殿,探向那无数小殿的山区,找了一间无人殿堂,里面两厅三室,够他舒服住下。

他不敢点大灯,找来灯火,躲向寝室一角,始拿出那块玉盒盖,仔细瞧来,字迹仍清楚写着三江月,五更天,九九连环九爪飞。

那秘籍口诀,他早记得滚瓜烂熟,不知不觉中,也就照着心法运起真气。

不到盏茶工夫,果然一股劲流升自丹田,小勾故意住前发掌,却将劲流逼往肩头,想冲出肩井穴,岂知一运功,劲流又往手掌流去,他试了几次,不甚理想。

他突然激叫:“看劲!”

屁股往窗口顶去,嗓的一声。他已跳开,呵呵笑着,那窗口已晃动起来,原是以足代劲,别有一番功夫。

“也是劲流啦,只是味道有别而已。”

自我得意地笑着,想再放气已是不可能,只好又专心练功。

他无秘籍可瞧,只好注视玉牌无数龙形图,那似乎暗示什么?瞧久了,终于有所悟,欣喜不已:“原来这龙图,正是如何开启穴道的练法。”

穴道本被肌肤所覆,慾让它发动,就得再移深表层,通常一般人练到一个阶段,即能将劲道逼出十指,那是因为指尖表皮薄,而又是五脉根源,要冲劲出体,自是容易多了,现在冲往较厚皮层及较细脉络,得加把劲。

他练了几次,有所心得,先从丹出附近血脉开始练起,遇到内厚者,如腰际章门穴,他不得不用银针插入——就如龙爪暗示,虽有些疼痛,但终于有了效果,劲气可从该穴冲出。

一处通,处处通,他练到五更大,小穴不说,几处大穴已然可冲出体外,得来全不费工夫。

有了基本运动方式,他再反过来研试武则天所卡住的问题所以。

第三章 练的是脚底涌泉穴,他照记忆中方式练习,真气果然送不到脚底。

他再想及第五章 口诀。

“午夜魂,游太虚?空亦真,真亦空……”

他想午夜和五更天有牵连,尤其午和五同音,于是将第三章 和第五章 连起来,再加上第九章 口诀混合用。

练了几次,他还是没结果,只好再注视玉牌之龙图,那图是围着一人形而排列,第三章 该是最下边,第五章 是中间,第九章 当然是头部了,那图形全是蟠龙飞掠,有张口,有闭口,有正转,有倒转。

小勾忽而发现居中部位,龙图是面向腹中,还张着口,而那龙腹较为肿大正与其它龙图不同。

“龙张着嘴,不只是吐气,总该也有吸气吧?”

反正吐气行不通,他改为吸气,先前引流冲出穴道,现在拼命从穴道逼回来,虽是一丁点儿,竟然丝而未断,他猛然引用第三章 口诀,猝地冲向脚底,涌泉穴果然冲出劲气。

他大为惊喜:“是了,就是这么回事,九龙神功不只是发自体内,也能吸自体外,如此才能声声不息,太棒了。”

他儿乎跳起来,手足舞蹈,甚是激动。

“没想到九龙秘籍最重要部分,会是在盒盖上,活该这疯子得不到全部口诀,练一百年也不行!”

他高兴地耍练着,越练越有心得。

“九九连环,就是要联合九十九处穴道,冲往头顶百会穴,若能融会贯通,就真的能连耍九把剑了,就如猛龙多了九支爪,这还得了?”

他装成龙样,耍着龙爪,吼吼攻击,高兴万分。

不知耍了多久,有些累了,他才停止练功。

“这口诀一定不能让其它人看到!”

小勾抓着银针,轻轻将字迹刮掉,现在就算有人看到玉片也是一无用处。

“要告诉武则天吗?”

小勾想了想,当然不能告诉这疯子了,否则他练成了岂不大开杀戒?

眼看天已透亮,肚子也饿了,不如去找东西,先填饱肚子再说。

于是他步出殿堂,往内宫行去,方行百里,忽而闻得香味。

“会是谁在做肉?”

隧行去,香味越来越浓,他顾不再得殿中住的何人,走进去。

里面果然有火炉,一堆野兔肉烘得正香,小勾一时更饿了,“管他的,先吃了再说。”

抓肚免肉,猛吃了起来,三两口撕扯,兔肉已剩下一半。

小勾正感到津津有味,里面已闪出一鼠脸老人。

“你敢偷老夫免肉?”

来者正是鼠精何无救,他想扑杀小勾,但一照面,瞧清小勾,顿时煞住身子,手掌立即改为招手,干笑道:“不知军师爷到来,老夫有礼!”

小勾感到奇怪:“我吃你的肉,你还向我拜礼?”

鼠精干笑:“那是兔肉,不是鼠肉,军师误会了。”

“兔肉呢?呃,也有道理,你为何要烘兔肉吃?兔女惹了你?”

鼠精切牙道:“这騒女人,明明是烂货色,还袋出神圣不可侵犯,老夫最恨她了。”

“怎么,你想占她便宜,吃了闭门羹?”

“哼,占什么便宜,一样都是皇帝门,她就肯跟左丞相好,瞧不起咱这些鼠辈,这种女人比妓女还不如!”

小勾讶异:“她和任青云有交往?”

“岂止交往,连内裤都穿一条,谈什么练奇功,两人脱光光在床上哇哇叫,还以为我不知道?”

“你亲眼所见?”

“从头看到尾,别忘了我是老鼠精,穿洞打穴,是我的本行。”

小勾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们在隐隐秘秘作爱,是私人行为,你跑去偷看,又想对人家非礼,她当然要你唯堪,她有义务替任青云守身。”

“守什么身?在大庭广众之下都敢脱光光,还有什么好守的?总归一句,烂女人一个,老夫就是要吃她的肉!”

小勾懒得理他,这是个看法问题,他问:“兔女跟任青云交往多久了?”

“三年。”

“十二星相都是一同加人的?”

“没那回事,前前后后补足的。”

“奇怪的是,你是鼠精,长相就跟老鼠差不多,好象上天故意安排你们十二人似的。”

“有何好奇怪的,世上千干万万人,要找十二名出来并不难。”

“这么说,该是皇上故意要找形貌如此的人了?”

“这我倒知道一小璷开姑是蛇婆、猴仙先来,引起皇上好玩,又弄来我们这几个人。”

小勾轻笑:“你犯下何罪?才会躲入皇帝门?”

鼠精干笑:“也不是什么重罪,十年前在武夷山,下了老鼠葯,毒伤武夷派三十六条人命而已。”

小勾暗自惊心,这些都是罪恶满盈的魔头,杀了三十六条人命,还嫌少?

“你为何要毒死武夷山的人?”

鼠精怒道:“全是他们惹我,好端端地骂老夫如过街老鼠,人人可打,老夫就不信邪,一气之下把他们收拾起来,看谁厉害?”

小勾眉头直皱,为了几句活就动手杀人,简直是疯子。

鼠精又说了不少恶毒狠话。

小勾本想探探十二星相的底,但想来全是魔头,再探下去。恐怕都是涉及血淋淋的案件,不问也罢。

于是再谈几句,告别离去。

鼠精打哈哈相送,待小勾走远。

他走向火炉旁,嗔骂不停:“当个小太监,有什么好神气?若非看在老病了对你特别照顾的分上,老夫早就下葯给你毒死!还让你大口大口地把肉给吃去?”

他骂个下停,而这些话全落入小勾耳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九龙秘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