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贼丁小勾》

第12章 风流太监

作者:李凉

几天后。

秋封候领着他们己回到鱼肠宫。

残瓦片片,看来感触良多。

夫人则带着几分惊喜,二十年未曾见过儿女,一股渴望涌向心头,秋封候只好要她多等几天,他会派人找回儿女,以圆天伦之乐。

小勾和小竹及神偷则留在那里,说是宫主要招待,以尽地主之谊,小勾则想等他们全家团圆时再离去,也好对事情有个交待。

同时,也好养妥伤势。

一有空,小勾还是会利用时间帮忙整理鱼肠宫,两天下来己是干净多了。

而小竹仍对小勾变太监的事情,念念不忘,他似乎与神偷特别谈得来,也许是同处一段时间的原因吧?

他找到神偷,拉到一角,神情紧张地说:“你知不知道,小勾出事了?”

神偷瞄眼:“出什么事,刚才还在前厅喝酒,会醉死不成?”

“不是现在,是以前出了大事。”

“以前的早就过去,有何好紧张?”

神偷则以为潜入皇帝门而杀了武则天一事。

小竹急急道:“这事很重要,我一定要说给你听。”

“那你就说吧,看你神经兮兮的……”

小竹想说,又觉再难开口,嫩脸微红,忽而把心一横,说道:“小勾已经不是正常的男人了。”

“不是正常的男人?你看他曾经正常过吗?”

“不是脑袋,是身体,他变成太监了。”

神偷一愣:“他……什么时候搞成这个样子?”

“进去皇带门下久,是秋宫主无意中透露的。”

“你问过小勾,他也承认了?”

“嗯。”

“可是他看起来很快乐……”

“他就是满不在乎。”小竹有些生气。

“照理来说,这对一个男人伤害甚大,他不该如此高兴才对啊?”

小竹愁容满面:“他说阉就阉了,伤心有何用?而且还说,当太监有太监的快乐,我们是不会懂的。”

他有些嗔意:“竞然把太监当成得意事。”

“我看没那么简单。”神偷露出狡猾的神情。

“你这话何意?”

“他可能没被阉掉,只是假装如此。”

“可能吗?听他说,是以毒秀书生一只手臂换来的,而且还是任青云验身,他难道能容忍断臂之仇而放过小勾吗?”

神偷闻话,也没了信心:“照理来说,该是不可能……可是小勾的行为反常……以他种种遭遇,该不会那么甘心被人阉去才对。”

小竹默然不语,这事甚难处理。

神偷沉思片刻。

然而他有了主意:“直接了当的方法,就是再检查一遍。”

“他不会答应的。”

“明的不行,来暗的啊……”

神偷露出姦笑,似有办法验明正身。

小竹轻轻叹息,不知如何是好。

神偷问道:“要是他真的是太监,你还要跟着他?”

“我都已经入了宝贝门……”

神偷看他如此难下决定,也不憾阿管其事,叹息一声:“一切等验过身再说吧。”

于是,两人已随时注意小勾的行为。

特别是神偷,跟得更紧。

小勾在望月坡耍着功夫,不怎么认真,只不过玩玩。

神偷抱着一大桶东西走了过来,坡顶有竹亭,他走到那里将木桶放下,迎头面向四周,灵山叠翠,景致不错,随又奔向小勾,轻笑道:“小门主,功夫练得如何?要休息吗?”

小勾瞄向他,忽而邪笑道:“小老头,你相不相信,有一种功夫,练了以后,头顶会冒血?”

“信……”

“你见过?”

“没有。”

“那你还说相信。”

“因为你说的,我都相信。”

小勾瞄眼邪笑:“我说男人也会生孩子,你信不信?”

“不信。”

“这又为什么?”

“因为我也是男人。”

小勾呵呵轻笑:“那倒不一定,我看小竹就有可能生孩子,他看起来跟女人差不多。”

“那就等你去证明了。”

小勾邪笑着,似乎有这么一天,也要证明一番。

神偷招招手:“累不累,喝两杯如何?”

“你那桶是酒,”

“嘿,新产品,清凉解渴。”

小勾感兴趣地左向凉亭。

神偷将酒丢给他,笑道:“喝了,保证你很爽。”

“怎么说?”

“喝了,再说啊……”

小勾忽而起疑:“你,一定要我喝,有何企图?”

神偷心神一凛,他是想让小勾喝多了,自要尿个不停,以找出线索,他干笑几声:“是块料,才叫你喝啊,别人还喝不到呢……”

“该不会是毒葯吧?”

小勾还是将桶口塞子拨开,凑嘴喝了一口。

“什么酒,冰冰苦苦地,还有气泡?”

“啤酒啊。”

“啤酒?什么玩意儿?”

“新产品嘛,用小麦酿的,可口吧?”

小勾又尝了口,眉头皱了皱:“又不香,酒味又淡,到底在喝什么?”

“喝过瘾啊,老夫喝给你看。”

神偷接过酒桶,咕噜咕噜,一口气灌了十几口,方哈出酒气:“看,就是这样,爽啊。”

小勾有样学样,抓起木桶,也猛灌起来,喉头咕咕乱叫,果然有种快感,他哈一声,恍然道:“原来这种酒,是专门用来咕咕叫的。”

神偷欣笑:“对啊,喝多了,还可驱热呢,再喝喝看。”

小勾一连灌了半桶多,方自大喊过瘾。

“喝这种酒,不必配菜,有的人还拿来当茶喝呢。”神偷笑着说。

小勾道:“可是喝多了,肚子发胀,挺难受的。”

“这不很充实吗?而且它消化快,还可以利尿呢。”

“看,不说还好,说了就觉得尿急,你等等,我去去就来。”

小勾放下酒桶,径自走向一株大树下,仲手就解开腰带。

“用站的?”

神偷如发现至宝般,欣喜不巳,东张西望想瞧清楚,可惜小勾背对着他,什么也瞧不清,他不得不蹑脚地探向左侧,想瞧个清。

小勾正尿得爽,忽觉左方似有人逼来,转头望去,忽然发现是神偷,看他弄眼张口神情,本想奚落他几句。

神偷却做贼心虚,猛缩回头,急笑道:“尿得还爽吧?”

“当然爽。”小勾忽而发现,神偷是来看自己撒尿的。冷声喝道:“看什么?”

神偷更心虚:“我是觉得怪怪的……”

“我撒尿,有何好奇怪?”

“可是,有人说你是太监……该是蹲着的,你却是站着,双手还往前抓……”

小勾顿觉困窘,随又冷斥:“我接了管子,总可以站尿吧?”

“可以,当然可以,你要跳着尿也行。”

小勾加快尿完,很快系好腰带,转向神偷,邪邪一笑:“你是不是想证明我的卵蛋还在不在?所以才故意拿啤洒给我喝?”

“没那回事……”

“少说谎啦,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本少侠早变成太监了,你再也瞧不着那玩意儿。”

“可是别人要是当太监,早哭死了,你却笑嘻嘻。”

“奇怪,难道宫中太监都要哭着恃候皇上,不被斩头才怪……”

小勾忽而叹息:“真是人间一大悲剧。”

“不说这些,咱们喝酒去吧……”

小勾走回凉亭,灌了几口酒,已露出奇怪的笑容。

神偷又被他的笑容给迷惑了,想说不敢说,还是说了:“其实……小门主人能不能再让老夫验一下身?”

“你还在怀疑?”

“呃……不是……只是好奇而已。”

小勾蹬眼:“这种事也能开玩笑?”

“不是……不是不是……只是……”

小勾暗自好笑:“你想跟我开玩笑,我偏不”落落大方地说道:“要我让你白看,没那回事,你死了这条心吧……”

小勾轻轻一笑,扭了两下屁股,作出女人姿态,飞溜下山去了。

神偷被他耍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诡笑两声:“也搞不清是真是假?我得想想其它方法。”

他绞尽脑汁,非得解开这个谜。

匆匆又过了数天。

秋剑梧等人,已打探到父亲回抵鱼肠宫,方知危机已过,遂领着妹妹及家丁赶回。

他们不但见着父亲,更瞧见了母亲,喜极而泣,全围着母亲依依不舍的,秋夫人更是热泪盈眶,二十年渴望思念之情此时都随着热泪宣泄出来。

亲情持续几天,渐渐恢复平静。

现在鱼肠宫最惹人注意的不再是秋夫人,却是小勾。

他不知何时,已留起指甲,还喜欢上脂粉,虽不敢涂得太浓,但已能发现淡淡脂红,尤其他的动作,更让人觉得太女性化了。

含露清晨,别具清新。

秋家姐妹和剑梧在庭院中练剑。

练至一半,秋水已忍不住笑起来:“小勾那小子,听说被阉了,现在变得娘娘腔,还擦了脂粉呢……”

秋剑梧急道:“四妹不得乱说,父亲交待过,不准提此事。”

秋水不管:“我是说给大姐听啊,也好让她死了这条心,自古以来,我还没见过太监娶老婆的啊……”

秋寒一脸寒霜:“我又没说要嫁给他……”

“你没说,可是你曾经要他带你走啊……”

“那不一样,我是在逃避南宫云。”

“怎么,你现在喜欢他了?”

“他对我好,我当然要对他好了。”

秋雨闻言,如痴如醉:“好感人的爱情啊,不知我的书绝哥,是否会如此钟情地对我呀?”

秋水道:“至少他是正常人,我可不赞成姐还对丁小勾那么好,迟早会后悔的。”

秋寒冷道:“那是我的事。”

秋水仍想奚落。

忽而传来小勾声音,带点儿娘娘腔:“你们在说汁么呀?”

秋剑梧立即瞄向秋水:“他来了,不准说。”

秋水闭嘴,仍是谑笑着。

小勾一身淡青衣衫洗得干净,脖子还绑了白丝布,脸容淡施脂粉,看来不甚协凋,他带把秋家习惯用的弯鱼短剑,扭怩作态地行来。

“四位好啊……”声音带娇。

秋剑梧四人立即应好,四人表情各异。

秋水也娇着声音:“今天好漂亮喔……”

“真的吗?”小勾贬眨眼晴,有些遗憾:“可惜不怎么会打扮自己,请多见谅。”

秋水硬憋着笑意:“没关系,久了自然会啦,你若喜欢,我那里还有很多脂粉,送给你如何?”

小勾掩嘴而笑:“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

“那我先道谢了……”

秋寒瞧得不是滋味,冷道:“你不化妆行不行?”

小句无奈:“我是不想,可是心头就是有股冲功,不知怎么才好。”

“你可以做其它事情,忘掉此事啊……”

“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才想来跟你们一起练武。”

秋寒脸容稍安:“那就练吧,多练功,才不会想东想西。”

秋雨眯眼一笑:“那就陪着练功,好过瘾啊。”

小勾也拋一记媚眼:“我也是。”

秋剑梧立即拱手:“少侠,我陪你练几招如何?”

他拉开小勾,免得被秋水欺负了。

小勾仍是依依不舍地望着秋水三人,似乎较喜欢练那边的功夫。

“她们的功夫比较好看……”

“我的也不差,其实都一样,我耍给你看,这招是“鱼雁纷飞”。”

秋剑梧舞出剑步,轻快地飞掠,剑如鱼燕,跳动飞掠,十分灵活。

小勾也跟着耍,招式也差不多,却软柔含情,有若花拳绣腿,还指责秋剑悟:“少宫主是太硬了,鱼雁本是悠游之物,练起来要有诗情画意才对啊。”

“可是它们是纷飞啊,当然要有恨、怒的表情。”

“不对,不对,分开是哀伤,依依不舍的更要细腻,不相信你试试看。”

秋剑梧虽然知道小勾武功怪异,但是用同样的招式,他不相信会输到哪里。

“好,咱们来比划此招。”

他立即耍得虎虎生威,充满阳刚之气。

小勾则含情脉脉:“鱼雁本是多情物,奈何造物来弄人,何忍分离在今朝?好可怜啊”

短剑含情,不作攻击,兀自飞舞转旋,剑势有若罗裙飘飞,又柔又美。

忽见秋剑梧利剑送来,小勾短剑拈去,回身一带,又唱起诗句:“昔日两多情,今夜却分离,天地何忍悲,沉沉泪涟涟……”

那剑有若柔丝带,卷向秋剑梧手中剑,一拖一带,如春风饮露,天带着飘飞,秋剑梧阳刚之气尽被化去,还跟小勾打转。

秋剑梧正惊心之际,小勾左手已拈来,朝他腰口一弹,腰间玉佩已然脱落,小勾再抄,已抓在手中。

秋剑梧转得莫名其妙,还真以为这招非得如此耍才对呢。

小勾收招,笑盈盈送还玉佩,禽笑道:“我没说错吧,这招是软柔柔的,柔能克刚,柔如女人,就能所向无敌了,不跟你练了,你我个性不合。”

拋了个媚眼,他己飘向秋家三姐妹,摘下颈部丝巾,拈着手指擦汗。

“刚才用了力,额头涌出汗来,真恐坏了我皮肤,我擦擦再说。”

秋水讪笑:“不用再擦啦,我陪你玩几招吧。”

弯鱼剑立即送来,出手可是狠招。

小勾不疾不徐,右手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风流太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妙贼丁小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